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3.奇迹已经发生(1)
    在二楼的时候, 所有人都听见那个苍老的声音说过……牛勇杀死了自己的镜像。

    但他们毕竟身处于一个四处都是鬼的废弃医院, 所以当时初白他们也觉得那个声音有可能在蛊惑他们, 让他们因为某些原因而内讧起来。再加上当时每上一层楼, 就有一个幸存者莫名奇妙地"被医院吃掉", 所有人的压力都很大。

    而现在,牛勇镜像的亡魂、还有那两个死在血库里的幸存者一起出现在五楼的第一个关卡中, 直直地盯着出现在前方的牛勇。

    从一楼出发的时候,初白的队伍里有他自己、牛勇、白初、朵朵、小熊以及五位医院的幸存者。

    可是现在,五位幸存者只剩下一个,就是那个曾经因为牛勇而哭过的女护士。

    "哈哈哈哈哈哈!"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眼前的关卡应该如何度过的时候,一度很恐慌,因为镜像亡魂的出现而瑟瑟发抖了一会儿的牛勇却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牛勇像是发了疯一样在房间里大笑, 所有人都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就连隐身站在一旁的苏青行也不明白牛勇为什么突然发疯。

    "哈哈哈,你们不明白吗?"牛勇笑得眼泪都落了出来,"本尊和镜像只有一个能够通关,但是我这个已经死掉了啊?哈哈哈哈哈,我跟你们可不同,现在就剩下我一个,如果我不通关的话?还有谁能够通关?总不可能是我对面这个死鬼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确实,刚才那个苍老的声音说,接下来的试验是关于"取舍", 除非奇迹发生,不然本尊和镜像只有一个人能够到达六楼。

    "所以这不是送我通关吗?"牛勇还在笑着, 向前走的脚步有些弯弯曲曲,声音笑得都开始喘了,"你们现在看见了吗?谁敢说我杀人是错的?这个游戏就得这么玩,杀了自己的镜像,你就能通关!哈哈哈哈!我老牛虽然文化不高,但运气一向很好!哈哈哈哈!"

    可下一秒,牛勇镜像所说的话却让这一阵阵的笑容停止,整个表情都变得僵硬而扭曲。

    "如果你那个时候帮了我,也许你就能离开这里。"牛勇的镜像就站在那扇门旁边,因为是承受不了毒气而死去,所以他的脸色极为惨白乃至发青。

    "我以为你是来救我的。"牛勇的镜像面露哀伤,"血库的锁只差一点点就能打开,我以为你是来帮我的,但你却只是为了杀我。"

    "我不去你也会死,关我什么事!!血库里的人说不定也早就死了,开不开锁又有什么关系?!"牛勇也许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所以立刻反驳起来。

    "是啊,你不来的话我们也会死,那你又为何一定要多此一举?"牛勇镜像憨厚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你只是想要确定我是不是已经死透了,确定我不会有机会告诉任何人你是一个在逃的杀人犯,不是吗。"

    二楼的时候,苏青行曾经提过一些关于牛勇的事情。但如今牛勇的镜像再一次提起这些事情,却坐实了牛勇一直隐藏起来的身份。

    牛勇一心想要掩饰这一点,但最终却以一种更加露骨的方式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更为人所不齿。

    "真是可惜。"牛勇的镜像突然感慨了起来,"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里就好了。"

    "其实我们这些镜像也很可怜。"牛勇看了看初白,又在朵朵和小熊之间看了好几眼,"我们刚醒来的时候就身处于这个医院,那个时候没有任何记忆,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渐渐的,我们开始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某个人的镜像,并且开始慢慢拥有那个人的记忆,知道他做过的所有事情,即使那些记忆令人厌恶,我也不得不接受。"

    牛勇的镜像看了看手牵手的两个孩子,苦笑着说:"身为小孩子的镜像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烦恼,没有那么多不愿意接受的记忆。但我和初白就不一样了,不知道多少次因为噩梦而半夜惊醒,梦里全部都是本尊那些不堪入目的丑恶!"

    "我是你的镜像,所以你的人生就成了我的人生。真是令人嫌弃啊,那被你这个本尊糟蹋了的人生。"镜像说话的时候,牛勇本尊已经冲到他旁边去开门,但那扇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木头门却像是铁打的一样,任凭牛勇使出吃奶的力气,满脸通红,也还是一动都不动。

    而站在一旁的镜像,也继续往下说——

    "你从小出生农村,虽然父母只是农民,但一家人忠厚老实,邻里和睦,用的吃的都是努力所得,而且把最好的都留给家里的孩子。但孩子长大之后却好逸恶劳,不上学,不学手艺,到了快结婚的年纪才拜了一个锁匠当师父,有了一个摆摊的营生。"牛勇镜像的用词像是在叙述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但表情却包含着莫名的忧伤。

