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7.活着的尸体
    活死人, 一种夹杂在活人和死人之间的可悲存在。

    在这个世界上, 有两种已知的方法可以制造出活死人。

    一种是利用邪术, 硬生生将刚离体的亡魂塞回到尸体中, 如同被抓回笼子的小鸟, 怎么都不可能扑腾出去。

    另一种则是亡魂自己迷失方向,走投无路, 最终只能回到尸体中,如同迷路的小动物一样凭着记忆回家,但家中的主人已经人去楼空,他们只能蜷缩在废弃的屋子里,因为贪恋这个住所而不愿离去。

    无论是哪一种,最终都会使得残留人世的活死人变成不折不扣的恐怖怪物。

    活死人刚刚诞生的时候, 就算是神也无法发现他们和活人之间的不同。因为那个时候活死人的身体中还有生命力残留, 就像是回光返照的人类,连医生都不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当活死人在人世间滞留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渐渐出现许多可怕的症状,并很快被周围的人发现。

    首先,活死人不吃熟食,他们更喜欢吃生食,甚至生吃活物。

    这一点是完全无法避免的,因为活死人身体中的生命力一天天流逝,终究有一天会变回无法动弹的尸体, 只有意识继续在腐朽的尸体中活跃着。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即使活死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们也会本能地从活物和鲜血中摄取生命力。也许在潜意识中,每一个活死人都想要继续好好地"活"下去。

    除此之外,如果活死人在食物中摄取的生命力不够,他们的身体就会慢慢变回死去时的模样,甚至以更快的速度腐朽而去。

    第二点,如果活死人受伤,那么他们伤口的恢复速度会变得很慢很慢,如果进食不充足的话,有可能永远无法恢复。

    第三点,活死人会遭到所有非人动物的排斥,甚至有可能遭到围攻。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部分的活死人会选择吃掉攻击他们的动物,因为那是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食物。

    "总的来说,活死人必须吃生肉?"沈思和苏青行面对面坐在蓝色的木桌两侧,身下是看起来就非常舒适的同色系懒人沙发,"那些藏在怀玉市和桂竹高中的活死人,应该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吧?"

    "应该没有。"苏青行摇了摇头,"至少桂竹高中二年级四班的那33位学生和一位老师,看起来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

    坐在苏青行面前的沈思自己也是亡魂,而且和他一起参加过冥界试炼,可以算的上是人界中对苏青行最了解的"人"。

    再加上这位沈先生现在被困在屋子里出不去,所以苏青行正好将沈思当成了交流的对象。冥界的任务并不是什么机密,如果可以依靠别人帮助更好地完成任务,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你的工作是将他们的亡魂带回冥界,那应该不算太困难。"沈思面前的蓝色木桌子另有玄机,将桌面向两边展开后,露出了里面的电磁炉和茶壶。

    不过因为没有水也没有茶叶,沈思只能从里面拿了一盒牛奶递给苏青行,那是他特地叮嘱送货员捎过来的。

    "没有那么简单。"苏青行疑惑地看了一眼牛奶,又疑惑地看了一眼沈思,最终还是将话题回到活死人的问题上,"所有人都还是活蹦乱跳的样子,现在的状况几乎与活人无异,如果想要带走他们的亡魂……"@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要把他们再杀死一遍!"苏青行的表情静了下来,"我不喜欢这种处理方式。"

    杀掉一个没有做坏事,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人类的活死人……这种事情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那应该怎么做?"

    "等待。"苏青行乖乖喝了口牛奶,"三十多人的死亡事件,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对于每个亡魂的亲人和朋友来说,却是一场极为可怕的灾难。问题是他们现在确实以某种方式活着……"

    "既然活着,无论哪种方式,都不算是亡魂。"沈思静静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苏青行。

    "所以暂时还不能动手,必须等待。"苏青行放下牛奶,"等到时机到来,不过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有任何伤害人类的机会!"

    "不过当时车祸的时候,可能不止高二四班的遇难,我果然还是需要找帮手帮忙。"

    苏青行说着,将眼前的木桌重新合起来,并且把一大堆东西摆在了木桌子上。

    "这是什么,活死人的资料吗?"沈思也有些困惑地看着桌上的一大堆东西,博学的死神大人突然觉得……他怎么好像连这些书的封面都没怎么看懂?

