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9.班会和新邻居
    现在高二四班的处境很糟糕, 因为天气的原因……活死人身上的烧焦味越来越明显, 特别是当高二四班的学生们聚在一起的时候, 那种味道更是非常明显。

    正因为如此, 高二四班的教室, 以及中午聚在一起吃饭的食堂,可以说是味道最明显的地方。

    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 因为绝大部分的同学都闻不到那股烧焦味,所以影响的只是进入教室的老师们而已。

    但是当四班的学生们一起进入食堂的时候,身处于食堂的所有人都收到味道的影响,虽然不知道味道的来源是什么,但用餐的环境显然受到了影响。

    当学校里的其他学生因为异常的味道而从食堂离开的时候,高二四班的学生们却以为他们和自己一样, 都因为天气的各种原因没有胃口, 感慨了一句"啊,原来大家都一样啊!"然后就从食堂离开了。

    坐在教室里的苏青行已经连续上了七节自习课,除了谢梦之外,没有一个老师愿意在教室里停留,草草丢下一句自习之后,全部都逃走不见了,只留下高二四班的学生们莫名奇妙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不过对于学生来说,不用上课也是一件好事,所以除了嘻嘻笑笑的聊天之外, 很少有人会出去主动让老师回来上课。

    在这样的处境之下,高二四班的暴露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 应该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暴露,已经是一件奇迹。

    "还好已经是周五了。"苏青行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而且已经到了快放学的时间。"

    就在苏青行等待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如同一阵风一样从他身边走过,一直坐在最后一排的许诺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讲台前,将放在讲台上的金属笔筒轻拿重放,"啪"的一声敲响!

    "吓死我了!"正在低头给自己双手涂指甲油的的应娇娇猛地抬头,一整瓶红色的指甲油倒下,如同鲜血一样流了一桌,"许诺,我跟你没完!"

    "你们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许诺先是看了苏青行一眼,然后又面向正前方,"一个临近期末考试的班级,一天上了七节自习课,根本没有外人想要在我们的教室里停留!"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

    有的时候不是缺少真相,而是缺少说出真相的人。

    听到许诺的开场白之后,苏青行觉得许诺确实已经相信了刚才他在走廊里说的那些话。

    所以,是冥界引路者应该出场的时候了吗?

    因为从一开始,苏青行就打算在周末到来之前解决掉这一次的事情,所以看许诺开了头之后,他就将手放在桌上,已经准备好起身向高二四班的学生们解释这一切。

    可没等苏青行起身,许诺就好像预知到了他的工作一样,直接转身对苏青行说:"转校生,接下来你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说,只要静静听着就可以了,这是我们自己班级要解决的事情!"

    苏青行马上将手放开。

    "许诺,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应娇娇的指甲油倒了一地,这会儿越擦越糟糕,正处于某种恼火的阶段,"现在都快期末了,该上的课程都已经上完,老师让我们自习也很正常啊!"

    "那么这个也是正常的事情吗?"许诺很平静地摘下了右手上的手套,将此刻红肿到几乎要变形的右手展现在所有人的眼中。

    教室里的人在见到那只右手的时候,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气。

    "天啊,你是不要命地把手放锅里煮了吗?"应娇娇一脸不敢直视地侧过头去,"知道你是一个疯子,没想到你会疯成这样!"

    "我就算再疯,也不可能会想要把手煮成肉汤。"许诺深呼吸了一下,"原本烫伤的地方,只是手背上的一小块而已,可是过了一天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苏青行观察了一下许诺手上的烫伤,中午的时候,烫伤的痕迹似乎刚刚到手腕上方。这才过了两三个小时,烫伤的痕迹已经覆盖手腕,向手臂上方不断延伸。

    乍一眼看去,就好像许诺正戴着一个古怪的红色手套。

    "怎么会变成这样?"说话的是班上那个手臂骨折的男生,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了些什么,现在正抱着打好石膏的手臂,低着头颤抖不已。

    "你们真的没感觉到不对劲吗?"许诺现在身上确实有一种班级大姐大的感觉,至少她说话的时候,教室里比谢老师的课堂还安静,"应娇娇,你手指上的伤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痛得不得了?如果真的只是使用创可贴的小伤口,过了一天早就该愈合了吧?"

