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8.都是天气的错
    如果你面临着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你感觉自己活着, 你可以操控自己的身体, 去跑, 去跳, 去唱, 去闹……

    但是如果你不小心受了伤,伤口只会不断恶化, 再也无法愈合。

    身体渐渐无力,你变得只能躺在那里,抬起一根手指都非常费力。你想要喊救命,却说不出声音,你想要最后一次看太阳升起,却因为惧怕光亮而闭上眼睛。

    你被困在腐朽的躯壳中呐喊, 却没人知道这具尸体, 还"活"着。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苏青行不知道,但相信那种感觉一定不好。

    当苏青行和许家姐弟一起走进校门的时候,许可还是黏在他身边,许诺则走在前面,时不时回过头来瞪她弟弟一眼。

    整个校园都很普通,因为正值上学期间,所以路上左左右右都是赶着上早自习的学生们,其中很多在见到许诺的时候,都会很客气地打一声招呼。

    等他们看到苏青行这个陌生面孔的时候, 也会下意识地多看几眼,不过却不会多问, 还是和普通的学生们一样自顾自聊着,一起走进教学楼的大门。

    这一切都很寻常。

    但是当苏青行到达高二四班所在的楼层时,越来越重的烧焦味随之传来,让许可和苏青行都忍不住掩住口鼻。而许诺看起来却并没有什么反应。

    苏青行注意到一些人路过走廊的时候,也会掩住口鼻,不过他们似乎并不觉得味道来自某一间教室,而是向窗外的某一处观望,似乎想要知道这股味道的来源。

    唯一没有感觉到这股味道异常的,似乎就是许诺和其他一些高二四班的学生们。

    特别是当苏青行走进高二四班教室的时候,那种烧焦的味道不止浓烈,其中似乎还混杂着一些……难以形容的腐朽味道。

    "看来因为夏天的关系,使得那个变坏的过程加速了。"苏青行不禁轻喃着说了一句。

    "苏青行,你在说什么?"走在苏青行身边的许可都没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想回家作业的问题。"苏青行一想到昨天晚上和沈思两个人彻夜研究物理和化学两门作业,最终双双选择放弃的经历,只觉得现在的高中生太可怕了。

    撇去难闻的味道,苏青行所看到的这间教室和其它教室一样,有着上课前惯有的嘈杂声。

    学生们成群结队,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昨天看过的电视剧、玩过的游戏、父母送的新东西……甚至是昨天晚上的晚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青行只是这么简单环顾了一下,就发现教室里的三十三个学生中,有很多人的身上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伤势!

    有的学生脸上贴着创可贴,有的学生眼睛很红很红的,正在给自己滴眼药水,有的学生手臂竟然绑上了石膏,正有些萎靡地坐在座位上。

    "娇娇,你今天气色很不错啊,有种容光焕发的感觉!"

    苏青行还没有落座,就看到一个女生走到右侧那个喜欢化妆被称为万人迷的应娇娇面前,有些羡慕地说:"我这几天总觉得皮肤特别暗,一点精神都没有,难看死了。"

    "我也觉得我今天皮肤特别好。"应娇娇还是和昨天一样盯着化妆镜,此刻有些得意地看了一圈周围,"这几天我一点食欲都没有,所以我爸妈就带我去吃了一顿超贵的日式自助,那里的生鱼片真的好棒,感觉特别新鲜。"

    "真好!"周围的同学果然用羡慕的目光看向应娇娇。

    "不过娇娇你最近胃口也不好吗?"旁边的女生也是一脸头疼地说,"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最近我也是吃什么都没胃口。"

    "是啊,是啊!"另一个同学立刻点头,"我妈看不过去,让我硬塞了几口饭,结果我就在洗手间吐得昏天地暗,还被拉去医院吊水,难受死了!"

    "我也是!"

    "我也是,什么东西都不想吃!"

    "我也是,不过正好当成减肥。"

    "我也……"

    "可能是天气原因。"走在苏青行他们前面的许诺,这会儿也加入了进去,"昨天我妈烧了一大桌子菜,都是我以前喜欢吃的,但我真的一点都吃不下。"

    "还好我妈做了醉虾,清清爽爽的味道很提神,所以我就凑合着吃了一点。可能夏天就得吃一些清爽的东西吧?"

