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7.无人的医院
    阳光很温和, 还有暖暖的风从窗外吹进来。

    打开的玻璃窗很干净, 素色的窗帘随风而起, 给人一种窗明几净的舒适感。

    特别是当苏青行难得睡了一个好觉之后, 这种整个世界亮了起来的感觉, 实在是让人心情舒适到了顶点。

    就连苏青行一直因为疲惫而压抑着的心情都完全释放,无意识的在嘴角处勾起笑容, 整个人平静惬意得如同春风中摇曳的瓷风铃。

    而那个穿着T恤和牛仔裤的青年就坐在靠窗的病床上,虽然没有表情,没有笑,但那双盯着苏青行看的眼睛,却给了他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阳光洒在他黑色的短发上,给原本冰冷的人, 披上了温暖的光。

    "我叫沈思, 你呢?"对方伸出手,语气和动作都有些僵硬,似乎非常不擅长做类似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积极地介绍自己的名字。

    "苏青行。"苏青行从病床上做起来,回答了自己的名字之后,视线却被沈思的脸吸引住了。

    那是一张让苏青行觉得熟悉又陌生的脸,所以苏青行忍不住仔细端详了很久。越是看,苏青行越觉得对方的脸上有死神的影子。

    但最离奇的是,这张脸上的部分五官竟然有些像苏青行自己, 只不过线条更硬朗一些而已!

    苏青行忍不住甩了甩脑袋,觉得自己一定是睡迷糊了。等苏青行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 又觉得沈思的脸除了好看之外,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唯一奇怪的,可能就是沈思上身的白色T恤上印着一只粉色的卡通猪,和这个人全身的气质都非常不符……

    "很高兴见到你。"温和的阳光下,沈思对苏青行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沈思的声音和他的脸有些不符,很沙哑,但很真诚。

    自我介绍结束。

    也许是因为没有其它可以聊的话题,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好像按下了暂停键,变成了阳光明媚午后的一幅画。

    苏青行在思考这次工作的问题,他睡得有些稀里糊涂,所以需要好好提醒这里是一个朱砂所构建的试炼世界。

    如果不是朱砂最近看言情小说入迷,导致改变了试炼风格的话,那么就算这里阳光明媚窗明几净……

    这里应该也是一个恐怖世界。

    而且还是一个和"医院"相关的恐怖世界。

    思考着这些的苏青行沉默了。

    而坐在苏青行对面的沈思也沉默着。

    空气安静得好像能听见窗帘被吹动的声音,能听到树叶的簌簌声,能听到窗外的鸟叫声……

    "你……"不知道沉默了多久,那个被阳光晒得几乎发亮的青年终于开口说话,"衣服很好看。"

    "……"苏青行立刻打量了一下自己,却惊悚地发现他还穿着之前休息时换上的睡衣!

    白色底,淡蓝色的小爱心花样,是朱砂给苏青行特地带的人类世界特产。

    于是刚才那么长时间,穿着小爱心睡衣的苏青行,一直这么盯着上身卡通猪睡衣的沈思,背景还是如此正经的医院病房。

    "咳咳,这里是哪里?"苏青行立刻转移话题,"看起来像是医院。"

    "嗯。"沈思点了点头,"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但我不记得自己最近住过院。本来打算出去看看,不过看你睡的很熟就像等你醒来一起。"

    "我睡了多久?"苏青行也记得自己似乎是半梦半醒间开始工作的,还没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就再次睡了个回笼觉。

    这是苏青行第一次发现自己那么需要睡眠,也第一次知道他竟然能睡那么久。

    看沈思的表情,苏青行猜测自己可能又睡了十几分钟,甚至有可能是半个小时。

    "一个半小时。"沈思认真地回答说,"睡得很香。"

    苏青行:"……"

    "嗯,我们先出去看看好了,我也觉得这个医院里似乎少了些什么。"苏青行利用转移话题的方法来避免尴尬,"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和我们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的人。"

