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2.苏青行的剧本(2)
    白初和牛勇都没有正式接触过那个镜像,但初白和其他的幸存者这都将牛勇的镜像当成是朋友和伙伴。

    所以当他们听见这个消息之后,都震惊于那个"老人"说的话,并且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牛勇。

    "牛勇,他说的是真的吗?"初白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到地下一层之后,究竟做些什么?"

    "大家别上当了!"首先反驳的竟然是白初,"我们现在只听到声音却看不见人,那么对方极有可能也是一个鬼物。既然是鬼物,就一定很擅长迷惑人心,所以他现在说这些假话,就是为了让我们内讧!"

    可能是因为白初所说的话有其道理,所以幸存者们也都有些混乱,知道哪一个人所说的话才是可信的。

    "你们知道那个穿防护服的人究竟为什么被杀吗?"苏青行却不理会究竟有多少人在相信他,他所要做的只是将一切说出来。

    无论他们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苏青行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

    这一次初白没有再搭话,因为如果这个声音真的是在蛊惑人心的话,和这个声音继续聊下去只是有弊而无一利。

    "因为他知道那个凶手太多事情,凶手希望自己的秘密能够被永远隐藏起来,所以他需要杀死一切知情者。"苏青行注意到,即使在白初的搀扶下,牛勇都已经吓得走不动路了,"现在的很多人都表里不如一,明明看起来很憨厚,明明看起来胆子很小,但手上却有可能沾满了鲜血。"

    "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牛勇竭力做出辩解,"我到达血库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死了!"

    "他在撒谎!"牛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就好像抓住了苏青行的某个巨大破绽一样,大声说道,"我想起来了,我那个镜像死的时候身上根本就没有穿着防护服,他在说谎!"

    "是吗?"苏青行的声音却依旧很平静,"那为什么他的身上没有防护服呢?明明知道自己会因为毒气而死,为什么还要脱下防护服?"

    苏青行一边引导其他人去想这件事情,一边却直接果断给出答案说:"是不是因为,凶手把他的防护服直接脱掉了呢?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他更早因为毒气而死去吗?"

    "……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为什么要把防护服脱掉,我只是说出了我看见的事情而已。"牛勇仍然在努力辩解,而站在他身边的白初又有些惨不忍睹地撇过头去,似乎觉得自己找这么一个人当同伴,实在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我们继续向上走。"事情明明已经进入白热化,所有的幸存者都开始用仇视的目光看着牛勇,但就是在这个时候,初白疲惫的声音传来,"除了向上走,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对不起,我想救所有人,却做不到。"已经数不清这是初白第几次道歉,所有人都能听出他话语中的无奈,但同样没有人能帮助初白分担这份压力。

    苏青行所说的这些话,并没有对幸存者造成任何伤害,但却使得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沉重了起来,每个人身上的压力也如同堆积木一样,一块又一块地被叠加起来。

    所有人跟着初白,将两个最弱小的孩子保护在中间,平安无事地沿着楼梯走到三楼。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又一个幸存者当众化成了灰,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完全飘散开。

    "难道我们每上一层楼,就会有一个人被医院吃掉吗?"初白的脸上出现了放弃的表情,但是当他回头看见朵朵和小熊的时候,却又深呼吸了一下,继续向前走。

    至少……至少要让这两个孩子离开这里!

    之前在二楼走廊的时候,那些鬼物就好像是在动物园参观一样,站在旁边看着初白他们的队伍一点点前进。

    而三楼走廊却完全不同,因为整个走廊都没有灯光,虽然走廊的一侧已经变成了窗户,外面却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更不可能有任何光芒。

    呈现在所有幸存者面前的是一片黑暗,所有人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司青安排好了一切,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这三楼走廊的黑暗中遇到一些什么。

    想象一下数不清的鬼物在黑暗中穿梭,甚至贴着你的身体和脸一路走过,幸存者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司青会说越往上走越危险。

    就在大家都屏住呼吸,一边祈祷一边向前走的时候,那个苍老而冷漠的声音又一次在他们的耳边出现。

    "欢迎来到三楼,如果不是那个喜欢唱歌的小家伙,也许各位没有机会听见我说话了。"

