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6.我叫沈思
    "死神"按住了苏青行的一只手臂, 缓缓俯下身。

    这是苏青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他几乎可以通过对方的双眼看见自己的影子, 略带诧异, 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他就这么要被一段朱砂设计的程序亲了?那种感觉是不是和被思思亲一口差不多吧?

    好像不需要太在意这件事情吧?这算是朱砂剧本的一环吗?能杀掉吗?

    苏青行自己都不记得在石塔里被封印多久, 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来自于石塔中藏着的书籍。所以苏青行对于有的事情很了解,对有的事情却一知半解, 对有的事情更是一无所知。

    苏青行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动手,但对一段程序动手真的有用吗?

    下意识的,苏青行直接挥手让半空中的青灯飞了过来,那一刻苏青行注意到"死神"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失落?

    程序怎么会感到失落呢?应该是错觉吧?

    "这年头连3D死神都开始动手动脚了吗?!"苏青行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听见慕蓉突然大喊了一声,直接侧过身, 将脚上的细高跟直接向着"死神"踹了过来!

    还没等慕蓉的攻击成功, 原本抓住苏青行手臂的死神瞬间重新化作黑白粒子,向周围轰然散开,使得慕蓉最擅长的鞋跟攻击直接落了个空。

    让苏青行吃惊的是,死神的右手化为粒子之前轻轻抚过了他的脸颊。

    这一个动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巧合,但当那冰冷的手触碰他脸颊的时候,却使得苏青行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说实话,对于死神就此消失这样的结果苏青行还是松了口气。

    毕竟他很难想象那位死神殿下被高跟鞋踢中的画面……嗯,心中又略微有些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但苏青行刚才之所以会愣住,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死神"所说的话, 那个死神影像称他"擅长溜走的婚约者"是怎么回事?

    苏青行与死神之间确实存在婚约。

    但这件事情朱砂根本不可能知情,朱砂所创造死神影像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难道是死神真的发现了他的下落?

    苏青行的脑海里刚浮现出这个念头, 就被他直接否决。毕竟上一次鬼城督查的时候,死神对待苏青行的态度根本就是陌生人,没有流露出一丝。

    如果死神真的发现了他的下落,他也不可能继续这么自由自在地做引路人的工作了吧?苏青行觉得自己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死神的军队抓回冥山,继续过着没有自由的生活……

    "谢谢。"回过神来之后,苏青行将这一切都当成是巧合,然后向出腿相助的慕蓉道了声谢。

    "白桦,就这么消失了吗?"几个人回过神来之后,才看向刚才地面裂开的地方,然后注意到影厅的地面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就好像白桦和刚才的裂缝都从未存在过一样。

    "是啊,地狱熔岩会直接将他带走。"苏青行也不记得自己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至少他不需要继续在恐怖世界轮回,也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虽然不知道白桦的哥哥白初究竟是怎么做的,但白桦和朱庭的冥婚确实拥有了某种奇特的力量,使得朱庭的鬼物能够在恐怖世界中找到白桦,生死相随……

    在苏青行看来这是一件好事。

    但不知道白桦是否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那白桦还能再回来吗?"秦观对此有些好奇。

    "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的。"苏青行身边的青灯开始飘出蓝色的光点,"至于特殊情况,我至今还没有遇到过。"

    苏青行特地向之前思思躺着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那只小雪狼如同上一个世界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总之,我先送两位前往鬼城,生前的恩恩怨怨在此也算是一笔勾销。"苏青行的话音刚落,蓝色的光点飘浮在影厅之中,最终伴随着三个身影一起渐渐消失在这发生了许多故事的影厅里。

    无论秦观和慕蓉生前发生了什么,进入鬼城之后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就是冥界。

    ××××

    苏青行安置完秦观和慕蓉之后,就第一时间回到了"鬼城管理部"。

    虽然秦观和慕蓉在恐怖世界里时表现得很合拍,但是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两个人还是想要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从生到死发生的这一切事情。

