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2.苏青行的剧本(1)
    人的身份一发生变化, 他们眼中所看见的世界也会发生变化。

    当苏青行的身份是试炼者的时候, 他看的最清楚的是各个试炼者的言行举止, 以及他们眼神中一直试图掩饰的东西。

    之后他们会一起经历试炼世界的各种关卡, 最终靠他们自己, 或是在苏青行的带领下找到离开试炼世界的方法。

    当试炼者们通关的那一刻,就会知道他们其实早就已经不是人类, 而是和他们所畏惧的那些敌人一样,都已经变成了亡魂。

    其实在人类的各种古籍之中,也流传着类似的过程。

    传说在人类死后,他们的灵魂会经历一段迷茫的时期,在这过程中他们以为自己还活着,甚至试图寻找回家的路, 等到他们真正找到路的时候, 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

    而冥界试炼,其实归根到底就是在展现这样的一个过程,并且因为各种原因,需要让冥界引路者借此机会为鬼城选拔人才。

    所以当苏青行伪装成试炼者的时候,会陪伴他们一起度过迷茫时期,并且陪伴他们一起寻找出路,最终才将真相告知他们。

    但当苏青行的身份转换为"鬼"之后,整个世界就大为不同了。

    就以苏青行现在所在的四楼走廊为例,这里就存在着太多太多与往日完全不同的东西。

    一开始那些鬼物恭恭敬敬地前来见苏青行, 但当他们听见有脚步声正从楼梯口传来的时候,就立刻瞬间回到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 任何位置的移动都有可能会让试炼者产生怀疑。

    苏青行的左手边就有四个穿着病号服的鬼,他们动作非常统一地面壁而站,当有人出现在走廊里的时候,这四个打前阵的鬼就会如同向日葵一样转过身来,露出他们那像是被电锯切割过的脸。

    如果试炼者不看他们,那他们就只是如同向阳的葵花,随着试炼者的前进而转动他们的身体。

    但如果试炼者看了他们一眼,这四个鬼就会一直跟在试炼者的身后,一点点夺取试炼者的五官,拼凑在他们自己的脸上。

    最终,四个鬼会变成试炼者的模样,而试炼者……自然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这就是四楼鬼物的凶残之处。

    但这种凶残也只是针对试炼者而已,所有奋斗在工作岗位上的鬼都知道这些试炼者早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死一遍。大部分的鬼甚至本身也经历过这样的试炼环节,所以每一次工作也算是乐在其中。

    变成半透明鬼物姿态的苏青行正好在那四个鬼病人的身边晃悠,听见那几位勤劳的工作人员正在商量——

    一个鬼:"这次轮到我来挑好看的脸了。"

    两个鬼:"啥时候咱们才能顶着自己脸上班呢?可惜了我这张英俊潇洒的帅脸,自从来这儿上班之后就根本没法儿见人!"

    三个鬼:"别提了,上次我好不容易攒够绩点,给我现世的女朋友托了个梦,结果竟然忘记卸妆,差点把她吓得直接来见我。"

    四个鬼:"别废话了,咱们就好好攒绩点,以后换个比较舒坦的工作去,就像一楼那个开膛手医生,没人的时候还能睡睡觉什么的。"

    所有鬼:"是啊,是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果试炼者直接闯过第一关,就会看见四楼导诊台有两位护士小姐正在化妆,他们割断了自己的右手食指,用血给自己涂上唇彩。

    和之前的四个鬼病人完全不同,试炼者绝对不是忽略这两位满嘴都是血的护士小姐,反而应该慷慨地给予赞美。因为她们的设定就是喜欢化妆,喜欢美丽,却缺少别人赞美的女鬼。

    若试炼者一直盯着这两位护士小姐看的话,她们就会坐在原地继续聚精会神的化妆,最多时不时用目光看你一眼。

    但如果试炼者因为害怕而努力避开视线,这两位护士小姐就会因为被人忽略而生气,她们会利用导诊台下面藏着的电锯,将试炼者"切割改造"成她们心中最美的样子。

    司青之前手里拿着的电锯,应该就是从这两位护士小姐那里拿来的。

    不过当苏青行以鬼物姿态路过导诊台的时候,却听见那两位护士小姐在轻声聊天——

    一位护士:"我真是受够了这个口红色号,和我的肤色一点都不配,如果不是为了赚绩点的话,我早就辞职不干了。"