    "……"苏青行沉默了一下,"不,是今天份的作业。"

    "……"

    "沈先生。"苏青行突然眼前一亮,"你会做高中的作业吗?"

    "……"沈思沉默了。

    "没事,不用介意!"看出沈思的犹豫,苏青行立刻摆了摆手,"有一些作业我还是能做的。"

    说着,苏青行就翻开作业本,拿出许可下午友情赞助的一支笔,就开始认真研究起人类的作业和练习题。

    沈思就这么坐在对面,默默地看着低头研究的婚约者。

    软软的黑色短发及耳,沈思记得苏青行的头发曾经很长,短发和长发的风格虽然不同,却都能够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当苏青行低着头的时候,睫毛投下扇影,口中也在默默念叨着些什么。

    就算是在试炼世界里的时候,沈思也很少这样仔细打量自己亲爱的婚约者。

    "如果想吃什么,明天下课可以买点回来,有锅。"沈思在看到苏青行努力奋笔疾书的时候,对他尽职尽业的态度又有了新的了解,忍不住指了指藏着电磁炉的木桌,深深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慰劳一下努力的婚约者。

    "嗯?"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的苏青行歪了歪头,"我不会煮东西。"

    "没事,我可以煮。"沈思指了指自己,"曾经为了某个人,特地锻炼过的技能。"

    "这样一看……"苏青行突然若有所思,"这家公寓还算是挺豪华的。"

    苏青行不知道是谁布置了房间,不过现在他拜托了四面徒壁的困境,有一个可以舒舒服服的小窝,还有一个会煮饭的同居者,顿时觉得在人界出差也不是什么坏事。

    房间,当然是可爱的田螺姑娘.沈思重新布置的。

    窗帘,他装的。

    灯罩,他装的。

    墙纸,他贴的。

    壁柜,他安的。

    桌子,他组装的。

    大到能铺满一屋子的软垫……他买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有的东西,怀玉市人类开设的家居定制商店,买的。

    身为死神,沈思想要知道每一个冥界引路者在人界出差时的落脚点非常简单,只要让亲信在审批文件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

    但因为一些目前还未解决的问题,沈思不能擅自改变苏青行下榻的"豪华公寓",一些细小的变化都有可能让某些不怀好意的存在发现……死神的婚约者并不在死神殿,而是在冥界入口当冥界引路者。

    所以,死神大人就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那就是努力让苏青行下榻的地方更加舒适一些。

    按照死神大人原本的预期,家居店的人会在苏青行到达人界之前送货上门,然后苏青行来到公寓时看到的就是已经布置完的样子,沈思也不需要想太多其它的借口。

    可因为人类世界不可预料的堵车问题,苏青行还是比送货员快了一步到达"豪华公寓",使得死神大人只能另想办法。

    在公寓的布置方面,沈思还是努力以简单快捷不夸张为主旨,推翻了原本想要将整个公寓摧毁重建的想法,又担心粉刷装修会让屋子里留下难闻的味道,说不定对自家婚约者的身体也不好。

    于是想来想去,死神大人努力收住了自己的各种计划,用最简单的方式改造了一下这间"豪华公寓"。

    除了这些普通的小家具之外,死神大人本来想要预订一张超级大床,足够两个人在上面打滚都不觉得挤的大床。就是那种圆形的,上面可以铺着红色床单和被褥,并且撒上一些花瓣的那种……

    不过死神大人还不至于失去理智,很清楚地明白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最后还是忍痛改变了主意,突发奇想定制了这种可以铺满整个房间的软垫。

    这样子的情况下,无论沈思和苏青行在这个屋子里怎么睡,都算是睡在同一张软垫上,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分开。

    如此一来……

    四舍五入怎么都算是同床共枕了!!!

    简直就是计划通!

    而苏青行其实也怀疑过沈思所说的话,只是除了"出差福利"这个理由之外,苏青行实在不知道还有谁会帮他布置房间。

    总不可能是沈思吧?这位先生连房间都出不去。

    与此同时,苏青行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在他周围发生,毕竟无论出现什么敌人,都不可能好心到帮助他布置房间吧?