    而苏青行走进"鬼城管理部",打开朱砂房间门的时候,就看到这位一流的构建师正盘腿坐在电脑前面看人类的狗血剧……

    屏幕上正播放着男女主角肉麻而深情的对话,而朱砂正抬着眼镜,一下又一下地擦着眼泪。

    "你果然是人类的电视剧看多了。"苏青行脱下校服外套挽在手上,"就连恐怖世界里的那个死神也一股人类言情剧的味道。"

    "青行,你回来了啊?"朱砂立刻按下暂停键,擦了擦眼泪之后才好好地扶正眼镜,眼眶红红地转过身来,"玩得怎么样?"

    "稍微有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不过还算顺利。"苏青行说着,顺便问道,"这次死神的剧本不错,但你是怎么找到那么多和试炼者相关的鬼物?"

    无论是慕蓉的办公室,还是杜威的画室,似乎都出现了许多试炼者的熟人。

    "怎么可能找到。"朱砂随手拿了两包薯片,一包给苏青行,一包自己打开,"我所构建的试炼世界都是要反复使用的,怎么可能为了一批试炼者准备那么多专属龙套?"

    "那为什么……"

    "因为《死神的新娘》这个试炼,是我的得意之作!"朱砂很是得瑟地笑了笑,"也算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品。"

    "要做什么实验?"苏青行突然有了兴趣,从旁边搬来一个椅子,和朱砂一起"咔嚓咔嚓"的吃薯片。

    "我的实验叫做‘如何减轻引路者的工作量’。"朱砂从苏青行手里偷了几片不同口味的薯片,"通过构建和试炼者相关的幻境,或者一开始为试炼者发布任务,让我设计的系统来帮助引路者删选试炼者!"

    "听起来很厉害!"苏青行也有些吃惊,"如果实验真的成功了,那个什么系统就能够代替引路者工作了?"

    "没错!"朱砂显得有些激动,"你不是一直都说分身乏术?如果有这个系统帮你的话,你就算是躺在房间里睡大觉,引路者的工作也可以自动完成!"

    "这样,我们鬼城优秀的引路者大人就可以好好休息,不用让别人操心了。"朱砂其实一直都很担心苏青行的身体状况,也一直在努力想办法让苏青行劳逸结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的能完全代替吗?"

    苏青行刚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有些高兴,不过在回忆了一下刚刚经历过的恐怖世界之后,又觉得朱砂这个系统不是那么靠谱,其中还是包含了许多出人意料的变数。

    就连朱砂也自己摇了摇头,有些头疼地说:"这个实验才刚刚开始,需要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多,本来想等实验更成熟一点之后再告诉你,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遇到了。"

    "谢谢你了,朱砂!"不管怎么样,苏青行还是很感谢朱砂,毕竟他会这样大费周折,最终目的也只是想要帮助自己而已。

    "我们谁跟谁啊!"朱砂在最快的时间内消灭掉了一包薯片,"而且这也是我很感兴趣的事情。"

    苏青行和朱砂聊了一会儿恐怖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情,然后外面竟然传来了敲门声。

    当那敲门声传来的时候,苏青行和朱砂面面相觑,不太明白究竟是谁会突然来拜访。

    鬼城管理部的人就算没有钥匙也能开门,鬼城的居民则完全不会靠近鬼城管理部,那么现在在外面敲门的又是谁呢?

    最终还是苏青行从椅子上起身,把薯片交给朱砂之后就走出去开门。而朱砂也从房门口探出头来,想看看来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等苏青行打开门之后,就看到一个头发五颜六色,打扮的非常非主流的家伙站在门口,那个家伙把自己的嘴巴涂成黑色,手上还拿着一个看起来像是人类平板电脑的东西。

    "这里是666号鬼城管理部吧?"那个家伙嘴巴里还吃着口香糖,看起来就像是吊儿郎当的不良青年。

    "请问……你是?"苏青行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家伙。

    没等眼前这个非主流回答,朱砂就叼着巧克力棒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为苏青行介绍说:"这家伙是444号鬼城的引路者,叫他沙皮就可以了。"

    沙皮?

