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1.引路者的另一面
    进入镜中世界后发生了很多让苏青行印象深刻的事情。

    比如说这个世界的血红色滤镜, 以及这残破废弃的医院环境, 都使得原本阳光明媚的世界, 一眨眼就变成了恐怖片的经典场景, 也是构建师朱砂最喜欢的世界环境。

    再比如说白初的另一面——初白。

    这个人看起来像是幽灵, 全身伤痕,气息微弱, 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似乎是为了让这个避难所更好地存在下去,也是为了让避难所里的幸存者活得更久一些。

    至少刚才镜子里的沈思向苏青行冲过来的时候,只有初白一个人敢拦在那个"沈思"的面前。

    即使只是认识了短短的时间,但苏青行觉得这是一个愿意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的人,这样的人有的时候其实显得很蠢,而且过于圣母, 但有的时候却又让人不得不产生佩服的情绪。

    他越是表现出善意的光环, 越是让苏青行怀疑——

    白初这个人究竟是坏到了什么地步,才能产生初白这样的镜中人?

    白初的血究竟有多脏,才能让初白的血干净到可以驱赶鬼物?

    细思之下,略显惊恐。

    不过,这些事情再让苏青行印象深刻,也不会比现在发生在他眼前的这件事情更令人震惊。

    那个沈先生的镜中人竟然一路冲了过来,拿着一朵纸折成的玫瑰花,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在那种情况下,苏青行自问任何人类或非人类都会误解, 但镜子中沈思带给他的震惊却远远不止这些。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神经质, 话痨至极又自我感觉良好的镜中人,竟然会单膝跪着大声对苏青行说——

    "请丢掉旁边的累赘,与我在这个粉红色的医院里组建一个家庭好不好,我亲爱的……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

    亲大人……

    大人……

    人……

    母亲大人?!!

    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苏青行真真切切地愣住了。

    先不说这可怕的辈分问题,眼前这位镜中人是不是连他的性别也搞错了?

    病房里的所有人都因为镜子里那个沈思的言论而感到五雷轰顶,却只有真正的死神大人依旧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看着连自己都目瞪口呆的镜中人。

    当初在镜子里看见这个家伙的时候,死神大人就已经下定决心阻止镜中人乱说话,并且开始考虑究竟应该如何将镜中人乱说话和搞事情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于是死神大人就在镜中人的嘴巴上动了这么一个小手脚。

    有的时候就算只是改变一下自己对别人的称呼,也会让整句话的意思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比如刚才镜中人说的那句话。

    沈思将右手背在身后,悄悄活动了一下指骨。看到刚才那句话的效果这么好,死神大人忍不住为镜子中的自己多加几道保险,省得那个话痨每次说话的时候死神大人还要再亲自动手脚。

    想到这里,英明神武的死神大人再次感谢,镜中人顶着的那张脸并不是真的,而是他和苏青行容貌融合后的修改版本。这一点也使得死神大人在听到镜中人说那句话的时候,内心有一种莫名满足的愉悦感。

    效果真的很不错。

    "请问,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苏青行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总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

    "……"依旧单膝跪着的"沈思"也是一阵惊讶,似乎完全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样的称呼,但马上就回过神来,立刻补救说,"嗬嗬嗬,我只想将这朵美丽的玫瑰,送给我心中最美丽的心……母亲大人!"

    "……"

    全场再次沉默。

    "好奇怪啊。"站在旁边一直在看戏的白初这个时候却开口说道,"一般来说镜子里面的人,会和本尊的性格相反。闷葫芦突然变成话痨这件事情倒是在意料之中,可为什么镜子里的沈先生会叫苏青行为母亲呢?"

    "……"盲生,你找到了华点。

    "难道是沈叔叔一直把青行哥哥当成儿子来看吗?"熊孩子在这种时候就会显得特别聪明。

    "这么解释好像也说得通。"就连站在一旁的牛勇都连连点头,"一路上沈先生对苏小哥真的非常照顾啊,还抱了好一会儿呢!"