    在越想越头疼的情况下,苏青行觉得暂时就相信所谓的"冥界福利"好了,就算真的有人图谋不轨……他们可能不太了解冥界引路人苏青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就在拥有神秘妖怪血统的冥界引路者苏青行对着高二学生的作业本奋笔疾书的时候,高二四班的普通学生许可在自家小区周围胡乱晃悠了好大一圈,最终在路灯亮起的时候迎着夜色回到家门口,然后继续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走进去。

    "咔嚓。"还没等许可考虑完,他面前的大门就已经打开,一个比他高很多的身影就站在防盗铁门里面,双手抱臂,有些不爽地看着门外的许可,"原来你还舍得回来,许公子!"

    "许……许诺。"也许是因为双胞胎的关系,许可有的时候并不喜欢用"姐姐"来称呼许诺,即使对方看起来比自己更高更成熟。

    "你现在胆子还真是大了!"许诺瞪着眼睛,"放学那会儿,我就是跟隔壁班的朋友聊了一会儿天,你竟然就偷偷溜走了?"

    "对,对不起,你们聊的太久了。"许可看着眼前依旧紧关着的铁门,总觉得自己像是关在监牢里被审问的犯人,而许诺就是气势汹汹审问犯人的那个人。

    "那你也应该直接回家啊!"许诺看起来很生气,她虽然长的很高,但容貌却不如弟弟那么秀气,看起来更像相貌平平的父亲,"许可,你究竟是怎么了?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许可急得几乎要跳起来,"绝对没有这种事情!"

    "哼,我想也是。"许诺还是没有开防盗门,"就你这种火柴杆一样的小矮子,怎么可能有女孩子喜欢。"

    "许诺!你……"

    "诺诺,是可可回来了吗?"许可还来不及说话,一个听起来有些温柔的声音从家里传了出来。

    "是啊,老妈。"许诺有些失望地替许可打开防盗门,"是我们叛逆期到来,有家不想回的许可小朋友回来了。"

    "瞎说什么呢!"一个容貌看起来很秀丽,长相和许可很像的女性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回来,略显不满地看了许诺一眼,"你弟弟又不是你这个野丫头。我相信可可难得晚回来一次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比如送行动不便的老奶奶回家之类的。"

    "行行行,反正他做的都是对的,我才是应该天天夜不归宿的那一个。"许诺把手背在脑后,满不在乎地向客厅走,"快进来吧,你不回来,老妈就不让开饭,我都快饿死了!"

    "说什么呢,说的好像爸爸妈妈很偏心一样。"许妈妈也只是念了一句,马上就帮许可拿下书包,催促儿子快点去客厅吃饭。

    餐桌边坐着一位正在看报纸的男士,人高马大,有着一张端正的国字脸,和姐姐许诺长得有些相似。

    对于男性而言,国字脸可能会让人有一种端正踏实的感觉。可是当妙龄少女有一张国字脸的时候……身为当事人的许诺就格外不开心了。

    "好了,快吃吧。"许爸爸看起来比较有威严感,一看到晚归的许可走进来,就有些严肃地问,"许可,今天是怎么回事?"

    "抱歉,只是觉得……"许可曾经和家里说过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例如姐姐许诺已经死了,现在待在家里的其实是一个鬼之类的事情,所以这会儿他只是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姐姐许诺,什么都没有说。

    "咳咳,算了,都吃饭吧。"许爸爸收起报纸,"妈妈这次可是很努力地做了一桌拿手好菜。"

    "嗯。"许可乖乖拿了筷子。

    "可可,诺诺,今天学校里一切顺利吗?"许妈妈和大部分的家长一样,会在晚餐的时候询问两个孩子在学校里的情况。

    "嗯。"许可点了点头,而许诺则没有说话。

    "和同学们相处愉快吗?不会有人欺负你吧?"

    "没有,没有!"许可立刻摇了摇头,"大家都很好,都经常帮助我。而且有许诺在,没有人敢欺负我的!"

    "切。"许诺有些不屑地撇过头去。

    不过下一秒旁边的许妈妈就在女儿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说:"女孩子文静一点,如果你和可可一样乖巧的话,我就不用担心你了。"

    "那你干嘛不给我一张和许可一样的脸?"许诺顶了一嘴,开始拿着筷子在一道道菜里翻看,却很久没有决定到底吃哪一个。

    "你……"许妈妈有些生气,不过在身边许爸爸的安慰下还是平复了下来,转而问许可,"可可,今天学校里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吗?"

