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40.婚礼教堂
    "之前订的生鱼片好吃吗?我可是专门让餐厅做了加大份。"传来的是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还可以,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冰冻过的原因, 总觉得还是不够新鲜。"左谦的语气有些嫌弃。

    "没事, 明天我去买几只牲畜, 到时候我为你准备的食物一定很鲜活。"

    "不要, 想想那些小家伙被杀死的画面就很恐怖。"左谦的声音有些扭捏。

    "放心,会有人弄的干干净净的!"

    "那, 那好吧。对了那个冥界引路者很厉害吗?"左谦的声音再次从隔壁传来,语气听起来竟然有些着急,"你之前明明说自己很厉害,但却老是让我躲着那个什么引路者,你是不是怕了他了?"

    "怎么可能。"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秦苍正在不停地安抚心上人,"那种冥界来的家伙, 我一根小拇指就能够解决掉。"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左谦还是有些不乐意, "这种破公寓连洗手间都没有,想要接水都得去楼下的公共区域,实在是太简陋了。"

    "因为冥界引路者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冥界入口处那些数不胜数鬼城的守护者。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虽然不怕那些弱小的引路者,但有的时候不得不顾虑冥界的某些势力。"

    坐在隔壁屋子里,现在已经开始吃泡面了的苏青行和沈思默默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

    他们也不想听到那些话,但现在听来只觉得秦苍说的那些话里包含着很大的信息量。

    这个叫秦苍的人为什么会对冥界引路者那么熟悉?甚至对冥界也很熟悉。

    他们为什么要躲避冥界引路者?只是因为担心随时可能出现的冥界引路者,会带走变成活死人的左谦吗?

    "也就是说, 如果现在这个样子的我,被那些冥界引路者发现的话, 我就必须乖乖被他们抓走吗?"

    "啪!"

    左谦的话才刚说完,隔壁就传来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显然他和自己的那位男朋友在交流中产生了一些不顺。

    一直以来,左谦在和男朋友交流的过程中,都表现得娇气而不讲理。这样的性格,似乎和他与苏青行聊天的时候完全不同。

    苏青行之前在走廊里遇到左谦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一个很幸福的人,特别喜欢自己的男朋友,要隐约能够感觉到一些优越感,但总的来说是一个非常慷慨的人。

    这还是苏青行第一次遇见对外性格和对内性格差别这么大的人。

    也就是说,面对陌生人的时候表现出一种性格。面对自己人的时候,却会表现出另一种性格。

    坐在苏青行对面的沈思沉默不语。

    而这会儿,对面又传来了那个秦苍的声音,他还在努力安慰左谦说:"怎么会呢?我为了你做什么都可以,如果真的有冥界引路者想要把你抓走的话,我一定会一个响指让他魂飞魄散!"

    "你不是说,会得罪冥界引路者身后的那些人吗?"也许是听到了秦苍的甜言蜜语,左谦的语气再次娇嗔了起来,"到时候怎么办?"

    "冥界引路者那么多,就算真的杀掉一两个其实也没什么,甚至连冥界那里也不会在意。"

    秦苍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压低了声音,似乎自己也潜意识地想让任何人听见他所说的话——

    "但是,我为了救你而偷了文神君的宝物,甚至不小心引发了冥界入口动荡……虽然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但如果被发现的话就糟糕了。"

    因为秦苍的声音放低,所以苏青行集中了注意力才听清他所说的话,而秦苍话语中的信息量也果然没有让苏青行失望。

    不过……文神君?