    沈思:"……"

    "原来如此。"白初立刻在一旁帮腔说,"难怪沈先生听说我把苏青行当成弟弟看待的时候会生气,原来是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照顾吗?"

    沈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多亏了这么一场闹剧,原本因为电锯和"沈思"而折腾出来的紧张感,似乎瞬间消散了不少。

    而两次"说错话"的"沈思"这会儿也一脸崩溃地从地上起身,转过身背对着苏青行,口中不断念叨着说——

    "天啊,英俊潇洒的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明明只是来向我最亲爱的……母亲大人宣告主权,为什么嘴巴却无法控制地说出母亲大人这种称呼呢?按照我之前在四楼拟定的节目表,我应该要以最帅气的形象在……母亲大人面前闪亮登场才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样一来……母亲大人对我的印象应该也会变得很奇怪吧?"

    "不对,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有些不正常,我决定自己想说的是心……母亲大人,为什么脱口而出的还是母亲大人呢?难道说这里有人捣鬼?可是能做到这种事情的真的是普通人吗?怎么说也得是拥有特异功能的人才能做到吧?会是谁呢?"

    自言自语似的念叨到这里,镜子里的沈思很是恨恨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初白,但很快又自己摇了摇头说——

    "不可能,那个家伙最多也就是血和其他人有些不同而已,除此之外那就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弱者,怎么可能控制住英俊潇洒的我呢?"

    "咳咳。"因为镜子里的沈思实在话太多了,所以本尊的死神大人忍不住轻咳几声将其打断,特地对苏青行解释说,"抱歉,虽然很像,但我们可能完全不同。"

    作为本尊,死神大人的话确实要比镜中人少了很多,不过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显然是想要和眼前这个行为举止都有些不正常的镜中人撇清关系。

    "我,从未将青行当成后辈看待,我们是一样的。"比起镜中人的幼稚行为,死神大人挺直身板表现出了自己最为成熟的一面。

    虽然从未有机会对亲爱的婚约者说出自己真正的心意,但是当死神的双眼这么看着苏青行的时候,眼神中所包含的缱倦深情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

    只不过因为如今的苏青行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一时间看不透。

    "我觉得他之所以这么奇怪,可能是因为我太普通,太正常。"沈思正在努力培养自己在苏青行脑海中的印象,"说不定这孩子还会称呼我为父亲大人。"

    "嗬嗬嗬,怎么可能?"站在后方的镜中人努力忘掉刚才的事情,挑了挑眉看向本尊,"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怎么可能称呼你这种闷葫芦为父亲大人,你以为你是谁,父亲大人?呸,我是说你是……我的……父亲大人!不对,我想说的不是父亲大人,我想说你是我的……父亲大……唔!!!!!"

    当镜中人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说话的时候,他只能第一时间将嘴巴完全捂住,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苏青行身边的沈思。

    和镜中人的浮夸自恋相比,本尊虽然话语不多,但一直都默默守护在苏青行的身边,似乎只要发生什么,这个神色沉稳的男人就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自己的身边人。

    不过当镜中人看向死神大人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个不苟言笑的本尊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小弧度,那算不得笑容的感觉转瞬即逝,但镜中人发现自己一定是看见了!

    这家伙笑了!

    "是你对不对?"镜中人立刻锁定了目标,"是你让我说出那些话的,对不对,父亲大人?"

    "无法理解你在说什么,这样的称呼可能有些承受不起。"沈思完美地将脸上表情收敛了起来,"另外,你这个孩子的行事风格,有些糟糕。在医院走廊里大吼大叫,使用危险的电锯,很不好。不要再做了。"

    "喂!你既然说的那么谦虚,干嘛还要用教训儿子的语气来教训我,混蛋……父亲大……唔!"镜中人刚吐槽了半句后,就迅速捂住了嘴巴。不过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很清楚地知道镜子中的沈思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别欺负孩子!"

