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0.美术教室
    “青行……”沈思第一次喊出身上人的名字, “起身。”

    现在在死神怀里的, 是他名正言顺的婚约者。但因为某些还未解决的原因,沈思还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拥抱他。

    更何况对苏青行而言,他可能还只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

    让死神殿下诧异的是,原本那么小心翼翼, 对自己避之不及的苏青行,此刻却就这么躺在他的身上,如同躺在舒适的床榻上。

    就连身上人的呼吸,都似乎离死神很近很近。

    “好累。”苏青行不算矮,但被沈思抱着的时候, 却似乎被环在其中,“想睡。”

    看着此刻的苏青行, 沈思开始怀疑他何止三十天天没有休息,甚至有可能自他担任冥界引路者开始,就从未好好休息过。

    如果可以, 他愿意抱着怀中的苏青行, 就这样一直坐在影厅中,久久不离去。

    “第四幕开始了。”最终沈思将自己抱了好一会儿的苏青行扶回他的座位,“应该会很精彩。”

    苏青行回到旁边的座位,继续看着幕布中的画面。而他和沈思的手仍旧握在一起,还有银色的长发与其交织,如同某种解不开的锁。

    画面中, 秦观一行人刚刚走进美术教室, 身后的大门就像上一次一样消失不见。画面放大之后可以看见慕蓉的眼眶很红, 不知道是因为终于从那些怪物中逃脱,还是因为那个消失在队伍里的少年。

    “不能哭。”秦观就站在慕蓉的身边,小声提醒,“我知道你很难受,但不要哭。”

    “都是你的错!”慕蓉忍不住在秦观的身上捶了一下,“你不是侦探吗?!这么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你这个废物侦探!废物!”

    “是,是,我是个废物。”秦观默默承受着。

    “我也是废物!”慕蓉有些自责,“如果不是因为我说了那些话,白桦那个混蛋也不会……”

    “好了,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千万不能在这里泄气!”秦观转而看向看戏一样的白桦和杜威,“做这些事情的人迟早会有报应,就像老人们经常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而已。”

    “随便你怎么说。”白桦恶意地笑了笑,“难受的话,不如大哭一场,然后为出局的累赘默哀一下怎么样?”

    “苏青行从没有拖累任何人,而且我们只是找不到他,没有任何证据说苏青行已经出局!”慕蓉似乎找到了新的针对对象,言语比反驳秦观的时候尖锐好几倍,“白桦,一开始只以为你是有妄想症的偏执狂,没有想到想法竟然这么毒!”

    “抱歉,我喜欢的是死神,又不是圣母圣父,就算毒一点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要求死神的信/徒去拯救世界吗?”白桦丝毫不在意。

    “白桦,你只是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而已。”秦观也努力睁大眼睛,“但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怕,又为什么要淘汰苏青行?难道不是在害怕他抢走你日思夜想的死神吗?”

    白桦的表情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老师,可以开始上课了吗?”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生从架着的画板后面探出头来,“这些都是老师请来的模特吗?”

    “原来是晓云啊。”杜威显然认识那个女生,当时就直接笑着问,“你该不会刚好觉得饿了,所以想要吃人肉?”

    “哈哈哈,老师你真会开玩笑,人肉有什么好吃的,我们都更喜欢吃冰激凌!”另一个画架后面也探出一个女生,“我们一直在等你带模特回来画画。”

    “抱歉。”杜威笑着道歉,然后回头说,“看样子这里并没有可怕的吃人怪物,那边有为模特准备椅子,大家坐着休息一下好了。”

    “不用了,有的时候和活人待在一起,要比和怪物待在一起更恐怖。”慕蓉说着,只是和秦观一起站在原本的门口处。

    虽然大门已经消失,但那毕竟是距离出口最近的地方。而且慕蓉和秦观下意识想要离杜威和白桦远一点。

    “那么杜老师和这位漂亮的小哥哥一起来给我们当模特吧?”女生的嘴很甜,但是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等画像完成后,我们会送去给死神大人,死神大人一定会很喜欢的!”

    当女生说出“漂亮小哥哥”这个词的时候,白桦已经面露喜色,再听到女生的后半句话后,白桦更是心花怒放,用很是得意地目光看向慕蓉和秦观说:“你们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是个傻子吗?”慕蓉却只是轻蔑地笑了笑。

    “应该是个傻子了。”两个人不为所动。

    这些是在影厅幕布中所呈现的画面,沈思和苏青行就坐在其中,静静地看着剩下这四个人的试炼。

    当看到最新的“剧情”时,死神俊美的脸上表情复杂,只能侧身对苏青行说:“放心吧,除了青行之外,所有人在我的眼里都和白骨差不多,尤其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存在。”

    死神,在所有冥界生物的眼中都是冷峻而不苟言笑的存在,即使只是站在那里,其气势都犹如一座冥山。

    所以很少有人敢与死神攀谈,死神也从不会对任何存在和颜悦色。

    即使是在鬼城督查中与苏青行见面的时候,死神也不敢让自己暴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

    但现在死神和苏青行都在冥界试炼之中,这里虽然只是一个小小构建师所创造的世界,却因此而跳出冥界之外。

    再加上此刻的苏青行虽然有问必答显得特别乖顺,但其实早已经因为长时间工作缺少休息而意识模糊,现在所有的举动也都是被身体中想要爆发的力量所驱动……

    苏青行如今唯一的自我意识也许就是:想要休息,所以尽快结束这一切!

