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4.苏青行的镜像
    苏青行已经在初白他们的面前现身。

    而有一个人却因为苏青行的生死不明而匆匆下楼, 回到了最初的避难所里, 那个人就是带着对苏青行的倾慕而出生, 身为沈思镜像的司青。

    镜像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他们最先诞生的是和本尊一模一样的躯壳, 那个时候他们是空白的,甚至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确定。

    他们在自己所属的楼层游走, 觉得自己应该和他们所遇到的"东西"是同类。

    于是初白他们遇到了医院的幸存者,觉得自己也应该是个人。

    而司青看到的都是鬼,下意识地将他们当成了同类。

    两者不同的是,初白他们这几个镜像在不久之后就开始融合本尊的记忆,而司青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脑海里就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 以及苏青行这三个字。

    朱砂就算本事再大, 也不可能窥伺死神的记忆,更不可能复制死神的力量。

    所以,司青并不能算是死神的复制品,而更像是一个新的生命,顺着自己的意识在成长,在学习,最终形成一个和沈思完全不同的存在。

    即使如此,司青仍然对苏青行有一种模糊而强烈的情感,甚至在听说那个少年生死不明的时候, 抛开一切回到医院一楼。

    在那里,司青原本以为会看见一个伤心欲绝的沈思, 毕竟他对苏青行的情感来自沈思,所以觉得自己是最清楚本尊心情的人。

    但让司青有些难以置信的是……沈思竟然在打电话?!

    没错,打电话!

    "人手不够?"沈思和手下联络的时候,正好瞥见冲进门来的司青,"一共十个新人,八个奸细,冥界人杂乱,难以找到背景清白的人也是寻常。"

    "嗯?"想到这里,沈思突然看了司青一眼,双眼若有所思地眯了会儿,继续对电话那头说,"我这有个背景清白的人。"

    "有多清白?"沈思顿了顿,"刚出生吧。"

    "喂,混蛋,你不是对苏青行感情很深吗?为什么现在他出事了你却无动于衷?"司青很激动地冲了过来。

    "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沈思直接挂掉电话,重新藏回口袋里,"如果你还想见到青行,不如跟我走。"

    "去……去哪里?"司青疑惑不解。

    "去一个有机会见到你母亲大人的地方。"刚忙完公务,又忙着抓壮丁的死神大人一伸手就拍在了司青的肩膀上,表情显得严肃而认真,"抓紧时间,不然就要被发现了。"

    "喂喂喂!你是不是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我啊!苏青行到底去哪里了?你不想被谁发现?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怎么听起来像是准备拐卖人口一样?难道你其实喜欢的不是苏青行?难道你本质上其实是一个自恋狂魔,所以在看到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我之后,就疯狂地爱上了……啊!!!!"

    司青还没把话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全身骨头都被掰碎了重组一样,全身的剧痛感让司青几乎要晕过去。

    但还没等他晕过去,身上的疼痛感却又瞬间消失,随之传来的反而是一种被深度按摩之后的舒爽感觉。

    当然,司青也不知道深度按摩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觉得突然全身上下都很爽。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司青害怕地双手环胸,带着惊恐而羞涩地表情看向沈思。

    死神大人:"……"

    "你是镜像,不是人,不是鬼,如果不动点手脚,甚至无法离开这里。"沈思难得"耐心"解释了一下,然后直接拽住司青的白大褂外套,向着避难所的墙壁径直走了过去。

    "走,趁着没人发现。"

    "喂喂!会撞墙的!"眼看着本尊就要拎着自己去"捶墙",司青恨不得在死神大人的手臂上咬一口。

    不过死神已经带着自己可怜的小镜像,直接冲进墙里,如同闯入某个隐藏的通道一样,消失在了这镜中世界,只留下司青的声音最后大喊了一句——

    "你别骗我,见不到苏青行的话我就造反!"

    "呵。"

    仍在五楼的初白他们,自然不知道一楼避难所里发生的这个小插曲,他们只是诧异地看着凭空在房间里现身的苏青行。

    而初白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少年究竟是本尊还是镜像?