    "醉虾好吃吗?"有人好奇地问道。

    "还不错。"许诺点了点头,"有几只端上来的时候,还蹦来蹦去的,特别鲜活。"

    当许诺说出"鲜活"两个字的时候,周围竟然传来了好些吞咽的声音。

    "今天晚上一定要让爸妈带我出去吃大餐!"一个同学露出了迫不及待的目光,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好几个同学已经开始在那里互相推荐自己最喜欢的餐厅,想象着晚上去吃些什么。

    苏青行诧异地发现,三十多个学生围在一起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人觉得连续好几天失去食欲是一件古怪的事情。

    所有人都觉得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是因为夏季炎热的天气。

    这也许是人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情况,当只有两三个人出现奇怪状况的时候,他们会紧张,会想要去解决。

    但是当全班的人都出现同一种状况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这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

    如果这时候有人站起来说自己这几天胃口很好,说不定还会被高二四班的学生们当成是不正常的现象。

    毕竟现在是夏天,没有胃口才是正常的事情,不是吗?如果有人胃口真的那么好,肯定是因为你平日里太贪吃了。

    那些学生一定会这样想。

    "许诺,你手上怎么戴着手套啊?"应娇娇突然看见了许诺右手上戴着有些违和的白手套,"你这个野小孩,该不会是去纹身了吧?"

    "别乱说,我只是昨天烫伤而已。"许诺下意识地按住自己的手套,"应娇娇,你手指上不也绑着一堆创可贴吗?"

    "我这是昨天晚上吃生鲜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应娇娇和许诺的关系其实不错,所以这会儿也习惯性地揶揄,"没想到你这野小子皮肤这么嫩!"

    "我也是没想到,你竟然胃口那么大。"许诺毫不认输,"这是在自助餐吃了多少,才能把自己伤成这样?"

    "我这只是一些小伤口而已。"应娇娇动了动五根手指,"你这烫伤估计有些麻烦,就算好了也得留下疤。"

    要是平日里,许诺可能还会怼回去几句,但这会儿却只是伸手按住手套,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有点奇怪!"

    "算了,还是想一想回去吃什么吧?"

    "我今天约了爸爸妈妈一起去看电影,电影院附近好像有一家不错的餐厅。"

    "你们还真是无聊,我晚上要和男朋友一起联机打游戏。"

    "羞不羞!"

    "不羞!"

    "哈哈哈哈哈哈!"

    苏青行将教室里所有的动静都收入双眼和双耳,这些即将成年的学生正经历着如花一般的岁月,有想做的事,有想见的人,有梦想,有希望……

    他们以为自己还是人类,所以他们现在还算是"活着"。如果苏青行在他们明白真相之前,把他们杀掉的话,这些亡魂可能永远都不会瞑目,只将这一切当成是残忍的谋杀。

    但即使如此,如果时机合适,就必须当断则断!

    苏青行一边下决定,一边迈步走到自己的位子旁边坐下。

    而从走进教室门的那一刻起,许可就缩在了苏青行的后面,避开了每一个想要和他打招呼的同学,甚至等苏青行在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后,许可还是不愿意离开。

    看着少年这么害怕的模样,苏青行实在不明白他这种状态为什么还一定要坚持来上学。

    "没,没事。"看出苏青行的头痛,许可蹲在他桌子旁边,摆了摆手说,"等保健室的门开了,我,我就躲到那里去。"

    "哎。"

    许可已经是十六七岁的人了,但因为本来就胆子小,这一次面对的事情又格外恐怖,所以会有这种胡乱寻找救命稻草的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

    无奈之下,苏青行只能敲了敲坐在他前面第二排的学生,在对方回过头来之后,很是抱歉地说:"对不起,我能和你换一下座位吗?"

    许可这么害怕,一直蹲在旁边也不是办法,所以苏青行只能通过距离的拉进,希望自己这根新上任的"救命稻草"能够让许可稍微安心一些。

    "可是,座位是老师定的啊。"坐在第二排的女生显然非常迟疑,"如果私自换位置的话,老师应该会很生气吧?"

    "只换一节课,我会跟谢老师解释。"苏青行脸上的笑容漾了起来,"可以吗?"

    女生在苏青行的笑容中举起白旗,直接搬起课桌,和苏青行的课桌做了一个交换,使得苏青行和许可的座位可以暂时连在一起。

    "哎呀,许可弟弟好像交到新朋友了!"应娇娇看见许可紧跟在苏青行的身边,突然意义不明地娇笑着说了一句,"下次我们找你玩游戏的时候,带上你的新朋友怎么样?"

