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3.命运的恶作剧
    "我也想起来了。"看着荧幕上自己和秦观你追我赶的场景, 慕蓉苦笑了一声, "因为观念不合, 我一直想和那个混蛋分手, 但因为傻傻地顾念旧情, 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某天晚上,那个混蛋偷偷摸摸打电话跟我说分手。"慕蓉愤愤地用鞋跟踩着影厅的地毯, "抢在我前面也就算了,分手的理由竟然是因为他老婆突然从国外回来,还找了一堆狗仔和侦探来查他的外遇!"

    "我慕蓉自以为聪明,却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个有老婆的混蛋骗了,那个混蛋还打算让我做一辈子小三!我呸!"慕蓉越想越气。

    慕蓉和秦观失去的记忆慢慢浮现。

    慕蓉就是那个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外遇对象"。秦观则是那个柳总夫人请来调查外遇的侦探。

    于是当慕蓉气冲冲从社区里跑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拿着瓶白酒, 准备以酒醒酒的秦观。

    两个状况都很糟糕的人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也算是某种孽缘。

    "就连出来工作都带着酒,果然是个醉鬼。"慕蓉很是不爽地瞪了一眼秦观,"先是遇到那个姓柳的混蛋,然后又遇到你这个醉鬼,我也真是够倒霉的!"

    "秦先生,那天你喝了多少酒?"苏青行打了个呵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休息了一会儿,但他现在也还是有些疲乏。

    "两斤。"秦观眯起小眼睛,"五十二度的白酒!"

    "你是要把自己喝死不成?!"慕蓉狠狠地瞪了一眼秦观, 这个量的白酒已经足够让人酒精中毒了!

    "总比傻乎乎被人骗好!"秦观直接怼了回去,"要是我的话, 我就狠狠把那个混蛋揍一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慕蓉昂起下巴,"你以为我那天去找那个混蛋是为什么?我特地挑了这双跟最高最细的鞋子,走进他家门口之后就对着他的命根子一脚踹了过去!"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慕蓉脚上这双堪称"凶器",就连鬼都能被踩哭的高跟鞋。而身为成年男性的秦观更是略显后怕地向后退了一步。

    "当时可能太生气,所以动作确实重了许多。"慕蓉叹了口气,"等我发现那个混蛋已经晕过去之后,就帮忙叫了救护车,往外跑的时候又和你这个醉鬼撞到了一起。"

    "然后……"

    慕蓉的目光看向正前方的大银幕,因为醉酒而迷迷糊糊的秦观,与满脑子气愤急需宣泄的慕蓉一来一去地推撞,两个人都无意识地口出怒言,就像他们在影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争吵不休。

    慕蓉用手中的包甩开了秦观抓在手里的酒瓶,秦观则如同之前一样将慕蓉向后推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

    慕蓉的高跟鞋踩到了滚落在地上的酒瓶,突如其来的崴脚之后,她的身体径直向后倒去!

    而在慕蓉的正后方,社区外面保护花圃而设置的铁栅栏在黑暗中有些无法分辨。也就是这些看起来不注意的小设施,在慕蓉倒下的瞬间……径直刺入她的后脑勺!

    "真是荒谬的结果。"慕蓉不忍直视地侧过头,身形有些恍惚地走到影厅的墙边,在墙壁的支撑下才勉强没有倒下。

    而秦观依旧呆呆地看着前方的幕布。

    银幕中的秦观就算已经醉的意识不清,但这个时候也知道大事不好。可最无奈的是,就算知道出了大事,秦观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什么,更不敢随意挪动慕蓉的身体。

    刚才两个人一路追打,早就已经跑到了距离社区门岗较远的地方。

    秦观第一时间打电话叫了救护车,甚至自己报了警,但却仍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深夜的路灯下,秦观最终就这么跪在慕蓉的身边,紧紧握住这个陌生姑娘的手,紧紧握着,低声痛哭……

    那属于男性的压抑哭声在影厅中徘徊不去。

    包括苏青行在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知道在那么一个平静的夜里,因为一件与生命相比微不足道的事情,竟然会造成最后的悲剧。