    "可,可能……"

    "你敢把创可贴摘掉看看吗?"许诺没等应娇娇说话,就瞪了她一样。

    从一开始就喜欢和许诺对着说的应娇娇,这会儿却沉默了下来,她低头摸着自己贴有创可贴的手指,没有任何回答。显然,应娇娇不准备在这里检查自己的伤口。

    "还有你,手臂现在的感觉怎么样?"许诺又看向那个骨折的男生。

    "……"那个男生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口说,"没有知觉了。"

    "可能,可能是手麻了吧?"坐在男生旁边的女生也被现在的气氛所感染,说话有些支支吾吾,"大家受伤,也,也只是巧合而已。"

    "不。"那个骨折的男生自己却摇了摇头,声音竟然呜咽起来,"从刚才开始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我还害怕,我以前也骨折过一次,那种感觉根本不是这样的!我现在感觉就好像……就好像这只手臂没有了一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应娇娇将受伤的手指都藏了起来,"这些又能说明些什么?"

    "我想说,我们的身体现在已经失去了自我愈合的能力,而这一切是从上次的车祸开始的。"许诺几乎一字一顿地说,"虽然有那么多人来采访我们,虽然报纸和杂志把我们当成百年一遇的幸运儿,虽然所有人都庆幸我们当时不在那辆旅行大巴里。"

    "但最清楚这件事情的不是我们吗?"许诺的声音一点点提高,最终变成了镇住所有人的喊声,"我们当初根本就没有从巴士车逃出去的记忆!车祸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离开巴士车!最清楚这一点的不是我们吗?!"

    "我们只是想不起来而已,虽然没有逃出去的记忆,但我们也没有在巴士车里死掉的记忆啊。"有的同学开始反驳。

    "那我们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许诺伸出自己烫伤的右手,笑着看向那个反驳的同学,"不如我们在这里做一个实验,在你的手上划一道怎么样?"

    那个同学立刻就缩了回去。

    "所以你想说,我们的伤势之所以无法愈合,是因为我们已经死在车祸中了吗?"应娇娇嘲讽似的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但这正是我想说的。"许诺站直身体,深呼一口气,"也许我们真的没有从车祸中逃生。"

    "那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应娇娇的脸上依旧戴着冷笑,"尸体吗?"

    而许诺却并不在意应娇娇的表情,只是继续一字一顿说:"没错,活着的尸体。"

    "啊啊啊啊啊!"教室里瞬间传来了尖叫声,几个比较脆弱地女孩瞬间抱在了一起,还有人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希望刚才自己只是幻听了而已。

    "除此之外已经无法解释这些事情了。"许诺似乎是其中最平静的一个,但她说话的声音也同样在颤抖。

    "我们从不可能逃脱的车祸中逃了出来,我们吃不下任何东西,只能接受一些生的食物,我们的身体失去了愈合的能力,只要受伤就会变的越来越糟糕!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弟弟说的是真的……"

    "你弟弟说什么?"

    "味道。"许诺走到教室门口,将原本就关着的教室门彻底锁上,"听说我们的身上,还有这个教室里到处都是烧焦的味道!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所有的老师都掩着鼻子逃出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走进食堂之后,那么多人从食堂逃出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们闻不到,但其他人却可以闻到,对不对?"许诺问这句话的时候,一路走到了苏青行的面前,"转学生能够在这里坐这么久,还真是有毅力。"

    "我也一直想问,转学生一直待在这里干什么?"应娇娇看了一眼苏青行,"他不该在这里。"

    所有高二四班的学生,也都转头看向苏青行,一双双眼睛就这么洗刷刷地盯着他,在了解这些学生真正身份的情况下,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可怕。

