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42.新的试炼模式
    "苏青行, 你究竟是什么?"秦苍还记得眼前这个少年的名字, 因为当他第一眼看见苏青行的时候, 就觉得苏青行有些像左谦。

    不过……秦苍看了一眼至今仍然被鬼群压着的左谦, 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苏青行有那么一点像左谦, 但并不是现在这个胆胆颤颤极为狼狈的活死人左谦,而是秦苍倾慕数百年的那个左谦, 应该算是左谦的前世。

    那个时候,左谦的脸绝对不像现在这么普通。

    秦苍又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眼泪糊了一脸的左谦,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倾慕数百年的那个人,会变成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

    即使,造成这一切的似乎就是秦苍自己。

    "我是什么?"苏青行就站在秦苍的正对面,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

    我是一个大佬!我是一个大佬!我是一个大佬!要有大佬的气场!

    在自我催眠了一段时间之后, 苏青行挺直腰板, 一个抬头换上难得高高在上的表情和眼神,扬起下巴对秦苍轻蔑一笑说:"我的身份不是你能够知道的。"

    也许是苏青行的表情和眼神真的起到了作用,他看见秦苍真的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而且有的时候知道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苏青行看见自己的演技有效果,立刻很有气势地抬手,又有四盏纸灯瞬间出现在秦苍的身周。

    看见所有的事情都依照计划在进行,苏青行也是在内心深处松了口气,毕竟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让秦苍无法掌握他的真实身份!

    ……

    秦苍完全不知道这四盏纸灯是怎么回事,但是当他试图走出纸灯范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像是被四堵透明的墙包围住了一样, 根本无法再向前行走哪怕一步。

    "这是什么?"自称是天界引路者的男人,此刻却似乎陷入了某种危机。

    秦苍之所以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抓住, 并不只是因为他太过自大而且轻敌,更主要的原因是……秦苍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千里迢迢从冥界跑来抓他。

    毕竟,他只不过让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冥界入口动荡了一下,只是稍微让人界多了几个孤魂野鬼,怎么想冥界也不可能派遣什么大人物来吧?

    就算秦苍他确实偷走了文神君的宝物,也不应该是由冥界的人来讨回啊!

    "你难道早就知道我们会来这里?"秦苍这会儿已经开始了阴谋论,"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虽然此刻秦苍被苏青行关在了隔绝的结界之中,但现在秦苍和外面那面铜镜之间的联系还没有中断,所以铜镜依旧摇摇晃晃地飘浮在半空中,只是那金色的光芒看起来有些不稳。

    苏青行就站在那铜镜的光芒中,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面铜镜是神君的随身宝物,就算你再强大,身份再高,只要你来自冥界就不可能不受到影响的!"秦苍察觉到这一点后,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苏青行,"你究竟是什么?是冥界引路者吗?"

    苏青行半眯起眼睛,将全身的演技凝聚在一点,最终沉着声音,带着很危险的气息说:"冥界引路者?你是说那种冥界的小蚂蚁吗?嗯?只是一面破镜子而已,何足畏惧?"

    "不,不对!你绝对不可能是冥界引路者!"听到苏青行的话之后,秦苍立刻将这个荒谬的想法打消,拼命摇着头,"你不是冥界引路者,因为冥界入口的那些蝼蚁根本不可能拥有你这样的力量,你究竟是什么?!"

    秦苍将手搭在结界上,发现结界的边缘并不会对他造成伤害,只是如同一个透明的监牢一样将他关在了里面。

    看着光芒之下没有退缩,反而好像泛着一层金光的苏青行,秦苍的右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努力稳住声音说:"这位大人,除了天界引路者之外,所有的拥有神职的天界人都被禁止进入人界。据我所知,冥界似乎也有类似的规定,所以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到底,秦苍一开始之所以笃定苏青行是个弱者,就是因为天界和冥界都有类似的规定,不会允许任何标准线以上的强者进入人界!所以在这个人类世界,唯一拥有特权的天界引路者们应该算是唯一能够四处横行霸道的强者。

    人类世界……至少是这个怀玉市里,不应该存在比秦苍更强大的人才对!

    究竟哪里出了错?