    交流到这里,苏青行已经可以确定沈思是一个试炼者,而且是一个刚刚进入冥界的试炼者。

    利用冥界引路者的能力,苏青行甚至可以看见沈思的死亡时间和死因。死因是非常普通的煤气泄漏,而他身上的罪业也不重,不好不坏,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已。

    最多就是长得很好看的那种。

    苏青行走出病房,步入走廊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医院,长廊的一侧是病房,另一侧是明窗。

    医院的采光很好,特别是在这样阳光温暖的午后,整条走廊就好像是被打上了柔光滤镜。虽然苏青行还是能够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但当整个人身处这样整洁的环境时,已然不会为此感到不悦。

    苏青行和沈思一路向前走,享受暖风吹拂。

    唯一尴尬的可能苏青行在睡觉状态下进入恐怖世界,不止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而且现在还光着双脚站在医院的走廊里。

    苏青行是妖怪,不会觉得脚底冷。

    如果没有人在附近的话,苏青行甚至可以脚不沾地地行走,所以没有穿鞋这件事情并不会让苏青行觉得苦恼。

    但似乎有一个专注的视线,一直存在于苏青行的身侧。

    一转身,苏青行就看到沈思正低头看着他光着的双脚。

    "需要帮助吗?"沈思的表情很认真,但很快又偏向一面,"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抱你走。"

    也许是阳光太好,也许是对方的语气太认真,苏青行愣了愣才马上摇头说:"不用,这里没有硌脚的地方,我自己可以走。"

    "嗯。"对方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你应该也发现了吧?"苏青行看向窗外,那里是一个绿意浓浓的后花园,有湖泊草地,栅栏长椅,看着就是一个舒适的地方。

    但是……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沈思和苏青行看着同一片风景,窗户玻璃中有他们两个人浅浅的倒影,并肩而行。

    但在这片静逸之中,却隐藏着令人细思恐极的事实——这个医院里缺少人的气息。

    苏青行他们刚才所在的病房是606室,也就是说他们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医院六楼。但即使苏青行和沈思已经沿着走廊走了好久,他们也没能看见一个人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有的病房里都没有人,偶尔路过导诊台时,也没有见到任何护士的身影。明明是如此平静的医院,却似乎变成了一个没有人烟的空城。

    导诊台的电脑开着,一些病房里的仪器也在正常运作,只是人类消失了而已。

    "难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吗?"苏青行环顾了一下四周,并不觉得这一次试炼只有他和沈思两个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哒哒哒"的脚步声突然从走廊那头传来。

    苏青行循着声音看去,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踉踉跄跄地从另一边跑过来。

    那竟然是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一身可爱的牛仔裙,扎着一个偏向左侧的小马尾,上面还绑着蓝色的蝴蝶结。

    小女孩脸上满是泪水,但即使如此仍然努力抿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小女孩一路向前走,在看到苏青行和沈思的时候,马上加快了脚步,一边跑一边哭着喊道——

    "爸爸!妈妈!"

    苏青行和沈思:"……"

    就在两个人因为小女孩的称呼一头雾水的时候,又听见那个孩子继续大声哭喊:"大哥哥,我想找爸爸妈妈!我把爸爸妈妈弄丢了!"

    苏青行莫名松了一口气,有的时候他还真担心朱砂会写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剧情。

    当小女孩扑过来的时候,苏青行下意识地弯下腰将孩子接住,那小小的柔软冲进苏青行怀里的时候,他几乎下意识地开口说:"别担心,我一定会把你送回到爸爸妈妈那里去。"

    冥界不收取孩子的灵魂。

    所以苏青行从未在冥界试炼中见过孩子。

    幼年时夭折的孩子,都会无条件地去往天上,根本不可能到达冥界入口。

    再加上苏青行无法看见任何与这孩子相关的信息,所以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孩子,和当初鬼巴士上遇见的许芸一样,都是来到冥界的误入者。

    所以不只这个孩子在焦急地寻找家人,苏青行相信孩子的父母也正在极尽全力寻找孩子的下落。

    一路走来的时候,女孩都没有哭出声,虽然脚步踉跄,却显得非常坚强。

    但是当苏青行这么紧紧抱住她的时候,已经忍耐了很长时间的女孩终于无所顾忌地哭出声来。

    "哥哥,朵朵好害怕。"