    但在回忆了一下苏青行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之后,初白至少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少年正是他们所熟悉的苏青行。

    可刚才少年所说的某一句话,如今想来却有些奇怪——

    [我说过的话也可以这么理解……只要有奇迹发生,本尊和镜像就可以同时离开这里。]

    这句话似曾相识,但真的是眼前这位少年所说的吗?

    看到初白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苏青行也知道整件事情解释起来有些复杂,所以只能按住喉咙轻咳了两声,再次用那个苍老的声音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除非奇迹发生,镜像和本尊只有一个人立刻到达五楼。"

    "那个人是你?!"初白想过许多种可能性,却从来没有想过苏青行竟然和这件事情有联系。

    对于苏青行,初白一直都是愧疚的。

    虽然天花板掉下来的那一刻,谁都无法阻止。一直到他们所有人离开,初白都无法完全确定苏青行是不是真的没有获救希望了。

    但当时从二楼缝隙飘出来的鬼物,使得初白不得不做出取舍。这也成了整个求生过程中初白的第一层压力。

    随着他们一层一层地向上走,随着队伍里的伙伴一个个离开,初白不得不将所有的希望都投注在朵朵和小熊的身上。

    只要这两个孩子还活着,初白就有勇气继续走下去。那两个孩子就像是这家医院里唯一的光,唯一能够让初白觉得温暖的光。

    于是当苏青行出现的那一刻,初白突然有一种自己恢复呼吸的感觉,就好像这个世界还没有完全迎来黑暗,一切的悲伤和取舍中总算出现了一件好事。

    初白的手颤抖着扶额,低头露出僵硬的笑容,似笑似哭,却并没有声音。从他握着刀刺入白初身体的那一刻起,初白手上的颤抖就没有停止过,也许在很长的时间里,这种颤抖都会继续下去……

    "真是没有想到啊。"初白平静了一会儿之后,才放下手,抬起头看向抱着小熊的苏青行,"你不仅没有出事,而且变成这么多关卡的创建者。苏青行,你是个不简单的人。"

    "不,应该说你真的是人类吗?"初白不禁质疑。

    没等苏青行说些什么,被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小熊就好像刚刚才回过神来一样,眼泪还没干就抱着苏青行的脖子大声喊了起来——

    "青行哥哥!青行哥哥!青行哥哥!青行哥哥!"

    "真的是青行哥哥,青行哥哥回来了!"站在初白身边的朵朵这会儿也已经回过神,"青行哥哥,你能救小熊吗?"

    "没有人需要救小熊。"苏青行将怀里黏着不放手的小熊小心地放到地上,然后用两只手分别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小脑袋,笑着说——

    "因为小熊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乖孩子不应该接受任何处罚。"

    苏青行很少接触孩子,但一直相信大部分的孩子身上,都有一个小孩子才拥有的优点,那就是无限的可能性!

    无论这一刻你所看到的是怎样一个孩子,你都无法确定下一秒或几年后这个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比如小熊,这个来自于朵朵的镜像,虽然一开始看起来是个熊孩子,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成长着。

    所以现在的小熊不需要任何人来"救"!

    如果第三个关卡真的是为了考验小熊的本性而存在,那个小熊现在已经交出了一份满分的答卷。

    "小熊很棒!"苏青行再次笑着夸了一句,"现在我有点相信小熊是姐姐了!"

    "小熊一直都是姐姐!"也许是因为房间的门已经打开,也许是因为苏青行的回归,小熊总算开始笑着抹去眼泪。

    "这两个孩子真的可以……"虽然如今的气氛非常和谐,但初白的心里还是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身为镜像的小熊,真的可以和朵朵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初白很想问这个问题,但是当他看见小熊和朵朵好好地手牵手抱在一起时,却又将这个问题吞回肚子里,有些不忍心打断这来之不易的平和。

    不过苏青行却知道初白正在想什么,当他看见这位镜像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之后,就若有所指地说:"初白先生,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超乎人想象的事情,初白先生的血也是其中之一。而我甚至见过有人能够赋予一张白纸生命,这样的事情在初白先生看来应该也是难以想象的吧?"

