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9.镜子里的你(1)
    在冥界, 叫沈思这个名字, 且一心一意想要照顾苏青行的人可能只有一个, 他不是人, 而是被称为神的存在——那就是冥界的死神殿下。

    为了能够更靠近自己喜欢逃跑的婚约者, 死神殿下总是能够想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主意。比如说,鬼巴士的试炼中有一只作为NPC的小白狗, 于是死神殿下就拜托某个朋友修改了朱砂的程序,偷偷变成小白狗潜入冥界试炼中,成了苏青行的小伙伴"思思"。

    考虑到自己在婚约者眼中的形象问题,死神殿下特地要求某人在修改程序的时候,把小白狗修改成了雪狼幼崽……

    后来到了《死神的新娘》世界,之前一次手脚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死神殿下故技重施, 又变成了小雪狼的样子腻在苏青行的怀里。

    可当死神殿下想要第三次潜入冥界试炼的时候, 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那就是小雪狼这个"异常"的存在被666号鬼城的构建师朱砂发现了!

    试炼程序进行了修改,小雪狼也被朱砂藏进了"杂物箱",一时间无法进入到试炼中去,这成了死神殿下的一个大难题。

    一直以来帮助死神殿下陷入试炼的那个朋友也是构建世界方面的专家,本以为一个低级鬼城的构建师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手脚。却没有想到朱砂的技术竟然能够让他和死神全部大吃一惊,反将了一军。

    但即使如此,死神殿下还是不想离婚约者太远,一心想着怎么在苏青行面前刷好感度。所以在那位"专家"的帮助下, 死神最终赶上了苏青行所在的冥界试炼,但这一次并不是以雪狼的姿态, 而是以一个"人"的姿态。

    名字还是沈思,容貌却来自于沈思与苏青行的融合,再加上些许更深层的修改。

    用那位"专家"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你们夫夫有本事生孩子的话,将来应该就会长成这副样子吧?"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沈思虽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却强烈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冥界试炼!

    "其实用人类的话来说,你就是个闷骚吧?"专家一口指出,"别看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说不定心里的小人都开始跳舞了。"

    "……"

    于是,冥界试炼中就多了一个"沈思"。

    和苏青行一起在医院606室醒来,一直跟随在他的身边。

    然后,沈思就看到了白初。

    曾经见过白初,而且知道白初底细的人不是苏青行一个,还有当时变成小雪狼模样的沈思。所以就算白初脸上的笑容再和善,沈思也不可能相信这个人所表现出来的"友善"。

    "有没有人说过你笑的很欠揍?"当白初再次说出"青行"这个称呼之后,沈思难得爆出了这么一句话。

    "……"也许是因为沈思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沉稳话不多,所以突然听见他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白初愣了好一会儿。

    面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后,白初才勉强笑了笑说:"还真没有,大家都觉得我脾气挺好的,会这么想的……可能沈先生是第一个吧。请放心,我只是将苏青行当成了自己的弟弟来看,觉得那种年纪的少年很需要别人的照顾。"

    "白先生很疼爱自己的弟弟。"沈思与白初面对面对峙,一个神色冷峻,一个眯眼笑着。

    "是,我很爱我的弟弟。只是现在天人永隔,再也没法照顾他了。"白初虽然依旧笑着,却无奈扶额,看起来似乎有些心痛。

    "苏青行不是你弟弟,别想多了。"如果沈思没记错的话,白初是那种弟弟白桦死后,还能笑着骂他一句"废物"的人。

    "怎么说我们现在也算是队友,应该齐心合力互相照顾不是吗?"白初这一次睁开了眼睛,声音少有地沉了下来,"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作为队友我还是很合格的。"

    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牛勇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甚至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说:"唉呀妈呀,这两帅哥要是为了一姑娘在争辩的话,那就是妥妥的电视剧啊!"