    苏青行好奇地打量朱砂口中的"沙皮",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其他的引路者。

    "你别看这家伙长得挺嫩的样子,在现存的引路者当中绝对算得上是老头子。"朱砂说的,还附在苏青行耳边加了一句,"这家伙的鬼城里全部都是恶鬼!"

    "是皮萨,不是沙皮。"那个非主流立刻纠正道。

    "无所谓,不管是披萨还是沙皮,都挺朗朗上口的。"朱砂完全没有纠正别人名字的意思。

    "你还是老样子,不过构建者朱砂的消息似乎也有不灵通的时候。"引路者皮萨得意地笑笑,"我现在不只是444号鬼城的引路者,还是所有鬼城的总负责代理。"

    "只是一个代理而已,估计没有什么实权吧?"朱砂看上去不是很喜欢这个皮萨,"如果你只是来告诉我们这件事情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不愧是文神君罩着的人,对待前辈都这么不客气。"皮萨看着也不是很喜欢朱砂。

    不过苏青行注意到皮萨提到了"文神君"这个称呼,好像还和朱砂有点关系。

    "而且谁说我没有实权的?"皮萨睁大涂着紫色眼影的眼睛,"本代理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权力,就是可以浏览所有亡魂的资料。"

    皮萨挥了挥手中那个像是平板电脑的东西,然后有些好奇的看向苏青行,问道:"你就是这里的引路者吧?我浏览过你的工作记录,你小子也太浪费人才了吧?"

    没等苏青行问些什么,皮萨就已经打开手中的平板,自顾自说:"就比如这个叫白谷的试炼者,第一次参加试炼的时候就干掉了队伍里所有的资深者,这可是绝对的人才,你却把他丢到地狱熔岩里去了?"

    "还有这个叫刘海的试炼者,不仅手段狠,而且脑子还非常不错,如果好好培养的话绝对是鬼城的一大助力,结果又被你丢到地狱熔岩里去了?"

    "还有这个刚刚被丢进地狱熔岩的白桦,根据资料他手中掌握着神秘的血祭能力,伪装能力和笼络人心的能力也很强,怎么这一个个人才都被你丢进地狱了呢?"

    皮萨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苏青行,非常不解地问:"你把有能力的亡魂全部丢进地狱,留下来的反倒都是一些老弱病残的家伙,不客气地说……666号鬼城的实力现在实在太弱了,你们这一个引路者一个构建师,难道这辈子都不想升职离开鬼城了吗?"

    "无所谓啊。"苏青行和朱砂异口同声地回答说。

    "……你们还真是奇怪。"因为看出两个人是真的无所谓,皮萨抽了抽嘴角,"只有鬼城的实力更强,引路者和构建师才有希望离开鬼城。"

    苏青行和朱砂:"我们没打算离开啊!"

    皮萨:"……"

    "总而言之,666号鬼城的引路者,我这次是有一件私事需要你帮忙。"皮萨直接切入正题,从手中的平板中调出一个人的资料,然后递给苏青行,"这个MS9004号亡魂已经被分入你的辖区,如果你下次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活着,把他带出来转让给我怎么样?"

    "反正估计你不会喜欢他,最后还是会把他丢去地狱,不如送给我,让我欠你们一个人情怎么样?"皮萨似乎对那个MS9004号试炼者有很强的信心,甚至相信他能够活到遇见试炼者的那一刻。

    苏青行带着好奇接过对方递来的平板,然后发现这位MS9004号亡魂……竟然算是他认识的人!

    不,准确的说是他见过的人。

    对方有着清隽的容貌,神色平静无波,眉心处还有一颗血一样的红痣!