    两位护士:"冷静点,这又不是口红,只是你的血而已,天知道这是几号色的口红。而且再攒一些绩点我们就可以休年假去鬼城shopping了。"

    在看到苏青行的时候,两位嘴角流血的护士小姐立刻停止了交谈,不过苏青行只是露出了友好的笑容,并不会指责他们在非工作的空闲时间进行闲聊。

    除了一些必要的幻境,以及纸扎人这些由构建师创造的道具之外,绝大部分的鬼物都是由鬼城的居民担任。

    666号鬼城的历史很悠久,在朱砂和苏青行之前也曾经有过很多任构建师和引路者,所以鬼城中的鬼物也为数众多。在新的构建师朱砂上任之后,所有的鬼物都开始进入他所创造的恐怖世界工作。

    通过工作的时长,鬼物们可以获得名叫"绩点"的东西,当绩点积攒到一定数量之后,鬼物可以换取休假、托梦乃至轮回这个最终福利。

    有的时候苏青行甚至觉得这些亡魂的工作环境以及工作程序,在某些方面比试炼本身要更成熟和完善。

    总而言之,当苏青行是试炼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亡魂们努力工作的那一面。

    而当苏青行站在"鬼物"这一边的时候,却能够看到这些"亡魂"的真实状况,实际上也只是一群努力考验试炼者的工作人员。

    "我来自地狱熔岩之底,周围都是跳舞的尸体,爱我的人多如沙砾,我却只想将爱人拥入怀里,哦哦哦——"

    熟悉的摇滚音乐,以及那熟悉的乱七八糟调子,属于司青的熟悉身影出现在四楼的走廊里。

    "我一直很好奇。"在看到司青之后,苏青行低声向旁边两位准备开始工作的护士小姐问道,"司青本身应该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为什么却能在一到四楼行动自如呢?"

    "其实我们是有分工的。"其中一位护士小姐解释说,"一到六楼所有鬼物的基本任务是杀死所有的试炼者和医院原本的幸存者,在此基础上,各个楼层的鬼物还有不同的规定。"

    "是的,一楼鬼物的工作基本就是吓人,没什么大事的话谁都不会攻击。"另一个护士小姐说起来的时候有些羡慕,"二楼到四楼鬼物开始攻击试炼者和幸存者,但不攻击镜像,所以我们不需要和司青作对。五楼的鬼物才是无差别攻击,我们这里招待过好几批试炼者,没有人能成功闯入六楼。"

    "其实我们和司青的关系不错。"旁边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血影,有声音从血影中传来,"他挺逗的,说的话很好笑,还喜欢唱歌。"

    "在这儿工作其实挺无聊的。"一个惨白的人脑袋从角落里滚了出来,"有司青在这里的时候,每天都热热闹闹的,所以就算他让我们别攻击试炼者和幸存者,我们也没什么意见,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休息一下。"

    "但这样算是没有完成任务吧?"苏青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下基层调研的老干部,这会儿正在听取劳动人民的心声,"会不会对绩点产生一些影响?"

    "不会。"所有鬼物都默默摇了摇头,"反正五楼的同事会继续尽职尽业的工作,那些家伙可比我们凶残多了。"

    苏青行并没有在司青面前显露身型,他之所以第一时间来到四楼,也就是想要知道司青到底准备通过哪种方法,让所有的试炼者、镜像以及医院的幸存者们一起平安无事地到达四楼。

    出人意料的,司青所依赖的的确是他在四楼所创建的"人"脉,只不过这份社交关系也只能维持到所有人登上四楼而已,五楼和六楼的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在了解完这一点之后,以半透明"鬼物"姿态出现的苏青行重新回到了医院的一楼。之前离开的时候略微有些着急,苏青行都不知道初白和沈思他们现在的状况怎么样,虽然和这些人认识的时间并不久,但不知道为什么苏青行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看一眼。

    特别是小熊和朵朵那两个孩子。

    之前苏青行好几次答应她们,一定会带着她们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就算现在苏青行耍诈离开了队伍,也会继续完成这一个诺言。