    不允许强者进入人界?苏青行也是第一次听说冥界还有这样的规定,不过凭借着多次在冥界试炼中伪装自己的演戏经验,苏青行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故作深沉地对秦苍说:"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得罪了什么人,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这位冥界的大人。"秦苍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让苏青行猜不透他现在的情形,"冥界的大人,无论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

    不得不说,就因为刚才苏青行是从鬼物们中出现的,所以秦苍从一开始就认定苏青行是来自冥界。

    再加上苏青行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端着架子,努力摆出大佬风度,也使得被困在结界中的秦苍琢磨不透苏青行的真正身份,沉浸在自己的不断想象和不断自我否定中。

    "没什么好商量的,如果你想要忏悔的话,就好好问问自己做错了什么吧?!"苏青行的双眼看着结界中的秦苍,右手向前伸出,突然握拳!

    在苏青行握拳的一瞬间,围绕在秦苍周围的四盏纸灯突然收紧!

    结界的大小也随着纸灯的收紧而迅速变小,使得原本被困在结界中的秦苍如同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被挤成了一团!特别是当秦苍的脸紧贴着结界的时候,那模样就像是五官被挤在玻璃上一样,扭曲而变形。

    这个时候,可能因为结界不断缩小的关系,结界中的秦苍和半空中铜镜的联结终于中断。

    这也使得铜镜开始向下掉落,眼看就要掉到地上去了!

    "不要让镜子落地,那个宝物非常脆弱!"看到铜镜向下掉,挤在结界上的秦苍有些含糊不清地喊出声。

    也正是因为秦苍的那声大喊,使得苏青行在铜镜掉下来的瞬间,下意识地用双手将那件来自天界的宝物接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没等一切回过神来,结界中的秦苍已经扭曲地大笑了起来,"你中计了,哈哈哈,只要你身上有冥界的力量,无论你是什么东西,都会被铜镜伤到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啊……啊?"秦苍的笑声刚刚坚持了一会儿就开始熄火。

    因为苏青行只是那么普普通通地拿着那面铜镜,一切都风平浪静,那件来自天界的宝物没有对苏青行发飙,苏青行也没有因为那面铜镜而受伤……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苏青行继续收敛表情,一脸冷漠,看起来倒像是和沈思成了冷漠脸搭档。

    "你……"这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秦苍有些回不过神,盯着那面铜镜和苏青行看了好久,才再次脱口而出喊道——

    "你根本不是冥界的人!你是天界派来的!!"

    "你根本不是冥界的人!你在骗我!一切都是陷阱!你是天界的人!"

    "铜镜对你根本就没有反应,你是天界派来的人!"

    面对突然爆发的秦苍,苏青行故意张大嘴巴,露出片刻的诧异,然后又马上收敛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青行特地将视线移开,"我和天界那些人可一点都不熟。"

    "如果你不是天界的人,又为什么要避开我的视线?!"秦苍一定觉得自己已经看破了真相,"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设局骗我,无论是这些被你控制的鬼物,还是刚才那个说要去冥界的小姑娘,其实都是在骗我吧?"

    "苏青行,你为什么要嫁祸给冥界?又是谁害你来抓我?"秦苍在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结界里稍微呆的习惯了一点,但看向苏青行的时候还是疑惑重重。

    "我之前就说过,你得罪的人你自己心里清楚。"苏青行还是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但这一次,秦苍的脸色却瞬间难看了起来。

    "如果你是天界来的,那么想要抓我的人也来自天界。但你一定不是文神君的人,他做事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偷偷摸摸。"

    秦苍想了想之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恐惧起来,他睁大眼睛看着苏青行,瞳孔似乎都因为诧异而缩小。

    "是那个人,是那个人发现了我做的事情,所以才派你来对付我,是不是?是那个人发现了我一直藏着的秘密,是不是?!"

    苏青行当然不知道秦苍到底做了什么,也不清楚他口中的"那个人"究竟是指谁,所以只是依旧平静地站在那里,带着高高向上的表情默不作声。

    "秦苍!!救我!快救我!"这个时候,屋子角落的沙发上又传来了左谦求救的声音。

    左谦身周的鬼物们,其实都已经变回了生前的样子,包括许诺和应娇娇在内的高二四班学生们,都如同看戏一样站在附近。

    但只有正抓着左谦手臂的那个鬼物,依旧是烧焦了的恐怖模样,怎么都不愿意放手。

    看到左谦的时候,秦苍看起来像是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刻眼前一亮对左谦喊道:"左谦,你还记得我交给你的那枚坠子吗?现在就朝着我这里丢过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左谦马上就从右边的口袋里拿出一枚看起来透明的坠子,准备向着秦苍周围的结界丢过去!