    正是因为三楼的走廊是一片漆黑,所以一直都非常担心小熊和朵朵的苏青行这会儿直接在黑暗中牵起了两个孩子的手。

    小熊和朵朵只觉得有人牵着他们,却猜不到是已经消失很久的苏青行回到了他们身边,她们在苏青行的帮助下稳稳当当地向前走,避开了走廊里的所有障碍物。

    "又来胡说八道了吗,老头?!"牛勇有些不服气地开口,"之前看到没有人因为你的挑拨而内讧,我也感到失望了吗?"

    "我这次是想要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苏青行一路牵着两个孩子向前走,"其实你们一路上死多少人或者就有多少人根本没有意义,因为这里原本就是地狱,大家之所以来到这里……因为你们都已经死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苏青行都没有如果假话。但因为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个声音真的是在蛊惑他们。

    "你们觉得我在说谎吗?"冷漠而苍老的身影娓娓道来,"这所医院废弃成这样,为什么幸存者里还会有护士和病人?就算他们没有在火灾中去世,也应该早就已经从医院离开了吧?"

    "医院周围都是迷雾,根本不可能逃离。"初白试图辩解,"我们曾经试过很多次,只是被迫留在这里而已。"

    "还有一个地方会有这么多迷雾?那你们不觉得这座医院其实是这个世界中存在的唯一建筑吗?清醒一点,其实你们早就已经身处在地狱,你们早就已经死了。"苏青行可以感觉到周围的呼吸都在加重,每个人都因为他所说的话而陷入一种更加紧张的状态。

    这种紧张,因为眼前这条完全漆黑的长廊而显得更加严重。

    "就像那个叫牛勇的。"苏青行直接点名,"偷窃,抢劫,杀人,每一条都足以让他进监狱,最后却在开卡车逃命的时候出车祸死了。"

    "你这个骗子!"牛勇显然不会相信自己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死掉。

    "还有那位姓白的先生。"苏青行提到白初的时候,整个语气沉了下来,"白先生拥有一个非常精彩的人生吧?"

    苍老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但却并没有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而是用询问的语气说道:"初白先生,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白先生的人生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就算对白先生的人生再了解,不可能增加我们活下去的几率。"初白却似乎并不想提及与白初相关的事情。

    "你们的队伍里似乎有两个孩子。"苏青行依旧牵着朵朵和小熊,"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换怎么样,只要初白先生将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只要我听得满意,就让这两个孩子平平安安地走到六楼怎么样?"

    苏青行抛出的筹码。

    而这个筹码对于初白来说很重要。

    所以最终,初白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来——

    "白初从小就是一个天才,无论什么都是过目不忘,无论学什么都是最快的,见过他的每个人都觉得白初将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成为某个方面的精英。"

    "但天神给了他智慧,却没有给他健康的身体。从小时候开始,白初就大病小病不断,甚至好几次都面临夭折的危险。"

    "正因为这样,白初的父母才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一个非常健康的孩子,一个无论白初发生什么都可以替他们养老的孩子。"

    "你知道的太多了。"和初白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从队伍后方传来,"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你会后悔的。"

    白初的声音里带着戾气,特别是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他似乎准备对初白做些什么。

    "继续说下去吧,初白先生。"苏青行可以在黑暗中看见东西,应该说这是大部分非人类都拥有的能力,"他无法靠近你。"

    为了让白初不打扰初白,苏青行走廊里行走的几个鬼物下达了命令,让它们混在这个队伍里,随时阻挡白初靠近初白。

    而一直努力向前挤的白初,也完全不知道此刻挡在他面前的家伙,其实是几个身体完全呈现烧焦状态的鬼物,血肉模糊。

    "白初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就算永远在医院进进出出,也还是努力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够真正成为人上人。直到某一天,白初知道你可能活不到三十岁,于是他整个人都走上了歪路。"

    "现代医学可能帮助不了白初,所以他开始研究各种不同的玄学,包括黑魔法、道术、阴阳学等等等等或真或假的东西,都在白初的研究范围之内。"