    站在沈思旁边的苏青行,鬼使神差地也说了一句,整个人像是被两个沈思带歪了一样,不小心真的将镜子里的沈思当成了后辈。

    而且一直到苏青行脱口而出说完这句话为止,他似乎也没有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

    "咳咳。"看着自家婚约者脸上认真的表情,死神大人又是耳根一红,忍不住侧过头去轻咳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后,才回过头说,"嗯,不欺负他,但门坏了是事实。"

    死神大人的表情非常淡定,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镜中人究竟用什么办法避开了一到四楼的鬼物,但他可以确定这个喜欢碎碎念的家伙没有"遗传"到他的任何能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遗传"了他对苏青行的感情……

    另一边,沈思的话成功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开始看向那扇被电锯挖了一个大洞的门。

    而被现实打击得"遍体鳞伤"的那个镜中"沈思",这会儿已经开始低着头怀疑人生。

    "糟糕。"初白的脸上也很快出现了凝重的表情,"牛勇出门的时候把所有的工具都带走了,在他回来之前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将这个洞修补好,如果鬼物这个时候闯进来的话会变得很危险。"

    小熊在这,初白在这,镜子里的沈思也出现了,苏青行的镜像应该在六楼,而牛勇的镜像从一开始似乎都没有出现过。苏青行原本就想要询问这件事情,只不过因为那个"沈思"突然打岔,才一时间忘记了询问牛勇的下落。

    听初白的意思,牛勇似乎有事离开了避难所了,暂时并不在这里。

    "应该还是能暂时堵住的。"牛勇本尊立刻举手说,"我们先把搬一张病床过去挡一下,那边那个初白先生可以在床底下画个符什么的,可能还能阻挡一段时间。"

    既然有人提出了主意,避难所里所有的幸存者都开始行动起来。虽然在这个世界待久了会让人丧失胆量,但只要有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去努力做这些事情。

    "呜呜呜呜……"可能是因为死神那个镜中人的呱噪终于停了下来,苏青行突然听见角落那张被挂帘遮住的床上传来小小的抽泣声,如果苏青行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

    "朵朵?"听到那个声音后,原本打算要和其他人一起去搬病床的苏青行停下脚步,对其他人说了声对不起后,就径直向门旁边的那张病床走去,途中还路过了仍然在怀疑人生的"沈思"。

    在走到小熊身边的时候,苏青行还顺便牵起了小熊的手,和孩子一起向那哭泣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因为门上破了一个大洞,所以很多在搬运病床的幸存者看向门上那个窟窿的时候,眼神里都带着畏惧和退缩,只不过因为所有人都围在一起,才使得他们增加了一些胆气。

    不过走向门口的苏青行却并没有任何畏惧,毕竟……如果冥界引路者都会在试炼中感到害怕的话,666号鬼城的未来也会让人觉得堪忧吧?

    "是朵朵吗?"苏青行小心地将周围挂帘拉开一条缝,果然看见一个抱着病床枕头的小女孩正蜷缩在角落里小声抽泣,在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之后,才特别小心翼翼地从枕头后面探出一点。

    那是一个穿着和小熊一模一样的女孩,长相也一定和小熊一模一样,只不过小熊的小马尾在左侧,而那个女孩的马尾在右侧,应该就是被小熊拽进镜子里的郑朵朵本尊。

    "是朵朵吗?"苏青行再次语气温和地问了一句,他并不是不确定这件事情,只是希望通过这个问题得到女孩的回应。

    "你是谁?"朵朵怯怯地问了一句,声音里还带着哭腔,看起来确实要比小熊胆子小很多,不过更像是普通的小孩子。

    "我是小熊的朋友,小熊知道朵朵现在身处于很危险的地方,所以让我一定要尽快把朵朵从这里救出去。"苏青行说着,将帘子的缝稍微拉开了一些,一只白色的小熊熊玩偶从缝隙中探了出来,圆滚滚地身子摇来摇去,看起来憨态可掬。

    嗯?小熊?