    苏青行的身体直接一路向下,穿过一个个楼层,为了重新设置更加高效的试炼,他对沿路的所有鬼物都进行了二次命令。

    人员洗牌。

    规则重置。

    这一次,整个镜中医院的试炼,将变成冥界试炼者苏青行的规则。

    一路叮嘱下来后,苏青行到达一楼,到达了最初避难所所在的地方。那个大病房已经因为楼层的坍塌而报废,但避难所外面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小房间却还完好无损。

    苏青行原本以为所有人都已经离开。

    但是当他回到一楼避难所的时候却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之前一直都陪在他左右的沈思……

    他一直都在。

    ×××××

    当时,巨大的轰隆声之后,大病房的楼板整个坍塌,而苏青行却没有来得及从大病房走出来,生死不明……

    再加上二楼的鬼物向着幸存者和试炼者们冲了过来,那个时候的场面可以说是非常混乱。虽然大部分的人包括白初和牛勇都是转身就走,第一时间离开了可能会出现危险的避难所。

    只有小熊和朵朵这位姐妹,还有初白愿意和沈思留下来一起寻找苏青行的下落,不过最终沈思还是想办法让初白带着小熊和朵朵先去追赶大部队,他们还要去地下血库寻找牛勇,还要去四楼与司青汇合。

    整个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危险 ,就算每个人的手上都有初白绘制的符咒,也不一定能够安全无事,毕竟所有人对于司青的话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让鬼物无法近身的初白,成为了整个队伍里最不可以缺少的人物,所以沈思暂时将两个孩子托付给初白,并且保证在确认苏青行的情况之后,就以最快的速度赶上来。

    然而……

    事实上,沈思应该是整个队伍中最不担心苏青行的那一个,因为我们的死神大人很清楚自己婚约者的身份,甚至觉得那块楼板的坍塌也是苏青行工作的一部分。

    之所以沈思会选择继续留在避难所里,其实有好几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既然苏青行已经脱离了团队,沈思自然也已经没有陪试炼者们一步步向前走的心情,所以就找了个地方休息一下。

    第二个原因是,沈思总觉得苏青行还会回到这里,于是就留在这里等待。

    第三个原因是,沈思这一段时间为了在苏青行面前刷好感度,已经很多次在手下们忙碌工作的时候翘班,所以趁着一个人在避难所里带着的时候,死神大人正好开始接收从手下那里传递过来的消息,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处理公务。

    最后一个原因……

    虽然就连死神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但是当楼层坍塌的那一刻,他真的有一瞬间感觉到了窒息感。

    即使知道冥界的引路者根本不会在冥界试炼中遇到危险,但死神的脑海里还是忍不住冒出这样的想法。

    不过,沈思刚刚在避难所的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的时间,就看到一个半透明的身影直接穿过大门,走了进来。

    就算所有人都看不见那个身影,沈思也一定能够见到。

    略显纤瘦的少年,穿着白色底蓝色小爱心图案的睡衣,脚上踩着蓝色的毛绒绒拖鞋,除了半透明之外和之前的苏青行没有任何区别。

    沈思当时就站在被布遮住的窗户旁边,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苏青行的出现,以及少年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所露出的诧异目光。

    不过沈思却将自己的表情收敛的很好,他就像是无意识地在房间里踱步一样,略微晃悠了一圈之后,如同凑巧一样站在了苏青行的面前。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一个人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一个人则觉得自己不可能被看见。

    沈思很高,就算苏青行站直了身子也最多只能到他的肩膀处。这样的身高差距使得沈思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将眼前的少年轻而易举地搂进怀里。

    这样的身高差距,也使得沈思现在只要一低头就可以整整好好吻上苏青行的额头。如果这个时候苏青行正巧抬起头来的话,也许沈思可以接触的角度会更加柔软……

    沈思竭尽全力目不斜视,就好像真的没有看见半透明状态的苏青行一样。

    不过当沈思小心翼翼用余光观察少年的时候,就发现和自己面对面站着的少年在露出略显尴尬的表情之后,立刻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整个人开始向墙壁所在的方向挪,最终转移到了靠墙的位置。

    不过沈思却没有打算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沈思只是在房间里再次踱步了一会儿,然后走到苏青行靠着的墙壁,伸出右手撑住墙,将苏青行困在他和墙之间,一时无法动弹。