    妈妈和姐姐生气的时候,许可一直都在埋头吃菜,完全没有想要掺合的意思,反而把自己缩得小小的,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一直到许妈妈提问,许可才点点头说:"嗯,今天班里来了一个转学生。"

    "咦,不是已经快放暑假了吗?这个时候来转学生?"许妈妈觉得有些吃惊,"是男生还是女生呢?"

    "是男生,叫苏青行。"许可回忆了一下那个耐心听自己说乱七八糟话的少年,"他是个很好的人,长得也很好看,班上很多女孩子都很喜欢他。"

    "才第一天就这么受欢迎吗?"许妈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自家脾气暴的女儿,"那诺诺是不是也……"

    "别瞎想了。"许诺"啪"的一下把筷子砸在桌上,"我这辈子也就适合孤老终身,反正你们还有宝贝儿子传宗接代。"

    "诺诺。"许妈妈有些头疼地扶额。

    "我吃饱了。"许诺说着就准备转身就走。

    "等等!"许爸爸看了一眼许诺的饭碗,"你刚才怎么什么都没吃?因为你这几天胃口不好,所以这桌上可都是你们姐弟喜欢吃的菜啊!"

    "有什么好吃的?"许诺扫了一眼桌上的鱼和肉,竟然有一种反胃的感觉,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谁会想吃这种东西啊,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倒胃口!"

    "诺诺?"全家人都知道许诺的脾气不好,但却从来没有见她无来由地发这么大脾气。

    "啊,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因为妈妈忘记了那个!"许妈妈突然起身走到旁边的厨房,然后端了一盆东西走了出来,"是诺诺最喜欢的醉虾,诺诺生气肯定是因为没有看到这个吧?"

    醉虾?

    当许妈妈打开玻璃盆盖子的时候,许诺就看见了自己平日里最喜欢的一道菜,已经熏醉的差不多了的小虾,偶尔还会微微弹跳一下。

    许诺的肚子在叫,刚才在桌上也没有看见任何想吃的菜,所以这会儿看见醉虾的时候,虽然也不是特别想吃,但身体的饥饿感似乎越来越明显,使得许诺最终回到餐桌旁坐下。

    "诺诺,女孩子就应该……"看到女儿回来吃饭,许妈妈以为许诺的气已经消了,"算了,妈妈不说了,你别盯着醉虾吃,吃多了生冷肚子也不舒服,多吃吃别的菜。"

    不过许诺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盯着醉虾在那里一股脑地吃,根本不理会桌上其它的菜。

    "嗯?这次的醉虾这么好吃吗?"看着许诺在那里不停地吃,许爸爸也有些眼馋,"看来妈妈的手艺进步了很多。"

    "还行,就是有点口味重,要是不放酒不放料的话就更好了。"许诺停下的时候,盆子里还剩下一点点底。

    "不放酒不放料,那还是醉虾吗?"许爸爸和许妈妈面面相觑。

    "我回房间了。"吃完醉虾后,许诺虽然还是觉得肚子饿,不过桌上已经没有她想吃的东西了,所以干脆拍拍屁股回房间。

    "这孩子,真的是越来越没礼貌了。"许爸爸也是一阵生气。

    "爸,妈……许诺真的有些不对劲。"许诺走后,许可压低了声音,"刚才真的有一股烧焦的味道。"

    "不是让你别提这件事情了吗?"许爸爸叹了口气,"大的小的都不让人省心!"

    "可可,我们已经带诺诺去医院看过了,不是吗?就连医生也说诺诺很健康的。"许妈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那天你一定是做了噩梦,所以一时间有些分辨不清诺诺他们当时到底在不在车上。"

    "可是……"

    "好了,别说了。"

    "爸爸,我明天不想上学。"许可虽然害怕,但最终还是带着向父母求助的心情,提出了这样一个请求。

    "胡说什么?马上就快期末考试了,你们一大一小是不是想气死我吗?不想读书的话,现在就从家门口走出去好了!"

    许爸爸瞪视了一眼后,原本应该很丰盛的晚餐,到了这会儿已经没有人想继续吃,只能不欢而散。

    "啊!"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家的浴室里出现女生的尖叫,使得已经休息了的许家父母,以及怎么都睡不着的许可从自己的房间冲了出来。

    "怎么回事?"许爸爸着急地敲了敲浴室门。

    "诺诺,妈妈进来可以吗?"许妈妈试了试门把手,却发现浴室门已经从里面锁住了,"诺诺,开开门。"

    浴室里很快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这也让门外的许家人松了一口气。

    等浴室门被打开之后,他们就看见穿着睡衣的许诺站在那里,连头发都是干的。

    "怎么回事?"看见女儿不像有事的样子,许爸爸又开始不开心了。

    而许诺只是没什么表情地把右手递出去,所有人就看着她手背上被烫红了一大片,还出了一个水泡。

    "这是怎么回事?"许妈妈立刻心疼了。

    "我也不知道。"许诺皱了皱眉,"我就是伸出手试了试水温,没想到会这么烫。最近真是倒霉透了!"

