<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章 不服就是打
    药摊上大大小小的瓶罐被行人们一扫而空,围观的人见没药可买了,慢慢的散了。

    忙了一会儿的凌逍烨终于得闲,一屁股坐在草席边的地上,一边数着银票,一边对呆坐在草席上的师兄说道:“杜师兄,你怎么还没睡醒啊?”

    被称为杜师兄的青年男子,双手揉了揉脸,冷言冷语说道:“师弟,我们正事还没做呢!你光顾着卖药了。对了,你好意思下那么多的沉睡丸给我吃,不是说好许当阳来了你就叫我起来吗?让你师兄活活晒了这么久的太阳,脸更黑了……”

    凌逍烨把银票收好塞到衣中后,走到杜师兄身后,双手在肩膀锤了起来,讨好地说道:“不把师兄弄成这样,方才那许当阳肯定会被你一拳打飞的,那一点都不好玩了。”

    杜师兄双眼紧闭,神色放松,很是享受的模样,看样子凌逍烨的松骨手法还是不错的。

    “那许当阳呢?”杜师兄问道。

    凌逍烨没有停下双手,反而是继续用力。他说:“我给了他一瓶养胎药,应该过一会就会回来在找我们麻烦了。”

    杜师兄没有睁开眼睛,无奈说道:“小师弟,你又想玩刺激的了?只不过,这次委托我们来办事的人,是支付不起我们的出手费的。”

    “我知道,所以我卖了一些以前积攒下来的药,用来补贴这次的无偿任务啊。”

    “好吧,那下次不要给你师兄躺在地上晒太阳了,弄个什么胸口碎大石也是可以的……”

    正当二人聊得兴起的时候,沿河街的另一头停止了热闹的景象,行人夺路而逃,只见一群全副武装的人马怒气冲冲的杀过来了。

    “他们回来了?”

    “嗯,似乎有点快了。”

    来者自然是城主护卫三队,队长许当阳此刻脸上一片铁青,压抑,像憋了一场很急的屎的样子。他大步来到凌逍烨二人面前,右手拔出宝刀,大喝一声:“该死的!居然给老子一瓶养胎药!居然让老子在典当行丢这么大的脸!不拿出真正的二品疗伤药,今天你们别想站着离开这里!不,老子不剥了你的皮,誓不罢休!”

    话音未落,许当阳宝刀从凌逍烨头顶三尺处,呼啸劈下,只见许当阳右手掌背青筋暴涨,力道非常人可比,加上之前积攒的愤怒,这一刀没有太多花俏动作,却是很有力道和速度。

    瞬间宝刀劈来,杜师兄似乎早就预料,只见他右手轻推凌逍烨过一边,左手手腕径直挡住了许当阳的这一刀。

    嘡!

    杜师兄没有起身,轻松的模样,轻易地接下了这一霸道的一刀。

    许当阳意识到,自己这一刀应该是砍到了护臂上,但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告诉他这对手可不是善茬,于是他赶紧抽身而退,身子在杜师兄一丈左右的距离停下。许当阳左手一挥,那些戒备的护卫队赶紧缓缓围上凌逍烨二人。

    护卫队显然是经过汗和血的磨练,他们布起了阵型:前方手持精铁盾牌护卫;中间长枪架起,目标直指凌逍烨和杜师兄;而后方的护卫队则两翼分开,和许当阳一样,拿出各种武器,随时出击。

    路边的行人远远躲开,云罗城的城主府护卫队,基本在城里都是横着走的。就算是有练过的武者,也是不敢轻易和护卫队发生争执,更别说要一般人了。更何况,护卫队都是以多欺少,以量取胜。

    可眼前的师兄弟二人,居然给了一瓶假药给护卫队的队长,现在又在一个小队的围攻下,生死难料啊!

    凌逍烨滚了一圈,从怀中掏出几把飞刀,朝着那护卫队射去。

    嗖嗖嗖!一个人也没有射中!而是分散的没入地上。

    护卫队见状,哈哈大笑,那一旁的许当阳也是有些忍俊不禁:“小子,手法这么差,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

    凌逍烨抬手又是几发飞刀,结果还是没有射中一个人!这次更离谱,离护卫队更远了。

    哈哈哈

    笑声此起彼伏,仿佛这不是战斗,而是在杂技团表演。

    嘿嘿,杜师兄冷笑两声,忽然从草席上跳起,手中不知从哪来取出一把短剑。他身形飞快,接近许当阳,剑如游蛇,直取腋下。

    许当阳瞬间收回心神,右手回旋,宝刀横收,封住杜师兄的进攻路线。左手成刀,劈向杜师兄的手腕,想震掉那把短剑。

    杜师兄也是刹那间停住身子,左手飞快结印,一团霹雳哗啦作响的银白色光团呈现在手上。只见他左手向前一推,银白色光团电光火石间带着丝丝的声音,命中了许当阳的胸膛。

    杜师兄身子往后一飘,许当阳左手已经劈下,但没有打中,而是突然感觉自己胸口火辣辣的的疼。

    “唔,居然是护身宝甲,看来你这些年强抢而来的宝贝不少啊!”杜师兄定睛一看,淡淡说道。不过他内心骂道:该死的,居然有一品的护身宝甲,那千山雷光竟然无法打穿。

    一旁的护卫队知道队长承受了一击,赶紧移动脚步,结成防护阵型,以防杜师兄的再次进攻。

    杜师兄收回短剑,对一旁单膝跪地的凌逍烨说道:“师弟,看你的了!”