    对方毫无疑问是白桦的哥哥。

    如果苏青行没有记错的话,对方的名字似乎是叫白初。

    "死亡原因……癌症晚期,伪装事故自杀?"苏青行在看见白初死因的时候皱了皱眉,没有想到白家两兄弟最终竟然全部选择了自杀。

    不过白桦是为了血祭,而白初自杀的原因显然与他身上的病有关。

    "怎么样?我可是很少欠别人人情的。"皮萨将平板从苏青行手上拿走,很是宝贝地吹了吹,"机会难得,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行不行?"

    "我不需要人情。"苏青行抱歉地笑了笑,觉得对方可能并没有能够帮助自己的地方。

    "你不需要,但朱砂说不定需要啊!"皮萨赶紧说道,"一个月后文神君例行来冥界交流,到时候我可以让他从666号鬼城进入冥界,怎么样?这也是我这个代理的职权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啪!"

    "老子不认识什么文神君,你们到底从哪里听到的谣言啊!"一直懒懒散散的朱砂却突然爆了脾气,一边甩门,一边大喊了一声,"哪儿凉快就去哪儿吧,沙皮!"

    "你真的不认识文神君?"虽然大门已经关上,但苏青行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朱砂这家伙很少真的激动,总是说太激动了容易短命,所以这也是苏青行第一次看到他发脾气。

    "文神君每年都回到冥界交流,但也就是一个没什么实力的文职小神而已,我哪有兴趣认识他。"朱砂摊了摊手,"沙皮这家伙就像癞皮狗一样,你要是答应了一次,以后有的你烦的,所以真的把他赶出去就行了。"

    对于朱砂的解释,苏青行信了一半,不过因为身体实在累到提不起劲,在和朱砂打了声招呼后,就直接走进他自己的房间,努力提起精神洗了个澡,换了身睡衣之后,就一头栽到那张从未用过的大床上。

    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这就是苏青行房间的构成,比鬼城酒店的房间还简单。

    "睡,睡觉?"朱砂目瞪口呆地看着苏青行关上的房门,不禁再次破戒大喊起来,"苏青行竟然睡觉了!苏青行竟然睡觉了!天啊!终于不用担心这家伙过劳仙逝了!"

    苏青行入睡后,经历了他这一生最沉的睡眠,漫长的睡眠中没有一丝梦境的打扰,只是让苏青行完完全全地享受一次休息而已。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也许是几个小时。

    也许是整整一天。

    也有可能睡了一周时间……

    等到苏青行好不容易睡醒了一些之后,下意识地选择让自己进入工作,然后再次睡了过去。

    完全干涸的精神似乎得到了充足的灵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苏青行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呵欠,然后在温暖的阳光下醒了过来。

    温暖的阳光?

    还没完全睁开眼睛的苏青行突然愣住了,他有多久没见过阳光了?

    冥界没有阳光,鬼城也没有阳光,只有极为少数的试炼世界才能让苏青行知道阳光的存在。

    伸手遮住阳光,苏青行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不敢一下子接受阳光的洗礼。

    渐渐的,苏青行看清自己正身处于一间四面白色的房间里,周围有着吊瓶和陌生的仪器,加上那股扑鼻而来的消毒水味道……

    这里似乎是一家医院,而苏青行正躺在一张病床上,阳光从旁边的窗口晒进来,增添了一丝暖意。

    他好像……确实在迷迷糊糊中选择开始工作了。

    所以现在是在一个新的恐怖世界吗?

    新的试炼开始了。

    不过……医院?苏青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醒了?"苏青行旁边的病床上传来声音。

    苏青行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个陌生中有些熟悉感的男人坐在他旁边的病床上。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这个恐怖世界的剧情人物,还是试练者之一。

    对方脸上没有表情,但努力为了表达友善而点了点头说:"我叫沈思,姓氏沈,思考的思,很高兴认识你。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死神:我又来了!(小人跳舞)

    前50红包和随机红包照常,(*  ̄3)(ε ̄ *)么么啾

    狗子会有的!这次狗子没出现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