    "老婆虽然不漂亮,但勤劳贤惠,生了两个懂事的孩子,从小就会替爸爸捏肩捶腿。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已经心满意足,精进自己的手艺,再开个杂货小店,平平静静地和家人度过一生……"

    苏青行就站在房间的中央,看着牛勇的镜像落下眼泪。

    这就是镜像的悲哀之处,他们拥有本尊的记忆,以另一种方式经历了本尊的人生,认识了本尊的亲人和爱人……但镜像只是镜像,无论本尊所拥有的东西多么美好,对于他们来说也都是可望而不可及。

    "但你却不满足,虽然精进了技术,却是将开锁的技术用在了偷窃之道,几次之后就成了惯偷。"和牛勇一样高大粗犷的镜像虽然变成了亡魂,却依然在流泪,"我在梦里看到的,就是你一次一次在不劳而获中取得快乐,越是走入旁门左道,越是不满家庭,不满妻子,甚至不满自己的孩子……"

    "常在河边走,自然会有湿鞋的那一天,你却似乎根本不明白这个道理,最终在偷窃的时候被人发现,争执之后失手杀人,仓皇而逃。"

    牛勇的镜像就站在牛勇的边上,他似乎触碰不到本尊的身体,所以只能拼命在他的耳边大声喊叫着——

    "你有没有想过自家的家人会怎么样?年老的父母会不会因此而病倒?!爱你的妻子会不会彻夜哭泣,四处找你?!两个孩子没有了父亲,家庭没有了支柱,会发生什么你真的知道吗?你这个好逸恶劳的废物!没有责任感的懦夫!你不配拥有你的人生!"

    "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是我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牛勇的镜像恨恨地瞪着本尊,"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替你重新来过啊!!!!!"

    "你这混蛋!!!!!"

    在镜像嘶声力竭的喊声中,牛勇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愣愣地看着自己的镜像,久久没有说话。

    "为什么我只是一个镜像……"牛勇的镜像就这么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苏青行一直都在目睹着这一切,他不知道朱砂什么时候构建了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曾经迎接过多少次试炼者。但这一刻,苏青行既佩服朱砂,又责怪朱砂。

    佩服,是因为朱砂竟然能够构建出有自我意识的镜像,这一点实在是让苏青行刮目相看。

    责怪,是因为……朱砂每创建一个镜像,这个世界似乎就多了一个悲剧的生命。无论镜像是好是坏,无论镜像的记忆是悲是喜,他们承受着自己所无法拥有的东西,最后五一都会变成悲剧。

    不能再让这个试炼世界产生镜像,苏青行的右手忍不住握拳。若是没有亲眼见过,若是没有亲自接触过,也许就连苏青行也无法体会这种感觉。

    "咚!"

    "对,对不起。"牛勇愣了半响后,竟然直接在自己的镜像面前跪下,又是"咚"的一声后,牛勇给镜像磕了一个头,"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只要,只要你让我通关,我回去之后一定重新做人!"牛勇在镜像的脚边拼命磕头,额头不断撞在瓷砖地板上,磕出来的血和脸上的眼泪糊在一起,看起来特别狼狈,"只要让我通关,我一定会……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老婆和孩子,我一定会老老实实做人,我再也不会做小偷了!"

    "我,我偷东西也是为了让家里人过得更好,我真的是为了家人着想啊!"牛勇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镜像特别重视家人,所以一边抹着泪水,一边跪着忏悔,"求求你,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给过了啊。"镜像蹲在地上,看着声泪俱下的本尊,"但在你掐住我脖子的时候,机会就飞走了。"

    "我……"

    "而且你为什么要向我忏悔?"镜像一脸疑惑,"就算现在你出去了,也很快会被抓起来,然后可能一辈子关在牢里。到时候,你的妻子只能每隔一段时间去牢里看你,而周围所有的人都会告诉你的孩子,他们的父亲是一个无耻的小偷和杀人凶手。"

    "也许……"镜像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与其让你回到他们的身边,让他们继续承受痛苦,不如让你永远回不去更好一些。"

    "你想做什么……"牛勇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镜像,突然有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放心,你会喜欢那个地方的,那个充满毒气的地下一层。"镜像说着,从牛勇的面前起身,转身走到苏青行的面前。

    变成亡魂的牛勇镜像一直都可以看见苏青行的身影,他已经从其它亡魂那里知道了苏青行的身份,所以现在恭恭敬敬地来到这位冥界引路者的面前,微微低头之后才请示说:"大人,希望能够获得您的允许。"

    而在初白他们这些看不见苏青行的人眼中,牛勇的镜像突然就对着空气弯腰,并且说了一切很奇怪的话,就好像有一个可以决定这一切的隐形人正站在这个房间里一样。

    "牛勇,你在对谁说话?"初白不禁问了一句。

    不过牛勇的镜像还是低着头,等待苏青行的回应。

    "可以。"苏青行所发出的声音,依旧是伪装后的苍老和冷漠,"并非难事。"

    苏青行说完后,右手微微抬起,然后牛勇本尊和镜像的脚下突然出现了数条缝隙,天花板瞬间向下塌去!

