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8.被照顾的青行
    医院外面的阳光同样明媚, 一条很宽的路向外延伸, 两边都是常青树和修剪整齐的灌木丛, 浓浓的绿意中还点缀着一些各色的花朵, 美丽到让人忘记了这里是医院。

    "青行哥哥, 快一点!"郑朵朵走在一行人的最前面,从旁边摘了一朵小花之后, 就笑着对苏青行他们挥了挥手。

    "这小姑娘心也忒大了。"牛勇很是感慨地说了一句,"我也有两个娃,他们要是就这么走丢了,铁定哭得停不下来,哪像这姑娘,才一会儿就开始笑了。"

    郑朵朵此刻的表现, 确实有些不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苏青行看着郑朵朵的表情也很吃惊, 就连苏青行身边的沈思也皱起了眉头。

    苏青行之所以下决心保护朵朵,是因为刚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她的忍耐以及找到爸爸妈妈的渴望。

    那个时候的朵朵虽然流着泪,却抿着嘴没有哭,一直到看见苏青行之后,小女孩才哭了出来。正是这样有别于普通小孩的忍耐,让苏青行注意到了这个小女孩。

    但即使如此……

    朵朵的恢复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点?刚刚还在哭,现在却在路上跑啊跳啊,笑得特别灿烂,就好像是和家长到公园里去玩一样。

    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小心点, 有些不对劲。"沈思在苏青行的身边轻声说了一句,虽然声音不大, 但他相信苏青行肯定听见了。

    而苏青行也微微点头。

    "朵朵。"光着脚的苏青行速度不是很快,只能努力跟上眼前的小女孩,弯下腰对朵朵说,"一个人走在前面不害怕吗?"

    "不害怕,青行哥哥!"朵朵眨了眨大眼睛,左侧的小马尾甩了甩,将手中粉红色的小花递给苏青行,"青行哥哥这么厉害,一定能帮助朵朵找到爸爸妈妈的,对不对?"

    "嗯,一定会帮助朵朵找到爸爸妈妈。"苏青行再一次保证,"不过在此之前,朵朵一定要小心跟在哥哥身后,不能到处乱跑,好不好?"

    "嗯!"朵朵的小马尾甩了甩,乖乖跑到了苏青行的后面,没有再继续往前跑。

    虽然已经跟在苏青行的后面,朵朵还是非常好奇地往四周看,看起来真的很喜欢这医院周围的景色。

    "我必须再感慨一次,这里比我走过的所有医院都要漂亮。"白初一路上都是眯眯笑的模样,让人怀疑他到底能不能看清楚向前走的路。

    "小哥,你这话说的……好像你走过很多医院一样。"牛勇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憨厚,"难道你是一个医生?"

    "久病成医,住院住多了的话,也能变成半个医生。"白初依旧笑着,"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后来更是得了一场大病,所以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在医院里度过。"

    听白初说到这里,苏青行突然想起了他的死因,这个看起来平静的青年确实身患重症,最后甚至选择以偏离正轨的方式了解自己的生命。

    "原来是这样。"牛勇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你现在看起来精神很不错,应该已经很好了吧。"

    白初一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牛勇笑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说:"在这么漂亮的环境里,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好像什么病痛都消失不见了。"

    一行人继续向医院大门的方向走,苏青行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苏青行的种族很特殊,身体上的伤害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只是会感觉到痛而已,这也导致苏青行的体质和身体本身其实并不强大。

    所以当感觉到光着的脚下踩到了一颗碎石头之后,往旁边一挪,又蹭在了另一颗碎石头。一种痛袭来后,苏青行就停下脚步看了看,果然发现自己脚底已经出血了。

    下一秒,苏青行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腾空而起。

    "你……"苏青行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被沈思整个人横抱起来,沈思的手臂紧紧托住他的身体,使得年纪怎么说都好几百了的苏青行不禁脸一红,"你做什么?"

    "你的脚受伤了。"沈思的脸如果摆在大屏幕上,也许会成为年度最受欢迎的男性模版,但这会儿却无比认真地看着苏青行,双手的力量还在渐渐收紧,"难道还想继续受伤吗?"