    "你,你们……"许可立刻紧张了起来,"你们想怎么样?"

    "放心吧,我们不会对转学生做什么的。"应娇娇说着就对苏青行抛了一个媚眼,"这么漂亮的小哥哥,我也不舍得这么快和他玩一些激烈的游戏啊!"

    "应娇娇,你这个没下限的家伙!"旁边的人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应娇娇,"转学生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

    "嘁!"应娇娇瞪了那人一眼,又看了看正坐在最后一排看小说的许诺,最后才将目光返回到许可的身上,笑着说——

    "放心吧,我可不舍得让转学生陪你一起玩游戏,我只是想让转学生在一旁看着,看看自己在我们班上所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在玩游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说完,应娇娇直接转身离开。

    玩游戏?苏青行不会傻傻地以为应娇娇真的要和许可玩游戏,而且看许可一脸被吓到的样子,这所谓的"游戏"应该很可怕才对。

    存在于校园中,施加在班级里最胆小的同学身上,被班级里的带头人称之为"游戏"的存在……苏青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之前在冥界试炼的时候,苏青行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人。他们将自己对同学的一些欺负,当成是刺激而且容易出风头的"游戏"。

    即使到了最后一刻,他们都不会觉得自己对他人造成伤害,觉得自己只是在"玩游戏"而已。

    转头去看依旧缩在他旁边的许可,苏青行发现许可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但是身体却微微颤抖着。

    刚开始的时候,苏青行以为许可的害怕仅仅是来自于班级中的活死人状况。可现在看来,许可害怕的应该不只是这一个,还有应娇娇口中的"游戏"。

    "我送你回家。"苏青行完全找不到让许可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

    许可的眼神有些动摇。

    "许可!"坐在最后一排的许诺突然开口,"你别忘记老妈生日快到了,今天放学后我们还得一起去买礼物。"

    "……"许可在听到姐姐所说的话后,最终还是对苏青行摇了摇头,"没事的,青行。应娇娇他们只是说的有点可怕而已,其实真的只是普通的玩游戏而已,等谢老师的课上完之后,我就去保健室休息。"

    现在苏青行终于知道,为什么许可对保健室那么熟悉了。

    许可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且已经表明自己会躲到保健室去,苏青行也没有再强制性地改变许可的想法,毕竟眼前的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苏青行又费了一番功夫后,许可才从旁边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一转身又苏青行面对面低声说道:"青行,你一定也闻到了吧?教室里的这股味道……"

    许可显然已经将苏青行当成是朋友,所以在称呼新朋友的时候忽略了姓氏,较为亲昵地用名字来称呼对方。

    "是啊,我闻到了。"这一次苏青行却没有打算否认,"在走廊里的时候我就已经闻到了。"

    "我觉得这里很危险。"苏青行认真地对许可说,"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将是非常危险,再加上之前那个事情,你不应该继续待在这里。"

    "可是,可是我又能到哪里去?"许可头痛地捂住脑袋,"如果我走了,许诺……许诺她……"

    "我以为你很害怕许诺。"苏青行的语气有些吃惊,"不正是因为有许诺,所以才使得你在学校和家里同样担惊受怕吗?"

    "我不知道。"许可摇了摇头,"但就算要离开,我也不可能一个人离开,至少要和青行你一起离开啊!你跟这些事情都没有任何关系,留在这里不是同样很危险吗?干脆我们一起离开好了!"

    苏青行愿意听他说话,愿意安慰他,愿意给他出主意……对于许可而言,他早就已经将苏青行当成了新的朋友。

    现在摆在许可面前的状况非常清晰,全班除了他之外的三十三位学生都是应该在车祸中丧生的活死人,其中一位还是和他住在同一个房子里的双胞胎姐姐。

    虽然许可并不知道"活死人"这个称呼,却知道同学和姐姐身上正散发出烧焦和腐朽的味道,就好像躯壳已经荒废,只有灵魂和往日一样活动着。

    最可怕的是,他们依然执着于想要和许可"玩游戏"这件事情!

    面对这样的状况,许可当然想过要逃走,但周围不会有人相信他所说的话,就算请病假回家,妈妈也一定会把他再送回学校!

    "好了,上课了,大家静一静!"