    "我当时的意识真的很模糊。"一片寂静中,秦观的声音有些干涩,"我应该去找人帮忙,但就算找来了人,他们真的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如果我走了,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姑娘会不会独自一个人度过生命末端最痛苦的时光?"秦观无奈地抱头蹲下,"我最后只是抓着她的手,紧紧握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银幕中的画面没有停下,苏青行看见秦观一直握着慕蓉的手,一直等到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那一刻,秦观着急地起身,却在起身的那一刻身体晃了晃,重新"嘣"的一声摔回地上。秦观表情十分痛苦地抽搐了好一会儿,最终在慕蓉的身边闭上眼睛……

    一个黑色,让人忍不住露出苦笑的故事。

    "我死了。"秦观无奈苦笑,"要么是因为喝酒误事被天打雷劈,要么就是因为喝酒误事酒精中毒……"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疯狂的大笑声从后方传来。

    苏青行转过头去,就看见白桦笑得十分癫狂,笑到几乎抽搐之后,才带着扭曲的笑容说:"你们两个,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表现得那么好,结果……哈哈哈哈,结果……"

    "结果你竟然杀了她,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白桦就好像疯了一样,"你竟然杀了她,你竟然杀了她,哈哈哈哈!"

    白桦笑得几乎要流出眼泪。

    而在影厅的后方,脖子依旧在流血的鬼物也同样笑着,他的目光永远盯着白桦的方向。

    活着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尊严的仰慕者。

    死去之后,也鬼影不离。

    "你觉得很好笑吗?"慕蓉靠着墙,突然带着某种古怪的笑容对白桦说,"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不对劲的地方?"白桦摊摊手,"是指你们两个人的死法都太过滑稽了吗?"

    "是啊,我和秦观都已经死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慕蓉的适应能力似乎好了许多,此刻还能好笑地看着白桦,"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因为你是死神的新娘所以才能够死而复生?"

    白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但现在看来,我们似乎都死过一次了。"慕蓉摊了摊手,"这么说,白桦你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从头到尾都和我们一样而已。"

    秦观表情很复杂地看着慕蓉。慕蓉却似乎已经恢复了过来,还转头对苏青行笑了笑。

    "一样?!"白桦似乎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答案,干笑了几声后说,"我和你们怎么可能一样?是死神让我死而复生的!"

    "我们也死而复生了,不是吗?"慕蓉身后的银幕上,警车和救护车围绕在死去的两个人身边,几个年轻的护士走近那里,因为眼前的场景而轻轻抽泣。

    "所以说到底,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白桦。"慕蓉再一次强调。

    "我们不一样!"白桦突然吼了一嗓子,"不一样!!!"

    "不一样!!!!!"

    看着白桦一个人在那里发疯,苏青行抱着思思走到慕蓉和秦观的身边,轻声问:"你们会不会后悔提起这些事情?"

    从见到慕蓉和秦观的第一眼起,苏青行就看见了他们两个人的死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当苏青行看见慕蓉和秦观一次次针锋相对的时候,丝毫不觉得诧异。只觉得两个人虽然失去了关于死亡的记忆,但那种生死冤家的感觉却保留了下来。

    但让苏青行没有想到的是,慕蓉和秦观之间的感觉越来越融洽,即使经常吵架,也总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站在一起。

    这是两个多么特殊的人。

    他们曾经互不相识,却因为一些偶然的事情碰撞在一起,甚至死在一起。

    让苏青行忍不住想象,如果慕蓉和秦观能够早一点认识,这个故事是不是就能够迎来大团结的结局?

    "不后悔。"慕蓉轻笑了一声,"如果不是想起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秦观这家伙真的是无可救药的大酒鬼,下次看他还敢不敢针对我!"