    "轰隆!"

    和朱砂通电话之后,苏青行就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许可,如今也只是帮牛勇的镜像一个小忙而已。

    当两个牛勇脚下的天花板裂开一个大洞,三个亡魂加上牛勇本尊都从裂洞中摔了下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牛勇只能在坠落的过程中发出惊呼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镜像杀人了啊!!!"

    初白他们向洞口看去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裂洞像是贯穿了整个医院一样,牛勇他们一路从五楼坠落到四楼……三楼……二楼……一楼……最后一起落入地下一层,有着浓郁颜色的毒气将牛勇的身形笼罩,而那刺耳的惨叫声也渐渐消失。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如今身处毒气中的牛勇,恐怕没有那么多闲情出声大喊大叫。

    苏青行随之手腕翻转,原本裂开的地板竟然像是时间倒流一样开始恢复,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让裂开大洞的房间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没有了牛勇镜像和本尊的身影而已。

    "第一关结束。"苍老的声音在初白他们的耳边响起,"其他人请通往第二关。"

    话音刚落,房间里原本紧紧关闭着的那扇门就"啪"得一声打开,将第二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间展现在初白他们的面前。

    面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初白似乎觉得心情极为沉重,不禁靠在房间的墙壁上,伸手掩面,自认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领队了。

    "初白哥哥,没事吧?"小熊和朵朵都围在初白的身边,两个孩子都有些担心地抬头看向一直照顾着他们的初白。虽然朵朵很爱哭,但因为小熊一直都在身边照顾,所以现在两个孩子都好好地站在这里,一左一右抓住了初白的衣袖。

    "没事。"看到两个孩子,初白才略微振作了一些,认真对他们说,"苏青行答应过你们,一定会把你们带出去,对不对?"

    "嗯……"听到苏青行的名字,两个孩子的眼眶又红了。

    "初白哥哥会代替他做到的。"初白在两个孩子的头顶处摸了摸,然后站直身体对着半空中大声说道,"无论你是谁,之前你答应过我会让两个孩子平安达到六楼,对不对?"

    之前那个苍老的声音曾经说过,只要初白说出白初的故事,就让小熊和朵朵平平安安地走到六楼。

    "我说过,除非奇迹发生,本尊和镜像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五楼。"苏青行却只是重复了一下五楼的规则,就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对初白的承诺。

    不过作为提示,苏青行还是在"奇迹"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也不知道初白他们能否捕捉到这一信息。

    "初白先生,等我们离开五楼的时候,我是不是就会死了?"说话的是队伍里唯一一个幸存者,一个苏青行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女护士,"其他人都死了,我也会死对不对?"

    只记得这个护士,曾经为牛勇的镜像哭过。

    "李好……"初白却记得所有人的名字,甚至记得最早去世的那些幸存者的名字,有的时候过于优秀的记忆,反而会让记忆中的悲伤难以随着时间而离去。

    对于女护士的恐惧,初白没有办法说出肯定的回答。

    "没事的,初白先生。"李护士感觉到了初白的犹豫,在泪水中露出笑容,"其实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其实当我们知道被困在这里无法离开的时候,我们几个护士曾经想过一起自/杀。可就是因为初白先生一直鼓励我们,一直保护我们,我们才能坚持到现在。"

    说着,李护士抹了抹泪水,继续笑着对初白说:"也许我们就像是通往楼上的钥匙,如果这么想的话,那么我也会很高兴成为……能够帮助初白先生的那把最重要的钥匙。"

    "所以,请一定要好好地离开,初白先生,坚持住!"

    在场的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位护士的名字,叫做"李好"。

    苏青行难以想象这位哭中带笑的护士也只是朱砂剧本的一部分,但与此同时却又不难理解这位护士正在扮演者"鼓励"与"支持"的角色。

    在这样的试炼里难免会有绝望和想要放弃的时刻,也难免会出现激励大家坚持下去的角色,李护士就是其中之一。

    "看样子,这些关卡是对应每个本尊和镜像设置的,也就是说前面至少还有两个关卡。"声音传来,白初虽然满肚子恶水,却终究算是个聪明人,不然444号鬼城的引路者皮萨也不会坚持向苏青行要人。

    "说是镜像和本尊之间只有一个可以通关,结果就算两个都死了,也不影响其他人通关吗?"白初说着,也不再理会初白他们,直接第一个向前面的门走去,"看样子不需要你的血就可以通关了,大圣母。"

