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0.镜子里的世界(2)
    这是苏青行第一次在冥界试炼中遇到拥有特殊力量的"人",即使对方是一个镜像。苏青行和朱砂曾经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人类的世界中真的存在拥有特殊力量的人,那么这些人死后进入冥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然,初白只是一个镜像,不符合苏青行他们所讨论的对象。

    "也许是因为我的血比较干净吧。"初白苦笑了一声,"毕竟我的情况,应该和镜子外面的我完全相反。"

    "其他人呢?"沈思的视线倒是从初白的身上收了回来,环顾四周,最终在某面墙上发现了一扇门,"在里面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啊,就算只是多一扇门,大家也能多一份安全。"初白将剩下的血收起来,同样用三长三短的暗号敲了几下门之后,眼前这扇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木门就从里面打开,露出这个秘密基地的另一个房间。

    "谢谢你们。"走进房间的时候,初白突然对苏青行道了声谢。

    苏青行有些疑惑,毕竟他并不记得自己曾经帮过初白什么忙。不过很快初白就解释说:"是关于朵朵,不,是小熊的事情。"

    初白揉了揉小熊的头顶,这孩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跟在初白的身边,似乎对他非常信赖。

    "从那边的世界回来之后,小熊开心了很多,也想通了许多事情。这其实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一直以来想做,但却没能做到的事情,谢谢你。"初白说出了向苏青行道谢的原因。

    跟着一大一小走进木门,苏青行发现里面的房间要比外面大得多,是一个有着许多床铺的大病房。这个病房的窗户和门都已经被堵死,每一张病床周围都有蓝色的隔帘,只不过现在都打开着,露出病床上坐着的人。

    走在最后面的那位女护士小心的把木门带上,也让走在旁边的苏青行看见那扇木门上也有

    避难所中躲着的人数其实并不多,一眼看去大概只有三个护士,两个病人,那些人应该就是这个镜中世界的"幸存者",每一个人的目光都疲惫而忧愁,似乎完全看不到离开的希望。

    "朵朵哭累了,现在在最里面的床上睡觉。"看到苏青行环顾四周,小熊特地走到他身边轻声说了一句。

    而早到一步的牛勇和白初正站在一旁交谈些什么,周围那些护士和病人全部都缩在距离他们两个人很远很远的地方,似乎对他们有些害怕。

    "这里的幸存者都知道镜子的事情,而且平日里比较熟悉我和牛勇,所以把他们两个当成了坏人。"初白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又对屋子里的人点了点头,将苏青行和沈思安排在一张空着的病床上,提高音量说,"大家先休息一下,我顺便给大家说明一下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

    "医院的外面就是迷雾,所以我们的活动范围只有这座医院。"初白所介绍的医院情况和镜子的另一边相似,不过这也在苏青行的意料之内。

    身为冥界引路者,苏青行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就在观察这个世界,观察身边的每一个引路者。

    然后,苏青行就发现这个世界的风格和朱砂所创建的其它世界有些不同。最明显的不同就是,苏青行他们进入这个世界那么久,竟然一次恐怖事件都没有遇到过,甚至都无法通过恐怖事件来探查试练者的反应和应对。

    以一面镜子墙为媒介,朱砂在这里创造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且还根据每个试练者的性格,在镜中世界安排了性格相反的镜中人。     m.tongshu.net

    对于朱砂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大手笔!

    可惜朱砂只是一个构建师,不是神,也不是仙,在设计了这么复杂的环节之后,他能够构建出这么大一家医院已经很不容易了。

    无论是镜子里还是镜子外的世界都被迷雾笼罩,这一点在试练者看来实在是有些疑点重重,但是在苏青行看来……只是朱砂不希望试练者发现这个世界只有这么一个建筑物而已,这也可能是朱砂构建世界的能力极限。

    点了点头后,苏青行继续看向正在讲解的初白。

    "医院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些随时会攻击我们的东西,那就是这里无处不在的鬼物!"初白看向新来的苏青行等人,"刚才你们应该看见走廊里那张急救床了,那上面躺着的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它算是所有鬼物中最弱的一个,从来不会主动攻击我们。"

    "其实我想知道另一件事情。"一直站在旁边的白初笑着提问,"看在我们都是白初的份上,能告诉我们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吗?"