    可就是在那个时候,一直抓着左谦的那个鬼物二话不说就又抓住了左谦的右手,并且紧紧握住那枚作用不明的坠子。

    那枚坠子的下方非常尖锐,所以当鬼物紧紧抓住坠子的时候,那尖锐的一面刺破了鬼物的手掌,使得红色的血沿着鬼物和左谦紧握的手,一路蔓延到了左谦的身上!

    为什么身为鬼物,却还有血呢?

    为什么身为鬼物却对那枚坠子毫不畏惧呢?

    "痛!秦苍,我好痛啊啊啊——"血沿着左谦的手腕向下流淌,却使得躲在那里的左谦哇哇大叫起来,而被结界困住了的秦苍却有些无能为力。

    鬼物的血不断向下流淌,因为左谦一直在那里左右挣扎,所以血不断地滴在他的身上。

    那些血其实一直都在一滴一滴地向下流,但是当他们滴到左谦身上之后,却像是比浓硫酸可怕一百倍的东西一样,使得左谦露在外面的皮肤瞬间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那个血,可以伤害鬼物!"秦苍又一次发现了令他震惊的事情,"苏青行,那是你的同伴对不对?!他的血可以伤害到鬼物,能够做到这件事情的就只有天界的一些人而已!"

    秦苍紧紧盯着那个按住左谦的鬼物,那也许是对方的伪装太过完美,所以秦苍实在无法辨认对方究竟是什么。

    "你们都是天界的人!我不会猜错的!"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左谦拼命食用生肉和鲜血来维持的身体,也在那些拥有驱邪力量的鲜血影响中开始腐朽。

    苏青行甚至可以看见左谦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很深的伤口,显得狰狞而致命!

    高二四班的学生们因为遭遇车祸和爆炸而在火中丧身,所以当他们开始暴露活死人的模样后,身体会渐渐变得枯白而暗沉。

    而左谦脖子上的这道伤口,应该也是导致他变成死人的罪魁祸首。

    "看来你已经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苏青行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间,觉得冥界那边应该已经差不多收到了他们传递过去的信息,所以这会儿立刻速战速决。

    苏青行至今记得秦苍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只要打一个响指的功夫,就可以消灭任何一个冥界引路者。

    于是这一次,苏青行特地在秦苍的面前打了声响指。虽然不至于让秦苍灰飞烟灭,却使得他周围的四盏纸灯消失不见,只留下更加收紧的透明结界,依旧将秦苍困锁在其中。

    这么一来就不会有人知道,这段时间里困锁住秦苍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此时此刻,苏青行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等苏青行接通电话之后,电话那边的朱砂竟然在他并没有开免提的情况下,非常大声地吼了一句:"冥界的工作人员已经快到了,大家都先躲起来!"

    "看来你的运气不错。"苏青行一脸漠然地瞥了一眼秦苍,像是因为冥界的突然插手,而不得不饶过秦苍的性命一样!

    收到朱砂那边传递而来的信号之后,苏青行直接利用术法,带着三十多位鬼物以及自己特地从鬼城召唤而来的帮手,从秦苍和左谦的屋子里消失不见。

    消失的时候,苏青行好像顺手将文神君的那面铜镜……一起带走了。

    至此,苏青行也算是完成了答应许诺他们的话,不仅带着他们亲眼见到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安安全全地把他们带回鬼城。

    苏青行他们转身就从屋子离开,却将秦苍和左谦留在了屋子里,一个彻底变成了罐头里的沙丁鱼,另一个则因为受到神秘鲜血的力量而彻底异变,此刻如同真正的尸体一样倒在沙发上,除了双眼还在转动之外,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

    等到冥界的人到来之后,会直接将左谦的亡魂带走,该去哪里就去哪里。

    而造成冥界入口动荡的秦苍,

    就在苏青行他们离开后没多久,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黑色鬼影一样的东西眨眼间出现在屋子里。

    "我们收到不明来处的匿名举报,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吗?"

    "是我,是我!"被挤成沙丁鱼的秦苍其实已经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但还是非常努力地发出声音,"你们现在就把我带走吧,我愿意接受冥界的处理!"

    那几个黑影面面相觑,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积极的犯人。

    "快点把我带走啊,快点啊!"秦苍这个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宁愿让自己被冥界带走,也不希望刚才那个隐藏身份的神秘天界人再次出现。

    如果那个人再一次将秦苍身边的结界缩小的话,就算他是天界引路者,说不定也会被挤成肉酱!