    白初口中的"大圣母",指的当然是做什么事情都舍己为人的镜像白初。

    第二个房间看起来依然非常普通,不过却比第一个房间小了很多,还多了一张圆桌,圆桌上有一张白纸,和两把看起来非常锋利的小刀。

    白初第一个抵达房间,所以现在就站在圆桌前,表情极为纠结地看着圆桌上的那张白纸。

    "啪!"他们身后的门直接关闭,使得所有人没有了可以后退的路,只能继续完成关卡,向前走。

    "纸上写着什么?"初白相信纸上一定写着什么内容,不然白初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不过无论初白怎么问,白初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死盯着圆桌上的那张纸。

    因为白初一直没回答,初白只能领着两个孩子一起走到圆桌旁边,低头看向那张白纸。

    白纸上只写着一句话——

    [让鲜血流满房间,即可通关。]

    流满房间?

    初白环顾四周,这个房间很小,也就三四平米左右,但想要让血在这里流满的话,所需要的血绝对不只是一点点!

    初白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白起。

    "啪!"

    两个人的手同时拍在桌子上,初白和白初都想着把圆桌上的两把刀一起拿起来,但最终两个人各自都只抢到了一把刀,紧紧握在手中。

    最了解自己的,莫过于自己的镜像,初白只是看穿了白初的想法,才率先想要将武器抓在自己手中。

    "规则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是否能够通关,就看各位自己的选择了。"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房间里拥有镜像的人还剩下白初和朵朵,但却并没有任何信息说明,这场试炼究竟是为谁准备的。

    "显然,这是为我们准备的。"初白把玩着手中的短刀,"小孩子不适合玩这个游戏。"

    "呵呵。"白初拿着另一把刀,冷笑了两声,目光落在李护士和两个孩子的身上。

    也许是因为白初的目光太过赤果果,初白直接将两个孩子交给了身后的李护士保护,而李护士也紧紧将两个孩子抱住,退到了初白后方的角落里。

    "为什么这么害怕?"白初久违地眯眼笑了起来,"难道是害怕我杀人放血吗?"

    "……"初白沉默片刻,突然拿着刀向前走了一步,"不,你不会杀人。"

    "哦?"白初的眼睛睁开了一些,似乎有些吃惊,"听说我是应该下地狱的恶魔,我这样的恶魔在听到这么简单的通关条件之后,难道不应该杀人吗?"

    "别忘了我是你的镜像。"初白用手指试了试短刀的锋利程度,"因为你很聪明,所以你不会这么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

    白初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就连苏青行也有些好奇地靠在一侧的墙壁上,想要看看444号鬼城引路者皮萨所看重的"人才"和他的镜像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因为从第一个关卡就能够看出来很多东西。"初白一直和本尊保持着一定距离,当对方在房间里踱步的时候,初白也挪动了脚步。

    "如果说这些关卡只在乎输赢,你只需要杀掉几个人,让他们的血流满这个房间,能赢了。"

    "但这些关卡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上一个关卡的时候牛勇就不会输,毕竟他的镜像已经死了,他也可以算是赢家。"初白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房间,"可牛勇却输了,原因是因为他所做的各种错事。"

    "虽然这么说有些奇怪,但那个看不见的鬼物……似乎更喜欢站在对的那一边。"初白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的本尊,"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杀了人,说不定会直接判死刑,而你也很清楚这一点,不是吗?"

    白初久久没有说话,显然他面前的镜像先看穿了他的想法。

    过了好久,白初才再次笑着说:"对,根据我的推断,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人,那么就会在这个关卡里输掉。"

    "除此之外,你是一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伤害自己,更不会让自己利益受损的人,所以你更不可能用自己的血来通关。"初白手中的刀非常锋利,只是轻轻滑过手指,就留下了个出血的伤口。

    "当然,算这个房间再小,这么多血也不可能不出事。"白初把玩着手中的短刀,"如果我失血过多死了,过关的不就变成你这个镜像了吗?"

    "现在看来,你已经有计划了。"初白握着刀的手颤了颤,看向自己的本尊,"你在等我死。"

    "没错。"白初一脸笑容,"我的镜像啊,你是一个伟大的人,所以为了通关你只能牺牲自己,只有你的血流满这个房间,下一个关卡的门才会打开,你一直保护着的那些废物,才能够继续前进,不是吗?"

    "看来我们都非常了解对方。"初白的语气平静得听不出波动,"那现在最重要的,也许是找一个出血量大,但没有那么容易死的部位。"

    "如果那样的地方真的存在的话。"白初依旧笑眯眯的。

    这个时候,身后的李护士已经带着两个孩子转过身去,似乎是不希望朵朵和小熊看到接下来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