    "而且也不只是那个烂酒鬼的错……"慕蓉说着,沉默了很久,才继续对苏青行说——

    "青行弟弟,如果将来你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千万不要轻易被表象所蒙蔽,最好是能够把他的心掏出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一心一意爱着你……"

    "嗷呜!"听慕蓉说到这里,被苏青行抱在怀里的雪狼低嚎了一声。

    "我应该不会喜欢上别人。"苏青行的表情显得有些迷茫,"我一个人生活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太久了,很难想象身边多出一个人会是怎样的感觉。"

    "别泄气嘛,你这才多大呀!"慕蓉拍了拍苏青行的肩膀,半开玩笑着说,"说不定你能找到一个和思思一样,又乖巧又一心一意的对象。"

    "和思思一样?"苏青行仔细思考了一下其中的可能性,最终得出结论,"感觉有点难,说不定直接让思思变成人形会更简单一些。"

    "嗷呜!"思思非常有活力地摇起了尾巴,恨不得仰天长啸一声。

    "如果对象不合适的话,很有可能会结下孽缘。"旁边的秦观时候似乎也恢复了一些,有比较正常的语气对苏青行说,"搞不好会像我一样,就算死了都没办法摆脱这段孽缘。"

    "你再说一遍?!"慕蓉半眯起眼睛,很有气势地双手抱臂,"你说谁是孽缘?见过这么漂亮的孽缘吗?"

    "头痛!"秦观不禁扶额,"我需要酒精来麻醉一下。"

    "你敢!"慕蓉睁大眼睛,"你要是再敢喝酒的话,老娘就把你嘴巴缝起来,understand?!"

    "……"

    慕蓉和秦观说完,又静静看了一眼彼此,心情都显得有些复杂。

    "看到你们恢复,我也就放心了。"苏青行说着,转身看向另一边仍然在发疯的白桦,"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解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桦。"苏青行一步步走近那个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年,"我想你必须知道一件事情。"

    白桦唇上的血红一点都擦不去,但却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晕开,显得有些狰狞。

    白桦就这么看着那个身穿校服的少年一步步向他走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桦的错觉,似乎从那双普通的黑色眼眸中看到了一丝幽蓝。

    "你要说什么?"白桦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难道你想告诉我,我不是死神的新娘,你才是吗?"

    "……"

    苏青行顿了顿,又摇了摇头说:"不,只是想要告诉你,死了就是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死而复活。"

    苏青行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一盏蓝色的纸灯出现在影厅的半空中。

    以青灯为圆心,苏青行他们所在的这个影厅开始发生变化。

    脚下的红色地毯变成粗糙的水泥地。

    周围装修精致的墙壁,也变成了脏兮兮的水泥墙。

    最前方的大银幕消失不见,苏青行他们周围还多了许多货箱,原本安静的影厅瞬间变成了一个很糟糟的破仓库。

    仓库的大门关着,但只有冷风从高处的窗户吹进来,让一直处于室内的慕蓉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特别是对于穿着无袖连衣裙的白桦而言,这样的温度使他忍不住抱紧自己的手臂。

    但是,让白桦忍不住打寒颤的原因不只是这温度,还有这间仓库。

    "这里是……"

    苏青行向旁边走了几步,使得所有人可以看清他身后仓库地面上的情景。

    满是灰尘的水泥地上,用鲜血绘制着一个非常庞大而精致的法阵,上面有许多看起来非常玄妙而费解的文字。

    有两具已经冰冷的尸体躺在法阵上。

    其中一具尸体是朱庭,脖子上的伤口和远处那个鬼物一模一样。

    另一具尸体……就是白桦!

    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就这样躺在法阵的中心,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把看似银制的匕首,直接刺入白桦的心口!

    毫无疑问,那就是白桦所说的血祭!

    "如果你真的死而复生了,又怎么会留下尸体?"苏青行走近血祭的法阵,"白学弟,当时你应该很痛吧?"

    "……"

    "其实慕蓉应该很懂这个道理。"苏青行继续说,"如果死神真的选中了你,又怎么忍心让你承受这种痛苦?"

    "苏青行……你究竟是谁?"白桦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笑容,甚至连自信都开始崩解。

    白桦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位苏学长。

    一开始害怕到声音发颤的少年,在红色长廊里忍不住闭上眼睛的少年。

    与思思重逢后,那个渐渐有了笑容,慢慢变得自信的少年。

    在他与杜威合谋之后被关在办公室里,如同出局了一样消失不见的少年。

    这些影像在白桦的脑海中渐渐融合,最终化作眼前这个……带着平静表情站在血祭旁的苏青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老规矩继续,这几天忙着存稿,为了下周正常的睡眠,镜子冷落萌萌们了!集体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