    如果白纸能够拥有生命,身为镜像的小熊是不是也能获得自由?

    听完苏青行的话之后,初白若有所思,最终放下心中的疑惑,看着眼前的少年再次问道:"虽然不知道您究竟是什么人,但通过三个关卡的我们,是否真的能够离开这个世界?"

    "恐怕还不可以。"苏青行摇了摇头,"这三个关卡只是为了提前筛选一些人而已。而且这个医院里还存在着一位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的人,也就是属于我的那个镜像,不是吗?"

    "没有见到我的镜像之前,这场试炼恐怕还不能这么快结束。"

    确实,参与本次试炼的三位试炼者——白初、牛勇和沈思都已经与他们的镜像一一碰面,就连不小心误入冥界试炼的小女孩郑朵朵,也和自己的镜像小熊成为了朋友。

    但苏青行的镜像,却一直都没有现身。想到这里,初白也有些捉摸不透了。

    "据我所知,我的镜像从头到尾都躲在六楼的病房里,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在那儿找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

    其实苏青行也很好奇自己的镜像究竟在哪些方面与自己截然不同,也想知道身在六楼的镜像为什么没有独自寻找出口,而是一直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到来呢?

    难道离开这个世界,还需要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条件吗?苏青行不禁有了这样一个猜测。

    苏青行是冥界引路者,而他的搭档朱砂则是试炼的构建者。至始至终,苏青行都可以从朱砂那里获知各个试炼的出口。

    但每一次参加试炼的时候,苏青行都会和其他的试炼者们一起寻找出口……如此一来,日复一日的工作才不会显得那样无趣。

    苏青行带领着剩下的人离开第三个观察的房间,然后五楼真正的走廊才出现在初白他们的面前。

    随之出现的,还有那些原本就徘徊在五楼的鬼物们。

    "青行!沈思和司青现在还在一楼!"此刻初白的注意力却好像完全不在五楼的走廊上,反而想起了至今没有赶上大部队的那对本尊和镜像。

    之前初白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情,是觉得他们那时的处境非常危险,沈思和司青都在一楼说不定也是一个保命的方法。

    但眼看着他们剩下的人即将前往六楼,初白又开始担心起沈思和司青的情况。

    "请放心,他们待在一楼不会遇到危险的事情,等我们找到出口之后再通知他们也不迟。"苏青行说这话的时候虽然面露笑容,但其实莫名其妙地有些害怕见到那对本尊和镜像。

    不想这么快面对司青,是因为这个镜像实在有些不按常理出牌。

    而苏青行之所以有些躲着沈思,则是因为如今想来……那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青年似乎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那种眼神虽然不讨厌,却让苏青行有些无措。不知道对方在得知自己并没有被压在楼板下之后,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由于这样那样的理由,虽然苏青行想要将他们带回鬼城,但也觉得不必急于一时,等他们解决完六楼的大/麻烦之后,再去一楼寻找他们也不迟。

    "我知道初白先生心中肯定有许多疑惑。"苏青行的左手牵着朵朵,右手牵着小熊,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到达六楼之前,初白先生可以随意问我几个问题,如果我能够回答的话就一定不会隐瞒。"

    初白和那个最后的幸存者李护士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还听到苏青行所说的话后,初白毫不犹豫地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我很想知道,苏青行你究竟是什么人?我有一种直觉,如果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么这里的大部分问题都能够得到解释。"

    "确实是一个好问题。"苏青行一边牵着两个孩子向前走,一边回头笑着说,"初白先生听说过‘冥界引路者’吗?"