    苏青行记得他从444号鬼城的引路者皮萨那里曾经听说过这个称号,而且这位神君与朱砂之间似乎有一定关联,还会定期前来冥界出差。

    根据秦苍所说的话,他从文神君那里偷了一件宝物,用这件宝物引发冥界入口动荡,并且成功阻止左谦的亡魂进入冥界,使得他现在成为一个活死人。

    但苏青行觉得,这个秦苍可能不知道……他的一时私心,使得多少亡魂无路可走,使得这个世界上多了多少不应该存在的活死人。

    使得高二四班的学生和老师,承受了他们不该承受的痛苦。

    "他们在说些什么?"死神大人没有忘记,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普通的亡魂,所以就算屋子的隔音再差,他也不可能听见隔壁秦苍窃窃私语的声音。

    "没什么,只是一些普通的对话而已。"苏青行也不希望沈思知道太多关于冥界的事情。

    "看起来,那位送我们生鱼片的好心邻居也不是普通人。"因为一开始两个人的说话声很大,所以这会儿普通亡魂沈先生得出这样的结论也不奇怪,"难道说我们的邻居,也是你这次出差任务的一部分吗?"

    苏青行却犹豫了一下,最后轻描淡写似地说:"对方的情况有些特殊,不在普通冥界引路者的范围之内。"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苏青行和秦苍的处境同样尴尬。

    秦苍自认为可以杀死任何一个冥界引路者,冥界数不胜数的引路者,在秦苍看来却是打一个响指就能够解决的弱者。

    所以秦苍真正担心的,是害怕自己杀死冥界引路者之后,如同点燃了□□一样,使得冥界发现他就是引起动荡的罪魁祸首。

    只可惜身为冥界引路者的苏青行,却绝对不是秦苍可以对付得了的。

    而作为冥界引路者,苏青行有义务解决包括左谦在内的所有活死人。但如果苏青行真的想要解决左谦的问题,他就必须要解决秦苍的问题。

    但一个低级的冥界引路者,怎么可能有能力解决一个比普通引路者强大那么多的存在呢?按照秦苍所说的话,他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名声狼藉的冥界通缉犯了。那个身份不明的文神君,应该也在搜索秦苍的下落。

    苏青行知道,只要他在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留下任何一个漏洞,就会被人发现他这个冥界引路者存在猫腻,以及他身为冥界引路者不应该具备的实力。

    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讲这件事情上报冥界相关部门,可苏青行现在知道的信息只有两个人不知真假的名字,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相关部门说不定会把他的上报当成是恶作剧。

    如果放着不解决这件事情,苏青行觉得实在对不起被秦苍所连累的那些孤魂!所以必须知道更多和隔壁相关的信息才行。

    "对了,我们隔壁的小邻居其实挺可爱的。"隔壁又有左谦的声音传来,"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学生,但长得非常好看,下次你见到他的时候,可千万别被勾了魂去。"

    "怎么了,我亲爱的宝贝就这么没有自信心吗?"两个人对话的氛围开始舒缓起来,"明明你这么棒!"

    "用我这张普普通通的大众脸,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看上我的。"左谦也继续和秦苍打情骂俏起来。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你的外表,而是你的……"

    "是我的什么?"

    "当然是你这勾引人的身体!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你这个坏蛋!你简直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最坏的坏蛋!讨厌!嗯——"

    "咚!咚!"

    依旧坐在屋子里的苏青行和沈思,清楚地听见了隔壁传来的声音,还有家具不断震动地板的声音,整个房间的气氛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继续听下去比较好。"苏青行手指微动,一盏蓝色的纸灯出现在屋子的半空中。

    那盏纸灯不断向上飘,最终飘到了天花板上那个灯罩的旁边,静静地停留在那里。

    最神奇的是,从蓝色指纸灯出现的那一瞬间起,隔壁那些怎么赶都赶不走的声音瞬间消失,小房间里重新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此刻也确实已经到达了该睡觉的时间,昨天在房间里睡了一觉后精神充沛的苏青行,也喜欢上了在人界按时睡觉这件事情。

    所以和沈思一起将被褥摊开之后,两个人就在屋子的左右两侧躺下,彼此互不干涉,甚至离的很远,但的确躺在同一张软垫上。

    当苏青行转头向右边看去的时候,还能看见沈思端端正正得躺在被子里,睡姿良好。

    苏青行的思绪却依旧在考虑左谦和秦苍的事情,毕竟这件事情有些两难。

    秦苍制造成冥界入口动荡的罪魁祸首,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交给冥界严惩。但与此同时,苏青行也希望自己的能力不会被过度暴露。

    在苏青行有些烦恼的时候,并没有睡着的沈思也转头看了一眼婚约者身处的方向。

    陪着苏青行在这里走完一段路之后,沈思就要回到冥界去完成一件大事。等办完这件事情之后,沈思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告诉苏青行——

    无论你想做什么,放手去做吧,因为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没有人会阻止你!