    苏青行庆幸许可现在还没从保健室回来,如果他看到如今这个场面的话,恐怕会忍不住哭出来。

    "就算现在把转学生赶出去,他也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听得差不多了,不是吗?"许诺含糊地敷衍了过去。

    "这是我应该做的。"苏青行点了点头,"我的任务就是坐在这里,无论这里的味道如何。"

    对于许诺,苏青行不喜欢,但仍然在此表示感谢。因为在苏青行不知道如何开始工作的时候,许诺却成了说出真相最好的人选。

    "谢谢,接下来你就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了。"许诺又回到了讲台上,"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开一次班级会议……说不定是这辈子最后一次班级会议。"

    苏青行静静地看着许诺,这是她第二次以强调的方式,要求苏青行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什么。虽然在班级的其他同学看来,许诺只是在警告转学生别插手这一切。

    但在苏青行看来,许诺似乎是希望他这位冥界引路者暂时不要动手。

    "班级会议的主题呢?"虽然是一个听起来很荒谬的主意,但这一次应娇娇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了冷笑,都默认了许诺的决议。

    就算此刻放学的铃声已经在整个教学楼响起,就算学校的走廊里已经传来了喧哗和脚步声。高二四班的学生们却依然乖乖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一个人想要起身离开。

    在所有同学的视线中,许诺转头面向黑板,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一行行的字。与许诺给人的印象不同,她的字迹反而显得非常娟秀,难以相信是大大咧咧的许诺所写出来的字。

    苏青行也抬头看向黑板上的字,许诺写了好几条希望大家一起讨论的内容——

    第一条,能否确定我们现在的状态和活人不一样?

    第二条,能否保证我们的身体不受伤,或不再恶化?

    第三条,如果我们的身体继续恶化下去,如何与家人一起生活下去?

    第四条,是否应该告诉家人真相?

    第五条,是否应该离开?

    第六条,我们是否还有想做的事情?

    "我们先从第一条开始,能够确认我们现在状态和活人不一样的同学,请举手。"许诺说着,率先举起了自己的手。

    教室里先是一片安静,过了两三分钟之后,那个骨折的男孩第一个举起了自己的手。

    然后是那些身体曾经受过伤的同学,一个个都举起了手。

    再然后,就连应娇娇也伸出手,虽然举得很低,但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她手指上的创可贴中,有血迹流淌下来。

    "少数服从多数。"许诺数了数举手的人数,"确定第一条的人数是23人,超过了班级人数的一半,所以我们继续看第二条。刚才没有举手的同学里,有谁能够保证自己的身体永远不会受伤吗?刚才举手的同学里,又有多少人能够保证自己的伤势不会继续恶化?"

    这一次,没有一个人举手,只有少数几个人坐在那里,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那么我们进入第三个问题。"许诺也是一阵苦笑,有的时候她也希望能够听到一些好消息,"如果我们的身体继续恶化下去,我们应该如何继续和家人生活在一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们现在面对普通的饭菜没有任何胃口,难道要一直当着他们的面去生肉……甚至是活的小动物吗?"许诺不禁扶额,"抱歉,吃小动物这个只是我的猜测,但总觉得我们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

    "我想回家找爸爸妈妈!"突然有一个女学生哭着从座位上站起来,"我把事情都告诉爸爸妈妈,然后让他们带我去看医生!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对,看医生!医生会解决的!"

    "我们可以吃药,吃完药就好了!"

    "好了!"许诺突然大喊了一声,"如果你们想要看医生的话,现在就去!现在就离开!"

    虽然被许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但确实有几个想要看医生的学生从座位上起身,开始犹豫是不是要提前离开。

    "没用的,现在的你们如果去了医院,可能就没办法回来了。"虽然许诺让苏青行千万不要说话,但苏青行现在却不能让这个班的学生离开教室。

    "为什么这个转学生还在这里!!"有一个准备离开的学生出声反驳,"我们现在可不是在排练话剧!许诺,你说了这么多东西,却让一个转学生留在这里看好戏?而且还坐在那里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如果医生都没有办法的话,我们还能向谁求助?!"