    沈思的眼神很专注,当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苏青行所有想要脱口而出的拒绝,都在下一秒吞回到肚子里去了。

    "没事,脚底没那么脆弱,先……先出去比较好。"在苏青行的漫长记忆中,仅有两次被这么紧紧抱着的经历。

    第一次的时候,他尚被封印在石塔中,一个蒙在黑色斗篷里的人将他四肢上戴着的石锁砍断,就这么抱着他,离开了将他困锁百年的石塔。

    那天的风沙很大,那个人就这么抱着他穿过荒地上列阵的军马,如同正在进行某种虔诚而神圣的仪式,每个人都在呐喊着什么,但苏青行的记忆却已不怎么清晰。

    虽然那一次苏青行很快就因为各种原因晕了过去,不过那也算是让他难以忘记的一段记忆了。

    第二次就是现在,对方是刚刚认识没多久的试炼者沈思。不过因为苏青行现在脚底已经受伤,前面的道路看起来还有许多碎小的石粒,所以苏青行觉得沈思也是一番好意。

    一时间竟然不太好拒绝。

    "我刚才在医院一楼看见有一个休息室,里面说不定有备用的鞋子。"白初这会儿在旁边突然插口说道,"这样子就不需要劳烦沈先生这么抱着青行了。"

    听到白初说的话之后,沈思默默盯着他看了会儿,没说话。

    当听见白初称呼自己为"青行"的时候,苏青行下意识地觉得一阵古怪,不禁开口说道:"白先生,我们可能还不是很熟,叫我全名就可以了。"

    "抱歉。"白初笑容一僵,但转瞬间又恢复了过来,"我只是觉得苏青行你很像我弟弟,所以……"

    "总之我们先出去看一看,待会儿再去找鞋子。"唯一没有被影响到的好像就是沈思,他只是依旧这么紧紧抱着苏青行,趁着怀中少年还没有出声反对,就一路径直向医院大门走去。

    苏青行有些欲言又止,这会儿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来说服沈思了。

    "放心,我力气大。"沈思没有与苏青行对视,只是直视着前方说,"你轻成这样,和羽毛差不多重,就算再抱久一点也没事。"

    "怎么说也这么大一个人,再轻也不可能和羽毛一样亲。"苏青行觉得沈思这个人很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你想怎么走?就算不再受伤,也会走得很慢,跟不上大部队。"沈思说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

    再加上脚下的路确实不如医院走廊里那么光洁,大家又在赶路,拖后腿不怎么好,所以他干脆就这么自暴自弃地窝在沈思的怀里。

    沈先生被迫抱着个"硬邦邦"的男人都没有说话,苏青行作为一名被帮助者,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嗯,反正时间也不会太长。

    "抱歉各位,我们可能没办法再这么谈风说笑了。"牛勇的声音突然传来。

    因为刚才的小插曲,所以苏青行他们落在了后面,而走在前面的牛勇这会儿却突然开口,语气让人觉得有些不妙。

    "怎么了?"白初看了一眼苏青行和沈思,然后才走到牛勇的身边,"你发现了什么?"

    "医院外面有些不对劲!"牛勇吓得方言都快出来了,似乎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他所看见的东西。

    不对劲?

    周围鸟语花香,绿树成荫。

    而牛勇却说外面有些不对劲?

    这个地方除了一个人都没有之外,还有什么不对劲的?

    苏青行忍不住看向前方不远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所医院位于郊区,苏青行总觉得自己根本看不见医院外面有什么。

    而沈思抱着苏青行,确定那个小女孩郑朵朵一直乖乖跟在身后之后,就快步赶了上去,和牛勇他们一起站在紧关着的医院铁门附近,向医院的外面看去。

    迷雾!

    一片迷雾!

    除了迷雾之外什么都没有!