    "为了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白初可以付出自己身边的一切代价。"初白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丝苦笑,"你们没有听错,他不愿意让自己付出代价,却想方设法让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代替他付出代价。"

    "有一次,他发现了一种名叫血祭的东西,根据他所得到的信息,只要在仪式上献祭鲜血,可以让人的灵魂得到永生。"

    "但因为进行血祭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白初哄骗了自己的弟弟白桦去进行血祭。"

    "最后成功了吗?"苏青行明知故问。

    "并没有,白初的弟弟,以及参加血祭的另一个人都死了,没有人的灵魂获得永生,只有两条无辜的人命因为白初的只言片语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是一个恶魔。"

    "白初对身边的人做过许多实验,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所以从来都不会顾及身边的人是生是死。"

    "偏偏,大部分的人都被他脸上的笑容所蒙骗,父母仍然相信白初是他们那个值得骄傲的大儿子,同学和老师也都相信白初是那个天之骄子,只有那些被他害死的人,只有我这个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镜像,才知道这个叫做白初的人……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恶魔,早就应该下地狱去了。"

    当初白说完这一切的时候,三楼走廊里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而他们这支队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前方就是通往四楼的楼梯。

    朵朵和小熊只觉得那个牵着他们手的人突然消失,那个一路上给予她们安全感的人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那双手的温暖,又让两个孩子有一种熟悉感。

    除了两个孩子之外,其他人在视线恢复的一瞬间都尖叫出声,因为他们发现有许许多多如同烧焦尸体一样的鬼物混在他们的队伍里,和他们一起走到了这里。

    初白在第一时间捂住了两个孩子的眼睛,对所有人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最后带着大家一步步向后退,退到了通往四楼的楼梯口。

    "真是个精彩的故事。"确定后面那些鬼物都没有追上来之后,白初的脸上带着冷笑,讽刺似地鼓了鼓掌,"我还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魔。"

    "说不定那个声音说的是真的。"初白将两个孩子护在身边,其他的幸存者也一点点拉开了与白初和牛勇之间的距离,"如果这里真的是地狱,那么白初你就已经死了,你为了避免死亡而做的那些事情最终成了笑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放心吧,就算你们全部都死了,我也会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白初每上前一步,是幸存者就向后退一步,就像是在躲避鬼物一样小心翼翼。

    不过白初却不介意受到这样的待遇,毕竟他为了能够活下去,不会去顾虑任何人的感受。

    "欢迎各位光临四楼。"

    踏上四楼的走廊,大家就看见司青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哪里。在经历了漫长的漆黑,和那种快速减员的压力之后,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司青最初登场的时候有多讨厌,只是在看到他的瞬间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只可惜,司青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喜悦,反而愣在那里,声音有些干涩地问道:"苏青行呢,为什么我们这支队伍就剩下七个人了?"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队伍里又少了一个幸存者,除了试炼者和他们的镜像之外,竟然只剩下两个护士还跟在他们身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楼的死神大人取消了司青身上的小手脚,这一次司青并没有脱口而出一些尴尬的称呼。

    但面对司青的问题,所有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答。

    最终还是初白叹了口气,回答说:"抱歉,我们离开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病房的楼层坍塌,苏青行被埋在了废墟里……"

    "你们说什么?"司青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笑,"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苏青行和那个讨厌的家伙是不是都还躲在三楼,准备等我转过身去的时候就跳出来吓我一大跳?"

    "对不起。"初白实在不忍心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虽然有你的帮忙,你们一路上还是失去了很多朋友,苏青行就是其中之一。"

    "你们在开什么玩笑?!!"司青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了一声,"我为什么这么大费周折帮你们?又是为了让你们带着苏青行安安全全地到达这里!!现在你们竟然告诉我,你们好好的活着,苏青行却被留在了那个病房里?甚至没有人试着去救他?"

    "抱歉,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复杂,生还的几率真的很小。"初白能够理解司青的心情,"不过沈先生留在了那里,虽然他说过会尽快赶上来,但现在来看他似乎一直在那里陪伴着苏青行。"

    "你们这些废物!"司青现在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也完全不像沈思那么冷静,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已经崩溃,表情也陷入疯狂,"为什么你们活着,苏青行却死了?为什么?你们告诉我为什么?!"

