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0.镜子里的世界(1)
    作者有话要说:

    儿童节快乐~~可爱镜子讨要礼物,就要白白的粘稠的营养液就好了!为了表达镜子求礼物的诚意,如果这几天大家白白的粘稠的营养液能到6111的话,镜子周日就双更大肥章给大家好不好!参考这几天的大肥章哦!双更哦!么么啾!

    红包依旧。

    在苏青行他们的印象里, 医院窗明几净洒满阳光。当走在医院走廊上的时候, 他们就如同在柔光的滤镜中行走, 周身还有一种暖风吹拂的感觉。

    可是……

    当踏足镜子中的世界, 苏青行看到的是一片红色。

    虽然有些难以辨认, 但他们走出镜子之后,仍然身处于医院的大厅中。只是这个大厅除了格局之外, 和他们记忆中的医院大厅已经完全不同。

    就好像一个明,一个暗。

    在镜子的另一边,完全反转的可能并不只是苏青行他们几个人的性格,还有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环顾四周,苏青行的眼睛似乎在此时此刻蒙上了一层红色滤镜,无论看什么都是红色的。

    墙壁、挂号窗口、导诊台、向上的楼梯……这些大厅中原本就有的东西, 苏青行还能在这里找到, 但没有了阳光洒落,没有了窗明几净,整个世界都是淡血色的,就这么睁眼看着也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整个大厅像是曾经被火烧过一样,一片狼藉,墙壁上一片片的烧灼痕迹,在这个血色的时间里显得如同干涸的血迹,让人背后一寒。

    挂号窗口和导诊台的大半已经变成了废墟, 不止因为火烧而坍塌,还已经挂满了蜘蛛网。

    风从大厅外吹来, 扬起一阵灰尘,使得苏青行忍不住掩住口鼻,因为这种残破废弃的感觉而皱眉。如果说之前的医院是苏青行见过最干净最漂亮的,那么现在这个医院显然已经成了一个脏兮兮的废墟。

    大厅里直接通往二楼的弧形楼梯已经坍塌了大半,只剩下生锈的钢筋孤零零裸露在那里。而这个世界所有的锈迹、灼烧痕迹甚至水管滴下的水渍,在这个血色的世界里看起来都像是血的痕迹,红得让人有一种窒息感。

    这里就是镜子中的世界,一个与镜子外面完全相反的世界。

    苏青行回过头去看身后的镜子,接着就极为诧异地发现那面镜子已经完全破碎,苏青行可以从那破碎的一片片镜子里看见无数的自己,带着吃惊而茫然的表情。

    小熊之前曾经说过,镜子外面的人进来之后就出不去了,也许其中的原因正是因为这面镜子墙的破碎,因为碎了,所以想要再从这面镜子里出去也成了难事。

    至于小熊能够出去的原因……苏青行盯着那面破玻璃看了很久,觉得小熊应该是凑巧满足了两个条件,一个是因为朵朵在另一边碰触了镜子,另一个是因为其中某一些碎片恰好能够让小孩子体型的小熊爬出去。

    当然,这只是苏青行个人的猜测而已。

    镜面亮起涟漪,穿着牛仔裤的长腿率先迈了进来,然后就是沈思那件印有粉色卡通小猪的T恤,以及那张好看且有些不真实的脸。

    看来镜子这边的破碎,并不会影响外面的人进入镜中世界。

    "这里是红色的?"沈思走进来的一瞬间就眯起了眼睛,毕竟里外两个世界的光线真的差别很大,就像是从明亮的客厅,走进了洗印照片的暗房。

    "好像被火烧过。"苏青行的脚上穿着拖鞋,所以当他走向沈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地上所有潮湿有水渍的地方。事实上,因为这个世界的光线,苏青行甚至无法判断那些液体究竟是不是普通的水。

    得亏了鞋底的防滑处理,才让苏青行不至于在这短短的一段路中滑倒多次。也多亏了沈思能帮苏青行找到一双合适的鞋子,不然实在无法想象他应该如何踩着这遍布水渍、烧焦痕迹乃至尘土的大厅地板前行。

    靠近沈思的时候,苏青行微微加快了脚步,却在下一秒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直接向前扑了过去。

    于是,刚刚从镜子里出来沈思,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就获得了投怀送抱的少年一枚,那蓝色小爱心的睡衣即使在红色滤镜下,似乎也足以让人心情愉悦。

    "小心。"沈思立刻用手扶住苏青行,不过想到苏青行有可能会再次摔跤,就干脆抱住少年身体两侧,直接使得苏青行腾空而起,然后在另一片比较干爽的地面着陆,避开了刚才比较潮湿的那一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青行哥哥!"

    还没等苏青行从第二次被抱中回过神来,提前进入镜子的小熊就抱着那只白色的玩偶从拐角处跑了出来。小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这可能是因为女孩在镜中世界待了很长的时间,早已经习惯了那种红色滤镜的感觉。

    不过这也让苏青行回忆起一个片段,之前他们离开医院大厅去探索医院出口的时候,小熊就像小蝴蝶一样蹦来蹦去,对周围的每一个景色都充满了好奇和喜爱,就算只是地上的一株小野花似乎也能够让小熊笑得极为灿烂。

    会露出那样灿烂的笑容,应该是因为小熊一直都待在这个血色的荒废世界之中,从来都没有见过那阳光、绿荫与鲜花吧?