    当苏青行看清楚医院外面情况的时候,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布满了迷雾。

    透过医院的铁门,他们最多只能看见外面的一条马路,但马路对面就已经被"淹没"在迷雾之中,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清。

    "怎么会这样?"牛勇不禁自言自语,"这座医院一个人都没有已经够奇怪的了,现在医院外面还这么大雾霾?连建筑物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应该不是雾霾。"白初笑着说,"看着像是普通的雾,但确实是太厚了,什么都看不见。"

    "哥哥曾经告诉过我。"郑朵朵抓着医院铁门的栏杆向外看,"千万不要在大雾里行走,里面说不定藏着很凶很凶的大怪物。"

    朵朵还有哥哥?

    "铁门也打不开。"牛勇查看了一下大门上的电子锁,"这种锁不止需要钥匙,还需要指纹和控制器,就算是在装备齐全的情况下,想要撬开也得一天一夜。"

    牛勇这么说的时候,所有人都看了他一样。

    "牛大哥好像很了解这个。"白初若有所指地笑了笑,"还真是刮目相看。"

    "没,没什么,我们司机的圈子里有的时候也挺杂的,无聊的时候什么事儿都能听一些学一些,很正常,很正常。"牛勇摸了摸鼻子,看起来有些尴尬。

    "还要出去吗?"抱着苏青行的沈思摇了摇铁门,确定了一下医院大门的结实程度,"如果要出去的话,可能只有从上面爬出去这一个办法了。"

    "难。"牛勇指了指上方,"墙和铁门的上面还有电网和刺棱,如果电网没通,我们这里有小孩子在,估计也没有办法平安无事地出去。如果电网通了,那我们估计还没爬过去就变成烤羊肉串了。如果装备……咳咳……"

    接下来的话牛勇只说了一半,就自己咳嗽了几声将自己打断,随之转移话题说:"总之从正门应该是没办法出去了。"

    "了解了。"沈思虽然看起来不壮,但身高却和牛勇差不多,当他抱着苏青行挺直身子露出严肃表情的时候,瞬间闪过一种莫名的气场,但下一秒又收敛了起来。

    "这样。"沈思低眉思忖了一下,"我先带青行去找一双鞋子,麻烦两位先四处探查一下,看看医院还有没有别的出口,或者这四周有没有地方没有被迷雾笼罩。"

    "好,那我们等会儿就在医院大厅的镜子前面汇合。"牛勇和白初很快就答应了沈思的提议,让郑朵朵依旧跟着苏青行他们之后,就分开向左右两边奔走,以最快的速度探查整个医院的情况。

    "如果这所医院真的被迷雾环绕……"苏青行被沈思抱着,觉得自己脚下被暖风吹着,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忍不住缩了缩脚趾,像小猫一样眯起眼睛,"那这里不就成了一座孤岛?"

    明明苏青行的语气还算认真,但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沈思正盯着自己看,那种专注几乎要让苏青行起鸡皮疙瘩。

    "怎么了?"苏青行歪了歪头。

    "没什么。"沈思将头偏向一边,不过耳边却有些泛红,"我相信一定会有出去的方法。"

    "是啊。"风吹着苏青行的脚底,一种痒痒的感觉让他再次忍不住缩了缩脚趾,"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一双鞋子比较好。"

    苏青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很讨厌白初称呼自己为"青行",但却完全不讨厌沈思这么称呼自己。

    甚至……在沈思怀里窝了这么久,苏青行都没有想过抵抗……

    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试炼者,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苏青行觉得自己不止是不讨厌沈思,甚至觉得这个普普通通的试炼者在照顾自己,而且自己还非常非常不讨厌这种被照顾的感觉。

    苏青行很强。

    苏青行强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毕竟他从来没有尝试过什么叫做全力爆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正是因为苏青行很强,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保护,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帮忙,甚至连在试炼中遇到难题,都不会打电话向朱砂求助。

    当苏青行表现得很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下意识依赖苏青行。

    但当苏青行表现得很弱的时候,却很少有人对苏青行出手相助。

    时间久了,觉得自己很强很强的苏青行自己都不知道,也许他骨子里是一个很渴望被人照顾的类型。

    从小的艰辛。

    在石塔的百余年。

    独自一人闯荡冥界鬼城……

    苏青行其实很需要一个人照顾,很需要有人能够给予他支撑,只是一直强撑着的苏青行自己都没能注意到这一点。

    但这一需求,还是在苏青行的行事中一点点显露出来。

    比如苏青行很看重自己和朱砂之间的友情,因为朱砂虽然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却总是为了苏青行担心这担心那,就像个操心自家孩子的老母亲。

