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4.冥婚?
    "苏青行, 你究竟是什么人?"白桦脸色难看地盯着苏青行, 但视线却完全不敢落在苏青行的身边, 不敢去看那两具苍白冰冷, 显然已经在这间仓库里停滞了很长时间的尸体。

    但苏青行却并没有回答白桦的问题, 他只是缓缓抬手,那盏蓝色的纸灯在半空中徘徊转圈之后, 缓缓回到苏青行的手心上方,散出淡淡的蓝色光芒。

    "这盏是青灯。"苏青行对站在另一边同样诧异的秦观和慕蓉点了点头,然后才继续说,"是它让我们看见了这个仓库。"

    "这是幻觉。"白桦侧过头去,依旧没有直视自己的尸体。

    "不,这是真的。"苏青行没有踩上血祭的法阵, 只是站在边缘处看着那两具尸体, "白学弟,你说这两具尸体躺在这里多久了?"

    苏青行觉得自己还是很困,之前刚醒来的时候他明明有一种好好睡了一觉的感觉,这会儿却又有了打呵欠的冲动。只是因为如今正站在两具尸体面前,所以苏青行努力克制住了。

    对已逝者表达最基本的尊重。

    只是这种反复的昏沉,还是对苏青行产生了某个小小的影响,那就是……耐心会略微减弱一些。

    正以小雪狼的姿态趴在苏青行怀里的思思……不,其实是我们英明神武的死神殿下,也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家婚约者。

    之前意识模糊时的苏青行, 就类似于电池电量已经全部耗尽的状态,所以暂时关机充了几分钟电。@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现在的苏青行, 刚充了几分钟电就开始启动,自然也会存在某些不稳定的情况,所以沈思和苏青行一样希望这一次的事情能够尽早结束。

    "这间仓库应该非常偏远,对于想要进行一些邪门歪道血祭的人来说算是足够隐蔽。"苏青行手腕一转,让轻飘飘的蓝色纸灯继续飘向半空,"但这也意味着如果有人死在这里的话,可能等到尸体腐败都不会有人发现你们。"

    说着,苏青行难得略带揶揄地对白桦说:"白学弟可以想象一下,当大家发现你和朱庭尸体的时候,仓库地上这个干净整洁的少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白桦整个人都在颤抖,他一度想要直接翻眼睛晕过去,但怎么都成功不了,只能保持着一种临近崩溃的状态喃喃自语说:"你骗我,我的血祭明明已经成功,我已经在这个世界重生,所以仓库里根本就不可能有我的尸体!真正死掉的就只有后面那个阴魂不散的倒霉鬼而已!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哥哥不会骗我的……"

    哥哥?

    苏青行记得这是白桦第二次提起他的哥哥,苏青行依稀记得白桦曾经提起过他哥哥是一个很温和很擅长安慰人的类型。

    但从现在白桦的喃喃自语中,苏青行却听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说……是白桦的哥哥让他进行血祭的吗?

    苏青行思忖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将这个小细节抛在脑后,毕竟他的身份是鬼城引路者,而不是侦探。

    "放心吧,就算这个仓库再偏僻,也很快会有人发现的。"苏青行帮怀里的思思顺了顺毛,特别是在挠到屁股的时候,小雪狼高高地昂起了脑袋,看起来很舒服。

    苏青行的话音刚落,半空中的青灯再次开始旋转,所有人身周的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

    慕蓉、秦观和白桦都诧异地环顾四周,他们现在虽然还身处于那个破旧充满灰尘的仓库中,但仓库里却多了许多之前没有的声响,还有许多走来走去的身影出现在苏青行他们的周围!

    那些身影大部分都是身穿制服的警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忙得有些停不下来。

    血祭法阵中的两具尸体此刻已经不翼而飞,只有十几个人围着仓库正中心的血祭法阵进行拍照和证据收集。

    这些人在苏青行他们的身边走来走去,但却似乎根本没有看见他们几个人一样,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整个场景,就好像是一个浸入式的剧场,苏青行他们成了身处其中的旁观者。

    "现在的小孩真是可怕。"其中一个正在拍照的工作人员忍不住感慨,"你们刚才看到现场照片了吗?总觉得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做噩梦。"

    "看到了。"另一个工作人员就站在白桦的身边,所以白桦一直紧紧盯着他,"那两个小孩长得还挺好看的,大家都说他们应该是殉情,有可能是因为家里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吧?"