    而沈思则趁着这个机会,长叹一声,那叹息声似乎在苏青行的耳畔吹起,而沈思也似乎能够感觉到苏青行的呼吸声,近在咫尺。

    "对不起,明明我一直都跟在你的身边,却偏偏那个时候没有在你的身边。"沈思看着正前方的墙壁,并没有与苏青行有任何视线上的接触。

    沈思可以感觉到苏青行的呼吸在加重,不过他刚才所说的确实是真心话。当楼层坍塌的那一刻,沈思根本就忘记了自己和苏青行的身份,就算是事后也一次又一次问自己,如果苏青行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沈思的这一担忧绝对不是什么杞人忧天,他之所以至今都没有告诉苏青行真相,之所以一直默默跟在苏青行身边,就是因为冥界还存在着一些他尚未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影响到苏青行的安全。

    沈思和苏青行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面对面站了好一会儿,一直到沈思再次踱步到了别的地方为之。

    "沈先生,难道你能看见我?"苏青行不是笨蛋,所以当沈思一次两次踱步到他所在的地方后,苏青行还是产生了怀疑。

    只不过沈思却并没有任何回应,如同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找了另一个地方靠着闭目养神,似乎并不打算离开这个避难所。

    面对沈思的沉默,苏青行再次询问了几声后也不再继续下去,只觉得刚才也有可能是产生了一两次巧合。

    但苏青行必须得承认,当他发现这个避难所里一直有人,当他发现沈思一直都留在避难所里的时候,苏青行的心情……有些开心。

    穿过墙壁,苏青行直接沿着走廊向深处的楼梯口走去。

    "我们必须去救牛勇,他在那里实在是太久了!"如果沿着楼梯向下去往地下室的话,就能够到达地下血库,牛勇的镜像还在那里试图开启血库的锁,所以幸存者中发出了带着哭腔声音,"地下一层到处都是毒气,他肯定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说话的是幸存者中的一个女护士,就是那个险象环生,伙伴都被困在血库,只有她一个人逃回来的幸存者。

    说是幸存者,但其实这些医院的幸存者类似于朱砂所构建的NPC角色,只不过当身处其中的时候,这些按照剧本来行动的幸存者无论是情感还是行为都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牛勇身上有我们找到的唯一一套防护服。"初白带领着所有人依旧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平台上,这位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拯救别人的镜像,现在却遇到了问题,满面愁绪,"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下去都有可能有去无回。"

    如果去地下一层能够把所有人都就出来的话,初白一定会毫不犹豫。可是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进入地下一层除了送命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更何况现在,初白为了让更多人活下去,自己也得活着走到四楼才行!

    他更不会眼睁睁看着其他人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去地下一楼送命,所以最终只能很是头疼地说:"牛勇有防护服,所以等他开完锁之后,一定会带着其他人一起上来。"

    初白希望可以想到一个让所有人都安全的方法,可是他想不到。早在避难所里的幸存者越来越少的时候,早在他发现自己救不了苏青行的时候,初白就知道自己绝不是什么救世主,也更不是什么圣人。

    他只能有一个救一个,除了竭尽所能之外,根本做不到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

    "但那只是医用防护服,并不是太空服,牛勇可能……"

    "我去!"就在所有人都为了地下一层的人头痛不已的时候,一直站在上面的牛勇本尊突然站了起来,他有些紧张地吞咽了一下,"那个镜像到现在都没有上来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至今没能解锁,另一种……抱歉,我不太会委婉地说话,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我的镜像有可能已经死了。"

    "我会用布把嘴巴和鼻子都堵住,然后下去看一看。"牛勇挺了挺胸膛,似乎在让自己鼓足勇气,"如果是第二种,我很快就会上来,如果是第一种,那么我这个本尊的开锁技术也能帮上忙,不是吗?"

