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1.红色的颜料
    影厅里, 死神殿下正在思考。

    也许他应该趁着自家婚约者还迷糊的时候藏起来。

    但如果苏青行的力量失去压制, 这个构建师所构建的世界不小心崩溃了怎么办?

    而在影厅的荧幕上, 美术教室的故事也还没有结束。当顶着光头的白桦和鼻歪眼斜没了嘴巴的杜威掩面而坐的时候, 又一个清脆的女声在教室里响起。

    那声音对于白桦和杜威而言, 更像是催命符。

    "老师,我给你加一顶帽子好不好, 一定很合适。"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女生从画架后面伸出脑袋,然后一顶带着蕾丝蝴蝶结的女式宽沿帽出现在杜威的脑袋上。

    还是绿色的。

    帽子的边缘正好压在杜威那只变了位置的眼睛上,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表情很痛苦,但却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

    毕竟白桦自身难保,而慕容和秦观则恨不得直接在杜威身上捅上一刀。

    "真好看啊!"对于杜威脑袋上的绿帽子,美术教室里传来一阵应和声。

    紧接着就又有人说:"那边的小哥哥长得真好看, 你们说穿女装会不会很好看?"

    "试试吧!"

    "试试吧!"

    "现在女装大佬很流行的!嘻嘻嘻!"教室里传来许许多多赞同的声音。

    "你们都给我闭嘴!"白桦立刻出声阻止。

    但很快白桦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变得凉飕飕的, 原本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不翼而飞,只有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穿在白桦的身上。

    "嘻嘻嘻,小哥哥这么漂亮的人果然很适合穿白色的衣服。"为白桦换上连衣裙的女孩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每当白桦开始强调自己身份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了,"我是死神大人选中的人,你们这群小鬼哪里来的胆子敢折腾我!"

    "哎呀呀,好害怕啊。"女生们的声音随即传来,但怎么听都像是在敷衍白桦。

    "我觉得白桦的五官还是有些不够完美。"就连站在旁边的慕蓉都忍不住插一手,"不如把他的五官重组一下怎么样?"

    "其实我觉得现在这个样子也怪怪的。"秦观也在旁边搭腔, "没有头发,没有身材, 还穿着一条什么都没有的白色连衣裙,走在路上很容易吓到人的。"

    "不如把现在的画撕掉重新来怎么样?"慕蓉冷冷一笑,"看看白小帅哥会不会像青行一样突然人间蒸发。"

    "慕蓉,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白桦像是个被精神病院剃头的疯子,就连嘴唇都已经被自己咬出血。

    "我觉得还差了点什么。"又有人从画架后面探出头,"既然已经穿的这么好看了,怎么能忘记涂口红呢?"

    "好主意!"

    "糟糕,红色的颜料好像已经用完了,怎么办?"

    听到教室里窸窸窣窣的声音,白桦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现在这副模样,实在禁不起其它的折腾。

    "没事,我这里有红色的颜料。"一个比白桦高上许多的少年从画架后面站起来。

    "朱庭?!"当白桦看清楚那个少年的时候,简直就好像看见了鬼一样,第一时间用可以活动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唔!唔!"

    "天啊,这是……"连慕蓉和秦观也忍不住移开视线。

    那个从教室里站起来的少年不算很帅,但看起来也很端正。可是……那个少年的脖子上却有一道深到近乎见骨的伤口,流出来的血染红了少年身上的整件白衬衫。

    "我这里有红色的颜料。"少年的脖子歪着,使得那个伤口越发狰狞,"这些够不够?"

    "你是假的,你不是朱庭。"光着头的白桦难以置信地摇头,"你不是朱庭,朱庭已经……"

    "已经死了,被你杀的。"少年凸出的眼睛紧紧盯着白桦,"白桦,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喜欢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就算你发疯想要做什么血祭我也陪着你!但你为什么要杀我?!"朱庭的双眼流出血泪。

    "你真虚伪!"白桦眼中虽然有害怕,但却很好地克制住了,最多就是声音有些颤抖,"你说过为了我的幸福什么都愿意做,你说过会为了我的幸福奋不顾身!要不是血祭需要童男血,我当时都不想搭理你!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血祭竟然会需要那么多血!"

    "不对啊。"慕蓉突然打断白桦的话,"需要童男血的话,你自己上不就行了?反正你都要自杀了,顺便流点血不是一举两得吗?"

    听到慕容的话,白桦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红紫白特别难看。

    "天啊,白小帅哥难道已经不是童子身了?"从进入美术教室开始,慕容就觉得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那么解气!

    "那是认识死神大人之前的事情!"白桦立刻辩解,"不对,我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

    "我来为你画上口红。"名叫朱庭的鬼用画笔沾染红色,即使模样狰狞,也还是一笔一划非常认真地为白桦勾勒红唇。

    "嗯……"白桦拼命咬住双唇,但他的嘴上还是出现一抹血红,那不是红色的颜料,而是朱庭的血!

    "你那边还有红色的颜料吗?"坐在第一排角落里的女孩突然开口,"杜老师的衣服是红色的,但我这边也没有红色的颜料了,感觉需要好多好多……"

    "你需要吗?"朱庭歪着脖子瞥了一眼女孩的方向,"你自己不是也有很多吗?"