    比如在试炼中曾经帮助过苏青行的那些亡魂……

    无论是最终替苏青行去死的张彪,还是在血色长廊里将肩膀借给苏青行的秦观,都使得苏青行承下这份心意。

    所以当沈思一心一意照顾苏青行的那种心情渐渐显露出来的时候,苏青行也非常敏感地感觉到了这一点,虽然这种动作很像朱砂口中的公主抱……

    不过,这可能是沈先生思考目前情况后唯一的解决方法吧?

    苏青行觉得,沈先生需要这么抱着个"大"男人,本身应该还是很不情愿,而且很尴尬的,有的时候手臂都在发抖!

    这是多不情愿,才会在抱着他的时候手臂发抖?

    想到这一点,苏青行默默不说话,等待解决方法好了。

    其实苏青行也不会轻易接受任何人的照顾,若是白初想要照顾苏青行的话,他可能早就已经躲得远远的,最好永远不要相见。

    沈思抱着苏青行,郑朵朵迈动小步子跟在后面,三个人再次回到了医院大厅。

    大厅虽然依旧宽敞明亮,但是当苏青行他们再次看见那面镜子墙的时候,却觉得整个大厅即使透着阳光,温度也还是下降了很多。

    特别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整个大厅更是有一种森寒的感觉。

    虽然镜子里的三个人没有任何异常。

    但就像白初一开始所说的那样,当视线离开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镜子里的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白初说的休息室应该在那边。"虽然已经进入医院,但沈思看起来完全没有想要把苏青行放下的意思,"我们先过去好了。"

    "沈先生,现在可以把我放下来了。"虽然愿意接受沈思的照顾,可苏青行一想到对方也只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就有些不好意思继续在沈思的怀里继续待下去。

    而且,刚才苏青行看见朵朵一直盯着镜子发呆,完全没有跟着走进来的意思,所以苏青行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沈思说:"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沈先生帮忙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鞋子,我不太放心朵朵。"

    沈思是普通的试炼者,如果让他和朵朵一起靠近镜子,说不定会发生一些不受控的事情,所以苏青行只能拜托这位沈先生去休息室,自己去照顾不知道为什么挪不动脚步的朵朵。

    "……"沈思就这么抱着苏青行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将怀里的苏青行放了下来,那样子看起来竟然有些依依不舍。

    "好,照顾好自己,我马上回来。"沈思说话比较简单,但所说的话很容易让人有一种信赖感。

    苏青行点了点头,看着沈思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然后才转身回到镜子前面。

    小女孩郑朵朵此刻就站在镜子前面。

    苏青行原本以为朵朵在镜子前面玩,走过去之后却发现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笑……

    没错,只是在笑而已。

    苏青行甚至可以听见"嘻嘻"的笑声从朵朵那里传来。

    镜子外的朵朵在笑。

    镜子里面的朵朵也在笑。

    很正常的画面,却让苏青行无来由的心里一紧。

    "朵朵,没事吧?"

    "没什么啊!"朵朵笑着转过头,指了指镜子里面的自己说,"朵朵只是觉得她好可怜。"

    "可怜?"苏青行有些不解地看着镜子里的朵朵,"为什么朵朵会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可怜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因为她在镜子里出不来啊!"朵朵眨了眨大眼睛,"我在外面,她在里面,难道不可怜吗?"