    苏青行还没来得及回答许可,班主任谢梦就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手中还抱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纸箱。

    谢梦的脸上满面春风,笑容中更是有着让人说不出道不明的幸福感,即使面对杂乱吵闹的教室,谢梦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消失。

    "老师,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教室里的喧闹声渐渐静下来,而应娇娇则举起手来问道,"我觉得你今天好像特别开心!"

    "有吗?"谢梦的脸颊竟然微微泛红,非常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今天最主要的事情,是来给你们送请帖。"

    请帖?

    还没等教室里的学生们疑惑多久,谢梦就从那个纸箱子里抱出一大叠红色的喜帖。

    "啊啊啊啊啊!"

    高二四班的教室里立刻出现连绵起伏的惊呼声,就连应娇娇也激动地大喊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从座位上站起来问道:"谢老师,你那个和你交往五年的男朋友,真的跟你求婚了吗?"

    "是啊,现在想起来都还像做梦一样!"谢梦表现得没有任何架子,反而很乐于和学生们一起分享自己的幸福。

    "其实一开始他就已经买好了戒指,但因为性子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我说。"提起自己未来的丈夫,谢梦笑得如同刚刚坠入初恋的小女生,"后来巴士车的事故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想结婚想得不得了,做什么都很着急,就好像是怕我突然消失不见了一样!"

    "我本来打算教完高三那一年之后再答应。不过也是因为上一次的车祸,让我觉得有些事情一错过可能就是一辈子,"谢梦让班级里的同学帮忙,将那些精致的喜帖一份份送到学生们的手中。

    "这段时间他也是紧张的很,总是在我耳边说,如果那天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能也没办法活着坚持到现在。"谢梦说着,突然想起来自己正站在讲台上,立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继续在学生们的面前谈论自己和未来丈夫之间的点点滴滴。

    等所有的请帖发完之后,谢梦才很是感慨地说了一句:"我真的很感谢上天让这一次的奇迹发生,我们三十四个人还能像这样好好地坐在教室里,一起聊天,一起生活。"

    "老师,婚礼当天一定有很多好吃的吧!"有学生在下面举手问,"最近班里同学的胃口都不是很好,大家可都准备着大块朵硕呢!"

    "放心吧,一定会让大家满意的。"谢梦笑着点点头,"老师最近的胃口也很不好,所以婚礼当天会准备很多清凉解暑的好吃的。"

    "太棒了!老师万岁!"班上的同学全部都期待了起来。既然谢老师会让自己学生全体出席婚礼,那么这次婚礼的规模一定很大,也就意味着好吃的东西会更多。

    就连刚刚转学过来的苏青行也很快收到了一张请帖,上面用极为标准的字体书写了他的名字,还有一些婚礼信息。

    "那天正好是周日,大家一定要一起过来玩。"谢梦再次对班上的同学发出邀请,"一个都不能少哦!"

    "好!"全班一起应了一声。

    看着一脸幸福的谢梦,苏青行的表情再次复杂起来。从请帖上的时间来看,谢梦和她的未来丈夫确实很着急,因为婚礼的时间就在后天的周末!

    现在是周五,明天是周六,后天就是谢梦的婚礼。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将婚礼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准备完。

    全班三十五位学生,真的能够集体出席班主任谢梦的婚礼吗?

    苏青行觉得答案……应该是可以。

    虽然两天的时间里会发生一些变化,但只要不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情,婚礼就可以照常进行。

    谢梦正沉浸在幸福中,甚至没有注意到苏青行和别人换了座位,和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后,就直接打开书本开始上课了。

    虽然苏青行听不太懂理科的课程,不过就和其他听不懂课程的学生一样,他们只要待在教室里,上课的时间终究会过去。

    第一节课下课之后,许可就直接离开教室去了保健室,苏青行则留在教室里观察其他学生身体变化的速度。

    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的老师一走进高二四班的教室,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掩住口鼻,打开教室里的窗户,想让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散去一些。

    只不过因为窗外没有风的关系,两个老师实在无法忍受那股味道,竟然不约而同地将作业布置好之后,委托课代表监管教室,然后自己逃之夭夭。

    "你们这教室究竟怎么回事,谢梦也不管管?"第三节课的老师临走的时候还大声抱怨了一句,使得不明所以的高二四班学生们一脸困惑,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连续得罪两位老师的。