    白初和沈思显然都听到了牛勇的嘀咕,很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从医院大厅离开之后,苏青行追着朵朵的脚步一路跑到了医院的后院——那个他曾经在六楼看见过的漂亮公园。不过当时苏青行只觉得眼前一片郁郁葱葱,等到自己真的身处其中时,似乎更能感觉到那种绿意盎然的感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如果围墙外面不是一片迷雾的话,也许苏青行会更加享受这个公园的景致。

    苏青行在追赶朵朵的时候没有办法跑得很快,虽然沈思找到的拖鞋很合脚,鞋底也能防滑,不过拖鞋毕竟是拖鞋,踩着拖鞋的苏青行只能一路跟在朵朵的后面,用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速度慢慢追赶。

    有的时候真的不能太小看孩子的体力,抱着白色小熊的朵朵跑了好一会儿,才在后院正中间的一棵大树下停住脚步,接着小家伙就这么独自坐在树下的石凳子上,气鼓鼓地缩成一团。

    放慢脚步,苏青行慢慢靠近朵朵,脚下却踢到了一颗小石子,带着微小的声响滚了一路。那声音虽然小,但在这风平树静的公园里却听得很轻。

    也许就是以为听见了那个声音,朵朵的身体动了动,但很快又缩了回去,显然是在闹脾气。

    "朵朵,镜子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苏青行没有询问太多尖锐的问题,无论是真正的朵朵还是镜子里的朵朵,都只是一个孩子而已。除非这个孩子真的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恶魔,不然都会被太过急切地提问吓到。

    "不知道,朵朵就是朵朵,朵朵怎么会知道镜子里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小女孩气呼呼地说了一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朵朵!"

    女孩说得很认真,但在苏青行听来,这孩子几乎已经承认自己是镜子里来的。

    苏青行在朵朵身边的石凳上坐下,因为思考自己应该如何继续开口而沉默了一会儿,在确定了接下来的对策之后,苏青行才用一种闲话家常的语气感慨着说——

    "是啊,这世界上的每一个朵朵都是独一无二的。"

    听了苏青行的话之后,朵朵显然又动了动,而且还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苏青行。虽然没有说话,但苏青行的那句话显然引起了小女孩的注意。

    "就算叫同一个名字,就算长得一模一样,但这个世界上还是不可能存在一模一样的人。朵朵知道为什么吗?"苏青行歪了歪身子,让自己更靠近朵朵。

    "为什么?"这次,朵朵忍不住转过头来,眨巴一下大眼睛,像是听故事一样看着身边微笑的大哥哥。

    "因为每个朵朵小脑袋里想的东西不一样啊。"苏青行拍了拍朵朵的小脑袋,笑着说,"如果一个朵朵在哭,一个朵朵在笑,那么两个朵朵就完全不一样了,对不对?"

    "嗯!"朵朵认真地点了点头,不小心脱口而出,"朵朵不哭,朵朵只有刚见到青行哥哥的时候才哭,毕竟原来的朵朵是个小哭包!"

    "啊!"朵朵慌忙捂住嘴巴,却发现自己已经把话全说出口了,只能可怜兮兮地看向苏青行,"哥哥,朵朵不是故意的,朵朵不是故意装哭的。"

    朵朵是装哭的?

    苏青行不禁想到自己和朵朵刚刚见面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强忍着泪水,一直到扑进自己怀里后,才嚎啕大哭起来,听着都让人觉得伤心不已。

    如果那个时候朵朵是在装哭,这份演技实在是让人惊叹。而且,那也意味着苏青行从一开始遇到的就是镜子里的朵朵,真正的朵朵早在苏青行睡醒之前就已经被关进镜子里去了。

    苏青行和真正的朵朵从未相遇过。

    "朵朵,那个小哭包朵朵在哪里?还在镜子里吗?"苏青行知道现在已经到了追问的时候,就算对方是小孩子,也不能一直那么委婉地询问下去。

    "哥哥为什么要找那个小哭包,难道哥哥不喜欢朵朵吗?!"朵朵睁大了眼睛,"哥哥还是不喜欢朵朵对不对?"

    "哥哥喜欢朵朵,但是那个小哭包朵朵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着急地在找……"

    "啪!"

    苏青行的话还没有说完,朵朵直接把怀里的小白熊玩偶丢到地上,气呼呼地说:"你们只喜欢小哭包,你们都不喜欢我!明明我和小哭包一样,明明我也喜欢爸爸妈妈,为什么我只能待在可怕的镜子里?就连青行哥哥都在找小哭包,为什么没有人救朵朵?为什么没有人把朵朵从可怕镜子里救出去?"

    "难道朵朵就不重要吗?"眼泪从朵朵的眼眶里流出来,看不出任何虚假,只能听见孩子伤心地哭着,"朵朵不想回到可怕的镜子里,朵朵也想回家!"

    "朵朵也记得爸爸妈妈?"苏青行将哭泣的朵朵抱进怀里,在看到朵朵的小脑袋点了点头后,立刻就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苏青行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件事情,镜子里的你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么镜子里的你,是不是也和你拥有着同样的记忆?