    除此之外,秦苍坚信苏青行绝对是天界某个顶尖的大人物派遣而来。因为当初秦苍曾经为了一个人犯下弥天大错,现在又为了同一个人犯下同样愚蠢的错误。

    所以比起被抓回天界处理,秦苍宁愿落在冥界的手中,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

    至于左谦,他现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除了移动眼珠子之外,甚至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证明他还活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几个黑影还是有些摸不着头绪,"我记得怀玉市这里应该也有委派下来的冥界引路者,会不会是他的匿名举报?"

    "不可能。"另一个黑影立刻摇头,"这家伙虽然现在看起来很狼狈,但感觉实力并不弱,如果那些弱小的冥界引路者撞上他的话,估计会在这怀玉市灰飞烟灭吧?"

    "说的也是。"其他的黑影也立刻应和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把这家伙吓成这样,但既然上面也一直都在寻找冥界入口动荡的罪魁祸首,我们只要将他带回去就可以了!"

    说完,黑影化作黑色的风暴,席卷沙发上那具属于左谦的"尸体",以及沙丁鱼一样的秦苍,同样跟随苏青行他们的"脚步",消失在这间公寓中。

    "效果好像还不错。"等到冥界的人消失之后,借助结界的力量藏在不远处的苏青行和初白才走了出来。

    没错,刚才利用鲜血让左谦彻底变成活死人的鬼物,就是初白所伪装的。

    在整个冥界,也只有初白才拥有这种破邪的力量。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苏青行松了一口气,"既然不能放着那两个家伙不管,就让冥界来处理这件事情好了。"

    "其实直接让那个秦苍灰飞烟灭,似乎是最好的方法。"初白一直都对亡魂表现出一种慈悲,但对于秦苍却没有一丝好感,"为了一己私欲而让那么多亡魂成为孤魂野鬼,没想到天界也有这样的恶人存在。"

    "只可惜天界应该也在搜查他的下落,不然当他误以为我是天界人的时候,也不会露出那么恐慌的表情。"苏青行刚才的连番表现,自然是为了引导秦苍,让秦苍坚信他是天界来的。

    "如果他在这里灰飞烟灭的话,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加复杂。"苏青行也考虑了很多方面,最终才选择了走这条路。

    至于冥界方面……那些自认为高高在上的家伙才不会相信冥界引路者拥有对付天界人的能力。

    "我们先回四楼一趟。"苏青行并没有直接带着初白回冥界,"那里还有一个麻烦的家伙需要处理。"

    苏青行所说的那个麻烦,自然就是被困在402室的沈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初白就这么跟着苏青行跑回公寓,然后看见公寓的房东老大爷就坐在门外的藤椅上,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看向远方。

    "老大爷。"这一次,苏青行没有简简单单地与老大爷擦肩而过,而是停下了脚步,"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捎您一程,带您一同前去冥界。"

    老大爷摇扇的动作顿了顿,但很快又继续一边摇扇子一边说:"不用,不用,我要是走了,房子没了,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怎么办?"

    苏青行也沉默了下来。之前和秦苍对着演戏的时候,那为天界引路者曾经称呼这栋公寓为"鬼楼"。

    而苏青行虽然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长,却也听说了一些和这栋公寓有关的故事。

    据说那个时候周围地区大动迁,公寓楼也正好在动迁的范围之内。

    可是拥有这栋破公寓的老房东却怎么都不肯签署合约,无论开什么价格都还是摇头拒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个地区安排动迁的相关部门还算温和,并没有为难一大把年纪的老房东,但老人家自己却没能继续撑下去,在周围动迁的不久之后就一命呜呼,仙逝而去。

    从那以后,这栋破公寓就发生了一些玄乎的事情。

    比如说,老房东死后曾经有人想要暴力拆迁这栋公寓,但动手的每一个人都或重或轻的受伤,强拆的行为越暴力,他们所受到的伤势就越严重。

    渐渐周围人都将这套公寓称为鬼楼,会继续住在这栋公寓里的就只有一些无处可去的流浪汉,以及为了生活可以不惧怕鬼神的贫穷人家。

    当然,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不小心被坑的苏青行,以及想要躲避冥界和天界双方面追捕的。