    天公作美,当时间临近中午的时候,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没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这也使得第四节的体育课直接泡汤,变成了让学生们坐在教室里休息的自习课。

    就连原本已经显露威力的气温,也在大雨的力量之下降低了许多,打开窗的时候还有凉爽的风从外面吹进来,使得教室里的味道稍微散去了一些。

    等第四节课下课后,苏青行看到班级里的所有同学都起身离开教室,所以也紧跟着他们从教室走了出去。

    路过保健室的时候,苏青行想起来许可一直没回教室,应该仍然躲在这里休息,所以就打开保健室的门走了进去。

    保健室里依旧没有老师,只有许可在用保健室里的纸巾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这是怎么回事?"苏青行并不觉得许可在这段时间里为自己洗了个头,所以合理地猜测道,"应娇娇他们来找过你?"

    "……"许可的沉默显然也验证了苏青行所说的话,但他很快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自从那次车祸之后,他们变了很多,没有再对我恶作剧,这次也只是用了一点点水而已。"

    "许诺呢?许诺和他们的关系应该很好才对,她知道班上的同学一直在欺负自己的亲弟弟,却一次都没有出过手吗?"苏青行突然觉得有些生气,难道所谓的兄弟姐妹不应该和小熊朵朵那样互相扶持互相照顾吗?

    "……"许可还是沉默了。

    "许可,你告诉我一件事情。"苏青行突然有了某个疑问,"上次高二四班一起出去社会实践,就是他们出车祸的那一次……为什么那天你没有去?"

    苏青行无法理解许可的想法,但却知道他不懂得拒绝,也不懂得通过逃避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这样的一个傻瓜,当初为什么会错过全班人一起参加的社会实践活动呢?

    "是因为生病了吗?"这是苏青行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解释。

    不过许可却摇了摇头,说:"其实是因为许诺,她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把我的闹钟藏了起来,事后还承认偷偷给我吃了一颗妈妈的安眠药。"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出发的时间,就算想要追赶也已经追不上了。"许可语气里有些无奈,"等我找到父母的时候,他们也大吃了一惊,以为我早就已经和许诺一起出门了!"

    "现在想来,那应该也是许诺的恶作剧吧。"许可将头发上的水擦去了一些,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都这个点了,青行你不用去吃午饭吗?"

    "不用。"苏青行很认真地摇了摇头,"饭费太贵了,我没交钱。"

    "……"许可愣了愣,"不吃饭的话,不会肚子饿吗?"

    "没事。"苏青行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开心,"放学后我买点可以煮的东西回去,家里有人会帮忙做饭。"

    "对了,许可你知道这附近哪里也可以买能煮的东西吗?"苏青行对于人类的食谱其实并不了解,最多就是吃过一些朱砂推崇的小零食。

    "附近应该有一家大超市,等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看看?我从来都没有和朋友一起去逛过。"许可的眼里也多了一些期待。

    苏青行很快就和许可达成了一致,他需要买一些人类的食物,而许可是苏青行在这座城市里认识的唯一一个人类,正好可以帮上忙。

    没错,许可是苏青行在这里认识的唯一一个活着的人类。

    到目前为止还是唯一的一个。

    许可和苏青行最终谁都没有去食堂吃饭,许可是害怕在食堂里遇到同班同学,所以早就自带了干粮,而苏青行则是因为没钱。

    虽然苏青行带了两大叠绿油油的一元纸币,不过那是放学后用来买食物的钱,不能乱用。

    苏青行让许可继续在保健室休息,自己一个人从保健室走了出来。

    让苏青行有些吃惊的是,他竟然在保健室外的走廊里撞见了许诺。正准备和对方擦肩而过的时候,许诺却直接拦在了苏青行的面前。

    "等,请等一下。"许诺难得用上了礼貌用语,"我能不能单独和你说说话?"