    只需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

    "算了。"就在沈思暗自做保证的时候,却听见苏青行那里传来一声轻喃,"实在不行的话,等调查清楚整件事情之后,直接让那位秦先生人界蒸发好了。"

    说完,苏青行就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沈思:"……"他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苏青行和沈思的夜生活开始的很快,毕竟对于刚刚来到人界的他们而言,天黑似乎就意味着应该开始睡觉。

    可对于年轻气盛的高中生而言,周五的夜晚象征着周末的开始,而这个时间点也是一切狂欢的开端。

    在应娇娇的家里,几个一点都不普通的高二学生聚集在一起,待在复式公寓二楼,应娇娇自己的房间里。

    在锁紧房门的情况下,几位高二四班学生就可以在一起讨论一些不能让家长知道的事情。

    应娇娇家里的隔音效果,确实要比苏青行所在的破公寓强多了。

    "许诺,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苏青行的身份吗?"应娇娇的房间里还坐着许诺、骨折的沈凯、那个接受采访后特别自恋的男生、带着眼镜一直都有些严肃的女班长,还有几个和应娇娇也许比较好的女生。

    而现在,所有人都因为苏青行的身份,而看向许诺。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事情?"许诺一脸无辜,"是今天中午的时候苏青行自己告诉我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手上的伤势,以及整个下午连续不断的自习课,我可能也不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

    说着,许诺就将自己和苏青行之间的对话都复述了一遍,也希望周围的同学可以和她一起分析分析。

    "从转学生的身份来看,也许冥界那个地方也不算太过糟糕。"名叫蒋奇的自恋男生正借用应娇娇的梳妆镜整理发型,"毕竟在那里工作的死神都长得那么好看,说不定还有很多更好看的小姐姐在哪里,像我这样英俊的小鲜肉,在那里应该很受欢迎才对。"

    "……"应娇娇无奈看着蒋奇,"你能这么想得开,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不过真的想不到,苏青行竟然会是死神。"另一个女生感慨说,"他明明看起来比许诺还瘦,就好像一阵风都能够刮倒一样。"

    "任何男生和许诺相比,都会显得很弱吧?"

    "喂喂!"听到熟悉的调侃,许诺也有些无奈。

    "不过他长得的确很好看。"应娇娇的注意力也被转移,"还记得上次艺术节的时候,三班那个土豪花大价钱定制的素纹古装吗?"

    "记得,那个土大款看背影还不错,结果第一次在舞台上转过身的时候,所有观众都被吓到了!"

    "如果苏青行来穿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呢?"

    所有人的脑海中似乎都出现了那样一幕,长相精致的少年身穿素纹华服,长发束起,自舞台上转身一笑,倾倒时光。

    "可惜……"可惜他们没有办法等到下一次的艺术节,也没有办法见到苏青行穿古装了。

    "如果我们跟着苏青行离开的话,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和其他朋友了。"沈凯摸了摸自己骨折的手臂,"这只手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我甚至觉得如果用力往下拽的话,我可以像拔莲藕一样把这只手拔下来,并且不会感到任何痛苦。"

    "不要说那么恐怖的事情。"许诺虽然这么说,但也有意无意地摸着自己用长袖掩盖起来的手臂。

    "车祸之后的这段时间,原本就像是我们偷来的一样,是本不应该存在的,还做了很多原本来不及做的事情,甚至还有最后两天的宝贵时间可以使用,这样想的话心情倒是好了一些。"许诺自从下午组织了班会之后,似乎成了所有人当中看得最透的一个。

    "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应该死啊?!"白天的时候,应娇娇明明是那个看起来最不接受,骄傲且气焰很高的女生。

    但是当身处于自己的房间之中,应娇娇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们甚至都还没有满十八岁,没有进入大学,没有谈一个满意的男朋友,那么我们的生命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终结?"