    当苏青行为初白解释自己身份的时候,他们正一起慢慢走过五楼的长廊。

    在这个血色的世界里,五楼的长廊看起来和其它楼层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灯光问题比其它楼层还要好一些,并没有那种闪烁不止的问题。

    不过在初白他们看来,五楼要比其它楼层更加拥挤……一共十几个病房,每一个病房里都挤满了穿着病号服的鬼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它们似乎都经历过那场烧毁了整个医院的大火,身体各处都保留着被火烧过的痕迹,身上的病号服也都已经残破不堪,有的甚至无法遮蔽身体。

    那些鬼物的嗓子已经完全被火灾和浓烟破坏,所以此刻只能发出各种恐怖的嘶声,充斥整个走廊,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当这些鬼物注意到初白他们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它们身上有的发出浓烟,有的甚至冒出火光,一点点向初白他们包围了过来。

    看到这样的情况,初白也再次紧张了起来,毕竟他曾经听司青说起过五楼的鬼物,那似乎是连司青那样不靠谱的人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而苏青行却好像完全没有看见那些鬼物一样,继续不缓不慢地为初白解释冥界引路者的工作。

    "冥界引路者不止需要为已经死去的亡魂引路,还是这些鬼物的两位管理者之一。"

    苏青行的话音刚落,那些原本气势汹汹的鬼物竟然停在了走廊的两侧,如同列队的士兵一般一动不动,以一种异常整齐的姿态恭恭敬敬地低下头。

    这是鬼物们见到冥界引路者时最基本的礼仪。而且早在他们发现引路者大人带着剩下的幸存者来到五楼的时候,鬼物们就知道这一次的工作即将告一段落,马上就可以收工回城休息一段时间了。

    初白带着诧异的表情和苏青行一起走完了整条长廊,他一边看着两旁的鬼物,一边还需要消化苏青行告诉他的那些事情。

    "也就是说,除了朵朵之外,其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本尊都是已经死去的人。"初白仍然在颤抖着的右手突然恢复了一些,"早在我杀死白初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初白先生也只是让他受了重伤而已,最后将他推入地狱的人仍然是我,这也算是冥界引路者的工作之一。"苏青行说着,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们现在已经站在了通往六楼的楼梯口。

    "请等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默默走在最后面的幸存者李护士突然开口,"苏……引路者大人,等我们走到六楼之后,我会不会和其他人一样突然消失?"

    在此之前,初白他们的队伍每上一层,就会有一个幸存者悄无声息地消失,如今队伍里的幸存者已经只剩下李护士一个人。

    但苏青行却并没有回答李护士的问题,这个世界主要还是跟随着朱砂的剧本前行,所以有些事情苏青行并没有改变。

    面对苏青行的沉默,李护士最终却坦然地笑了笑,然后对初白他们说:"我们走吧,我一直想重新看看六楼的风景,即使只是一眼也好。"

    "你可以留在这里。"初白试图说服眼前的年轻女性,"如果不上楼的话,也许你就能够摆脱危险。"

    "但如果大家因此而无法走入六楼呢?"李护士和往常一样,将双手收在护士服的口袋中,用一种轻快的步伐走到队伍的最前方,一步步向六楼走去。

    "放心吧,李护士并非真的消失不见。"苏青行只能这样安慰初白,毕竟这些医院本身的幸存者只是剧本中的人物,就算在试炼的过程中死去,也会在下一次试炼开始的时候复活。

    到了那时候,就又是一次新的生命。

    当所有人到达六楼的时候,就连苏青行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因为六楼的风景真的与其它楼层完全不同。

    虽然大家眼前还是有着淡淡一层血色,但是当落日的余晖从走廊的窗户进入六楼,连那抹‘’红色似乎都变成了晚霞的颜色。

    走廊很安静,没有任何鬼物的迹象,这也使得夕阳西下的风景格外令人感到静逸。

    明明在三楼的时候,苏青行他们都注意到窗外什么都没有,连星光和月光都无法看见。

    可是当他们现在身处六楼,就好像是一起回到了镜子那边的世界,只不过时间从午后变成了傍晚而已。

    "好美啊。"李护士第一时间走到窗边,用一种贪心的目光看向天空,又看向下方那个带着傍晚色彩的后花园。

    六楼的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当有些寒意的晚风吹拂过所有人的时候,他们看见窗边李护士的身影开始变淡,最终和其他的幸存者一样变成淡淡的飞灰,飘入开着的窗户缝隙中,就像是出发去追求她一直想要的自由。

    "啪啪啪!"