    说着,那个学生径直走到门口,一伸手就打开了教室门的锁,将门向内拉开。

    "抱歉,还不能让你们离开这里。"坐在座位上的苏青行手指一动,教室门"啪"的一声重新关闭!这一次,无论那个学生怎么用力,教室门都纹丝不动,没有半点能够被推开的迹象。

    苏青行的这一手,使得教室里的大部分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一个想帮你们的人,但我能帮到的地方却并不多。"苏青行的语气有些遗憾,对于高二四班的学生们而言,除了令他们真正复活之外,恐怕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帮到他们。

    偏偏,苏青行已知的能力中,并没有"复活"这一项。

    "我们不能去医院?"骨折的男孩可能是这个教室里,除了许诺之外,最快接受这件事情的人,"因为骨折的事情我刚去过医院,那里似乎没有查出什么异常。"

    "人类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此一时,彼一时。"苏青行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就如同普通同学之间的闲聊一样,转过身看向那个骨折的男孩,"就好像许诺手上的伤,早已经不是昨天刚刚烫伤时的大小。"

    "你们的生命体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失,而夏季炎热的天气则会加速这一过程。"苏青行有些为难地看着眼前三十三位学生,"如果大家难以理解的话,可以想像一下暴晒在太阳之下的尸……那个。"

    "……"

    "我不想离开!"应娇娇的眼线有些晕开,"你那个第五条又是什么意思?凭什么让我们离开?我们除了家以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难道要排着队暴晒在阳光下不成?!"

    "我们可以跳过第五条,直接看第六条。"苏青行这一次终于做座位上站了起来,就站在讲台的旁边,"你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也许大家还有一些近期一定要做的事情,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达成。"

    "转学生,你,是死神吗?"教室里突然传来一声询问。

    "如果你说的是传说中那种带走亡魂的冥界工作者,那么我们的工作职责应该差不多。"苏青行知道人类传说中的死神,与他所认识的死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我们真的死了?"

    "嗯。"

    "为什么又让我们以这种方式复活?为了折磨我们吗?我们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抱歉,冥界会给予补偿。"苏青行一个个回答着学生们的问题,"不过现在重要的并不是我的身份。"

    "我!"一个小女生怯怯地举起手,"我昨天因为吃饭的事情和妈妈大吵了一架,我好想回去和妈妈道歉,好想和他们再出去看一场电影吃一顿饭,呜呜呜呜呜,那是我们每个周末都要做的事情!"

    小女生说着,就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我也想回去陪陪爸爸妈妈,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要回家!"

    "……"

    "我……"轮到应娇娇的时候,她有些愣神地看着讲台前的许诺,"我答应过和其他同学一起去参加谢老师的婚礼,如果不去的话,谢老师应该会很伤心吧?"

    "娇娇,如果我们真的死了,那么谢老师她也……"

    许诺的话没说完,但班上的同学显然已经听懂了她的意思。谢梦和他们一起坐在巴士车里,如果他们三十三个学生出事了,那么谢梦也不可能幸免。

    "那也太可怜了!"教室里传来抽泣声,"谢老师等了那么久的婚礼,怎么可以这样子,就好像是最恶劣的玩笑一样!"

    "周末,除了是老师的婚礼之外,还是我妈妈的生日。"许诺无力地靠在黑板墙上,"本来说好了,中午参加完老师的婚礼,晚上就回去陪妈妈过生日。这段时间我们家里的关系也很紧张,也想着趁这个机会好好缓和一下。"

    "不如,大家用最后的两天时间,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吧。"苏青行作出决定,"如果只是这两天的话,只要别主动在阳光下暴晒,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那两天之后呢?"