    随着应娇娇的话,要许诺之外的所有女生都发出了哭声。

    "我曾经想过很多事情,想过我进入大学之后要竞选学生会,想过要自己写一本小说出版,想过毕业后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想过怎么样去完成我的梦想!"应娇娇的声音呜咽,"我不想死!"

    "糟糕了。"在所有人沉浸在伤感中的时候,一个女生突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害怕地看着大家说,"我明明很伤心,可为什么我怎么都流不出眼泪?"

    刚才发出过哭声的所有女生,包括应娇娇都下意识地擦了擦眼眶。

    跟女生说的没错,她们的脸上没有一滴眼泪,甚至连眼眶都没有变红。

    "开始了。"应娇娇想是自言自语一样说,"我们连哭泣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已经真的不能再把自己当成人类了吗?"

    "娇娇!"门外突然传来应娇娇母亲的声音,"你们到底在楼上干什么,怎么味道这么重?你们是烧焦了什么东西吗?有没有出事!"

    "没什么!怎么可能!是窗外传来的!"应娇娇大声应了一句。

    "必须把这件事情告诉谢老师。"许诺不准备和其他女生一样伤怀悲秋,反正已经哭不出来了,那就利用最后的时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她很有可能还不知道这些。"

    "这么做会不会太残忍了?"有些女生表示不赞同,"谢老师马上就要结婚,现在我们却要跑过去告诉她……我们这些人都已经死了?"

    "难道不告诉她,就不残忍吗?"许诺表示不赞同,"难道要等到谢老师受伤,等到她发现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之后再说出这件事情吗?"

    房间里马上沉默了下来,似乎谁都无法作出决定。

    过了好久之后,应娇娇才拿出手机对大家说:"之前我跟谢老师通过电话,她明天会前往婚礼的地点提前做准备,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过去帮忙,然后再考虑要不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其他人点了点头,他们只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而已,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想到太好的解决方法,最多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

    第二天醒来之后,苏青行才熄灭了在房间里悬挂了一整天的蓝色纸灯。房间失去了对声音的屏蔽,对门却没有传来声音,毕竟他们的两个新邻居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滔滔不绝地说话,或者发出一些其它的声音。

    "你准备去哪里?"看见苏青行已经换好了外出的衣服,沈思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准备在这座城市找一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活死人。"苏青行在随身的包里揣了几叠一元纸币,然后就准备出门。

    冥界的通知只给了苏青行一个工作范围,那就是他现在所在的怀玉市。

    但冥界却并没有告诉苏青行这个城市里有多少活死人。

    一开始苏青行以为,那次车祸中死而复生的三十五个人就是他的工作范围,却没有想到还能遇见左谦这个意料之外的存在。

    所以这一次,苏青行准备出去看看,顺便散散心。

    "放心吧。"苏青行打开房门之后,又回过头来对留在屋子里的沈思说,"这一次我一定会把能煮的东西带回来。"

    "好。"沈思眼中多了丝笑意,只是脸上并没有表达出来。

    怀玉市是一个有着诸多自然风景的城市,只不过这些自然风景分布在郊区,还有市区的一个个郊野公园或者森林公园中。

    当走进怀玉市的繁华地带,走在那些街道上时,无论是车水马龙还是琳琅满目的商店都和其它地方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再繁华的地方,也会存在一些安静的角落。

    苏青行路过某个街道拐角处的时候,看见一个年龄和应娇娇她们差不多的女生靠在没有人注意的墙壁角落,正在小声地自言自语。

    "怎么办?好不容易结束高考,好不容易结束估分,结果数学和英语竟然考砸成这样,爸爸妈妈一定会很生气吧?"