    "没事!没事!老许,你快去拿药膏。"许妈妈一边开始处理许诺的烫伤,一边出声安慰,"你姥姥经常说福祸同行,这一次你们躲过这么大一个祸事,现在碰见一点倒霉事根本没什么。"

    "这水也不烫啊,只是温的而已。"许爸爸拿来药膏后就试了试水温,"你们女娃都这么嫩的吗?"

    "哼。"许诺撇过头去不理会。

    许妈妈对许诺的烫伤做了一番处理,可是在一家人各自散开回去睡觉之前,许可却似乎发现姐姐手背上的烫伤好像……扩散开了?

    "看什么看!"许诺注意到弟弟的视线,直接白了他一眼,"明天老时间叫我起床,不然有你好看的!"

    说着,许诺就在许可的面前关上房门,将被吓得往后缩的弟弟抛在门外。

    许可回到房间后,却还是怎么都合不上眼。有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哪个。

    究竟是相信许诺死了?

    还是相信许诺活着呢?

    他自己期望的又是哪个答案呢?许可将自己整个人缩在被子里,但好像还是可以闻见那股熟悉的烧焦味。

    等到了四五点钟,许可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梦中却似乎出现了许诺手背上的烫伤,他梦见那个烫伤的痕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最终……

    "啊!"许可直接从梦中惊醒,明明还特别困,但床头的闹钟却好像已经响了好久,窗外也已经开始亮了起来。

    许可条件反射一样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冲出房门,和往常一样冲到姐姐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许诺,许诺!"

    "吵死了。"许诺的房门打开,满脸不爽,她不止已经穿好了校服,手里甚至还拿好了书包,"你房间的闹钟响了十几分钟,我都被吵醒了,你竟然现在才起来。"

    "对不起,这几天都……"许可说着,却下意识地去看许诺的右手背,然后发现她竟然戴了手套?

    "许诺,你的手……"

    "我乐意。"许诺没有解释,直接推开什么都没准备的弟弟,"快点折腾吧,不一起出门的话,那两个又得唠叨了。"

    "嗯。"

    许诺和许可是一前一后出生的双胞胎,不仅长相不相同,就连性格差异也很大。

    认识许诺和许可的人都觉得,这一对姐弟的性格好像装反了一样,姐姐许诺人高马大,长相一般,脾气不太好,做事也很冲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和校外的混混一起玩,进入高中后虽然成绩不怎么好,但行事却稍微收敛了一些。

    弟弟许可却是众所周知的乖孩子,长得秀气,成绩好,脾气好,除了胆子有点小,特别怕姐姐之外,似乎看不出什么其它的缺点。

    不知道是不是身边这样的言论太多了,许诺和弟弟之间的关系很差,也特别讨厌别人把她和弟弟作比较,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无论对方是老师还是长辈,许诺都会恶言相向。

    和许可相比,许诺倒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在同辈人中人缘特别好,桂竹高中的每个人都知道许诺是学校里的大姐大,人高马大,力气大,打架厉害,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还特别讲义气,和谁都能聊到一起去。

    也许是双胞胎的关系,许可知道姐姐其实并不喜欢"大姐大"这个称呼,她宁愿柔柔弱弱,做一个可以找人依靠,汽水瓶都拧不开的娇娇女。@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管怎么样,许可也很清楚地知道,姐姐许诺最讨厌的人,就是他这个弟弟。

    但许可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位姐姐究竟是怎样的感觉。嗯,也许也是讨厌的吧……只是许可从来都不敢说出口。

    每天早上,许可都会和姐姐一起出门,然后沿着同一条路去学校。但在这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不会说,一前一后,就像是两个陌生人。

    只不过这一次,当许可走在姐姐身后时,他的目光总是盯着许诺右手上戴着的手套,突然很想知道她手背上的烫伤究竟是已经好了……还是像他昨天做的梦一样,扩散开了?