    许诺比苏青行还要高许多,就骨架来说确实不如普通的女孩子好看,有一种高高壮壮的感觉。如果在路上看见许诺的背影,可能不会意识到对方是女生。

    但如果仔细看的话,许诺的五官确实要比男生柔和许多。如果剪掉尴尬的长发,直接换男装的话,说不定还是挺吸引眼球的那种。

    不过苏青行在意的并不是她的外在,而是她身为姐姐,从来不保护自己的弟弟,任由他被其他人欺负这件事情。

    所以苏青行不打算理会许诺的阻拦,而是向旁边迈了一大步,准备继续走人。

    "抱歉,你应该从许可那里听说过一些事情吧?比如我已经死了,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之类的话?"许诺的这句话成功让苏青行停下脚步。

    "我好像……"看到苏青行停下,许诺摸了摸自己戴着手套的右手,表情看起来很痛苦,"我好像有点相信我弟弟说的话了。"

    因为许诺有些话不希望被其他人听见,所以两个人最终走到距离保健室有些远的走廊里,然后许诺才小心翼翼地摘下手套,并且将视线偏离,似乎连她自己都不愿意看见手套下的右手。

    一片烫红……

    苏青行记得许可曾经说过,他看见姐姐手上的烫伤一点点扩散,从最初的一小块,到最后覆盖整个手背。

    但现在许诺的烫伤情况其实要比许可的梦境更加可怕,因为许诺的整只右手都已经呈现被烫伤的状态,烫红的颜色甚至已经开始向手腕乃至手臂处蔓延!

    "你应该去看看医生。"苏青行努力说出最人类化的建议。

    "这根本不是普通的烫伤,怎么可能有烫伤会变成这样?"许诺有些痛苦地再次戴上手套,"我之前偷听到许可对爸妈说的那些话,当时觉得这个小兔崽子真是喜欢胡说八道,可是我现在……竟然觉得许可说得对。"

    "也许我真的已经死了,因为只有死人才会失去最基本的愈合能力,不是吗?"许诺忍不住左手扶额,"但如果我真的已经死了,为什么我还能感觉到右手那么痛,那么痛,痛到我想要把整只手砍掉!"

    "砍掉的话,可能会更痛。"苏青行相信了许诺的痛苦,但还是有些疑惑,"如果你真的相信许可,也许你可以把这些事情告诉许可,然后告诉你们的父母。"

    "怎么可能?双胞胎从出生开始就是仇家,我才不会服软!"许诺睁大眼睛,"那个小子如果知道我现在变成这样,说不定得高兴得跳起来。"

    "我更不可能让家里人知道,毕竟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爸妈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事情。"许诺急忙摇头,"苏青行你也不能说出去。"

    "所以你的倾诉方式,就是将这么严重的事情告诉陌生人?"苏青行顿时觉得许诺和许可这对姐弟还是挺相似的,毕竟两个人都喜欢把同一个陌生人当成是"救命稻草"。

    难道说他的身上有一种看起来就非常像"救命稻草"的气质吗?

    "不过你也算找对人了。"既然情况已经发生,苏青行觉得自己也可以正式开始工作。

    但在此之前,因为多次冥界试炼而染上职业病的苏青行,对于许诺本身还存在着一些疑惑,所以忍不住开口问:"许诺,我能不能知道那一次社会实践的时候,你为什么故意要让许可错过巴士的出发时间?"

    "看来那小子真的什么都跟你说。"许诺瞥了一眼保健室的方向,然后有些尴尬地看向窗外,"自从宣布社会实践的事情之后,那小子就开心的不得了,提前一周就开始准备旅行和野餐要用的东西,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利用这次旅行,和班上同学打好关系。"

    "难道你是因为不希望看到弟弟和同学关系太好,才阻止他前去?"

    "才怪!许可根本不知道应娇娇他们准备在社会实践的时候做什么!"许诺的脸上出现一阵恼怒,"应娇娇他们很不喜欢谢老师安排的旅行地点,因为那里只有草地和湖泊,没有商店也没有娱乐设施。"

    "所以出发之前,班级里的人私下决定,要在社会实践的时候安排一次整人大会。参加整人活动的是班级里的三十三位学生,包括我在内。"

    "而被整的对象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我那个笨蛋弟弟!"许诺有些暴躁地挠了挠刘海,"我确实很讨厌那个笨蛋没错,平日里只要整整他,我就觉得很开心。但应娇娇他们拟定的计划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一不小心出事的话,后果实在不堪设想,所以我干脆让许可一觉睡到大中午,顺便在谢老师那里帮他请了假。"

    "你应该早点把这件事情告诉许可。"苏青行看着眼前暴躁,但至少在这件事上做了正确决定的许诺,"也许他就不会这么怕你。"

    "我说了我们关系不好。"许诺无所谓地甩了甩手,"说这种事情也太尴尬了吧?反正我平时也经常整他,他也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当成是普通的恶作剧。"

    "但如果……"许诺的表情突然平静了下来,轻笑了一声,"但如果我们真的死了,许可还真的很走运。"

    "他其实运气一直都很好……"

    苏青行深呼吸了一下,看着眼前还未成年的高大女生,无比认真地问道:"许诺,你知道人死后会到哪里去吗?"