    苏青行直接将小女孩抱了起来,拍拍她的背,安慰说:"放心吧,在送你回家之前,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沈思就这么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在安慰小女孩的苏青行。在他的眼里,也许现在的苏青行更像是一副画。

    在明媚阳光中安慰迷路的小女孩,苏青行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再加上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秀雅的少年成了沈思双眼中唯一的风景。

    小女孩是从五楼走上来的,所以苏青行和沈思带着她一起下楼的时候,也顺便了解了一下小女孩的情况。

    女孩儿叫郑朵朵,之前正和爸爸妈妈一起坐在快餐店里吃儿童套餐,朵朵中途去了一次洗手间,等她再推开洗手间门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安静的医院。

    苏青行一路安慰着朵朵,却也庆幸这个孩子没有在第一时间遇见坏人,而他也一定会把这个无辜的误入者送回到人类世界去。

    苏青行抱着朵朵走在前面,沈思一个人走在后面。虽然沈思想要帮苏青行抱一会儿朵朵,但女孩儿就好像是刚出生的雏鸟一样,认准了她在这个世界最先注意到的苏青行,怎么都不肯投入沈思的怀抱。

    不过当一行人来到三楼的时候,朵朵的心情似乎恢复了过来,一种对于孩子来说不可思议的恢复能力和适应能力止住了哭声,好奇地环顾四周,并且强烈要求苏青行将自己放下来自己走。

    对于苏青行来说,确实没办法长时间抱着一个四岁的孩子,再加上朵朵已经擦干了眼泪,一口一个"大哥哥"和他聊天,所以苏青行也就同意了。

    于是一大一小互相牵着手,在沈思的陪伴中继续向楼下走。楼道的窗户也开着,窗外绿树青草的味道似乎也随着风吹了进来。

    "天啊,终于见到人了!"走到二楼的时候,一个略显粗犷的声音传来。

    苏青行和沈思停下脚步,而朵朵则躲到了苏青行的身后,探出头看着那个向他们走过来的高大身影。

    那个人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手上也带着工人常用的棉纱手套,长得非常高壮,脸上胡子拉渣,表情中还带着一丝戾气,看起来很凶的样子。

    不过无论对方是怎样的人,当他在这个没有人影的医院里看见苏青行他们的时候,脸上还是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我明明正在卡车上睡觉,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种鬼地方来了!"胡子男穿着的工作服很厚,所以这会儿已经大汗淋漓,"这地方怎么这么热,跑几步就受不了了。"

    胡子男停下脚步,用袖子努力甩甩风,希望能帮助自己降温。然后他才仔细瞧了瞧面前的苏青行一行人,脱口而出说:"一……一家三口吗?"

    "……"

    "不是。"苏青行第一时间摆了摆手,笑着解释说,"我们也是莫名其妙就来到这里,正在想办法寻找出路。"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跟恐怖片似的。"人类在有了同伴的时候,胆量和安全感都会直线上升,所以胡子男很快平静了下来,加入到苏青行他们一路向下的队伍。

    根据胡子男自己的介绍,他是一个普通的卡车司机,名叫牛勇,无家无后,孤身一人,所以也不担心家人会因为找不到自己而紧张。

    "不过你们看起来还真像是一家三口。"一起下楼的时候,牛勇又忍不住扯呼,"小姑娘那么可爱,你们两位也有些夫妻相,如果不是两个大男人的话,还真挺容易被误会的。"

    "嗯。"沈思在牛勇出现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可也是意义不明地应了一声。

    "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不久前才知道对方的名字。"苏青行拍了拍仍然有些紧张的小朵朵,"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必须快点离开医院,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于是一行人再次加快脚步,很快抵达了医院的一楼。