    大家还没有从最后一个幸存者的离去中回过神,前方就非常突兀地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

    所有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见一个……一个穿着护士服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走廊里!!

    护士帽,护士服,甚至护士鞋……对方将一整套护士的服饰都穿在了身上,衣服倒是刚好合身,身体线条也并不奇怪,反而看上去有种挺顺眼的感觉。

    当然,如果对方不是顶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也许苏青行会更加欣赏对方的这一身装扮。

    "终于等到你了,苏青行。"镜像梳理了一下自己耳侧的头发,"原本很期待与你见面的这一刻,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是我这个镜像看起来更漂亮一些。"

    镜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面小镜子,直接在众人的面前整理起了妆容和发型,时不时用眼角瞥了一眼正前方的苏青行本尊,还不忘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过你们也挺不容易的,我听说楼下的鬼物一个比一个凶残,你们却能够毫发无损地到达这里。"镜像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唇部,使得原本颜色浅淡的双唇在没有口红的情况下,能够显得有神一些,"不过各位可能就要止步于此了。"

    "从人数来说,似乎是我们这里比较占优势。"听到眼前镜像所说的话之后,初白和苏青行一起向前走了一步,将两个孩子保护在身后。

    "是吗?"苏青行的镜像笑着扬起下巴,几乎只用眼角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镜像和初白他们,"两个大人两个小孩?这难道是各位所说的战斗力吗?"

    "也许我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战斗力。"镜像顶着一张和苏青行一样的脸,却眉眼轻佻,护士装下的长腿迈步时也如同猫类的闲庭漫步。

    "咳咳。"苏青行有些忍不住地轻咳了两声,努力以正经的表情说,"抱歉,实在没有想到我的镜像会以这样的穿着出现。"

    "青行哥哥……那个阿姨是谁?是青行哥哥的妈妈吗?"小熊从苏青行的背后探出头来,有些古灵精怪地看着眼前苏青行的镜像。

    小熊毕竟是孩子,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一直都似懂非懂,所以这会儿只看见一个看着护士姐姐衣服的人站在那里,长得好像和苏青行很像,但感觉有些怪怪的。

    "并不是。"苏青行有些不敢去看自己的镜像,实在难以想象自己穿着护士服到处走的模样,"小熊叫他阿姨就可以了。"

    "你们觉得很可笑吗?"苏青行的镜像似乎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反而叉腰站在走廊的中间,"难道我就必须穿着你身上那件丑死了的睡衣不成?怎么说我也算是这里的老大,穿的好看一点又有什么错?"

    "老大?"苏青行有些困惑,眼前的镜像看起来并没有继承他的记忆,但又为何称自己为这里的老大呢?

    "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好了。"身穿护士服的镜像向前走了几步,与身穿睡衣的苏青行面对面而立,"你们这些普通人从一楼来到六楼,一路上应该非常狼狈吧?但是我和你们不同,我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拥有特殊的力量和特殊的身份,这是上天赐予我的能力,所以注定我会比身为本尊的你更厉害!"

    苏青行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当他这么看着镜像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重新见到了白桦!

    "……"难道之前白初觉得苏青行与他的弟弟有相似之处,是未卜先知看见了这个镜像吗?

    "难道你不相信吗?"镜像与白桦当然还是有区别的,他穿起女装要比对方熟练多了,而且脸上表现出来的是单纯的自信,而不是白桦那种嚣张的表情。

    "那么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权力!"苏青行的镜像说着,直接将手中的梳妆镜砸在地上,撩了下头发,"我的手下们,可以登场了!"