    "小熊,大家都到齐了吗?"想到这里,苏青行脸上的笑容又温暖了一些,"有没有找到朵朵?"

    "嗯,大家都在里面的房间里,和哥哥他们在一起!"小熊重重点了点头。

    "看来小熊真的有一个哥哥。"沈思一只手扶住苏青行的腰,防止他再次滑倒,"但应该不是你也不是我。"

    "但也有可能是我们认识的人。"感觉到自己的腰被托住,苏青行只觉得自己腰部被碰触的地方突然有了一丝暖意,脚下的步伐似乎也稳了一些,一步步向小熊所在的地方走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青行他们会有这样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当他们在那个医院六楼遇到小熊的时候,孩子虽然飞奔似的扑进他的怀里,但当时小熊确实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自我介绍的时候也是一脸好奇的听着。

    再怎么说小熊也只是一个孩子,很多事情仍然是做不得假的。

    之前小熊和苏青行在医院后花园聊天那会儿,小熊曾经说自己第一次见到苏青行时是假装在哭,因为小熊才不是朵朵那样的小哭包。

    可现在想来,苏青行却觉得小熊当时的眼泪和哭泣也是真的。

    毕竟当苏青行第一次和小熊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是小熊第一次离开镜子获得自由,并且在完全陌生且十分美丽的阳光下,第一次与其他的人类见面。

    那种时候所爆发出来的泪水,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只是小熊这个不合格的熊孩子,对自己高估了而已。

    拐弯处是一条向内延伸的走廊,和大厅里相比要略微干燥和整洁一些,却同样透着很多古怪。最古怪的地方就是,明明大厅里已经被烧成了废墟,整个医院建筑看起来已经废弃,但是这条走廊里却依旧有灯光。

    虽然如同大部分的恐怖情节一样,这些昏暗的灯光只能让人看清楚走廊的大概轮廓,而且那种灯光时不时闪烁的常见画面,在这个血色的世界里似乎显得更加恐怖。

    "吱嘎。"

    耳边捕捉到一个声响后,苏青行看见走廊里一张医院急救床小小动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下方的轮子没有锁住,所以才会发出刚才的声响。

    "额额额——"一种从声道中硬生生挤出来的声音从那张急救床上传来,紧接着就有一只手臂从急救床的边缘耷拉了下来,使得又是一声"吱嘎"声传来。

    "青行哥哥,别去看。"在前面带路的小熊转头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哥哥说那不是活人,但如果不去打扰它的话,它也不会攻击我们,只是偶尔看见的时候觉得非常可怕而已。"

    灯管闪烁时的声音,急救床时不时的"吱嘎"声,再加上那眼前蒙着的一丝血色,苏青行突然能够理解为什么小熊说"镜子里的世界非常可怕",也突然能想明白,为什么镜子里的白初说"镜子里的世界是地狱"。

    "既然人到齐了,那我们进去吧。"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让受到气氛影响的苏青行也免不得略受惊吓。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不怕鬼怪的人,在看恐怖片的时候也会被灯光和音效吓到一样。

    而沈思依旧稳稳地扶住苏青行的腰部,趁着少年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尽心尽责地做着一个护花使者的工作。

    特别是之前见过那个镜子里的"沈思"之后,我们伟大的死神殿下觉得,他必须把一些事情彻底抹杀在摇篮里才行,从一开始就不能让那个"沈思"做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两个人一起循着声音看过去,这才发现一个和白初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站在门口的地方,低眉垂目,平静得如同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如果对方不是和白初长得一模一样的话,也许苏青行会觉得他是某一个潜伏着的鬼物,没有一丝声响。

    虽然和白初一样,但眼前这个人不是白初。

    眼前这个白初的衬衫袖子挽着,露出手臂上一条条刀割的痕迹,那是白初身上所没有的。所以苏青行可以确定,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男人是镜子里的白初。

    对方是那个性格应该和白初相反的镜中人。

    "初白哥哥!"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小熊开心地扑了过去,"初白哥哥,我把青行哥哥和沈叔叔带来了!"