    "青行哥哥还会不会带朵朵回家?"朵朵从苏青行的怀里探出头来,"朵朵想见爸爸妈妈!朵朵被关在镜子里好久好久,朵朵不想再回去了。"

    在镜子里被关了好久好久……

    不知为何,苏青行突然想到了自己被囚禁在石塔中的那段岁月。虽然那种不见天日的时光过着过着也就习惯了,但是当苏青行刚刚被关起来的时候也曾经这么想过——

    只要能放他出去,无论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苏青行自己况且被逼至此,他又如何能指责一个孩子想要逃离可怕地方获得自由,并且迫切想见到爸爸妈妈的那种心情呢?

    你会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是假的。

    但镜子里的人却也觉得自己是真的。

    再加上朵朵还是一个孩子,可能更加无法理解这些事情,只是固执地觉得真正的朵朵抢走了她的东西,抢走了爸爸妈妈,抢走了自由……

    "朵朵,镜子里有什么?"苏青行从凳子上起身,帮助朵朵将小白熊玩偶捡了起来,重新放回到女孩的怀里。

    "很可怕。"朵朵将整个脑袋埋进小白熊里,"好可怕好可怕!大家都会死的!"

    "那么如果小哭包朵朵一直待在那里的话,会不会很危险?"苏青行尝试慢慢引导朵朵,"朵朵比小哭包坚强,比小哭包勇敢,却那么害怕镜子里的世界。那么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哭包,是不是会比朵朵更加害怕?"

    "……"朵朵埋着脑袋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嗯"了一声。

    "既然朵朵这么厉害,那应该是小哭包的姐姐吧?"苏青行努力将眼前的朵朵和真正的朵朵当成是两个不同的孩子,"做姐姐的怎么可以欺负妹妹呢?姐姐应该保护妹妹,如果妹妹遇到危险,一定要请大人去帮忙,对不对?"

    "哥哥也经常这么说。"朵朵弱弱地应了一声。

    苏青行不知道朵朵在说的是哪个哥哥,但看见朵朵的态度已经软化,就连忙接着说:"现在哥哥们对镜子里的事情一窍不通,所以朵朵把镜子里的事情告诉我们,我们一起去把小哭包救出来,然后再带着朵朵一起出去好不好?"

    "朵朵真的可以和小哭包一起离开吗?"朵朵抬起头,睁大了眼睛。

    "拉钩,哥哥一定会找到办法。"苏青行笑着伸出小拇指,"就算别人做不到,哥哥也会想办法做到,这算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嗯。"朵朵乖乖和苏青行拉钩,然后又眨了眨眼说,"哥哥,朵朵和小哭包真的是不一样的吗?明明小哭包的名字也是朵朵啊?"

    "嗯。"苏青行认真地点了点头,"朵朵觉得自己和小哭包一模一样吗?"

    "长得一样,只是小尾巴的方向不一样。"朵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脑袋上的小马尾,"看起来和朵朵一样。"

    "有一样不同。"苏青行伸出手指指向朵朵怀里的小白熊,"这是沈思叔叔送给朵朵的小白熊,是属于朵朵一个人的小白熊。"

    "朵朵,朵朵,朵朵……"镜子里走出来的郑朵朵喃喃了好几声,"青行哥哥,如果我和小哭包不一样的话,能不能有个和朵朵不一样的名字?"

    "当然可以。"苏青行想了想,突然有了注意,"既然站在青行哥哥眼前的是拥有小白熊的朵朵,那就取个昵称叫小熊好不好?"

    "这是只属于我的名字吗?"朵朵,不,小熊双眼都几乎要放光,甚至高兴地回抱住眼前的苏青行,像是小动物一样蹭了蹭。

    也许是因为替小熊取了名字,孩子的心情马上变得和太阳公公一样阳光灿烂,甚至很快就答应带苏青行他们去镜子世界找郑朵朵。

    "小熊是姐姐,一定会把朵朵妹妹救出来的。"小熊甚至还一只手握拳,为自己鼓了鼓气!

    既然已经做出了约定,安慰了小熊的心情,苏青行总算松了口气,牵着小朋友的手一路往医院大厅的方向走。

    如果镜子上的血字是真的,那么小熊和朵朵的性格应该相反。也许朵朵是个乖乖牌小哭包,小熊是个坏脾气熊孩子……但因为两个女孩都还小,所以这种性格差异其实是可以被外界影响的。

    这世上也不是没有仗着年纪小害人性命的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