    镜像的话音刚落,原本显得极为平静的六楼走廊突然起了变化,两边的墙壁上竟然冒出了火焰,使得原本站在墙壁旁边的苏青行和初白不得不向中间靠拢。

    在燃烧的墙壁中,有许许多多的身影钻了出来。如果说五楼是那些烧死病人的大本营,那么六楼而是死去的医生和护士所占据的大本营,那些面目被烧毁,手中拿着手术刀或者其它刀具的鬼物从各个方向出现。

    有的甚至从地面钻出来,以一种扭曲的爬行姿势一点点向苏青行他们所在的位置靠近。

    当这只鬼物大军开始聚拢的时候,苏青行听见自己的镜像在说:"是不是很可怕?但奇怪的是,从我诞生的那一刻起,这些鬼物就不会攻击我,甚至像是非常惧怕我一样,甘愿听从我的命令!"

    苏青行站在最前面,而后面的初白则负责捂住两个孩子的眼睛,让他们不要看到太多可怕的画面。

    "我的本尊,在看见我的军队之后,你难道还不想认输投降吗?"镜像一身洁白的护士服,站在那些全身烧灼痕迹的鬼物之中,确实显眼得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咳咳。"对于这样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形容词,苏青行本人又是尴尬地轻咳了两声。

    因为种族的关系,其实苏青行对于女装并不陌生,甚至在某些场合必须为了种族礼仪而……适应某些性别界限不那么明显的传统服饰。

    但这并不意味着苏青行喜欢在日常的工作中梦见自己身穿女装,甚至是特殊制服play!

    越是看着自己的镜像,苏青行越是觉得有必要让朱砂重新修改这一个试炼世界。

    必须修改的地方其实不多,只需要将"镜像"这一设定取消就可以了。

    虽然整个世界会变成较为无趣的逃亡游戏,但既节省了构建的资源又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很抱歉,虽然对于刚刚出生的你而言有些残忍,我还是想说你可能误会了一些什么。"苏青行叹了口气,一盏蓝色的纸灯凭空浮现在他的身周。

    不过在血色的滤镜当中,有些分辨不清这盏灯的颜色。苏青行手指微动,蓝色的纸灯在天空中悠悠哉哉地转了一圈,而那些原本站在镜像身后的鬼物,也像是被纸灯吸引了一样,目光随之移动。

    "你想干什么?"镜像戒备地看着半空中的纸灯,"那是什么?氢气球吗?"

    "我只是想说,这些鬼物并不是在惧怕你。"苏青行微微一笑,"他们怕的是我。"

    他们怕的是我……

    他们怕的是我……

    是我……

    苏青行的话一直在镜像耳边回荡,镜像在理解那句话的意思之后,慌忙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大军。

    但此时此刻,这支由鬼物所组成的大军看起来一点都不凶恶,反而一个个低眉垂目,非常温顺地站在原地。

    "毕竟你是我的镜像,我们两个人的容貌一致,所以这些鬼物在认出我的情况下不敢轻举妄动。"苏青行迈步走到镜像的面前,"如今发现你不是正主,他们自然就没有了继续听命于你的必要。"

    苏青行以为你的镜像和白桦很像,所以当他的自信被自己瓦解的时候,也许会和白桦一样崩溃发狂。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苏青行却猜错了。

    与他面对面站着,距离不足十厘米的镜像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竟然如同孩子一样露出迷茫的表情,然后歪了歪头,问本尊:"所以,还是你比较强一点吗?"

    "也许是因为我活得更久一些。"看着对方的表情,苏青行竟然有些不敢加重语气,"年纪大一点的人总会更厉害一些,不是吗?"