    也就是说,公寓一楼住着老房东,那个喜欢傍晚坐在门外遥望远方的老大爷,其实是一个亡魂,而且是带着非常强大的执念,怎么都不愿意前往冥界的亡魂。

    每次从外面回到公寓的时候,苏青行都会和老房东聊几句,后来也就知道了老人家迟迟不去的原因,是想要在这里等待远走他乡的儿子回来看看他。

    老人家没有儿子的联系方式,所以就这么每天坐在门外,希望有一天可以再次与久久未见的儿子重逢。

    老人家一直不肯让别人动这栋破公寓,就是在担心如果哪一天公寓没了,从远处归来的儿子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只要公寓还在,哪天儿子想回来了,就能找到回来的路。

    "如果房子没了,如果我走了,那孩子不就回不来了吗?"老人家就这么念叨着这几句,然后依旧遥望远方。

    苏青行无奈地摇了摇头,并不强求这些怀有强烈执念的亡魂回去冥界。

    但当他带着初白回到四楼,打开402的房门后,却发现……

    房间里什么人影都没有。

    苏青行目瞪口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公寓,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明明中午的时候,还面对面坐在一起吃火锅,怎么到了晚上沈思就消失不见了呢?

    苏青行快步走到那张木桌子旁边,然后就看见上面摆着一张纸条,上面轻描淡写地写着一句话——

    [我有一件事情必须提前去做,等我一段时间。]

    "怎么回事?"初白也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说沈先生还留在这里吗?"

    苏青行一把抓起纸条,瞬间揉成一个团,丢进曾经蟑螂横行的脚墙角处,然后才带着一种莫名气愤的心情,向初白解释说:"沈先生去另一个城市找心上人了。"

    "嗯?"初白突然疑惑地歪了歪头,"青行,沈先生的心上人难道不是你吗?"

    "啊?"苏青行显得一脸茫然。

    "毕竟那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事情。"初白自认自己并不是什么感情专家,但是在之前那个镜中世界的时候,初白完全可以感觉到沈思看向苏青行的眼神是不同的。

    "怎么可能。"苏青行突然觉得心情有些烦躁,这种感觉比在试炼世界中被人杀掉更加令人烦躁,那是一种苏青行很少会产生的感觉,"别说是心上人,就算是把我当成朋友,也不会就这么不告而别。"

    "正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才可以像这样丢下一张纸,然后突然人间蒸发吗?"苏青行越想越觉得有些不高兴,"而且那位沈先生还骗了我,说什么自己被困在屋子里无法出去,现在看来只是欺骗我的谎言而已。"

    初白看向苏青行的时候,也能够感觉到这位冥界引路者正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

    无论是初白,还是初白的本体白初都不是什么感情专家,所以有些难以分析苏青行和沈思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看到苏青行第一次如同拥有七情六欲的人类一样烦恼,初白突然觉得……

    那位不告而别的沈先生最好不要再出现在苏青行的面前。

    如果让苏青行再见到那位沈先生的话,那位沈先生应该会很惨!

    "也许是因为沈先生不擅长说告别?"处于某种直觉,初白觉得自己必须要缓和一下苏青行的心情,并且小心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另一个城市找人吗?"

    "不用。"苏青行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情绪那么激动,只不过看到那张纸条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似乎出现了沈思和他一起熬夜研究人类作业的画面,研究生鱼片和泡面,研究怎么将火锅煮的更好吃的画面……

    那样的画面有一瞬间会让苏青行觉得,人类的生活确实要比冥界有趣得多。

    "我的职责范围只不过是这座怀玉市而已。"苏青行转身从屋子离开,"而且冥界交给我的任务也已经全部完成。"

    "走吧。"

    苏青行觉得自己应该是已经把沈思当成了朋友,所以当朋友不告而别的时候,略微有那么一丁点儿伤心而已。

    至于沈思在纸条上让苏青行等他一段时间……

    苏青行并没有怎么在意,觉得沈思的意思应该是他见完女朋友之后,会准时按照约定回到冥界吧?