    "这家医院一共六层楼,但我们现在能活动的就只有一楼而已。"初白却好像完全没有听见白初说的话一样,自顾自往下说,"因为一楼的鬼物是最少了,就算是我们也能够对付。"

    "楼层越高,鬼物越多,而且那些鬼物的可怕程度也会逐层递增,所以我们猜测这个世界的出口应该在医院的高处,只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到达。"初白的语气有些无奈,"我们曾经试着去过二楼,却几乎在一瞬间被二楼的鬼物杀死。"

    楼层越高,鬼越可怕吗?

    苏青行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镜子里的那个苏青行似乎说过他正在顶楼的606病房等待,难道那里会是这个世界的出口吗?

    似乎很有可能,苏青行暗自点了点头。

    "总之,我先把一楼分布着的鬼物告诉你们。"初白顿了顿,似乎在整理思路,"第一个就是急救床上的那个,只要不把急救床踹翻,它应该不会攻击任何人。"

    "第二个鬼物在我们对面不远处的洗手间,那个洗手间是男女共用的,如果你们憋不住的话可以几个人一起去。"初白这句话主要是对苏青行他们几个新人说的,"不过无论你听见或看见了什么,都不要靠近洗手间的最后一格,那里有一个会发出婴儿啼哭声的女鬼。"

    "第三个是隔壁看诊室,里面有个看起来很正常的男医生,很喜欢帮别人看诊。不过他也是鬼,所以如果他想要帮你检查身体,就一定会把你开膛破肚。"

    初白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虽然一楼常驻的鬼物就只有这三个,但还是杀了我们这里不少人。这个避难所原本的幸存者,要比现在多得多。"

    "除此之外,走廊尽头有一个通往二楼的安全楼梯,那里有的时候会有二楼的鬼物下来溜达,甚至喜欢溜达到我们避难所门口的地方,总之大家最好不要靠近那里。"初白将一些基本的情况说完后,开始安排一些生活方面的问题。

    避难所里有一些初白他们四处收集来的物质,不过剩下的物质可能只够避难所里的人两天左右的消耗,如果他们不能在这段时间内找到出口的话,很有可能会面临干渴或饿死的结局。

    "所以,无论各位的身份是什么,请所有人都竭尽可能地团结协作,尽快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拜托了!"初白深深弯腰鞠躬,"在此之前,就算我初白耗尽了身体内的最后一滴血,也会努力保证大家的安全。"

    整个避难所都安静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后,苏青行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听见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了什么声响。

    "咚.咚·咚……"

    虽然整个避难所都被封了起来,但隔音效果却不会因此而增强,所以等那个声响靠近,避难所里的人渐渐分辨出……外面似乎有人在放音乐?

    而且还是一支风格诡异的摇滚?!

    舞曲的声音越来越响,当节奏达到高/潮的那一刻起,苏青行甚至听到走廊里有人在大声唱歌——

    "哦哦哦~我来自冰冷的地狱高地,周围都是腐朽的尸体!哦哦~踩着地上的毒刺我还能挑选舞曲,因为要和达令一起跳起,哦哦哦~这真是最快乐的事情!"

    "初白先生,这也是一楼的鬼物吗?"听到那个音乐后,苏青行好奇地问了一句。

    那个声音听着有些沙哑,虽然语气荡漾得不得了,但却莫名其妙地让苏青行有一种熟悉感,就好像曾经在很多地方听过一样。

    而沈思则在那个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就已经皱起了眉头,在听到对方唱的那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更是有些无奈地扶额。

    来者的身份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沈思之前在镜子里见过的那个"镜中人"。

    也就是镜子里的"沈思"。对方在镜子里的时候就说过要来找苏青行,但沈思没有想到对方来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我印象中从没有出现过这种古怪的东西,但这座医院里什么都有,会出现一个奇怪的鬼也很正常。"初白的脸上也有一些费解,"不过大家只要待在这里,就不会有事,我用血在各个出口都画了符,那些鬼物是进不来的。"

    "吱吱吱——"

    "突突突——"

    这时候,音乐的声音弱了下去,反倒是另一种声音响了起来。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那似乎是电锯的声音?"其实不用苏青行提醒,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那是这间大病房的前端,用各种木板钉死的门口处!

    "啊啊啊啊!"一些胆小的幸存者快速离开门口的位置,冲向苏青行他们所在的房间末端,全身颤抖地躲在病床后面,长时间在镜中世界的生活,可能已经抹除他们应对危险的勇气。

    "嘭!吱吱吱……"巨大的电锯已经劈开了大门和那些用来钉死的木头,然后开始快速移动,想要在门上划开整个口子!