    "这只是镜子而已,朵朵。"苏青行依旧很温和地向郑朵朵解释,但看向小女孩的眼神却复杂了起来,"无论是镜子里面还是外面,都是朵朵你自己而已。"

    "不一样的,青行哥哥。"朵朵却好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抬高手指,指向自己左侧的小马尾,"朵朵的这个尾巴在左边,镜子里朵朵的尾巴在右边,所以是不一样的。"

    苏青行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解释一下镜像的原理。

    只能说,四岁的孩子能分清镜子里的左右,也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你好可怜哦,朵朵。"说着,朵朵又对镜子里面的自己说了一句,"你就呆在里面不要出来了。"

    "朵朵,难道你……"苏青行的目光沉了下来。

    不过,没等苏青行把问题问出口,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一转身便看见沈思拿着好几样东西从拐角处走了过来。

    "我找到了这个。"沈思走到苏青行面前后,就将一双……拖鞋递给了苏青行,"上面还有标签,应该是没人穿过的。我看其它的鞋子很多都是女鞋,绝大部分也都是别人穿过的,所以觉得你可能更习惯这双新拖鞋。"

    "谢谢。"苏青行默默看着递到自己手中的这双拖鞋。

    虽然苏青行确实不喜欢穿别人穿过的东西,但沈思找到的这双拖鞋竟然是……宝蓝色的毛绒绒室内拖,毛绒绒的鞋面上还有两枚可爱的小毛球!

    最讨厌的是,这双毛绒绒的拖鞋,看起来和苏青行身上这件睡衣特别搭!

    沈思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就算是苏青行,这会儿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沈思。不过对方的表情很正经,甚至让苏青行觉得愿望好心的沈先生,实在是有些没道理。

    "如果不行的话,我再去找。"沈思的双眼紧紧盯着苏青行,"不过在此之前先穿上吧,地上很冷,这双拖鞋的鞋底防滑,挺好的。"

    "就先这样吧。"苏青行扯掉拖鞋上的标签,直接就将光着的脚丫子塞了进去,顺便走了几步,"大小正合适,谢谢沈先生。"

    镜子里,穿着蓝色小爱心睡衣的苏青行显得很纤弱,袖子很长,最多露出指节,领口也很大,稍微动作一大就会露出锁骨处白皙的皮肤。

    而现在苏青行的双脚上还踩着一双毛绒绒的蓝色拖鞋。

    "这段时间真是给沈先生添麻烦了!"苏青行想到沈思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抱着自己一路走来走去,这种尴尬状况实在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

    沈先生辛苦了!

    他一定会想办法还人情的!

    "合适就好。"沈思不知为什么默默捂住鼻子,侧过脸去,"对了,我在休息室看到这个,也许孩子会喜欢。"

    沈思将一个白色小熊宝宝递给朵朵,而朵朵在略显迟疑后,就伸出左手从沈思的手中接过小熊宝宝,直接抱在怀里露出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苏青行看到朵朵面对镜子摆弄小熊,也知道这个孩子应该很喜欢沈思送来的小礼物。正打算代替朵朵向沈思道谢的时候,却看到这位沈先生的手里还拿着一件东西。

    "那个是?"苏青行观察了一下,就看出沈思手上透明袋子里似乎装着一件白色的衣服。

    "也是在休息室找到的。"沈思将衣服从袋子里取出来,"你好像有些不习惯穿睡衣到处走,所以看到的时候就在想你可能需要,然后就顺手拿过来了。"

    "很需要!"苏青行立刻点了点头,这次参加试炼的所有人都穿着整齐,就他这个引路者穿着睡衣,实在有些不合乎身份。

    可是……

    当沈思将整件衣服展开后,苏青行就有些后悔自己说那句话了。

    因为……

    那是一件白色的护士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青行:"……"

    "抱歉。"沈思直接将护士服团成一团收了起来,再次捂住鼻子转过头去。

    "咳咳,没事,这样的小失误时有发生。"苏青行觉得沈思也是一番好意,只不过再次遇见了尴尬的状况而已,虽然没有办法换下睡衣,不过苏青行也不会因此而和沈思较真。

    两大一小在镜子前面站了一会儿之后,白初和牛勇分别一左一右跑了进来,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

    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沉重。

    "很糟糕。"白初和牛勇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怎么回事?"