    "两天后,就是彻底离开这里的时间。"苏青行环顾四周,"到时候,你们可以选择离开的方式,这是我最后能为大家做的事情。"

    "如果我们在这两天里逃走了呢?"还有学生想到了其它的方面。

    "原本我准备调动一批鬼物,日夜跟随在各位的身边。不过想来各位应该不会喜欢走到哪里就被追踪到哪里的感觉,所以我就为大家都做了一个小小的标记,只是大家无法看见而已。"

    在苏青行的视野中,高二四班每一个学生的身边都漂浮着一个小小的蓝色光点,依靠这些标识,无论他们走到哪里,苏青行都有办法立刻找到他们。

    这次的工作中,苏青行主要负责的就是这三十三位学生以及班主任谢梦,并且在这三十四个目标身上都做了标记。

    至于那个和他们一起死而复生的司机,苏青行则是因为分身乏术,所以交给了某个从冥界召唤而来的鬼物。

    "往好处想吧。"许诺走到教室门口,顺利地将门锁打开,"虽然这样的经历很可怕,但如果不是这样一次经历,也许我们会在车祸的那一天完全死去。"

    "那么,我们就无法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无法再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许诺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原本还压抑着同学们全部都或高或低地哭了起来。

    他们希望可以有办法反驳许诺的话。

    他们也希望有证据可以证明苏青行只是个骗子。

    但最终他们什么都证明不了。

    "我要回家!!"

    许多人直接拎着书包从教室门口直接冲了出去,因为他们的身上都有标记在,所以没有得到阻止。

    而当他们拉开门的时候,许诺就看到许可正站在教室门口,也不知道这个少年究竟在外面站了多久。

    "已经放学了。"面对弟弟的时候,许诺还是那样冷冰冰的语气,"拿好书包回家,还要顺便给妈妈买礼物。"

    "我……"许可好像还是有点怕姐姐,往旁边避开了一步之后,就看向教室里的苏青行。

    中午的时候,许可答应过苏青行要陪他去超级市场。但是当他看见许诺背着书包匆匆离开时,最终还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书包,然后不好意思地对苏青行说:"抱歉,我忘了之前答应过许诺,要和她一起为妈妈准备生日礼物这件事情。"

    "对了,这是我画的地图。你跟着地图从校门开始走,应该就能找到超级市场了!"许可将手上虽然简易,但路线很清晰明了的手绘地图递给了苏青行。

    "你应该很害怕她才对。"没办法和自己唯一认识的活人一起买菜,苏青行有些遗憾。

    "我突然……有点不想再害怕了。"许可就这么站在苏青行的身边,那一双眼睛里却没有了之前的恐惧,"今天下午的时候,沈凯……你可能不认识,就是那个手臂骨折的男生来保健室找过我,告诉我社会实践那天如果我在场的话,他们会组织一个全班性的整人大会,被整的对象就是我一个人。"

    "我从你姐姐那里听说了。"苏青行点了点头,没有隐瞒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这真的就是她藏起闹钟,还给我吃了安眠药的原因吗?"许可摇了摇头,"我总觉得许诺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人,但最终是因为她的出手而保住一条命。"

    "如果哪天,许诺不再出现在我的身边。"许可缓缓背起书包,"如果哪天,离开这所学校的我遇到一些更可怕的事情,我又该哭哭啼啼地奢望谁来帮我呢?"

    "所以?"

    "所以这个世界上能帮助自己的人,就只有自己。"许可的脸上竟然第一次出现了坚定的表情,"以后我不会再把许诺当成最恐怖的人。"

    "无论她在哪里,是生是死,我都不会让她看笑话,许可不是一个靠着姐姐可怜才能够活下来的弱者。"

    说着,许可背好书包从教室离开。

    明明早上进教室的时候,这个少年还躲在苏青行的身后,弯着腰试图让所有人都无法注意到他。

    可是晚上放学的时候,他却挺直了身板,如同一阵风一样冲出走廊。

    人类的觉悟都来的这么快吗?

    苏青行不知道那位骨折的同学究竟和许可说了些什么,但如果许可真的有了这样的觉悟,如果许可真的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

    那么这也算是苏青行来到人界之后,所听见的第一个好消息。

    而苏青行现在面对的另一个坏消息就是……因为没有人来帮忙,所以他不清楚晚上应该给沈思带哪些可以煮的人类食物!