    苏青行歪了歪头,特地往帘子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小熊这个孩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和朵朵见面,这会儿费力垫着小脚,将手里的小白熊玩偶举过头顶,伸到帘子里,自己却有些不好意思地躲在后面,怎么都不愿意现身。

    虽然小孩子的思维有些难揣摩,不过这一次苏青行却可以猜到一些小熊的心情。最初朵朵会来到这个镜子里的世界,是因为小熊和朵朵进行了交换。

    现在虽然小熊在苏青行的劝导下说要像姐姐一样保护朵朵,却还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而不敢直接里面。

    "小熊来救朵朵?"当朵朵看到小白熊的时候,语气里的哭腔似乎淡了一些,小脑袋从枕头后面全部冒了出来,"熊熊和哥哥能把朵朵救出去吗?"

    "如果朵朵相信小熊和哥哥的话,就擦擦眼泪好不好。"苏青行说着,没等身边躲着的小熊反应过来,就直接弯腰把小熊一把抱起来,放到了病床上,让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就这么面对面一起坐在床上。

    一个小尾巴在左边,一个小尾巴在右边,就好像在照镜子一样。

    小熊在看到朵朵的时候,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小脸完全捂了起来,只从小小的指缝里偷看朵朵的反应。

    而朵朵在看到小熊的时候,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惧和讨厌,她只是有些懵懂地伸出手指,在小熊的手上戳了戳,睁大眼睛吃惊地说了一句:"是真的……你是朵朵的妹妹吗?"

    "小熊是朵朵的姐姐!"小熊放下手,一定要将称呼问题争夺到底,"朵朵要叫姐姐。"

    "可是朵朵没有姐姐。"孩子似乎放松了下来,虽然依旧抱着枕头,但已经开始和小熊攀谈。

    "那是因为小熊姐姐一直躲起来了!"小熊气势很足,"既然小熊姐姐来了,就一定能保护朵朵,和朵朵一起离开这里!"

    "真的吗?"

    "真的!"

    "小熊真的是姐姐吗?"

    "真的!"

    "……"

    当一群人齐心合力,将一张收起护栏的病床挡在门口,遮住那个洞的时候,苏青行也处理完了小熊和朵朵之间存在的小问题,左手牵着小熊,右手牵着朵朵,如同人生赢家一样牵着两枚小萝莉走了过来。

    "原来镜像站在一起是这么神奇的事情吗?"牛勇曾经说过自己家里也有孩子,所以在看到一左一右两个对称的小萝莉之后,露出了一丝羡慕的表情。

    "也许离开之前,我们可以站在一起拍张照片。"白初笑着向站在那里的初白挥挥手,"这样子的话,我也会永远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家伙曾经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虽然这里的很多人都知道白初这个家伙不简单,不过因为这个世界太复杂的关系,所以至今没有白初可以"表现"的机会。

    白初发出了邀请,不过初白显然还是不想搭理他,只是径直走到床板的方向,用自己的血在床上画出了那个他们很熟悉的图案。

    "好奇怪啊,这个图案应该不简单吧?"白初走上前去研究了一下,"应该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图案,像是道家符咒之类,但你不是我的镜像吗?为什么会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是你的镜像,我会的东西就是你会的东西。"初白第一次回答白初说的话,"你曾经看过许多关于玄学的书籍,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看见过这个符咒,不过当时的你恐怕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初白画完符咒之后,才转过头来,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本尊,说:"当时你关注的内容,似乎是玄学道门究竟有没有什么秘术,可以把你身上的不治之症转移到别人的身上。"