    包括初白在内的所有人都用一种敬佩的目光看着牛勇,但站在牛勇身边的白初却似笑非笑,表情非常古怪。

    苏青行就站在初白的不远处,只不过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这可以方便苏青行全方位地观察这里所有的试炼者和镜像。

    苏青行首先注意到了正手牵手站在一起的朵朵和小熊,两个孩子年龄虽然很小,但在这个过程中似乎还是明白了一些事情,所以无论是小熊还是朵朵,她们的眼眶都有些红红的。

    小熊曾经对苏青行承诺过,会好好照顾朵朵,所以这会儿小熊就好像第一次见到苏青行的时候一样,憋住了想要哭的冲动,憋住了眼泪,甚至用衣袖小心翼翼的抚去朵朵的眼泪,让身边的朵朵不要再哭了。

    当听说牛勇要去救自己镜像的时候,苏青行也十分吃惊。毕竟根据牛勇的资料,他根本不是那种有牺牲精神的人,甚至压根不会乐于助人。没有想到这会儿,牛勇竟然愿意冲入四处是毒气的地下一层,去就一个镜像?

    牛勇用各种布料将自己的口鼻全部遮掩,紧接着就冲入地下一层。

    而保持着半透明鬼怪状态的苏青行,就跟在牛勇的身后进入了地下一层,那里的毒气对于苏青行而言没有任何效果,所以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旁观者而已。

    整个医院原本就有着红色的滤镜,再加上地下一层那肉眼可见的毒气,使得苏青行跟在牛勇身后步入地下一层时只能看到一片浓重的色彩,还有一股臭味弥漫在其中。

    毒气对于苏青行来说是无害的,但因为那股臭味的关系,他也只能用衣袖掩住口鼻,跟着牛勇寻找地下血库的位置。

    走了没多久,苏青行就看到一个穿着蓝色防护服的人倒在一扇大铁门的外面,周围还散落了很多工具。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牛勇的镜像。

    "太好了!"

    嗯?苏青行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但眼前的牛勇本尊确实高兴得手舞足蹈。

    难道是因为找到了自己的镜像而感到开心吗?

    "太好了,他死了!他死了!"牛勇接下来的话却让整个情况逆转,这个看起来憨厚的卡车司机明明就是在为自己镜像的"死亡"而幸灾乐祸。

    "咳咳……"但让牛勇和苏青行同样诧异的是,倒在地上的牛勇镜像并没有死,反而因为牛勇的大呼小叫而醒了过来,一伸手就抓住了牛勇的脚踝,尽全力抬起头对牛勇说,"咳咳,救救血库里的人……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开锁了……救救他们!"

    牛勇看着自己的镜像,不过周围的毒气根本给不了太多时间。

    然后……苏青行就亲眼看着牛勇蹲下身子,直接将自己镜像身上的防护服和遮帽全部扯了下来,让一直在努力打开血库门锁的镜像彻底暴露在毒气中。

    "咳咳……咳咳咳咳……为什么……"牛勇的镜像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坚持到最后一刻等到的却不是援助,而是想要害死自己的死神。

    而牛勇本尊将抢夺过来的防护设备戴到自己身上之后,又再次蹲下身体,掐住自己镜像的脖子,声音闷闷地说:"抱歉,有个知道我任何事情的镜像实在太可怕了!明明连警察都没能抓到我,我又怎么可能让你这么一个东西把一切说出去,我又怎么可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在逃的……杀人犯?!"

    牛勇的最后三个字说得很轻,似乎连他自己都在害怕。

    "不……不……说……"被掐住脖子的镜像努力挣扎着。

    "抱歉。"

    但最终,牛勇只是眼睁睁看着他晕死过去,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牛勇杀死了自己的镜像。

    血库的门锁还差一点点就可以被打开,但牛勇却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转身离去,一直到楼梯口的时候才将身上的防护服脱掉,塞进附近的角落里,然后用布料捂住口鼻,一脸焦急地从楼梯口冲了出去。

    旁观了这一切之后,苏青行直接走到牛勇镜像的尸体旁边招了招手。一个半透明的亡魂从那具尸体上飘了出来。

    与此同时,还有两个同样半透明的影子,直接穿过血库的大门站到了牛勇镜像的身边。

    现在,苏青行的面前有三个半透明的亡魂了。

    "你们先去五楼吧,在那里你们能够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苏青行对三个亡魂点了点头,目送他们不断向上飘,直接从地下一层的天花板处消失不见。

