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2.秦观和慕容
    "你已经通关了。"死去的朱庭歪着头露出脖子上狰狞的伤口, 口中却说着让所有人有些难以置信的话, "可以离开这里。"

    "什么?!"白桦的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

    紧接着, 所有人都看见空白的墙壁上出现了一扇通往外面的门, 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离开这间美术教室!

    虽然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但至少他们都还活着!

    "是的。"朱庭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朱庭,没想到即使这样, 你还是会帮我!"白桦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而且还用这么恐怖的样子出现,真是吓到我了。"

    "嗬嗬嗬……"朱庭脸上的笑容僵硬而古怪,"我那么喜欢你,怎么会害你呢?我不止不会害你,还会陪着你一起离开这里!嗬嗬嗬嗬……"

    "你什么意思?"白桦发现自己能够从椅子上起身之后, 就第一时间逃到了大门口, 也就是慕蓉和秦观的附近。

    只不过在穿着裙子画着口红的白桦跑过来之后,秦观他们立刻非常嫌弃地向旁边挪了好几步。

    "放心,我会一直远远看着你,就好像我活着的时候一样。"朱庭的脑袋又向旁边歪了歪,甚至有一种脖子即将扭断的错觉,"一直……一直……一直跟着你……直到看见你白桦的结局为止,嗬嗬嗬嗬……"

    那一刻,白桦真的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然后毫不犹豫地夺门而出, 冲进那熟悉的红色走廊里!

    秦观和慕蓉也没打算继续在美术教室待下去,所以也紧跟着转身离开。

    在他们离开的瞬间, 似乎用眼角瞄见教室里的学生们正笑着向他们挥手,手臂挥动的频率一模一样,就连笑容的弧度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三个还存活的试炼者沿着走廊跑了很久。

    当他们偶尔回过头去看的时候,能看到那个脑袋歪在一旁的鬼物正远远跟在他们的后面,在红色灯光的映照下对他们露出笑容。

    依旧是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白桦在走廊里狂奔,虽然脑袋上的头发长了回来,但嘴唇上的血红和身上的白色连衣裙却依旧还在,使得少年在夺命狂奔的时候增添了几分诡异的喜感。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白桦忍无可忍地对着后面大吼了一声。

    "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我可是帮你完成了血祭,说不定还能成为你和死神大人婚礼的伴郎,嗬嗬嗬嗬……"鬼物的声音幽幽传来,"放心吧,白桦。我答应过你,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是门!"慕蓉看见走廊的尽头又出现了一扇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三个人立刻推开大门冲了进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熟悉而陌生的地方。

    熟悉,是因为这里看起来像是他们最初见面的那个影厅。无论是灯光,墙壁还是前方的电影幕布,看起来都和最初的那个影厅一模一样。

    说陌生,是因为这个影厅里所有的座椅都消失不见,空荡荡得好像是某个室内运动场。

    "慕蓉,你快看那里!"秦观突然指向影厅的某个角落。

    "那是……"慕蓉带着惊喜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冲了过去,高跟鞋的细跟即使踩在影厅的地毯上,脚步也依旧很稳,"青行?苏青行!"

    影厅某一处的墙壁那里,失踪了好久的苏青行就闭着眼睛靠在那里,似乎已经沉睡了很久。

    而在苏青行的身边,一只熟悉的小雪狼乖乖地趴在那里,好像在为苏青行做警戒工作。

    "青行!"慕蓉着急地冲过去之后,直接穿着紧身的套裙蹲下身子,第一时间在苏青行的鼻下试了试,在发现少年的气息还十分平稳之后,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你真的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我说过,他一定会没事的。"秦观也是放心了很多。

    "但怎么都叫不醒。"慕蓉自己打量着看起来毫发无伤的苏青行,"好像睡的很熟。"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反倒是走在最后面的白桦一脸不敢相信,"他怎么会没事!!"

    "说不定他才是被死神眷顾的那个人。"这一次,秦观和慕蓉都守在了苏青行的前方,挡住白桦的视线。

    两个人都觉得之前苏青行会被锁起来,是因为他们的失误和胡乱言语,所以在看到苏青行失踪之后难免有些自责。

    所以这一次,秦观和慕蓉就决定在苏青行醒来之前,一定要严格提防白桦再生事端。

    之后,所有人才注意到了影厅中仍然处于播放状态的幕布。那块幕布中的画面似乎就是他们现在身处的这个影厅,秦观他们甚至可以看见自己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像是一个实时监控的录像。

    也是通过眼前的幕布,白桦发现那个一直歪着脖子的鬼物正站在影厅的最后方,一直对他们笑着。

    在注意到白桦抬头看着幕布的时候,那个鬼物甚至还用慢悠悠的动作向白桦挥了挥手。

    "嗯?"不知道靠墙睡了多久的苏青行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他虽然觉得自己依旧脑袋昏昏沉沉,但心情完全不像之前那么糟糕。

    "青行,你醒了?"慕蓉和秦观马上就发现了苏青行的动静,全部都关心地看着他。

    "我怎么会在这里?"苏青行下意识将身边的思思抱进怀里,然后才揉了揉眼睛,"我刚才好像被杜威关在了办公室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不起,是我们疏忽了。"慕蓉对苏青行笑了笑,"下次再有人欺负你的话,姐姐我就用高跟鞋狠狠踩他的脑袋!"