    "如果可以的话,无论是你的父母,还是你的亲弟弟,都随时随地会成为你的牺牲品。"初白说着,讽刺地笑了笑,"你不用辩解些什么,因为我是你的镜像,所以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你那些恶毒的想法日日夜夜在我的脑海里徘徊,比地狱的烈焰更加让人感到作呕和厌恶。"

    "有镜像这种东西还真是讨厌。"白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当白初脸上笑容消失的时候,整个人就好像摘掉了一直带着的面具一样,睁开的双眼中也多了原本没有的戾气。

    "没有人会想要成为你的镜像。"初白平静地回应了一句。

    白初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当他注意到身边所有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之后,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退回到一边,沉默了下来。

    不过白初眼中的戾气却没有消失,也没有继续用笑容来伪装自己。

    "那个……初白啊,你知不知道我的镜像在哪里?"牛勇这会儿突然有些紧张地问了一句,一直到刚才为止牛勇的表情都比较轻松,一直到初白说牛勇的镜像有事不在避难所之后,他的表情才慢慢绷紧。

    "他……"初白似乎想到了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在地下血库。"

    "之前有三个幸存者假装去洗手间,最后却偷偷出去寻找物资,结果在楼梯口附近遇到了二楼下来的鬼物,他们一路疯狂逃走,最后为了避难,无可奈何之下逃进地下血库,只有一个人趁机逃了回来。"

    "最后,那个鬼物虽然没有继续攻击他们,但是地下血库的保险锁却不小心关闭,无法打开。因为牛勇会开锁,所以他自告奋勇带着工具去了地下一层,而且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开锁的进程。"

    "只是开个血库的锁而已,值得这么费劲吗?"牛勇本尊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知道这对你们而言不是难事。"初白看了一眼牛勇本尊,"但牛勇手上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工具,都是用现成的东西拼凑出来的临时物件而已,工具本身非常粗糙。"

    "而且地下血库那里的空气非常浑浊,我只是待了一会儿就有些喘不过气了。"另一个护士站在那里,看起来眼睛红红的,在看到其他人看过来之后,就介绍了自己,"我就是那个唯一在朋友帮助下逃出来的人,和我一起去寻找物资的两位男医生都被困在了血库里。"

    "都是我的错,是我说瞒着初白先生去楼梯口找物资的,现在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让牛大哥……"护士说着,又抹了抹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看来那位牛先生真是好人啊。"白初靠在旁边的墙上,话中有话地给了牛勇一个眼神。

    当时,牛勇这个粗糙汉子的表情就变得窘迫起来。

    "好了,我们先想对策。"英明神武的死神大人欺负完了镜像,又看了一出试练者的好戏,自家婚约者也带着两孩子回来了,于是立刻结束了"闲话家常"一样的话题,"刚才说过,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那什么时候开始寻找出口?"

    "我的想法是越快越好。"初白随之看向还在怀疑人生的镜像沈思,"那边的沈思先生,如果我真的把血给你的话,你真的能保证我们平安到达四楼吗?"

    "我和他都是沈思,有些分不清。"本尊两眼一眯,"镜像,你应该也不喜欢顶着我名字到处走吧?"

    "其实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镜像的表情立刻从迷茫中恢复过来,双眼都像是在放光一样,"叫司青,司法的司,青行的青,你们觉得怎么样,是不是特别英俊潇洒,而且能够表现出我对母……唔,的强烈思慕之情!"

    "嗯……"牵着两个小女孩的手,苏青行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评价眼前这个镜像所取的名字。

    "挺好。"沈思却立刻点了点头,脱口而出,"如果我有儿子,这个名字很合适。"

    司青:"……谁是你儿子,你这个混蛋……父亲大人!!"