    亡魂不需要吃东西,苏青行也不需要吃东西。所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苏青行觉得自己其实完全可以和沈思面对面坐着,然后为彼此表演如何吃空气。

    不过之前,苏青行出门的时候答应过沈思会记得买东西回去,所以他不想违反约定。

    放学回豪华公寓的路上,苏青行一边走路一边回忆朱砂为他介绍过的人类食物,希望可以从那一大堆没有营养的垃圾食品中,找到某些人类用来填饱肚子的正常食物。

    于是,当苏青行根据许可的地图一路走进超级市场,又从超级市场走出来后,手里多了一箱……

    方便面。

    "这个应该算是符合要求吧?"苏青行看着手中一大箱人类食物,突然发现人类生存其实还挺简单的,毕竟他只是花费了少部分的金钱,就获得了这么一大箱食物。

    而且苏青行记得朱砂曾经说过,这是他觉得最好吃的人类食物,觉得人类真的是一个非常具有创造力的民族。

    于是苏青行一路步行,先根据许可的地图重新返回到桂竹高级中学的校门口,然后才开始根据朱砂最初的地图,重新开始寻找回家的路。

    人类世界的交通和街道实在太过复杂,所以苏青行必须回到原点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每次在人界寻找回家路的时候,苏青行就特别怀念666号鬼城那条一望无际的笔直街道。

    苏青行知道人界也有公交车之类的交通方式,但却觉得人界的公交车和鬼城的公交车有太大的区别。

    当你想要在鬼城坐公交车的时候,你只需要走到公交车的正前方,张开手臂让司机停车就可以了。

    但是当苏青行想要冲出马路拦截一辆公交车的时候,走在他身边的人类去将他一把拉住,并且进行了长达十几分钟的交通安全法规教育。

    于是最终,怕麻烦的苏青行还是决定以步行的方式回家。

    因为之前在教室里耽搁了一些时间,后来又绕路去了一次超级市场,再绕路回学校大门口,最后返回屹立在一堆废墟中的钉子户豪华公寓……

    所以当苏青行回到豪华公寓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苏青行可以看见四楼他的房间正亮着温和的光,这让苏青行几乎看见了屋子里那个白色的圆圆的灯罩,就好像在天花板上镶嵌了一朵白云一样。

    不过下一秒,苏青行竟然看见四楼另一个屋子……也就是他对面那间不知道有没有人的401公寓点亮起了灯光!

    而且401的灯光要比苏青行的屋子亮很多,简直像是安装了一个小太阳一样,亮得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吱嘎。"

    "回来啦!"当苏青行推开楼里铁门的时候,一楼的门缝里传来那位老人家的招呼。"最近楼里真是热闹,但还是小心一点,这里不太干净。"

    "谢谢老人家。"苏青行笑着点点头,"您也早些休息,晚上应该不会有人再来。"

    "是啊,不会来了。"老人轻轻将门关上,使得楼道里再次恢复黑暗。

    踩着楼梯一路向上,苏青行竟然听见有一阵悠扬的音乐从楼上传来。

    跟苏青行走到四楼的时候,就看见对面401正开着,音乐声也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您好,我们是今天新搬来的住户,咳咳。"一个长相很普通,但穿着却十分时尚的青年正拿着一盒东西从401走出来,也许是看到有一个人影在门外,所以对方还没抬头就已经自我介绍了一声。

    当青年抬起头来,借助401的灯光看清楚苏青行的长相之后,略微愣了愣神。

    不过等对方看清楚苏青行怀里抱着的那一箱方便面之后,脸上又出现了莫名释然的表情,笑着说:"我叫左谦,和男朋友刚刚搬到这里暂住。"

    "你好。"面对第一次见面的邻居,苏青行给予了相对礼貌的回应,"我叫苏青行,和家里人一起住在这里。"