    "你们在瞎说什么!谁会和那种家伙一起殉情?!"白桦顿时火冒三丈,从被苏青行和其他人一次又一次打击之后,他的脾气也一次比一次糟糕,此刻更是容不得任何顺耳的言语。

    所以当听到那些工作人员把他的血祭,当成是他和朱庭的殉情后……白桦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

    但白桦的手直接从工作人员的身体中穿了过去,就如同揍了一个没有实体的灵魂一样。

    这也是那些工作人员看不见苏青行他们的原因。

    "是殉情吗?"另一边的工作人员好像很吃惊,"真是太傻了,就算同年同月同日死,此后也不一定会在一起,还不如好好享受人生。"

    这边说完,站在仓库门口处那个和朱庭一模一样的鬼物立刻露出笑容,那个鬼物甚至向白桦所在的位置靠近了一些,脖子上的伤口也越发狰狞。

    "你们这些家伙怎么就知道胡言乱语?"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的人走了过来,指责道,"那个杀了人后又自杀的男孩叫白桦,家里可能有点势力,他的家人一定要来这个仓库看一看,我们也没办法阻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队长,两具尸体都已经运走,他们还来这里看什么?"旁边的人立刻开始质疑,"这里剩下的就只有血迹,和这个莫名其妙的……法阵了吧?"

    "总之等会儿他的家人就会过来,你们可别再胡言乱语了。"那个队长说着,又突然压低声音说,"我们现在快点收集资料,待会儿可能就没机会了。"

    "怎么了?"其他的工作人员也下意识地跟着压低声音。

    而一直站在他们旁边的苏青行一行人,则将周围传来的声音全部都听得一清二楚。

    "咳咳。"刚才还警告手下们不要胡言乱语的那个队长,这会儿却有些尴尬地说,"好像是这个白桦的家人想要在这里……为他们的儿子办冥婚,咳咳。"@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什么?!"白桦和其他人一样忍不住惊呼出声。

    "原来如此。"苏青行却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自顾自嘟哝了一声,"怪不得那个叫朱庭的鬼物会一直跟在白桦身后。"

    想了想之后,苏青行的右手手指凭空画了个圈,半空中的那盏青灯也随之转了个圈。

    紧接着,苏青行他们周围的景象开始瞬息万变,就好像是按下了快进键一样,所有人的动作乃至时间的流逝都被加快,仓库外的天色也在渐渐变暗。

    当苏青行手指停下的时候,仓库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三个完全陌生的人站在苏青行他们的面前。

    两个像是夫妻的中年人,以及一个看上去有些憔悴的青年。

    这三个人在血祭法阵的前方摆上了不知名的仪式,面露哀伤。特别是那个四十多岁的女性,此刻已经哭得停不下来了。

    "妈妈?爸爸?哥哥?"白桦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冲向自己的家人,但却根本无法触摸其中的任何一个。

    那也许是白桦脸上的表情第一次不那么令人讨厌,没有虚假的笑容,没有癫狂的笑容,也没有暴躁和狂热的表情,只是上一个久别家乡的孩子,想要回到亲人的怀抱。

    但下一秒,这张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愤怒和恨。

    "桦桦,你如果真的想要和朱庭这个孩子在一起,就早点和爸爸妈妈说呀!"白桦的母亲哭着说,"为什么一定要做傻事呢?"

    "好了。"白桦的父亲虽然很伤心,但还是抱住自己的妻子,"我们已经为桦桦和朱庭办了冥婚,就算他们现在离开这个世界,也能够永远在一起了!"

    白桦父亲的话刚说完,已经变成鬼物的朱庭已经来到了白桦的面前,歪着的脑袋上露出有些惊悚的笑容。

    "白桦,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吗?因为你已经死了,我也已经死了,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呵呵呵呵呵……"朱庭在说话的时候,脖子上的伤口仍然在不停的淌血,越看越狰狞。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情?!"白桦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因为愤怒而尖叫出声。

    "爸,妈,你们说弟弟的灵魂会不会还飘荡在这里?"白桦的哥哥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着白桦的灵魂。

    只不过他终究就一个普通人,所以不会知道白桦正站在他的面前。

    听到大儿子所说的话,白桦的父母哭得更悲伤了。

    苏青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苏青行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自己的父母,所以就算记性再好,脑海中留下的也只是一些片段而已。