    因为自己得意之作的名字被沈思冠上了另一个含义,司青甚至气得来不及捂住自己的嘴巴。

    "乖。"死神大人淡淡说了一句,眼角还看到自家婚约者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顿时觉得有这么一个叽叽喳喳的家伙在面前晃悠也不全是坏事,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优点。

    也许是因为特异功能或者法术之类的东西距离大家太远太远,所以没有人觉得司青的诡异之处是因为被人动了手脚。

    虽然这个镜像表现的有些古怪,不过这个世界里的所有镜像都是不正常的存在,有可能只是这个给自己取名叫司青的家伙特别不正常而已。

    随着司青口中不断说出"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这两个称呼,大家一开始觉得很别扭,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甚至在那么一瞬间真的觉得这三个人有点一家三口的味道。

    苏青行是特别温和的母亲,沈思是严厉的父亲,而司青就是那种到处闯祸的熊孩子,喜欢温和的母亲,不喜欢天天教训自己的父亲。

    嗯,这样分析的话,他们三者的关系可以说是极为寻常了。

    "有一个专属的称呼也好。"初白点了点头。

    当初他给自己改名字,也是和司青一样想要与本尊划开界限。

    就算他们的存在本身是来自于镜像,但既然他们已经有了自我意识,自然不会想要再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

    这么想着,初白还特地转头看了一眼靠墙站着的白初。他对于自己的这个本尊可以说没有任何好感。

    "我之前说过,接下来的行动必须越快越好。"初白接着说,"在一楼已经找不到任何物资,所以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只有两条路,一个是饿死在这里,一个就是拼了命向上走,去寻找出口。"

    从一开始,初白承担了领队的任务。不过无论是能力还是性格,初白似乎是这个避难所里唯一有能力担当这个任务的人。

    特别是对于避难所中的其他幸存者来说,初白更是一个极其值得信赖的人,当他说出接下来计划时,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如果我们选择第一条路,就一定会死,但会死的安详一些。如果我们选择第二条路,也许有零点零一的几率可以逃出去,也有可能惨死,大家觉得怎么样?"初白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命运是什么。

    "初白先生,我们跟你走。"刚才那个护士抹了抹眼泪,"如果不是初白先生的话,我们根本就活不到现在,所以我们的命都能算是初白先生的。"

    其他的几个幸存者也立刻点了点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我们没什么用,但如果初白先生想让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会努力去做!"别的幸存者立刻开始表明立场。

    "司青先生。"得到了其他人的同意后,初白对苏青行他们点了点头,又看向正盯着沈思牙痒痒的司青,"只要你能带我们平安无事地到达四楼,我就给你血。如果我死了,你也要竭尽可能带着剩下的人找到出口。"

    "你可得想好,就算是英俊潇洒的我也不敢走上五楼,如果说二楼的鬼算是开胃小菜,五楼的鬼应该是五颗星超稀有卡片那个等级的,到时候就算是把你的血抽干恐怕也不够用。所以如果你真的打算按照我的计划走,那活着的希望可以说是基本没有了。"司青背对着苏青行他们说话的时候,那种话痨的天赋似乎又回来了。

    "我没事,说到底只是一个镜像而已。"初白似乎是所有人当中看得最透的一个,"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去地下血库救牛勇,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等所有人都同意初白的决定后,大家都开始为了离开这个世界而做最后的准备。

    病床上的各种床单被撕开,扎成了各种包袱,里面放着避难所里仅有的资源。

    就连小熊和朵朵的身上也背着两个迷你的小包裹,正一边聊天一边帮助大人们整理物资。

    小孩子的世界其实很简单,就算只是在公园里偶然遇到也能成为朋友,更何况是镜子内外的小熊和朵朵呢?

    "走出这一扇门后,就没有回头路了。"初白用自己的血在每一个人的掌心上都画了符,"有这个在,至少可以在最危险的时候进行抵挡。"

    "我先去四楼布置。"司青一手拿着收音机,一手拿着电锯,在所有的门锁打开之后第一个走了出去,"我会打点好一到四楼所有的鬼物,到时候只要你们不主动惹他们,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

    "司青,我能相信你吗?"走在后面的初白最后问了一次。

    "不能,我只是想要你的血而已。"司青径直向外走,"然后……也许就可以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所有人都开始逃离这最后的避难所,而苏青行却是这群人中最后离开的。

    正当苏青行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病房里突然传来了电话铃声!