    等苏青行恢复意识的时候,不会记得沈思的出现,也不会记得沈思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正是因为如此,沈思才能够毫无顾忌地说出每一句他想要说的话。

    对外是死神。

    对苏青行,却只是沈思而已。

    而苏青行依旧向前看着幕布,看着杜威和白桦高高兴兴地坐上教室正前方的椅子,为教室里正在绘画的学生们担当模特。

    “那么我们开始了。”画面中,坐在教室最前面的两个女生已经在准备。

    教室里还有许多藏身在画板后面,根本看不见面容的学生,所有人都窸窸窣窣地准备起来。

    教室里很安静,角落的音响中还出现了令人放松的音乐,大家都只是非常认真地画画,没有任何恐怖的东西。

    除了之前某个女生说会把画给死神之外,整个房间没有任何与恐怖电影相关的东西。

    “看来我赌对了,白桦。”杜威的脸上依旧笑着,“和之前那些吃人的怪物相比,这里简直可以算是福利时间。”

    “她们的画技应该都不错吧?”这可能是白桦唯一担心的事情。

    “放心吧,都是参加过各种大赛的优秀学生。”杜威对自己的学生很有自信,“更别说有我这样的老师一直在指导她们。”

    “哎呀!”

    杜威和白桦的笑容都还没消失,最初说话的那个女生突然大喊说一声说:“老师,对不起,我不小心把你的眼睛画歪了!”

    “啊?”

    画面在杜威的脸上放大,原本端正的五官中,一只左眼瞬间歪到了额头上?!!

    “这是怎么回事?!!”杜威越是睁大眼睛,那样的画面就越发恐怖,“发生了什么?!”

    杜威想要从椅子上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粘在了椅子上一样,根本无法起身!

    “老师,做模特是不能动的,你忘记了吗?”那个画错眼睛的女生笑嘻嘻地说,“放心吧,我接下来会好好画的!”

    “哎呀!”又一个女生举起手,“老师,我忘记画嘴巴了!”

    “唔!!!!”杜威的嘴巴瞬间从脸上消失,他恐惧地睁大眼睛,但因为没有嘴巴,所以无法发出声音。

    白桦也面露惊恐,但无论如何都无法从椅子上起身,这可能是从一开始至今,白桦脸上表情最最精彩的一次。

    “哈哈哈哈哈!”站在旁边的慕蓉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中却多了宣泄,“看来这次真的是福利时间了,真是让人期待啊,哈哈哈!”

    就连秦观也略带嘲讽地说:“第一次觉得恐怖电影其实还挺有趣的。”

    白桦简直气到发抖,整个人像是发癫了一样在椅子上狂颤,但他根本没有办法离开,可能不得不等到所有的画作完成。

    但即使这样,白桦也还是不想看见慕蓉和秦观得意的表情,所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几乎咬牙切齿地对杜威说:“杜威,这是一次考验,就算脸上的五官全部都消失了我们也不会死。只要我们通过关卡,一切都会恢复的,所以千万不能害怕,也不能尖叫,知道吗?!”

    “放心吧,他现在就算想要尖叫,也叫不出声来啊。”慕蓉继续讽刺道,“连嘴巴都没有了。”

    “小哥哥。”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孩从画架后面探出头来,非常抱歉地对白桦说,“对不起,我好像忘记了帮你画头发了。”

    女孩的话音刚落,白桦脑袋上的头发瞬间去无踪。

    也许是感觉到了头顶的凉爽,再加上身边杜威的遭遇,白桦当时就对着那个女孩大声吼道:“忘记了那就画上去,你这个废物!”

    “嘻嘻嘻嘻……”但教室里只是响起一阵笑声,根本没有人回应白桦。所有的学生都躲在画架的后面,而白桦和杜威根本无法离开椅子,就算张牙舞爪地想要杀人,也根本连画架都无法触及。

    “不许笑!杜威,这就是你带出来的学生吗?!”白桦喊了一声之后,又看向秦观和慕蓉,“不许看!”

    白桦的长相不错,但这会儿因为剃了光头的关系有些古怪,加上他此刻正发疯似的咆哮,已然可以用滑稽来形容。

    “这么好看,为什么不让看呢?说不定死神会特别喜欢你的新造型!”慕蓉呛了声之后,还用胳膊肘顶了顶身边的秦观,“你看,还好我让你别坐过去吧?如果也被整成这副样子,那可怎么办?”

    “你是怕没人要吗?”明明是在如此的氛围当中,但秦观却还是努力用轻松的语气说,“放心吧,大不了到时候我娶你。”

    “没心情和你闹!”

    看着幕布中的画面,白桦和杜威两个人的情绪与秦观和慕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也使得坐在影厅里旁观的死神微微点头,对苏青行说,“你没有看错人,这两个确实不错。”

    “当灵魂进入冥界,就说明亡魂生时犯下罪业。”苏青行的声音在这个影厅里略有回响,“只是真相有时会显得很残忍,特别是对秦观和慕蓉来说。”

    苏青行的声音似乎不如一开始那么冷漠,在沈思看来,这是身边人意识即将清醒的前兆。

    但奇怪的是,苏青行身上一直被沈思压制着的力量并没有减弱,反而在变得越来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