    这样一句话反而让苏青行的心情好了许多,让他觉得沈思还算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回到冥界之后,苏青行、初白和小熊一起将高二四班的师生们安顿好,鬼城虽然看起来只是一条笔直的街道,但里面却隐藏着许多方便安置鬼物的建筑。

    特别是对于666号鬼城来说,这个在苏青行和朱砂的努力下变得很特殊的鬼城,一向致力于将鬼物的居所打造成不输给人类世界的舒适环境。

    这对于其它编号鬼城来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毕竟对于其它鬼城来说,每一只鬼都是他们互相竞争的武器和工具,根本没有资格享受平静的生活,他们只需要互相杀戮,如同养蛊一样决出最强的鬼物就可以了。

    更不会有其它鬼城坚持让未成年的鬼物去上学……

    对于666号鬼城的学校来说,不止坚持让未成年鬼物上学,而且还有着雄厚的师资力量。无论是高二四班的班主任谢梦、想要发展研究事业的初白、经验丰富闲不住的老兵陈雄兵以及许多苏青行认识的鬼物,都在鬼城的学校里执教。

    虽然课程可能和人类学校不同,但苏青行和朱砂坚信,对于思想还未成熟的鬼物来说,来自前辈的教导是非常重要的。

    "引路者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应娇娇和许诺也学会了用这五个字来称呼苏青行,他们所有人都从苏青行安排的居所走了出来,恭敬地低下头说,"谢谢您。"

    之前,新来到鬼城的鬼物有遇到一些鬼城的前辈们,了解了更多关于鬼城和冥界的事情。

    死亡也许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但遇到一位好的冥界引路者,却也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在鬼城的所有居民看来,苏青行简直是全冥界最好的引路者。这种突然爆发的尊敬和爱戴,也是朱砂戏称苏青行是"全鬼城吉祥物"以及"全鬼城心灵支柱"的最主要原因。

    "你得好好休息,如果不好好休息的话,全鬼城都会担心的!"在此之前,朱砂经常用这样的句式来劝苏青行多多睡觉。

    "这只是冥界引路者的责任所在而已。"苏青行轻笑一声,"每个人死后都会经历一次试炼,只不过每个人的试炼都有所不同。"

    "虽然各位的经历与其他人不同,但这一次各位所经历的事情,何尝不是一种试炼?"苏青行的语气似乎能够平复人的心情,"只要在试炼之后能够得到改变,那么试炼也就算是已经成功。"

    说着,苏青行向666号鬼城的三十五位新居民低头表示回礼,之后才转身离去。

    当苏青行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应娇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一样,看见一个有着银色长发的身影,穿着一身素白的华服,消失在鬼城街道的迷雾之中。

    "啊!"应娇娇突然想起,自己曾经说过希望能够看见苏青行身穿古装的模样。

    虽然最终只是看见了一个背影,但应娇娇还是忍不住对身边的人说:"其实转学生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从人界回来之后,苏青行在鬼城管理处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休整。说是休整,其实就是想让朱砂通过他的一系列途径,了解一下秦苍在冥界的情况,顺便看看冥界会不会把这件事情和冥界引路者联系起来。

    朱砂的情报能力和隐藏能力都非常出众,这从他能够在完全匿名的情况下给冥界相关部门提交证据就可以看出来了。

    恐怕冥界方面怎么想也不可能猜到,在这件事情幕后操纵着的是一名低级构建师和低级引路者……

    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苏青行已经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苏青行在人界和冥界的阅历还比较少,这件事情甚至还牵扯到了天界,当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完之后,又觉得其实还有更多更好的方法可以去完成这件事情,这让苏青行更加觉得他们666号鬼城缺少一些军师型人才。

    果然比起智力碾压,苏青行应该更倾向于力量碾压。

    只不过给予苏青行发挥的机会还是太少了一些。

    "哈哈哈哈哈!"某一天,朱砂突然大笑着从自己的房间冲出来,一下子就冲进大厅沙发的一堆抱枕里,"青行,那个秦苍也太罪有应得了,哈哈哈!"

    "怎么了?你得到了什么消息?"原本正在阅读《如果提高推理逻辑能力》这本书的苏青行,这会儿也好奇地抬起头,"是关于秦苍的吗?"

    "是啊,那些相关部门的嘴最不严了,我们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朱砂说着,清了清嗓子,"真是一个跨越天人两界,让人觉得荡气回肠的故事啊!"

    "好了,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苏青行从朱砂有些凌乱的卷发里拽出一根巧克力棒。"以后别用零食绑头发。"

    "……"被像是小孩子一样教育了一下后,朱砂无奈地看了眼好友,乖乖继续说,"那个左谦其实来历真的挺大的,上辈子好像也是天界的一个神职者,被人称为是花神君,就是没什么实权,因为长得好看所以被当成是天界的花瓶,本身也是个四处乱勾搭的交际花,私生活特别混乱。"

    长得好看?