    医院的大门敞开,整个大堂宽敞明亮,无论是上方的信息滚动屏幕,还是正在播放各种广告的电视机,都在正常工作着。

    但这里和医院的其他地方一样,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当苏青行他们径直向医院大门外走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大门附近的墙壁上镶嵌着一面超大的镜子。

    那面镜子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壁,使得原本就宽敞的医院大厅多了一种空间的延伸感。

    很多地方都会用这种镜子墙壁来装饰,但在苏青行的认知中,应该很少有医院会这么做才对。

    一行人转身看向镜子,镜子中的倒影与他们面面相觑。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镜子里的影像都不足为奇。

    当你对着镜子挥手的时候,镜子里的你也在挥手。

    当你对着镜子微笑的时候,镜子里的你也在微笑。

    当你在镜子前面哭泣的时候,镜子里的你也在哭泣。

    但是……

    "你们说,如果所有人背对着镜子,没有人看向镜子的时候,镜子里的我们会不会自己动起来?"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从一楼走廊的转弯处传来,让正盯着镜子看的苏青行一行人吓了一大跳。

    等转过身去的时候,苏青行见到了白初。

    清瘦的青年,平静的笑容,还有眉心的那一点红痣,这个从一楼走廊拐角处走过来的青年,正是白桦的哥哥——白初。

    苏青行很少相信巧合,但这一次却觉得事情实在是太巧了。这段时间他的耳边似乎经常出现"白初"这个名字,然后白初就真的出现了。

    白初有着非常容易迷惑人的外表,如果不是苏青行曾经亲眼见过他对自己死去的弟弟恶言相向,可能也会觉得对方是一个干净和善的人。

    更何况444号鬼城的皮萨,一个专门收集恶鬼的引路者,竟然愿意为了得到"白初"而欠下人情,苏青行很难想象他究竟看中了白初怎样的天赋和潜力。

    孩子的感觉也许是所有人中最敏锐最细腻的,所以当白初出现的那一刻,郑朵朵小朋友直接缩回苏青行的身后,紧紧揪住了苏青行的睡衣衣角。

    "原来这里还有一位小哥啊,刚才说的话还怪吓人的!"牛勇看上去倒是一个挺热络的人,立刻走上去和白初打招呼,"你看这小哥的面相真好,一颗红痣跟菩萨似的。"

    "大哥长得也很有福气,感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白初笑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浅浅的缝,整个人笑容可掬,"我在一楼找了一会儿,却连一个人都没看见,正着急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动静,真是太好了。"

    "咦?"白初接着就看见了站在一旁的两大一小,笑着说,"这是一家三口吧?"

    "……"

    "开玩笑的。"还没等苏青行和沈思说什么,白初就笑着解释,"我叫白初,能够见到大家实在是太好了。"

    五个人就这么站在大厅的镜子旁边,再次互相介绍了一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就是这家医院里仅有的人。

    "如果不是没有人的话,这家医院绝对可以算是我走过的医院中最漂亮的。"白初环顾了一下四周,"更诡异的是这里不只看上去干净,而且是真正的一尘不染,就算将手放在地上,也擦拭不到任何灰尘。"

    白初观察的很细,就连苏青行也没有发现这一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有一点苏青行却发现了,那就是白初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看着他……

    "对不起。"在和苏青行眼神对视之后,白初抱歉地笑了笑,"刚才看见苏青行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我弟弟有些像。"

    想到不久之前才被自己送进地狱的白桦,苏青行默默没有说话。

    他发现白初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没事的时候都面露微笑,和人说话时会笑得眯起眼睛,加强笑容的亲切感,就连表达歉意的时候,笑容也没有停下。

    "我弟弟……"白初的笑容中多了一丝伤感,"不久之前已经去世,看见青行的时候,我心里感触很多,忍不住多看几眼,就好像我弟弟重新出现在面前一样。"

    白初顺其自然地将自己对苏青行的称呼变成了"青行",以示亲近。

    "逝者已逝,青行也只是青行而已。"沈思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苏青行的身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有意无意地苏青行的前面。

    不过……为什么沈思对他的称呼也变成"青行"了?