    凌逍烨点头,旋即双手结印,然后双手往地上一击:“五行杀阵!”

    之前凌逍烨打出的飞刀,扎在地上,微微颤抖。

    护卫队众人狐疑看着四周,没什么变化,听着凌逍烨一喊,还以为是什么大的法术呢。

    短短几息功夫,依旧没什么大的变化,护卫队不禁又笑了起来,眼神中也不乏轻蔑。

    “天之上,地居下,水布前,金置左,火往右,木在后,土放中。”凌逍烨低声念了出来,神情凝重。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语速也快了许多:“人为引,顺法则,化五行之力,灵力为媒,求得天地万物之力!”

    “五行杀阵:水崩。起!”

    一把飞刀冒出虚幻的火花,一把飞刀则是金光闪闪,一把飞刀则是冒出几根嫩芽……护卫队一干人感受到了飞刀的不同,而且一股股震动从地下传来。

    许当阳这才意识到,凌逍烨并非是故意打不准敌人,而是以这种方式来麻痹他人,偷偷布好法阵!这小子难道是法阵师?想到这些,他瞬间大吼一声:“迅速撤离,远离那些飞刀的范围。”

    然后他自己纵身一跃,想要跳出这地方。虽然他也是武者,但是这诡异的法阵,说不定会伤害到自己。

    凌逍烨身上法力涌动,双手结印,几把飞刀被一条条淡淡的银色光线连接,地上瞬间晃动起来,还冒出一根根如常人大小般的水柱!一股如同暴雨天的洪水猛兽瞬间在银色光线内肆意蔓延。

    大部分没有反应过来的护卫队队员,被水柱抛起到半空,然后跌落在水中,这些身穿盔甲手持武器的可怜家伙,被水流冲到了沿河街的河中,像落水鸡一样扑腾着。

    许当阳皱起眉头,自己的手下被冲走了七七八八,战斗力一下子被打散。现在,也许逃跑是个不错的选择。

    杜师兄笑道:“你小子还是放水了啊,一条人命都没要到。不过,你布置和发动法阵的手法有进步啊。”

    “难不成师兄的功法退步了,对一个级别比你低的武者,千山雷光竟然未伤人家分毫。”凌逍烨嘿嘿干笑着,有点嘲笑意味的看着师兄。

    “收阵,看师兄的。”

    凌逍烨轻轻抬手,那几把飞刀回到他手中。

    许当阳头一下就大了,平时在云罗城耀武扬威惯了,现在居然在两个毛头小子手中吃瘪,可又无可奈何。他的在直觉告诉他,赶紧走,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动,而是死死盯着凌杜二人。毕竟,他还是想要一点脸面回来的。

    虽然只是个散修,但许当阳还是抢到了几本功法,可惜学艺不精,他只好连忙运起功法,准备抵挡一下这两人的新一番攻击。

    杜师兄双手结印,在前方竟然出现淡淡发光的法印,他轻喝一声:“雷破万象!”

    此时发光的法印竟化身数条虚像雷龙,朝着还在运行功法的许当阳呼啸而去。

    嘭!嘭!嘭!

    瞬间就响起几声巨响,虚像雷龙击中许当阳后,爆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接着一股股热浪朝着周围散去,夹杂着一股糊味。

    凌逍烨揉了一下双眼,有点不可思议的说:“师兄,雷破万象练成了?”

    “没,师兄取巧了,通过你布置的法阵,抽取一些参与的法则之力,方能施展开来。”

    “好吧,我们去看看那许当阳。”

    “恩。”

    两人走向已经倒在地上的许当阳,只见他护身宝甲被击中,出现了碎裂的龟纹,身上衣物也是残破不全。凌逍烨蹲了下来,说道:“知道为啥给你假的二品疗伤药不?”

    重伤的许当阳还能睁开双眼,流露出不甘心的眼神。

    “为非作歹,巧取豪夺,欺男霸女,好吃滥赌,借钱不还……你的罪行可真多,身为一个城主府护卫队的队长,不仅不能公正执法维护百姓安宁,反而做尽欺压百姓等肮脏之事。你的心,为何如此狠毒!”凌逍烨厉声质问道,声音中带有强烈的气愤。

    杜师兄示意凌逍烨别说了,他才冷冷说道:“我们师兄弟二人受人所托,知道你好收集宝物丹药,拿去典当行换钱喝酒逛青楼。所以布下了这个局,引你出手,然后废你修为。以后,虽然小命还在,但城主府应该不会再养一条只会叫的瘸狗了吧。你,好自为之。”

    说吧,杜师兄短剑在手,飞快刺向许当阳腹部丹田之处,然后又挑断许当阳的左手手筋。

    “现在,你丹田被刺破,无法凝聚灵气入体,更无法化灵气为法力。以后无法修炼,还废了一只左手,和平民一般,希望你不要再为非作歹了。对了,我叫杜君岚,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可以来找我,当然也可以复仇,但前提是你有这个实力。”

    杜君岚背负双手,大步离开,不顾周围凑热闹的人的各种眼光。

    “逍烨,还不走?想等着其他护卫队来抓你吗?”

    凌逍烨应了一声,也是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