    苏青行回忆了一下左谦的长相,虽然不能说丑,但看起来也不像是很好看的样子。

    "后来,那个花神君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跑去勾搭天界的一位大人物。"朱砂说到这里,突然压低声音,"根据不准确消息,花神君长得好像和那位大人物死去的妻子有那么一点儿像。"

    "不管怎么说,那位其实脾气非常不好的大人物因为这件事情勃然大怒,当时就让人挖了花神君的神职,直接丢去人界受苦受难。"

    "花神君身为当时天界第一花瓶,娇生惯养,皮细肉嫩,哪里愿意在人界受苦?你猜他最后想了一个什么方法?"朱砂突然神秘兮兮地问了一句。

    "该不会……"这几天熟读《如果提高推理逻辑能力》这本书的苏青行思忖片刻,突然灵机一动,"他去勾引了负责这件事情的人界引路者?也就是秦苍?"

    朱砂顿时满脸的挫败感,乖乖继续说道:"是啊,他引诱了当时负责这件事情的秦苍,希望他暗中操作,让他投生去大富之家好好过日子。"

    "为了让秦苍对他死心塌地,左谦答应会在人界和秦苍成为恋人。秦苍从几百年前开始就倾慕花神君,几乎将花神君这种交际花当成是冰清玉洁的男神一样崇拜。在花神君犯事之前,他们两个人在天界的地位悬殊,如果不是遇到这种生死的大事,秦苍在左谦眼里估计也就和垃圾差不多。"

    "所以左谦略加勾引,秦苍就完全上钩,没有送左谦到贫瘠之地受苦,而是违反规定让他投生大富大贵之家。"朱砂停下来喝了口水,"不过秦苍也不是完全没心机,他担心左谦还像之前一样成为交际花,就给他改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这估计是花神君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

    "后来两个人就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苏青行随口猜了一句,毕竟左谦和秦苍一开始感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不不不!"朱砂果断摇了摇头,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左谦这辈子在大富大贵之家长大,其实和上辈子一样心高气傲,不仅是大总裁的继承人,还有一堆一堆忽略他长相,使劲浑身解数靠近他的追求者,所以左谦对于突然冒出来说是他‘前世恋人’的秦苍理都不理。"

    "那个时候秦苍终于知道,如果想要完全拥有左谦,就必须要让他真正一无所有。"朱砂说着,在自己的脖子上划拉了一下,"所以,秦苍就偷偷把左谦杀掉了!"

    "因为左谦身有重罪,死后必须前往冥界,所以之后秦苍做了些什么事情,你也应该一清二楚了。"朱砂摸了摸下巴,"我猜左谦变成活死人之后,因为一无所有,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死的,所以只能依靠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秦苍。而秦苍看着自己倾慕几百年的神君如此投怀送抱小鸟依人,心里应该也是爽翻天了才对。"

    "虽然剧情不怎么讨喜,但是如果加上一些双人运动题材……"朱砂很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应该会有很大受众吧,嗯,有可能在天界也很畅销,考虑到花神君的各种名声。"

    "咳咳!"苏青行不禁想起某个夜晚,隔壁动静大得他只能靠结界来屏蔽声音。

    "不过好奇怪,这个故事传得沸沸扬扬,却根本没人提及秦苍到底如何落网的。"朱砂又琢磨了起来,"我的情报网里没有找到半点相关的消息,就好像是被人强行压下来了一样,好奇怪。"

    "可能是天界吧。"苏青行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反正事情已经结束,看来应该没有我什么事。"

    "待会儿就重新开始工作好了。"苏青行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对于敬职敬业的冥界引路者来说,这么长时间没有投身工作,倒还真是有些无法适应,感觉全身骨头都在蠢蠢欲动了。

    "对了,青行,我最近在构建世界的时候开发了一个很有趣的模式,你要不要试一试?"朱砂也如同展示宝贝一样,笑得很灿烂。

    "什么模式?"苏青行好奇地问道。

    "你之前工作的时候,都喜欢扮演试练者,然后隐藏在试炼者当中观察整个队伍吧?"朱砂笑得更加灿烂了,"这次,你要不要试试扮演‘鬼’这个角色?我的新世界正好缺少一个大BOSS,这次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有的萌萌猜到了,这两个家伙的故事真的很适合rou文啊,掩面。

    本来想说营养液加更,但最近太忙o(╥﹏╥)o可以当做镜子一直在加更,给点冰冰凉凉的营养液吗?

    红包照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