    "其实这倒无所谓。"穿着护士服的镜像耸了耸肩,"反正我长得要比你更好看一些,穿女装也比你更合适一些,只是你如果比我强的话,我可能就离不开这个世界了……"

    "怎么说?"苏青行突然觉得,眼前这样半成品的镜像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幼稚一些,就像是还没长大的孩子。

    "因为镜像和本尊只有一个可以离开这里啊!"苏青行的镜像一脸理所当然,"所以如果能干掉你的话,我就可以离开了。"

    "我们作为镜像诞生的时候,确实都包含了这样的记忆。"初白在后面附和了一句,"不过最初的时候,我们都觉得来到六楼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更不用说离开这个医院了。"

    "如果你想离开的话,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苏青行认真地看着自己的镜像,也同样认真地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离开这里之后,就不能再穿着这身衣服了。"

    "我现在又不想离开了。"苏青行的镜像这会儿却又变了主意,"你比我厉害,还喜欢管人,跟你出去之后连女装都不让穿,肯定也不会送给我漂亮的小裙子,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他这些记忆都是从哪里来的?!

    镜像再次无所谓地摊了摊手,向苏青行确认道:"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他们是不是还能听我的话?"

    镜像说着,指了指周围的鬼物大军。

    苏青行不得不佩服自家镜像的逻辑,到了这个时候他最关心的竟然不是自由,而是女装和后面那些鬼物大军会不会听话?

    特别是当镜像眼神里出现警戒目光时,似乎是在担心苏青行会将他的玩具一起抢走。

    这家伙是一种很矛盾的存在,既表现出了一种古怪的成熟,又表现出了一种古怪的幼稚。苏青行觉得这主要还是因为对方是一个不完整的半成品。

    考虑片刻后,苏青行突然换上严肃认真地表情,对镜像说:"如果你真的想继续待在这里,那么不只是六楼的鬼物,整个医院的鬼物都可以听你的话。"

    在感觉到自家镜像的想法后,苏青行突然也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既然他已经决定在这个试炼世界里取消"镜像",那么为试炼最后一关增加一位BOSS,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真的吗?"镜像的双眼发亮,原本的信心又回到了他的脸上,"我就说我是一个魅力无法挡的人,竟然连本尊都无法抵挡我的魅力。"

    "说不定是我身上的女装增加了我的魅力值!"苏青行的镜像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脸恍然大悟地惊叹出声。

    苏青行突然觉得这孩子可能和司青挺配的……但如果真的将镜像转变为这个世界的常驻人员,就有必要为他换一张与自己不同的脸。

    不过,他应该会更开心吧?

    "对了,你们要离开对吧?"苏青行的镜像突然眉开眼笑起来,"我送你们过去,其实出口就在606病房里,很好找的!"

    说完,穿着洁白护士服的镜像直接鞋跟一转,一边向606走去,一边像是小孩子要玩具一样对苏青行说:"我们说定了,不过下次能不能给我带点小裙子进来?护士服尺寸不对劲,好像有点紧。"

    苏青行:"……"也不知道让这个家伙继续留在医院里,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606的大门就在苏青行他们的面前,他们甚至可以看到一个漩涡一样的大门出现在606病房的大门上。

    而苏青行却在这个时候弯下腰,看着两个手牵手在一起的孩子说:"朵朵,如果走进这个漩涡的话,你可能就无法见到爸爸妈妈了,所以你需要和小熊暂时分开一下,从另一条路离开,好不好?"

    "青行哥哥说过,会让朵朵和小熊一起离开。"两个小女孩仍然固执地牵着手,眼泪汪汪地看着眼前的苏青行,"青行哥哥不能说谎!"

    "只是暂时离开而已,青行哥哥一定会想办法让朵朵和小熊再见面,好不好?"苏青行能够将小熊当成亡魂带出这个世界,却无法让还活着的朵朵通过漩涡前往鬼城。

    "真的吗?"朵朵还是不愿意放手,小哭包的眼泪又快要掉下来了,"可是朵朵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小熊?"

    "朵朵是小傻瓜!"小熊这个时候却表现得特别懂事,她从朵朵那里抽出手,拍了拍朵朵的小肩膀,笑着说,"朵朵离开这里之后,每次照镜子就可以见到小熊了啊!因为小熊一直都在朵朵的镜子里。"

    "真的吗?"听到小熊的话之后,朵朵慢慢止住了眼泪,"小熊一直都在吗?"