    电锯声越来越响,摇滚音乐的声音似乎也在变大,偶尔还能听见外面有人在哼歌声。

    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究竟是人还是鬼。但就算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苏青行也知道,外面的那一个绝对来着不善,也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援军。

    "轰!"一整块被锯下来的门板轰然倒地,一个很高的身影从外面动作悠闲地钻了进来。

    那个身影的动作很慢,在关掉手中电锯,将其丢在身后的同时,还从门外拎了一台充电式的音响进来,顺便把太过嘈杂的音量稍微调低了一些,方便所有人都可以再次听清他口中哼得乱七八糟的调子。

    当那个人带着音响彻彻底底进入病房,并且在暗暗的灯光下抬起头的时候,苏青行第一眼就看到了他T恤上印着的粉色卡通小猪图案。

    再加上那张和沈思一模一样的脸,对方的身份已经显而易见。

    "Good Morning!"镜子里的沈思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笑容,在一个华丽的转身回旋后表示自己已经"闪亮登场"。

    两个沈思虽然长得一样,穿得也一样,不过因为对方脸上那种浮夸的笑容,使得在场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区别。而且镜子里的沈思身上还套着一件医生的白大褂,白大褂胸口的插袋里还放着一朵玫瑰花——一朵用废弃报纸折出来的玫瑰花。

    镜子里的沈思环顾四周,最后将自己的目光落在沈思和苏青行的身上。

    他又是一个回旋,想要再次以"华丽"的姿态接近苏青行,但中途却被初白直接拦住。初白的气场虽然很弱,存在感也很微薄,但在拦住那个家伙之后,却寸步不让,完全不打算放任这个家伙继续向后靠近。

    "哎呀呀,难道这位就是鬼物口中非常有名的初白先生吗?"镜子里的沈思看了一眼初白手臂上的各种伤口,话痨的属性再次开始展现,"英俊潇洒如我一直都待在医院的四楼,从来不知道一楼这种贫瘠的垃圾堆里竟然还藏着这么多活着的家伙。不过最近鬼物们经常在谈论一个叫初白的家伙,听说你的血可以驱赶鬼物对不对?如果把你杀了,然后用血装满我照顾植物的花洒,我们是不是能一路喷着血到六楼去了?"

    "听说这个世界的出口就在六楼,就是走上去肯定很麻烦,一定会需要很多很多很多血的,到时候就算不杀了你,你也会失血过多死掉,不如现在就牺牲一下,然后由我来带这些可爱的幸存者去六楼怎么样?"

    "英俊潇洒的我一直都住在四楼,所以一楼到四楼的鬼物和我的关系都不错,如果初白你把领队的位置交给我的话,我们这个队伍需要克服的就只是五楼和六楼的鬼物而已哦。"

    "但是……如果你这家伙再用这种看讨厌鬼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的话,英俊潇洒的我一定会让二楼、三楼和四楼的鬼物好好招待你这些宝贝幸存者的嗬嗬嗬!"

    镜子里的沈思唠唠叨叨了一堆后,竟然伸出手抓住了初白的下巴,嘿嘿一笑说:"虽然长得没有我家亲亲爱人好看,不过楼上的那些坏家伙们,好像很早之前就对白白嫩嫩,血液又非常可口的初白先生感兴趣了呢!"

    一直到镜子里的沈思将初白推到一边,初白都没有说出任何反驳的话来,反而露出了一副深思的表情。

    初白似乎真的在考虑和镜子里的沈思联手的可能性,即使代价是他的性命。

    没有了唯一的拦路者,镜子里的沈思顺顺利利地来到了苏青行和沈思的面前,对旁边的死神大人露出一个极为挑衅的眼神之后,就从白大褂胸口的口袋里掏出那朵其实有些皱巴巴的纸玫瑰花,带着一脸倾慕的表情对苏青行单膝跪下,一边献上玫瑰花,一边语气极为温柔地说——

    "请丢掉旁边的累赘,与我在这个粉红色的医院里组建一个家庭好不好,我亲爱的……"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沈思身上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死神大人用右手食指按在自己的唇上,薄唇轻启,似乎说了一些什么。

    这显然是我们的死神大人在暗中动手脚。

    而这一小花招所造成的明显效果就是,镜子里的沈思话说到一半,竟然变成了——

    "请丢掉旁边的累赘,与我在这个粉红色的医院里组建一个家庭好不好,我亲爱的……母亲大人!"

    在场所有人的人全部目瞪口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