    苏青行一开始没有阻止牛勇,因为他发现牛勇的镜像确实已经死去,只不过在最后回光返照的那一刻抓住了牛勇的脚踝。

    可惜即使是在最后的时光里,牛勇的镜像也没有感觉到一丝温暖,只是遇到了一个把他硬生生往地狱里按的恶魔而已。

    "对不起!对不起!"牛勇推开地下一层的大门,直接跑到了初白他们所在的地方,直接倒在了地上,脸色因为吸入了毒气而变得十分苍白,"对不起,他们……他们回不来了……"

    牛勇是一个不擅长掩饰面部表情的人,但这一次牛勇没有穿帮,因为他确实吸入了毒气,而且也确实因为亲手杀死自己的镜像而感到恐慌。这样恐慌加苍白的表情,倒是使得周围的人都没有怀疑牛勇所说的话。

    "我去的时候,我的那个镜像已经死了……血库的锁已经被开得乱七八糟,可能是因为最后开锁的时候,我的镜像已经神志不清了。"牛勇深呼吸了很久之后,才渐渐缓了过来,"那个锁已经彻底坏了,没有办法被打开。"

    "那血库里面的人呢?"旁边的幸存者们立刻紧张了起来。

    "抱歉,我当时在里面拼命呼喊,但血库里的人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怀疑……我怀疑他们也已经……"因为无法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所以牛勇直接伸出手遮住自己的脸,"对不起,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们……"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在短短的时间里他们听见了许许多多生命逝去的消息,甚至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从这个世界出去,怀疑他们是不是也会在下一秒的时候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死去。

    "我们继续向上走吧,并没有那么多时间留给我们去伤心,活着的人还得继续走下去。"初白率先向二楼的方向走去,"对不起,我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活下来。"

    初白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力和挫败,脸上的表情也写满了无奈和疲惫。

    但和初白相反的是,身为本尊的白初却依旧带着笑容旁观这一切,好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旁观者,看起来甚至比苏青行都更加显得无所谓。

    "我来扶着他。"白初从某个幸存者手中接手了牛勇,却并没有看见半透明的苏青行正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干的漂亮,牛大哥。"白初用很轻的声音称赞了一下牛勇,"之前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挺怂,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有魄力。"

    "……看来你都知道了。"牛勇此刻仍然是非常虚弱的样子,被白初扶住后更是全身僵硬,想要离这个家伙远远的,却有些迈不出脚步。

    "我的记性非常不错,所以刚见面的时候我就记起来曾经在电视上看见过牛大哥。"白初依旧笑眯眯的,"那张通缉令上的照片还挺帅气的,又偷窃又杀人,你这位憨厚的卡车司机还真是不简单。"

    "闭嘴!"牛勇显然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把镜像给解决掉了,外面竟然还有一个家伙知道他的底细。

    顿时,牛勇看向白初的眼神里也带上了杀意。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白初因为扶着牛勇的原因,所以可以假装落在后面,两个人轻声的交流也难以传到前面那些人的耳朵里

    "你准备帮我?"牛勇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白初。

    牛勇的镜像是一个好人,白初的镜像也是一个好人。所以就算牛勇脑子有些不灵活,能够猜到现在扶着自己的这个笑面虎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你没发现这个队伍的领队很讨厌我吗?"白初看了一眼初白的方向,"所以我总得找一个不会讨厌我的队友吧?"

    说完,两个人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向二楼的方向追赶而去。而苏青行也一直都跟在两个人的后面,将白初和牛勇之间的对话都听进了耳朵里。

    二楼的走廊看起来和一楼没有什么不同,血红色的滤镜下是走道里闪烁的灯光,以及许多或开或关的门,没有人知道门后面究竟藏着些什么。

    初白他们停留在二楼走廊的入口处,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轮椅,轮椅上有一个看起来被吸干了一样的干瘦鬼物,颤抖着向他们伸出手。

    "呃——"从干渴的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这种连绵不断的声音足以让人觉得难受。

    所有人都停在那里,有的忍不住紧张吞咽,因为他们不知道司青所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这些看起来就很恐怖的鬼物真的不会攻击他们吗?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让人大吃一惊的情况出现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恐怖鬼物,竟然向边缘挪动了一截距离……那只鬼物为初白他们让路了!