    "许可。"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许可的身后响起。

    许可转过身去,竟然看见穿着便服的苏青行站在他的身后。

    苏青行并没有穿桂竹高中的校服,昨天他去学校报道的时候,倒是有老师让他填写买校服的表格,但是看了一下校服的价格以及他手上的差旅费之后,苏青行还是郑重放弃了。

    衣服太贵,钱不够充裕,而且他在桂竹高中最多也只能待几周而已,买校服成了一件非常鸡肋的事情。

    不过现在时间已经靠近暑假,所以位于南方的怀玉市的天气也越来越热。

    虽然苏青行感觉不到温度,不过出门的时候沈思却特地叮嘱他穿着方面的事情,让他别大热天的穿着毛衣到处走。

    所以这会儿苏青行就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带领T恤,下身是蓝色白边的五分裤,看起来倒是有些水手风,莫名清爽。

    不过……

    "转校生,你是小学生吗?竟然还穿着短裤去上学?"许诺也注意到了后面的苏青行,这会儿从前面走过来,上下打量着苏青行,"今天有体育课,体育老师会被你气死的。"

    "不能这么穿?"苏青行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愣住,"家里人说这样子可以。"

    苏青行出门的时候,沈思还表情严肃地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原谅两个从来都没有上过学,连小学文凭都没有的冥界大佬……

    "算了,随便你,早知道不买校服就可以穿自己衣服的话,我也不买了。"许诺和许可身上是怀玉市的标准夏季校服,上身白色蓝边短袖衫,下身蓝色长裤。

    从颜色来看,苏青行倒还真是穿对了,只是裤子的长度有些不符合要求而已。

    "你的手怎么了?"苏青行的目光落在许诺戴着手套的右手上,"受伤了吗?"

    "转学生,别多管闲事。"许诺似乎不想提及右手的事情,直接单肩背着书包,转身继续向学校走,"再不走就迟到了。"

    "苏青行,我好怕!"许可也不知道自己昨天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把那么多事情告诉第一次见面的苏青行。

    但许可想了想自己在这座城市认识的所有人,竟然发现他确实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除了陌生人之外,可能根本不会有人耐心听他说的那些话。

    事实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陌生人都会让许可去看心理医生,能够遇到苏青行也算是许可的一种幸运。

    "你还在担心昨天的事情吗?"苏青行显然知道许可为什么害怕。

    许可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把昨天许诺烫伤的事情,还有昨天做的梦告诉苏青行,然后有些恍惚地说:"我现在也有些分不清梦和现实。我总觉得睡觉前看见许诺手上的烫伤扩大了,但做了那个梦之后,又开始怀疑自己看到的也是一个梦。"

    "其实,我觉得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太紧张了。"苏青行在心理疏导方面很有经验,"你现在因为这件事情夜不能寐,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做噩梦,第二天起来精神不佳面色苍白黑眼圈严重,昨天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刚生完一场大病。"

    "如此一来,一天接一天地过这种生活,只会让你的压力和恐慌变成恶性循环,一天比一天更害怕,一天比一天失眠。"苏青行露出笑容,试图平复许可的心情,"不如自我催眠一下怎么样?"

    "自我催眠?"许可有些不明白苏青行的意思。

    "是的,你不是说许诺和班上的同学都已经死了,生活在我们周围的都是可以被碰触尸体吗?"苏青行语气平缓地问道,"那你觉得他们知道自己死了吗?"

    "有可能不知道。"许可摇了摇头。

    "那就假设一下,如果你许可和许诺一样都是死而复生的尸体,却至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去,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苏青行的声音在许可的耳边回荡。

    如果他是许诺,是一种什么感觉?

    以为自己依然活着,却一天天带着自己的尸体行走?许可忍不住缩了起来,他很难想象那种感觉。

    当许可沉默下来的时候,苏青行自己的心情却并没有轻松下来。

    因为他知道,变化已经开始了……许诺会被温水烫伤,应该是因为她死亡的时候曾经被高温烧灼,所以特别惧怕温度。

    这么想着,苏青行看了一眼天空,早晨的太阳已经开始显现出夏天的温度,很快天气就会变得越来越热。

    "真是一个糟糕的季节啊。"苏青行忍不住喃喃了一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照旧。感谢萌萌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所有灵感的迸发,都是因为萌萌们的爱!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