    女生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因为四周没有人关注,所以才继续小声说道:"这个分数怎么可能考上大学?周围的人都那么开心,哪里会理会我的心情?"

    "与其回去被爸爸揍到半死,还不如我自己死了算了。"女生突然说出了可怕的话,"无论是跳湖,还是冲出去被车撞,知道消息的爸爸妈妈应该就不会因为高考分数而生我气了吧?"

    说着,女生的身体已经率先动了起来,拼着命向车辆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冲了过去。

    "别做傻事。"

    那声音突然在女生的身边响起,她猛地顿住脚步,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长相精致的少年站在旁边,而她却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

    "你是谁?没人告诉你不要管陌生人的闲事吗?"想到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情,有可能都被眼前的少年听见,就算对方长得再好看,女生也有些尴尬恼怒。

    "只是告诉你不要做傻事,你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也许是别人已经无法拥有的。"苏青行在听见那个女生所说的话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高二四班的三十三位学生。

    他们因为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而失去生命,永远无法度过这个暑假,永远无法成为初三学生,永远无法参加高考,永远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

    而眼前的女生,却因为眼前这个完全可以度过的磨难,而想要放弃生命。

    "我还拥有什么?"女生看起来还是非常伤心,"等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朋友们都去上了大学,爸爸妈妈估计也不会再和我说话,我也不可能再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还能拥有什么?"

    "你还拥有一条命,健全的四肢,以及继续走下去的机会。"苏青行本来已经打算转身走人,这会儿却转过身又说了一句——

    "自杀的人去不了天堂,最终也只能去欣赏地狱的熔岩。"

    在女生所看不见的地方,一盏蓝色的纸灯被点亮。

    当纸灯被点亮的瞬间,站在角落里的女生突然发现自己身周燃起熊熊烈火,甚至能够感觉到火焰正在向自己的身体蔓延!!

    "啊啊啊啊!"

    当听到身后传来尖叫声,苏青行立刻收回纸灯,解除了那个女生身周的幻境。

    通过这一次的事情,苏青行希望对方能够忘记寻死这件事情。人的一生看似短暂,实则漫长,因为这一路上需要经历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遇见太多太多的人。

    那样的人生,并不是一次挫折就能够打败的。

    比起人类,苏青行的一生要更长更长。但当他被囚禁在石塔之中,上百年无法获得自由的时候,他也从未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因为那个时候的苏青行就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获得自由,会拥有随时抬头就能够看见天空自由!

    根据手中的两张地图,一张来自朱砂,一张来自许可,苏青行先是跟着朱砂的地图走到桂竹高级中学,然后才跟着许可的地图前去超级市场。

    这也算是属于路痴的执着。

    不过这次苏青行走进超级市场之后,总算没有一个人四处乱逛,是找到了那些在市场中走来走去的工作人员,很是客气地问道:"您好,我想买一些可以煮的东西。"

    "可以煮的东西?"导购员显然对苏青行的要求感到困惑,"请问您是要买蔬菜、海鲜还是肉类呢?"

    苏青行知道人类的食物分很多类,不过想到家里暂住的沈先生仍然算是一个客人,所以他不能让沈先生别过劳累。

    "就买一些可以直接煮的东西好了。"苏青行说着,又加上两个要求,"好吃一点,便宜一点的那种。"

    "好的,我知道了。"导购员亲切地笑了笑,"我现在就带您去!"

    最后,导购员就带着苏青行来到了……火锅料理区。

    "您可以在这里挑选自己喜欢的食材,自行装袋之后就可以去那里称重。"导购员非常认真地介绍说,"今天本店的火锅食材有优惠活动,所以非常便宜哦!"

    听完导购员的介绍后,苏青行点了点头,就决定今天和沈思一起吃火锅了!