    "去天堂或是地狱吧?"许诺不知道苏青行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想了想还是开口回答,"我外公就经常说,像我这样到处捣乱的野小子死后就应该去地下找他……那个老不修!"

    "人死后总应该有一个去处,但因为某些原因,有些人虽然死了却无处可去,所以他们只能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尸体中。"苏青行直接指了指许诺,"就好像本应该死在车祸中的人,却如同奇迹一般活了下来。事实上,他们看起来像是活着,却已经死了。"

    许诺虽然大大咧咧,却并不笨。当她听完苏青行所说的话之后,瞳孔缩小,极为诧异地盯着苏青行。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沉默了好一会儿,许诺才有些干涩地开口说:"这种事情,你怎么会知道?而且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天堂和地狱的话,那些地方怎么会这么不负责任,怎么可能会让死掉的人无处可去?"

    "因为一些技术上的差错。"苏青行无奈地摊了摊手,"实际上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同样的状况,所以冥界只能将许多工作人员派遣到世界各地,负责处理这件事情。"

    "而我的职责范围,就是怀玉市。"苏青行认真地看着许诺,他并没有正式介绍自己的身份,但他相信许诺应该能明白这一点,"如果许诺你已经放下一切,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回冥界。"

    "你……"许诺表情非常复杂地看着苏青行,最终说出一句话,"你真是喜欢开玩笑!"

    说着,许诺直接黑着一张脸,丢下苏青行,自己转身回教室去了。

    "怪不得许可那个小子和你这么聊得来,你们都是传说中的中二病吧!"许诺一边往回走,还一边念叨,"我晚上就去看医生,果然什么死人,什么尸体都是瞎话,你们这一对好朋友平日里就是小说看太多了!"

    "把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忘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抽了,才找陌生人说这种事情!真是的!"

    "……"苏青行目送许诺远去,却不意外对方此刻的反应。

    突然听说这样的事情,普通人类一定不愿意去相信。就好像那些参加试炼的亡魂,一直到最后都不会相信自己其实早就已经死了。

    但有的时候,他们内心深处已经相信这件事情,只是不愿意接受这一切而已。

    苏青行在走廊里吹了好一会儿风,然后才回到高二四班的教室里。就算是妖怪,面对教室里的那种味道,其实也是望而却步的。

    而四班的教室里,很多人都已经围在班级中心应娇娇的周围,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起中午食堂饭菜里发生的事情。

    "今天食堂的饭菜也太糟糕了,一看就让人觉得没胃口。"应娇娇让人把教室里的电风扇开到最大,"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吃得下去。"

    "我觉得其实大家都没胃口吧?"许诺就坐在应娇娇的旁边,"我刚才走进食堂的时候,还看到好多人捂着嘴冲出来,看起来就很倒胃口。"

    "是啊,我刚才还遇到三班的朋友。"另一旁的学生也应和道,"她说食堂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怪味,可能是做的菜馊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不是食堂开工太早,天气又太热,所以馊了?"

    "我也听说了,说是最近学校里也到处都是怪味。"

    "虽然我闻不到,但听你们这么一说,真的好可怕啊。"

    "都是这个鬼天气的错。"应娇娇摸了摸自己绑着创可贴的手指,"一会儿晒,一会儿下雨,不止让所有人都没胃口吃饭,还让我伤口一阵阵的痛。"

    "是啊。"点头同意的是班上那个手臂打了石膏的同学,"我的手臂都疼了一整天了,明明骨折的程度不是很厉害,现在却痛得好像手要断掉了一样!说不定也是天气的原因。"

    "肯定是天气的错啊!"

    "对,学校里的味道也肯定是因为气温和降雨,把附近的下水道臭味折腾出来了吧?"

    "真是个鬼天气!"

    不知道为什么,苏青行突然有点同情天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高考结束了~不过读者中的学生党们都迎来期末考试了吧?

    镜子给大家考试BUFF!!!加油加油!青行小可爱也和大家一起在学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