    面对面站着的时候,苏青行看了一眼左谦身后的屋子。屋子的格局似乎和他的没什么区别,不是四四方方一个简单的房间。

    只不过……

    对方似乎用一个非常夸张的吊灯代替了天花板上的小灯泡,周围的墙壁全部都已经粉刷了一遍,墙上装饰着许多苏青行看不懂的画作。

    不过奇怪的是,苏青行并没有闻到粉刷后的那种味道。

    "这都是我男朋友弄的,很夸张吧?"左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我身体不太好,所以听说我想来怀玉市之后,他就提前很久准备了起来,咳咳。"

    左谦甚至将身子让到一边,方便苏青行更好地观察整个房间。

    而苏青行只是看了一眼,就发现房间被分成了左右两部分,左边是沙发和一台正在播放音乐节目的电视,右边则是一张看起来超大的圆形床,上面铺着红色的床单和被褥,苏青行好像还看见床上用花瓣组成了一个爱心……

    究竟是多么闲的人,才会将四面徒壁的简陋公寓布置成这样可怕的模样?

    苏青行早上的时候和房东,也就是一楼的那位老大爷聊过天,知道这栋公寓是老人家想要留给自己孩子的东西,所以不会单独出售任何一间公寓,所有住户都只是暂时租用而已。

    但在看过左谦的公寓之后,苏青行觉得他那个神秘的男朋友装修公寓的钱,说不定都足够把它买下来……

    为什么会这么闲呢?

    "来怀玉市住的话,住在市区应该会更好一些。"苏青行不相信对方不起市区的房子。

    "咳咳,抱歉,因为我身体不太好,所以不能住在闹市,那里烟尘尾气比较多,空气质量也不是很好。"左谦笑了笑,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将他手上抱着的盒子递给苏青行。

    "对了,我之前订了两份外卖,不过我男朋友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一个人吃不了两份,所以正准备把这一份丢掉。"

    "如果苏同学不介意的话,不如拿回去当晚餐怎么样?"左谦将手中的盒子打开,出现在苏青行面前的是超大份的生鱼料理!!

    盆子里的冰块没有开始融化,在401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整份料理都在闪闪发光!

    里面装着的各种鱼肉和虾类还有各种各样的海鲜琳琅满目,很难想象这究竟是从哪家店叫的外卖。

    "芥末之类的调味料也在里面。"左谦又看了一眼苏青行手里的那箱方便面,"虽然生活很艰苦,但如果有机会可以享受的话,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

    说着,左谦没等苏青行拒绝,就直接将那个外卖盒子放在了苏青行抱着的那箱方便面上,并且热情地招待说:"咳咳,明天是周末了吧,如果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到我家里来做客!"

    "拜拜!"左谦挥手和苏青行打了声招呼,然后之间当着他的面将401的门关上,走廊里也恢复了漆黑一片。

    看着自己怀里的东西,又看了看402紧关着的房门,苏青行只能无奈地用手肘敲了敲门。

    "沈先生,你会开门吗?"门外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问道。

    "吱嘎。"所幸开门这件事对于沈思来说并不难。

    走进屋子的苏青行注意到正中间的木桌已经展开,电磁炉上的锅子也已经准备完毕。桌子旁边还有两大桶水,这是苏青行早上的时候在楼下公共场所灌好的。

    "这个,煮起来应该很好吃?"沈思打开了最上面的生鱼料理,看着那一枚枚整齐排列在冰块上的海鲜,露出思忖的表情。

    "好像不用煮。"苏青行也以一种学术研讨般的表情回答说,"我今天才知道,除了活死人之外,还有其他人类喜欢生吃,据说这种东西叫做生鱼片,无论人类还是活死人都很喜欢吃。"

    "也就是说……"沈思突然睁大眼睛,"不需要煮?"

    "尝尝人类的料理也挺好的。"苏青行点了点头,"不过这不是我买的,是对面401的邻居送的,我买的是那一箱食物。"

    苏青行指了指那箱他好不容易搬回来的方便面。

    "原来是这样。"沈思了解地点了点头,马上开始用准备好的刀具拆开纸箱,并且从里面拿出一个桶装的方便面,"看名字这似乎是一种面,虽然简单了一点,不过仔细烹饪的话,应该也会很好吃。"

    "朱砂说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苏青行点了点头,"他还说,只要将水冲进去,等五分钟就可以吃了,很方便。"

    "……"沈思再次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也就是,不用煮?"