    用身边带着的所有钱购买了火锅材料后,苏青行就心满意足地回到豪华公寓。

    房东老大爷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公寓门口的藤椅上,一边扇着芭蕉扇,一边看向远方。

    "回来啦!"看到苏青行拎着环保购物袋走过来,老大爷冷冷地打了声招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您好。"苏青行与房东老大爷擦肩而过,"您老人家还在等待吗?"

    "等,得等!"老大爷扇了扇芭蕉扇,"一定等的到!"

    "那我先上楼了。"苏青行没有再说些别的,而是对老大爷点了点头后,打开铁门走了进去。

    "嗯。"老大爷依旧坐在那里,一边扇风一边望向远方,"会回来的,只要房子还在,就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会回来的。"

    苏青行上到四楼的时候,看见对门401的房间依旧紧紧关着,所以并没有理会太多,直接打开了属于自己的公寓门。

    在公寓里等待了好一会儿的沈思正在摩拳擦掌。昨天晚上的生鱼片和泡面,都没有办法展现沈思优秀的烹饪厨艺。

    所以沈思决定,这一次无论苏青行带什么材料回来,他都要大展身手!

    再然后,沈思就看见了苏青行带回来的那堆肉丸、鱼丸、牛肉、羊肉、豆腐、生菜、土豆、莲藕……

    "超市里的人说,用水煮熟后沾着各种酱料食用,就会非常好吃了。"苏青行倒是一脸期待。

    沈思:何时才能表现我高超的厨艺?!

    可惜归可惜,煮好了的火锅配上酱料确实十分美味,使得沈思和苏青行将他们所喜欢的火锅材料全部一扫而空。

    最后剩下的则是……生菜、土豆和莲藕。

    没错,无论是苏青行还是沈思,他们两个都是不折不扣的肉食主义!

    "还有很多,怎么办?"看着那些被留在旁边没有下锅的素菜,沈思有些头疼。

    因为和婚约者之间交流太少的关系,沈思觉得自己和苏青行都不够了解彼此。如果他们能够继续深入了解的话,也许苏青行就会知道他更喜欢吃肉类食物。

    当然,沈思最想吃的还是……

    咳咳。

    "我给隔壁送去好了。"苏青行从桌子旁边起身,"昨天对面有送给我们生鱼肉,那么现在礼尚往来应该也很正常。"@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青行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对面打探更多的消息,所以他将桌上剩下的蔬菜全部装盘,在沈思的帮助下摆了一个还算可爱的造型后,就离开公寓,敲响了对面的门。

    "吱嘎。"

    "你好。"门打开后,苏青行看到的却不是昨天见过的左谦,而是一个比左谦更高的男人,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杯红酒。

    看起来是一个很享受的人。

    "你是?"在看到苏青行的瞬间,对方眼前一亮,"你就是谦谦说的对门邻居吧?"

    "你好,我叫苏青行,是隔壁的住户。"苏青行说着,将手里的一盘菜递了上去,"这是礼物。"

    看着眼前的这一盘菜,秦苍沉默了。虽然不太理解这样的见面礼,但秦苍又莫名觉得,对方的表情有些真诚……

    "秦苍,是谁来了?"左谦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见来人是苏青行之后就笑着说,"原来是苏同学啊,在屋里呆这么久,我都快忘记今天是周六了。苏同学,快进来坐坐吧!"

    "打扰了。"苏青行进屋的时候,目光一直都停留在秦苍的身上,因为他发现了秦苍身上想要努力隐藏的气息。

    看得出来秦苍在努力隐藏身份,但和苏青行面对面站着的时候,还是像一个被扎了洞的气球一样到处漏风。

    昨天晚上苏青行就知道秦苍不是普通人,甚至有可能不是人,但因为用纸灯屏蔽了一个晚上,所以苏青行没能及时想起来秦苍身上的气息代表着什么。

    现在这么近距离接触后,苏青行发现……秦苍身上的气息完全和冥界不同,是一种他之前从未接触过的气息……不,又似乎似曾相识。

    但苏青行最终还是没想起来这种力量代表着什么,只能用排除法来询问自己——

    秦苍不是人类,也不是冥界人,那么他会是从哪里来的?