    "……"

    "抱歉。"白初很认真又道了声歉,而苏青行其实也没有多么在意。

    "哎,你们这几个人,一个个长得都太好看了吧?"牛勇的视线一个个扫过苏青行、沈思、白初甚至郑朵朵,"太欺负人了。"

    "牛大哥长得也很威风。"白初听见牛勇所说的话之后,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位大个子,"不过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牛大哥。牛大哥是不是有上过电视什么的?"

    白初的话音刚落,牛勇的表情立刻慌乱起来,他似乎并不太懂得掩饰自己的表情,立刻摆着手说:"我就是个开卡车的,还有可能上电视啊?一定是小哥你记错了,哈哈。"

    "这里有东西。"而沈思也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什么,走到那面镜子墙壁的边缘处,"这里用血写了一行字。"

    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状况的话,人类应该不会轻易选则用血来为其他人留下信息。

    所以大家全部跟上沈思的脚步,在镜子的边缘处发现一段看起来有些凌乱的血字——

    "千万别相信戴着左耳环的我!"

    "那是镜子里的我!"

    "我是好人,但她不是!"

    "镜子里是相反的!"

    "别再逃了,逃不掉的,这里没有出路,唯一的出路就在镜子里!"

    "但如果你决定进入镜中世界,就做好会丧命的准备!"

    "祝好运。"

    那段文字的最后还有一个落款,上面写着……"一个好人"。

    在看到那段文字之后,牛勇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那似乎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毕竟这段文字不是恶作剧的话,就意味着眼前这面镜子非常古怪。

    不过苏青行、沈思和白初却都没有动,甚至还左右打量了一下眼前这面镜子墙,似乎是想要看出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苏青行向着镜子伸出手,试图碰触眼前的镜面。

    而镜子里面的苏青行也伸出了手,就如同最普通的镜子一样,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当苏青行即将碰触镜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既害怕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下一秒苏青行就收回了手指,转过身对其他人说:"我觉得在研究这面镜子之前,我们还是有必要将医院,甚至医院周围好好探查一遍,说不定会找到一些其他的线索。"

    "我同意。"沈思第一个点头,"谨慎一些更好。"

    其他人也没有异议,小朵朵更是非常听苏青行的话,不可能反对什么。

    在这一次的恐怖世界当中,苏青行的表现和以往的工作状态不同。不止没有将自己边缘化和透明化,而且做什么事情都站在最前面,甚至默默引导其他试炼者的决定,成为一名隐形的指挥者。

    这其中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苏青行好不容易睡饱了一次,精神头正好。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朵朵。

    朵朵和许芸不同,还是个没有主见的孩子,在回到原来的世界之前必须有一个相对强大的人来保护她。

    而在试炼刚开始的时候,苏青行不会轻易将信任给任何一个试炼者,所以只能自己来担当这个保护的角色。

    那么在这个恐怖世界里,苏青行就要在一开始变得相对强大起来。

    苏青行牵着朵朵的手走在最前面,带着所有人一起从医院大厅的门口走了出去。

    虽然看起来是一个略显纤弱的少年,穿着蓝色小爱心的睡衣,光着脚,但一路庇护着朵朵的苏青行迎着阳光而上,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

    白初的视线时不时落在少年的身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很快,沈思就从另一边走到了白初和苏青行之间,中断了白初的视线。

    一行人走出大厅,离开了这个被阳光滤镜笼罩的奇怪医院。

    但包括苏青行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在他们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

    他们在镜子中的影像却并没有跟着移动!

    从郑朵朵到牛勇,镜子里的五个人依次排开,目送着苏青行他们远去。

    而这镜子中的五个人,他们脸上都有着并不相同的表情。

    镜子中的苏青行和沈思在笑,一种令人背后一寒的笑。

    镜子中的白初、牛勇、郑朵朵却面露哀伤,甚至忍不住掩面痛哭……

    空荡荡的医院里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

    "我是好人,但她不是!"

    "镜子里的东西是相反的!"

    "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镜子里的那个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别担心,副本是不需要动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