    "嗯。"苏青行点头。

    在沉默的氛围中,沈思默默将打开的桌子合上,将磁炉和锅子都藏了起来,然后打开两桶方便面,往里面倒了水。

    没烧过的水,冷的。

    虽然沈思现在的身份是亡魂,不过鉴于他能够在房间里保持实体,苏青行也想看看他能不能在房间里用餐。

    两位冥界大佬就这么面对面坐着,等待享受人类美食。

    三分钟后,苏青行突然小声"啊"了一下,指着方便面包装上的某一行小字说:"这个好像需要用热水冲泡。"

    苏青行的话音刚落,沈思就以最快的速度打开木桌,打开电磁炉,打开锅盖,"咻"的一下就把两桶方便面连同里面的水一起倒进了锅子里。

    前前后后的时间不足五秒。

    "其实煮面也是非常需要技巧的。"沈思面不改色地正坐。

    "嗯,在面煮熟之前,我们可以先体验一下生鱼片。"苏青行其实也想试一试,为什么有的人类喜欢生吃。

    "好。"

    温和的灯光下,苏青行就这么和沈思面对面坐着,正在加热的锅子开始飘出雾气,桌子另一边则放着一大盆人类的料理。

    两个人所用的碗筷,也是也是沈思之前准备好的,浅蓝色的碗身和筷身上面印着一只可爱的小白狗。

    整个晚餐显得平静而莫名温馨。

    "隔壁的邻居很奇怪。"苏青行夹了一片鱼肉后,如同人类一样在吃饭时间寻找话题,"他家里放了一张好大的圆床,估计两个人在上面打滚都不会掉下去,还在床面上放了很多花瓣,是为什么呢?"

    死神大人的筷子颤了颤,总觉得这个操作有点耳熟。

    苏青行在人界的第一顿伙食,总算在磕磕绊绊的情况下结束了。而这个时候,苏青行和沈思听见对面传来开门又关门的声音。

    "我回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传来。

    "秦苍,我好想你。"接着传来的是苏青行曾经听过的声音,也就是对门的新邻居左谦。

    只不过这一次,新邻居的语气听起来甜腻腻的。

    "乖,宝贝,这不是回来了吗?"

    "好不容易来到怀玉市,人家也好想出去玩!"左谦继续发出撒娇的语气。

    "乖,现在还不可以。"那个陌生男人的语气也有些宠溺,"你现在的身体是活死人,如果经常接触阳光的话会很麻烦。"

    "活死人什么好难听,而且还得躲在这种脏乱差的地方。"左谦这会儿说话的感觉,和刚才与苏青行面对面的时候完全不同,"亲爱的,你究竟什么时候能把我变回活人?"

    "放心吧,很快就可以的。"男人似乎正在安慰有些生气的左谦,"就是为了能够让宝贝你复活,我这些天才拼命在外面准备材料。在此之前,宝贝你躲在这里才不会被冥界的引路者发现,不是吗?"

    "知道了,我会乖乖听话的。"左谦说着,又加了一句,"不过这里的环境真不好,就在我们对面的那户人家,竟然全家都依靠为方便面为生,太可怜了。"

    "……"沈思和苏青行沉默了。

    不怪他们,谁让苏青行这两位收敛气息冥界一绝,一个更比一个强,冥王来了也没办法。

    怪只能怪,这栋破公寓的隔音效果非常差,而且住在401的这两位听觉又特别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愉快,红包照常,下一章班级故事应该能结束了。

    起名废的配角起名方式:左牵黄,右擎苍……

    推荐基友彦缡新文:《今夜有鬼敲门吗?》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但是——

    喻知博惆怅的开了一瓶酒。

    "没有鬼敲门的话,我靠什么维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