    沈叔叔:"……"

    "咳咳。"沈思侧过头去咳了两声,沉着声音说,"叫我哥哥就可以了。"

    "不行!"小熊很有道理地说,"初白哥哥一直告诉小熊要尊重长辈。"

    "……"

    听到小熊的话,在看到沈思此刻的模样,苏青行忍不住轻笑了声。下一秒,苏青行就感觉到环在他腰间的手臂收紧了一下。

    说实话,若非沈思这会儿的动作,苏青行可能都忘记这位好心的沈先生正扶着他的腰,所以马上就向旁边走了一步,让沈思下一步的动作摸了个空。

    有的时候,伪装人还不如伪装一条小雪狼。

    当然,现在还有比和小熊讨论称呼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眼前这个被小熊称为"初白"的男人。

    白初,初白,一正一反,镜子的里外两面,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吓到大家了。"初白整个人的气息很弱,给人一种无悲无喜,没有期待没有希望,和整个医院一样残破而有一种荒凉感,而且他本人似乎很清楚这一点,知道自己站在这里会吓到苏青行他们。

    "这条走廊并不安全,小熊又坚持要独自去接你们,所以我就在这里等待。"初白的声音也不如白初那么精神,但所说的内容却显然是好意,为了保证小熊的安全才在这里等待,"大家一起进来吧,这里算是这家医院最后的避难所了,其他的两位先生也已经到达。"

    "就是这里了。"小熊和初白走到了正数的第二扇门外面,握紧小拳头敲了敲门。

    快三下,慢三下,快两下,慢两下。

    小熊敲门的频率似乎是一种暗号,也许可以帮助房间里的人识别出现在门外的究竟是人……还是一些其它的东西。

    那扇门看起来倒还算是安全,外面是一扇铁栏门,虽然有些生锈,但看起来很结实。那扇踢门的大小看起来有些不太适合,像是从什么地方拆下来,又装在了这里,因为宽度不适合而用许多的铁链固定住边缘。

    铁门里还有一扇门,虽然看不清具体的模样,不过隐约让人觉得像是另一扇金属的防盗门。

    等小熊敲完门之后,门内就传来好几下打开门锁的声音,声音之间略有差别,里面显然安装了不止一个门锁,里面的人也似乎已经很努力让这个地方变得更安全一些。

    门锁开了好久之后,里面的门才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人影在门口看了一下后,才缓缓将门打开。

    苏青行在看到开门人的时候露出了些许诧异的表情,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试炼世界遇见其他的人——刚才急救床上的那个不算。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很普通,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医院护士,只是脸色在这样的世界里也显得有些苍白,精神并不是很好,看起来忧虑重重。

    打开铁栏门的锁链也花了一番功夫,在苏青行看来这样进进出出恐怕每次都得耗费一段时间,而这个防备森严的"秘密基地",恐怕也是第一次像今天这样迎接这么多客人。

    "初白先生。"那位护士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在见到初白的时候带着恭敬点了点头,"大家请进。"。

    也许是因为外面实在太过危险,所以就连推动铁门的时候,那个护士也竭尽可能的小心翼翼。虽然铁门因为生锈的关系难免发出声音,所以也只是开了一条瘦子可以勉强挤进去的缝。

    苏青行他们刚刚走进房间,就觉得周围漆黑一片,连一点灯光都没有。等到身后的人将铁栏门和大门全部关上,开始一个个重新将锁锁上的时候,才有人"啪"一声按下灯的开关。

    整个房间瞬间亮了起来,那突如其来的光线使得刚刚进入房间的人都忍不住用手遮住眼睛。其实那光的亮度并不强,只是对于在黑暗中待了一会儿的人而言有些突然。

    适应了光线的苏青行和沈思都挪开了遮挡光亮的手,房间里虽然亮了起来,但依旧蒙着一层血红,不过至少可以让他们看清楚周围的景象。

    这间房间……和外面的大厅比起来还算完整,所有的窗户被厚厚的布遮掩,看起来像是从病床上挪来的一床床被子。整个房间空空荡荡,连一张桌子都没有,而且这个小小的房间看起来也不像是避难所,更没有看见白初和牛勇他们。

    初白也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依旧语气很弱地对苏青行他们说:"小熊说镜子内外的世界差别很大,不知道两位会不会被吓到?"

    "只是整个环境看起来有些恐怖,倒还没遇到太多令人吓一跳的事情。"苏青行想了想外面的"风景","确实没有想到镜子里面的世界竟然会是这样。"

    "事物皆有两面性。"初白和两个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又走回门口的地方,"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镜子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在此之前也不知道镜子外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看着初白一路走到门口之后,苏青行才发现这位镜中人的手上拿着一个像是小药瓶的东西,里面灌满了红色的液体。

    嗯……苏青行不确定那究竟是不是红色的,毕竟在这种血色的滤镜下,任何比较暗的颜色看起来都像是各种红色。

    然后,初白就用手指蘸着那东西,在大门上开始涂画某个看起来有些玄乎的图案。那扇门上似乎本来就有这么一个图案,只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而变淡了很多,只剩下一个隐约的轮廓。所以初白现在在做的就是用那种液体,将门上的图案再次加深。

    "那是什么?"苏青行觉得初白的举动有些不寻常。

    "是我的血。"初白举起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上面除了一道道伤口外,还正绑着一圈绑带,"一开始还能在医院里找到一些抽血用的工具,时间久了还是这样比较快一点。"

    "我的血,拥有阻止鬼物入侵的能力,虽然每过半小时左右就需要重新涂一次,但至少能够让我们在这个世界活得更久一些。"初白似乎并没有打算隐瞒这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