    "没什么。"苏青行摇了摇头,脸上也同样露出了笑容,"虽然之前觉得很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整个人都很轻松,就好像好好发泄了一番,也好像是睡了个好觉一样,一点都不想生气了。"

    之后,苏青行注意到自己竟然身处于最初的影厅里,不禁好奇地问:"我怎么会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然慕蓉也不知道苏青行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因为之前在美术教室里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精彩,所以慕蓉忍不住滔滔不绝地将整件事情全部告诉苏青行,在描述杜威和白桦遭遇的时候更是生动至极。

    "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苏青行也是大开眼界,不过当他向影厅后方看过去的时候,真的看到一个歪着脖子的鬼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白桦。

    "这里的座椅呢?"苏青行歪了歪头,一头雾水地看着整个空荡荡的影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变回雪狼的死神大人:"……"

    影厅里的光线突然发生变化,苏青行和其他人下意识地看向影厅荧幕的方向,接着就看见荧幕上一片雪花闪烁,几秒钟之后就出现了一个新的画面。

    那个画面并不是影厅,而是一个看起来非常陌生的街道。时间应该是深夜,不过街道上的路灯很多,足以让人看清楚街道上的动静。

    "那里……"看着荧幕中的画面,秦观突然有些困惑,"那里有些眼熟。"

    画面越来越近,就连苏青行也能够辨认出,画面中的那条街似乎在某个社区的门口,能够清楚地看见门岗和花坛。

    "电线杆后面好像有个鬼鬼祟祟的人。"苏青行一只手抱住思思,一只手指向荧幕的角落。

    那个位于角落的电线杆后面真的藏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那个人的身形摇摇晃晃,很快就从电线杆子后面晃了出来,一只手拿着瓶劣质的白酒,一只手拿着拍照用的手机,一步一晃地向社区门口走去。

    "那是我。"秦观有些头疼地按住额头,"我记得那一天,因为侦探社实在接不到生意,所以我就答应了一个刚刚回国的有钱人,接了一个调查外遇的工作。不过我那天喝醉了,到现在记忆都模模糊糊的,也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

    奇怪的是,站在秦观身边的慕蓉一句话也没有说,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荧幕中的画面。

    画面中的秦观一直拿着酒瓶蹲在社区门口的地方,看着车来车往,人来人往。

    下一秒,荧幕中的画面再次放大,苏青行看见一个踩着高跟鞋的身影急匆匆地从社区里走了出来。

    那是慕蓉。

    画面中的秦观在看到慕蓉走出来的时候,直接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只不过因为喝醉了的秦观忘记关闪光灯,所以那一阵光亮立刻引起了慕蓉的注意。

    "你在干什么!"慕蓉的声音在影厅中回响,"就连你也在嘲笑我的狼狈是不是?"

    画面中的秦观整个人醉醺醺的,就算站在那里也一直都在摇摇晃晃,所以只是呵呵笑了一声说:"抱歉,我也只是开门做生意而已。"

    "做什么生意,那个姓柳的说有人会在门口偷拍,是不是你?!"慕蓉直接摘下脚上的高跟鞋,向秦观挥了过去,"老娘已经和那个姓柳的混蛋分手了,understand?!"

    秦观虽然喝醉了,但还不至于站在那里挨打,所以直接抓着酒瓶就向反方向跑。

    而慕蓉也一直在后面追着,高跟鞋也还抓在手里。

    "让那个柳太太看好她的男人!"慕蓉一边追,一边哭喊着,"自己的狗不拴好,跑出来祸害无辜的人,现在难道都成了我的错吗?!老娘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慕蓉和秦观默默看着画面中一追一逃的身影。

    良久,慕蓉才说了一句:"我就说了,我和你这个醉鬼八字不合。"

    "我想起来了。"秦观愣愣地看着前方,"我想起来……我好像已经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比起萌萌们想要的十更,镜子的入V章可能有点少……

    但镜子保证真的尽全力了。也许萌萌们觉得没有十更可能看不过瘾,但镜子也保证周一开始的更新字数一定诚意满满,么么啾!

    依旧日更,不过明后天以存稿为主,更的不多,周一开始正式,么么啾!

    依旧本章前50给大家发小小小红包感谢,50以后随机发红包,么么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