    在苏青行的询问下,白初和牛勇顺了顺气,然后将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尽可能清楚地叙述了出来。

    将白初和牛勇所说的话进行整理和总结后,苏青行他们一起得出了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的结论。

    这座医院真的是"孤岛"。

    整个医院加上前后的院子呈矩形,所以四面的围墙也都是直角,除了之前他们一起见过的大门之外,连个后门口都没有。

    白初和牛勇两个都想办法观察了围墙外的情况,不过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情况完全一致,除了墙壁外的马路之外,其它的东西全部被笼罩在迷雾中。

    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座医院,其它的生命和非生命都已经被那浓浓的迷雾所吞噬。

    "医院里什么都没有。"牛勇的体力稍微比白初好一点,在白初忍不住靠着墙大喘气的时候,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之前我们在医院里明明有听到鸟叫,但是我绕了大半个医院,却连鸟屎都没有看见,总觉得这里活着的……可能只有咱们这几个。"

    "所以说,就算我们想办法逃出医院,也必须要面对那不明的迷雾?"苏青行得出这个结论后,带着所有人来到镜子的边缘,他们曾经在这里读到过一段用血书写的文字。

    "千万别相信戴着左耳环的我!"

    "那是镜子里的我!"

    "我是好人,但她不是!"

    "镜子里是相反的!"

    "别再逃了,逃不掉的,这里没有出路,唯一的出路就在镜子里!"

    "但如果你决定进入镜中世界,就做好会丧命的准备!"

    "祝好运。"

    那段用血书写的文字还留在那里,字迹也还是那么潦草,和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当苏青行再次去读这些句子的时候,却似乎有了一些新的感觉。

    "如果这段文字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就算离开医院也没有用。"白初和其他人也一起再次细读了这段文字,"毕竟这句话在告诉我们,真正的出口在镜子的里面。"

    "可这就是一镜子啊。"牛勇有些转不过弯,"我们怎么才能跑到镜子里头去?难道说我们要把镜子砸烂了不成?"

    "可,如果出口不是在镜子后面,而是在镜子的里面呢?现在砸烂镜子,不就是将我们最后的出路全部毁灭?"白初一边大喘气,一边试图阻止直脑筋的牛勇。

    "那么也许进入这面镜子的方法没有那么粗暴。"苏青行说着,再次向镜子伸出手去。

    可就在苏青行的手指即将触碰镜子的时候,朵朵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了起来——

    "不要!不要!朵朵不要到镜子里去!朵朵才不要和那个可怜的家伙一样到镜子里去!"朵朵大声说了一句之后,就直接冲出大厅,向外面跑去。

    "朵朵好不容易才出来的,才不可能回去呢!朵朵不要回去!"已经走到大门口的朵朵声音里似乎已经带着些许哭腔。

    但是听到朵朵说出来的那句话之后,苏青行的表情立刻认真了起来。之前,苏青行已经感觉到郑朵朵的身上有些不对劲,此刻已经完全可以确定——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朵朵,是从镜子里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真正的郑朵朵怎么了,也不知道两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完成了交换,但苏青行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刚才跑出去的朵朵来自镜子。

    而且因为某些原因,这个朵朵不愿意再回到镜子里去了!

    "你们稍等一下。"苏青行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直接踩着毛绒绒的拖鞋向外跑,"等我带那个孩子回来之后,我们再继续!"

    "小心一点,青行你小心点。"白初直起身叮嘱了一句。

    "是苏青行。"沈思在旁边瞥了一眼白初。

    苏青行的身影很快从大厅里消失,只留下沈思他们三个人站在阳光照射的大厅里,时不时对视了一下。

    "好像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牛勇的表达能力不怎么样,但身处于这样非现实的环境里这么久,他的接受能力也稍微提高了一些。

    "你叫沈思吧?"白初突然笑着看向沈思,"沈先生,你好像对我很有敌意,是怕我抢走青行吗?"

    "他不喜欢你的称呼。"既然苏青行不在,沈思也懒得和白初多说一个多余的字。

    "所以沈先生是真的怕我把苏小哥抢走吗?"白初依旧笑眯眯的,"明明两位也只是刚见面的陌生人,不是吗?"

    沈思看着笑眯眯的白初,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笑的很欠揍?"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这章,竟然突然有了炖肉的冲动……然后突然发现,青行都还不算认识沈思,按住我冲动的右手。

    其实好孩子的反义词……大部分情况下只是熊孩子。

    红包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