    苏青行循着声音看去,发现那个铃声来自于角落里放着的一台废弃座机,就连座机的电话线都已经被完全扯断……可是现在这部已经完全没用了的电话,确实响起了铃声!

    铃声的声音不大,所以房间之外的人似乎并没有听到。

    犹豫了一下之后,苏青行最终还是走到那台电话面前,抹去电话上的灰尘后,略显疑惑地接起电话,只希望电话那头不是什么发布七日必死宣言的女鬼。

    "喂?"

    "青行,这里是朱砂!"电话那头竟然传来了朱砂的声音,只不过声音略显断断续续,还有电流的滋滋声。

    "怎么回事?"苏青行也觉得有些奇怪,毕竟朱砂从来不会这么急切地在试炼世界里联系自己。

    "刚才沙皮那个家伙发了个通知给我,说是冥界入口出现了一些小的动荡,可能会对试炼世界产生一些影响,需要所有正在工作的引路者速战速决,尽快回到鬼城。"朱砂有些着急地说了一大堆,"沙皮那个家伙虽然不靠谱,但在工作方面从来不会马虎。"

    "我知道了。"虽然朱砂也不知道444号鬼城引路者皮萨所说的"动荡"是什么,但至少苏青行记住了要"速战速决"这件事情,当即就对电话那头说,"不过现在的进度确实太慢了,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没问题!"

    下一秒——

    "轰隆!!!!!"

    极其巨大的声响突然在医院中响起,牵着朵朵和小熊两姐妹的沈思刚准备从门口走出去,就因为那声巨响而停下脚步!

    那声巨响……是来自他们刚才所在的大病房!

    "发生了什么?"初白和其他的人也听到了动静,立刻原路返回,和沈思一起冲向大病房。

    在看到真相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间大病房上方的天花板……坍塌了!医院建筑那厚重的钢筋混凝土直接全部塌了下来,将大病房里的一切全部掩埋!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病房里的一切东西都会被摧毁殆尽!

    "怎么会这样?"

    初白他们甚至无法进入房间,因为整个门都已经被砸下来的钢筋混泥土堵死,一步都无法迈入。

    "还好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出来了。"其他的幸存者都为此感到庆幸,"这就好像是断了我们的后路一样。"

    "不……"沈思就这么看着眼前坍塌的废墟,身体变得有些僵硬,"还有一个人没出来。"

    "青行哥哥!"小熊和朵朵都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两个孩子的年龄太小,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青行还在里面的房间!!

    苏青行还没出来!!

    那个少年被坍塌的天花板给……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但变故却已经再次发生,一些半透明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缝隙处,有东西正试图从废墟的夹缝中逃出来!

    "大家快跑!"一个幸存者突然大喊了起来,"有二楼的鬼物跑出来了!"

    想到刚刚离开的司青可能都还没做好准备,遭遇鬼物突袭的众人瞬间慌乱起来!

    只有沈思一个人平静地站在房间里,看着已经化为废墟的方向。

    ……

    与此同时,医院四楼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了属于苏青行的半透明身影!

    就像苏青行对朱砂所说的一样,这个试炼世界的进度很慢,很难抓紧时间。

    所以为了更快完成任务,苏青行就打算亲自上阵为这一次的试炼者和镜像增加难度!

    当四楼的鬼物们见到苏青行出现的时候,全部都诚惶诚恐地弯下了腰,显然是认出了这位冥界引路者的身份。

    事实上,冥界引路者不止可以伪装成试炼者……

    他们还可以在试炼中当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啾,继续求营养液~已经在准备双更了。

    状态不好,想开个新故事装逼+甜一下……

    剧透:下个故事青行会去人类世界,某人又要给自己加戏了or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