    "啊!"女孩突然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失手就将自己面前的画架推倒,使得整个人显露在杜威他们的眼中。

    "唔……"杜威完好的那只眼睛显然认出了那个女孩,而失去嘴巴这件事情也使得杜威就算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也不会尖叫出声。

    那个女孩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长相很可爱。但在女孩的双腿间,似乎伴随着红色,出现了某个阴影。

    "我忘记了……"女孩幽幽地说,"杜老师,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的宝宝……"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刺耳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教室!

    "怎么回事?"慕蓉也是一惊,"杜威的嘴巴不是没了吗?"

    "刚才忘记画了,所以现在刚刚补上。"最初说话的女孩笑着应了一声。

    紧接着,所有人都注意到杜威的脖子上张开了嘴巴!

    "杜威这个人渣究竟做了什么!"慕蓉忍不住捂住眼睛,"这种人渣竟然敢自称是老师,真是死不足惜!"

    "真是一部不错的恐怖片。"秦观一阵讥讽,"既然杜威已经这么叫喊过了,也就是说已经出局?这还真是天道好轮回。"

    "杜老师!"天真的女孩带着无邪的笑容向杜威靠近,但她身上的痕迹以及刚才所说的只字片语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虽然画面不是很让人觉得害怕,但秦观和慕蓉也不是什么单纯的人,所以很快就猜到那个姑娘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与其说鬼可怕,也许真正可怕的是杜威这个人所做的事情,令人细思之后觉得胆寒。

    "人渣!"慕蓉再次咬牙切齿说了一句,"怪不得那么快就和白桦勾搭在一起,就算每天笑嘻嘻的,也只是一个人渣而已!真不知道这个混蛋用这种看似和善的笑容骗过多少小姑娘,害过多少人!"

    在众人的目光中,杜威的身体真的开始变得透明……

    "不要!不要!我不要走啊啊啊啊!"杜威竭力地呼喊着。

    而在荧幕之外,旁观这部"影片"的死神大人也点了点头说:"确实是一部不错的电影。"

    "放开我!"在看到杜威身体变透明的瞬间,苏青行身周的力量彻底爆发!

    沈思不可能带着真身进入冥界试炼的世界,所以这一刻苏青行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连一直努力压制的沈思也已经无能为力!

    就算死神紧紧抓住婚约者的双手,不顾一切地将那个略显纤弱的身影拥入怀中,苏青行的力量还是向四周迸发了出去!

    "轰!"

    沈思和苏青行如同置身于风暴之中,他们周围的座椅以及影厅里所有的布置全部被力量碾碎,只有最前方的荧幕已经在播放在杜威渐渐消失的画面。

    "平静。"沈思努力将婚约者嵌入怀中。

    而苏青行却只是紧紧盯着快要消失不见的杜威,然后挣扎开沈思的怀抱,向着荧幕中杜威所在的方向伸出手,然后……

    用力一掐!

    苏青行所迸发出的力量引起一阵风,将随意打了个结垂下的银发吹起。

    那一刻,一直紧紧盯着婚约者的死神殿下如同被乱花眯眼,却又挪不开视线。

    "啊!"真正奇怪的是,荧幕中的杜威在荧幕外苏青行出手的那一刻,突然不再继续变得透明,而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痛苦!

    杜威被转移到脖子的血盆大口也被狠狠掐住,显得恐怖而荒诞!

    "他已经快死了。"沈思站在苏青行的身边,"为什么多此一举?"

    "引路者的责任,送看不顺眼的人下地狱,并且把自己选中的人带回鬼城。"迷迷糊糊的苏青行也算是有问必答的乖宝宝,"我讨厌杜威,就算是让他下地狱也太过便宜他了!"

    说话间,苏青行伸出的手立刻握紧。

    荧幕中的杜威在一阵刺耳的惨叫声中化作碎片灰烬四散。

    灰飞烟灭!

    "亡魂编号MS8346,杜威。试炼失败。"

    "你无疑是所有引路者中最强的那一个。"死神看着荧幕中灰飞烟灭的杜威,却并不觉得可惜,而是有些好奇地问,"如果有人在试炼中被杀死,没有去地狱,没有去鬼城,那么他会去哪里?"

    "会被滞后处理。"苏青行在一次爆发之后,总算渐渐平静下来,"也许是清空记忆,去另一个鬼城重头再来。但杜威,不值得继续浪费精力。"

    "只有心怀善意的鬼才能去鬼城吗?"

    "不。"苏青行的情绪越来越平稳,整个人下意识地靠在沈思的身上,说话的声音多了丝困意,"那只是我和朱砂的个人喜好而已。很多鬼城为了增强自身的实力,会挑选最凶猛最残忍的恶鬼加入鬼城,我不喜欢……"

    死神第一时间抱住倒入自己怀中的苏青行。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的婚约者并非力竭,而是太累了必须得闭眼睡一会儿而已。

    确认苏青行没什么事情之后,死神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发现整个影厅的座椅都已经被自家婚约者的力量碾碎。

    于是,死神只能这么抱着苏青行,看着自家婚约者令人舒心的睡颜,不禁轻喃说:"等我将所有的事情解决,就把一切故事告诉你。"

    然后,两者就这么依偎着,面向眼前唯一完好的电影荧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杜威已经灰飞烟灭,但荧幕中的白桦依旧无所畏惧地看着向他走来的朱庭。

    即使这个少年全身浴血,白桦也毫不动容地说,"我不会害怕。无论我现在有多狼狈,只要能够顺利通关,一切都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我又如何去见死神大人?"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