    当看见白桦父母眼神中的悲痛和哀伤时,苏青行突然有些羡慕,又有些气愤。

    明明知道会让父母伤心,白桦却依旧为了追逐一个完全不可能的梦,而将日渐变老的父母抛在脑后。

    如果苏青行有机会再见到自己的母亲,那么就算过程再艰难,他也一定会义无反顾。

    无意识地轻抚怀中雪狼,苏青行沉默地看向正愤怒盯着家人的白桦。

    就连秦观和慕蓉,也情绪复杂地看着白桦的家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想单独和弟弟说几句话,爸,你带着妈先去车里休息,我马上就来。"白桦的哥哥说着,径直走到血祭的正前方。

    一开始苏青行就对白桦的哥哥有些好奇,所以这会儿特地打量了一下站在那里的青年。

    他长得和白桦很像,只不过更成熟更清瘦。最特别的是,白桦哥哥的眉心有一颗红痣,再配合着他此刻悲伤的表情,看起来竟然有些悲天悯人。

    对方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平静的人,但苏青行却总觉得这个人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苏青行怀里的雪狼蹭了蹭他的手背,将苏青行的注意从那个陌生人身上拉了回来。

    "白桦。"等白桦的父母离开之后,他的哥哥才开口说道,"在你失踪的这几天里,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性。"

    苏青行注意到白桦也在很认真地听着他哥说话。

    "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的愿望一定实现了。"白桦哥哥的声音里也带着一种令人平静的力量,"血祭一定已经成功,你一定好好地去了另一个世界,令生活可以重新开始。"

    "哥哥,只有你懂我!"白桦有些激动,"他们都不懂我,他们只会害我!只会阻挠我!只有哥哥你一个人懂我!"

    白桦的哥哥自然听不见他的声音,只是继续说:"但是我错了。"

    "……"

    "我和爸妈看见了你的尸体,那丑陋而且散发着臭味的尸体。"那个人的声音依旧平静,平静到了可怕的地步,"血祭不会留下尸体,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把血祭给你也是浪费!"

    "……"

    "感谢我吧,我可是费了大力气,才让父母同意冥婚这件事情。"白桦的哥哥眯眼笑了起来,"新婚快乐。"

    白桦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一直以来仰慕的哥哥,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所以诧异地环顾四周。

    但包括苏青行在内的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白桦哥哥眉间的红痣像是一滴血,他目光平静地看着血祭留下的法阵说:"你在下面,就好好跟那个被你杀了的倒霉鬼过日子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桦哥哥的一番话,压垮了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使得白桦根本就忘记了自己还身处于一个不能恐惧的游戏中,完全崩溃地大喊了起来。

    "白初!!!你去死啊!!!!"白桦豁出去似的冲向那个青年,但无论是掐还是打,他都无法接触到那个人的身体。

    "白桦。"苏青行下来所说的话,直接如同一盆冰水泼到白桦的头顶上,"试炼失败。"

    苏青行甚至将怀中的思思小心放在地上,一步步走向眼前的白桦。

    "亡魂编号MS8345,白桦。死亡时间2018年5月27日,杀死朋友朱庭后自杀。生时身怀罪业,死后也无法消散,所以你准备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了吗?"

    苏青行右手一挥,半空中的青灯消失不见,所有人又回到了最初的影厅之中,踩着柔软的红色地毯,就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苏青行,你……"白桦似乎是想要再次质问苏青行的身份。

    但还没等白桦问完,影厅里的光线突然亮了起来!

    所有人下意识向后面的幕布看去,紧接着就看见熟悉的黑白粒子出现在荧幕上,又瞬间飞出荧幕,在影厅的半空中重组成他们曾经见过的那个死神!

    那个和沈思一模一样的3D影像!

    白桦的眼中出现了最后的希望之光……

    苏青行在看到那个死神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啊,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家伙在。

    而思思的眼神,看起来也和苏青行如出一辙,对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3D影像"嫌弃得不得了。

    "死神,你是来接我的吗?!"白桦向死神的影像伸出手,表情中充满了哀求和卑微,"求求你,把我带走吧!只要你能够带我走,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

    而在白桦身后的不远处,歪着脖子的朱庭脸上露出那扭曲的笑容,似乎是知道自己已经等到了最精彩的那一幕。

    插入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