    虽然鬼物的喉咙里依旧挤出让人难受的声音,但当初白率先与那个鬼物擦肩而过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两个孩子紧紧跟在初白的身后,因为对于目前的状况而言,跟着初白似乎是最安全的选择。

    不过……那个鬼物真的不会攻击他们!

    司青所说的是真的!

    "初白先生!"就在他们与第一个鬼物擦肩而过的时候,其中一个幸存者突然有些惊恐的出声,"跟在我身边的李护士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回事?!"初白听到那个幸存者说的话后,再次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向后方环顾,但确实找不到那个李护士的身影。

    "我……也不知道!"发现这件事情的,是幸存者中的一个病人,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有些结巴地说,"我,我就这么走着,然后,然后就看见李护士,看见李护士她变成灰消失了!"

    根据那个病人的说法,那个护士不是走丢了,也不是逃走了,而是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灰飞烟灭了?

    "怎么可能……"初白只觉得这是一种新的危机,他甚至开始觉得自己不适合担任领导者,也没有能力担任领导者,因为他根本无法阻止自己队伍里的减员。

    而那个李护士之所以消失,并不是因为受到了鬼物的攻击,而是因为苏青行在后面动了手脚。

    因为司青的叮嘱,二楼、三楼和四楼的鬼物都不会攻击初白他们,但苏青行却不能让这场试炼太过于简单,所以设置了新的剧本。

    而这一次,剧本的大反派主演,变成了苏青行自己。

    "咳咳。"处于不可见状态的苏青行轻咳了几声,用一些非人类都熟知的小技巧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使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苍老和冷漠,"这家医院不只是鬼物的巢穴,还会吃人。"

    所有人都看不见苏青行的身影,却可以听见他的声音。不过依旧没有人知道那个正在说话的冷漠老人,其实是苏青行的伪装。

    "你是谁?你在哪里?!"初白微微提高声音,想要知道那个正在说话的东西到底在哪里,却根本看不见任何动静。

    "我们最终会见面的,在这场试炼的最后。"苏青行继续用伪装的声音与他们对话,"但前提是你们中的一些人能够走到最后。"

    "继续向前走吧,幸存者们,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苏青行一边说话,一边与那一个个幸存者擦肩而过,直接走到了最前面初白的身边。

    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那个声音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并且还在继续前行。

    "我们继续走。"

    在初白的指示下,大家都努力忘记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继续向二楼走廊的另一端走去,通往三楼的楼梯就在那里。

    苏青行就这样以不可见的状态混在这个队伍里,当看见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向前走的小熊和朵朵,小心因为走廊里的杂物而踉跄了一下的时候,苏青行甚至走过去悄悄扶了两个孩子一把。

    他答应过要保护她们,也一定会做到。

    一路上,他们见到了许多之前都未曾见过的鬼物,有那种正在反复穿越墙壁的幽灵,十只手指都变成手术刀了的杀人医生,某一间产房里还有正在一边尖叫一边流血的产妇,那个鬼物的出血量几乎要让那个房间变成池塘。

    但无一例外,这些鬼物都没有伤害他们。

    就如同司青一开始所说的那样。

    可就在所有人靠近三楼楼梯的时候,苏青行又开始这支队伍加油添柴。

    "就在刚刚,这座医院里又多了三只鬼。"冷漠而苍老的声音再次传入幸存者的耳中。

    "那三只鬼是从地下血库走出来的,其中一个鬼的身上穿着防护服,那难看的东西就算死了也会一直跟随着他。"苏青行倒退着往前走,这可以方便他观察队伍里每个人的表情。

    就好像现在走在后面的牛勇,整个人都已经变得害怕起来,应该很担心这个莫名其妙的声音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那是我们之前的同伴。"初白知道恐惧是没有用的,如果这个隐形的"老人"想要和他们聊天,那初白也无法拒绝。

    "是啊,那个穿着防护服的家伙死得很痛苦,不过他说的话很奇怪。"苏青行紧紧盯着牛勇,"他说自己是被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掐死的。"

    "嘭!"牛勇脚下一滑,如果不是身边的白初将他拽住的话,他可能已经一头砸在死硬的地上。

    所有人再次停下脚步,这条走廊明明没有那么长,但他们走的却特别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