    "一直都在。"两个小小的女孩,就这么抱在了一起。

    苏青行还是用原来的方法,让朵朵一个人跟着飘在面前的纸灯向前走。为了让朵朵的小脚步不至于跟不上,苏青行让飘着的纸灯垂下一条线,如同小气球一样被朵朵牵在手中。

    这条路只能让朵朵一个人来走。

    朵朵小心地被纸灯牵着向前走,时不时却又回过头来看看小熊他们,刚刚憋住的眼泪这会儿却似乎又止不住了,哗啦啦地向下流个不停。

    眼泪一边流,朵朵一边擦,一点点向远处走去。

    而站在青行身边的小熊一开始都笑着目送朵朵离开,等朵朵的身影真的在走廊里消失不见的时候,小熊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怎么都止不下来。

    苏青行只能重新将小家伙抱起,让小熊趴在他的肩膀上哇哇大哭。

    "我们先去找另外两个人。"既然已经确定出口所在的地方,苏青行也不急着带小熊和初白离开,而是准备抱着小熊转身回一楼去找留在那里的沈思和司青……

    可是,没等苏青行他们迈步离开……

    这个医院大楼如同遭遇地震了一样开始剧烈振动起来!

    "轰!"

    就连苏青行他们脚下的地板也开始倾斜!

    "怎么回事?我的裙子!露光了!"苏青行的镜像就这么扒拉着门框,但是被迫劈叉的大腿将原本就不宽松的护士裙直接崩开了!

    而抱着小熊的苏青行,以及一旁的初白却没来得及扒住门框,直接一路跟滑梯一样,滑进了后方的漩涡中!

    直到这个时候,苏青行才想起来朱砂是不是曾经说过,最近试炼世界波动特别厉害来着?

    好像……真的挺厉害的!

    "别忘了我的裙子啊!!!!"当看到苏青行他们下滑时,镜像连忙扒着门框又大喊了一声。

    "……"

    苏青行一行人滑入漩涡,眼看着即将在鬼城街道落地的时候,苏青行急忙将身体一转,紧紧将小熊抱在怀里,然后背部落地。

    原本试炼的出口应该很平稳安全才对,这一次会突然从半空中落下,恐怕也和那地震以及所谓的波动有关。

    承受着背后的一阵生疼,苏青行和一起落地的初白适应了一会儿才从地上起身。

    "苏青行?"

    苏青行起身之后,就听见正前方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一抬头果然看见444号鬼城的引路者皮萨有些吃惊地站在正前方,还是那一身杀马特的装束,不过头发的颜色似乎变了几种。

    虽然不知道这位同行为什么又跑来串门,但苏青行可以看得出对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不过下一秒,皮萨的双眼开始发光,脸上带着狂喜的表情冲到了初白的面前,就好像看到期待已久的生日礼物一样笑着说:"天啊,苏青行你竟然这么快就把这个宝贝疙瘩替我带回来了。"

    初白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然后又一脸茫然地看了看苏青行。

    "……"

    "愣什么愣啊!"皮萨激动地拽住初白的手,"白初先生,自从听说了你的事迹之后,我就一直想要把你占为己有,毕竟你是那么出色的玄学者、黑魔法研究学者、面不改色的杀人者,在我们444号鬼城一定能够大放光芒!"

    "原本听说你被分配到这里时,我还有点担心。不过现在看到你没有缺胳膊少腿我也就放心了,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让你杀几个‘人’看看,请问白初先生什么时候方便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照常。

    冥界波动其实是伏笔,关系到死神大人的加戏问题,以及主角出差去人间的问题。

    镜子突然想到一个故事,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如果苏青行为了解决灵异事件加入选秀综艺,然后个人宣言是:"我的特长是讲故事。"还会有人pick青行小哥哥吗?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