    苏青行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秦苍,却发现这个家伙好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看。

    "苏青行!"左谦极为气愤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嗯?"苏青行回过神来之后,才意识到他似乎从门口开始就有意无意地观察着秦苍,而旁边的左谦则露出了十分生气的表情。

    "苏青行,我把你当成邻居弟弟,你却看上我男朋友?"左谦说着,又转头看向秦苍,"还有你,一看到苏青行就挪不开眼睛,你什么意思?!现在觉得我长得丑了吗?!"

    "宝贝,不是这样的!"秦苍的表情也变得尴尬起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你!你是在嫌弃我了?!"左谦整个人看起来要爆炸。

    苏青行正考虑着如何推出莫名其妙的战局,他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枚手机是朱砂研究出来的新产品,无论是冥界还是人界都可以正常使用,只是拨打的电话号码不一样而已。

    "喂?"

    "青行。"电话那头传来了许可的声音,"许诺和其他的学生好像都到谢老师的婚礼现场去了。"

    "我记得婚礼是在明天。"

    "许诺和爸爸妈妈说她是去帮忙准备,不过他们三十三个人全部都过去了!"许可说着,又小声询问,"我是不是也应该过去?"

    "你乐意就好,别让别人替你做决定。"苏青行说着就挂断电话,对左谦他们挥挥手,"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急事。"

    接着,苏青行转身下楼,通过他留在所有人身上的标记,他可以感觉到所有的活死人确实聚集在了同一个地方。

    走出公寓,向外面走了一段路后,苏青行突然发现在没有地图只有地址的情况,他似乎根本找不到婚礼场地所在的位置!

    面对如今的情况,苏青行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根据自己对人界零零碎碎的了解,拦下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客人,你想要去哪里?"

    苏青行报上记忆中的地址,等到出租车开出去老远之后,苏青行才想起来……他好像没带钱!

    "客人,到了,一共十五块!"出租车司机以一种F1赛车退役的素质一路飞车,在苏青行还没想好怎么付账的时候就已经抵达目的地。

    那是位于怀玉市的一栋教堂,教堂外面是一片大草坪,可以让仪式感和美丽的草坪婚礼融合。

    苏青行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看见有人在草坪上搭建鲜花组成的拱门。

    "小哥,车费!"看着一脸淡定下车的苏青行,司机大叔也着急了起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青行!"就在苏青行努力想办法的时候,许可的身影如同小天使一样出现在苏青行的面前!

    在许可的解救下,苏青行付了车费,和许可一起走进谢老师的婚礼现场。因为苏青行可以追踪到高二四班师生的所在地点,所以他带着许可一路笔直前进,在许可诧异的目光中推开了……教堂的大门!

    沉重的管风琴音乐,庄重肃穆的环境

    高二四班三十三位学生,此刻正无比整齐地坐在教堂的长椅上,如同深思一般低着头。

    也许是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所有人都瞬间整齐划一地转过身来。

    考虑到三十三位学生现在的身份,再考虑到这里是人类的教堂,苏青行突然觉得这样的画面非常戏剧化。

    苏青行一路向前走,发现所有同学的身上都或多或少增加了伤口。而且和昨天比起来,所有人的脸上都显得干枯而没有血色,失去了人类该有的红润感。

    那种脸色并不是恐怖片中的惨白,而是缺少水分之后所变现出的枯败。当所有活死人的身体开始异变,车祸大火中死去的尸体会渐渐变回原来的样子。

    有人绑着绑带,有人带着口罩,甚至有人手臂耷拉着,如同没有骨头支撑一张晃来晃去……

    "转学生!"一个女生看到苏青行后,表情痛苦地说,"我们好饿!"

    "我们好饿啊!"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