    而站在一旁苏青行却对此疑惑不已,他不明白沈思的镜像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执着?

    "司青,你明明是沈先生的镜像,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苏青行的事情?"初白代替苏青行问出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司青已经准备下楼,听到初白的问题之后又回过头来,"我只知道,从我拥有生命的那一刻起,我的脑海里就只有苏青行这三个字。"

    "我的存在是为了苏青行。"

    "我的一切是为了苏青行而存在。"

    当司青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那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严肃,甚至让站在那里的苏青行觉得说出这两句话的人是沈思本尊。

    这样的认识,让苏青行的心底浮现出古怪而陌生的感觉。

    "你去哪里?"看见司青准备下楼,初白立刻出声阻止,"你答应过,只要我把血给你,你就带着其他人去六楼。"

    "抱歉,我不想和你们玩这个通关游戏了,因为我存在的意义被抛弃在了一楼。"司青说着,又苦笑了一声,"其实我不了解这种感觉,因为我对苏青行一无所知,只觉得我是因为他而诞生的……这样一想,他真的就像是我的母亲大人一样。"

    说完,司青的身影沿着楼梯下去,渐渐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司青走了,但其他人却不可能被感情所左右,只能继续走下去。

    四楼是司青的大本营,这里的鬼物也不会伤害初白他们一行人,无论是在墙壁中走来走去的鬼影,还是导诊台后面的护士小姐,又或是那四个面壁思过的鬼,都只是乖乖待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目不斜视。

    加上四楼的灯光很足,所以一行人没有任何危险地穿过整条走廊,来到了前往五楼的楼梯口。

    从一楼走到这里,整个队伍的人数越来越少,在这样的处境,初白有些沉痛的扶额,无奈地摇摇头说:"真希望能有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也许我就不会让这么多人错过离开的希望。"

    "你只是个凡人,甚至不能算是一个人。"白初的一切底细都已经被扒光,所以这会儿用毫不掩饰地厌恶目光盯着初白,"每次看到你这种假惺惺的表情,都让我这个本尊感到……"

    白初说到这里,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现在还不打算脱离这个队伍。

    "总之圣母先生,马上我们就要去五楼了,准备好你的血吧。"白初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和整个队伍分道扬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希望能够借助镜像的血,顺利到达六楼。

    如果拥有驱鬼能力的人是白初自己的话,他可能从一开始就不会和初白这个镜像走在一起。

    毕竟初白这种存在,只会让白初觉得无法忍受而已。

    但是,所有人踏上五楼的时候,却发现这里他们想象中完全不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并不是走廊,甚至连一个鬼物都没有!

    他们所看见的,是一个正方形的房间,似乎还有一扇门可以通往下一个房间。

    就在刚才,苏青行以最快的时间将五楼重新梳理了一遍。在拥有初白血液的情况下,想要通关原本的五楼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苏青行想让整个试炼更加彻底一些。

    "欢迎来到五楼。"苏青行再次伪装出那种苍老而冷漠的声音,"从现在开始,只有顺利通过三个关卡的人,才能够到达六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们要做什么?"初白直接出声询问。

    "取舍。"苏青行也说得非常简洁,"从现在开始,除非奇迹发生,本尊和镜像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够通关。"

    苏青行的话音刚落,一个房间里就出现了三个半透明的魂魄,那是已经死去的牛勇镜像,以及那两个在血库中死去的幸存者。

    "那么第一个试炼现在开始,当这次试炼结束后,通往第二个试炼的门就会打开,祝各位好运。"苏青行的声音消失,但人却依旧跟在队伍中,看着这一切。

    "牛勇。"死去的镜中人盯着躲在最后面的牛勇,"杀人偿命,你逃不掉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不小心按了直接发表……求营养液么么啾!

    二合一送上!嗯,说是要结束,但镜子还是会努力写的啦……也绝对不会漏掉什么。

    今天送上前百红包,和随机红包,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