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9.死神现身
    “杜威!你在做什么?!”办公室不透明的大门外传来秦观的声音, 充满怒火, 但却努力压低声音。

    “秦观,你别激动,那些怪物正在被声音所吸引。”杜威的声音依旧没心没肺,“白桦说的没错, 少一个竞争者,我们活下来的几率就会更大一些。”

    “杜威,你会遭报应的!”慕蓉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这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我觉得各位也别太针对白桦。”杜威显然已经站到了白桦的那一边,“白桦死而复生是已经确定的事情, 那么他就是这里唯一可以将我们带出去的人。”

    “你这混蛋!把遥控器交出来!”

    “咔嚓!”

    “哎呀,抱歉, 不小心踩到了。”

    ……

    办公室外面的声音压抑而喧闹,但那声音却完全无法影响到办公室内苏青行的心情。

    或者说,此时此刻无论什么都无法影响到苏青行。

    办公室里的风依旧在狂卷一切, 百叶窗被吹得啪啪作响, 也不知道门外的人是否有听见。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被杀了少次。”苏青行近乎无意识地将思思放在慕蓉的办公桌上,也许是在向思思倾诉,也许是在自言自语,“被刺中心脏,被割脖子,被推下天台, 被丢入鬼群……人类为了活下去总是会想到各种各样的方法。”

    “我一直在做引路者的工作, 若是见过上千个亡魂, 最后被带回鬼城的只有寥寥数十个。”苏青行听不见周围的动静,“被打入地狱的却多达数百个。”

    “母亲说,只要不怀恶念,自己就不会受伤。父亲说,唯一不受伤的方式就是变强,因为所有的生命天生畏惧强者。”

    “也许朱砂说得对,我该好好休息一下。”苏青行说完这句话之后,竟然就这么靠着墙壁坐下,闭目养神。

    “嗷呜!”在思思的注视下,办公室的狂风并没有停止,刚刚闭上眼睛的苏青行却再次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看不见瞳孔,有着最纯粹蓝色眼瞳的眼睛。

    没有温和,没有忍让。

    那双眼睛里什么都看不见。

    黑色的短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曳地的银色,在那个“苏青行”起身的时候,被他随手打了个结,垂在身后。

    “苏青行”看向办公室门口,缓缓伸出手……

    办公室里的风,似乎变得越来越强。

    “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更加高的身影出现在苏青行的身边,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臂。

    那一刻,办公室里的风消失不见。

    所有的纸张和家具都落回地面,办公室里安静得有些可怕……

    那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身影就站在苏青行的身侧,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没有放手。

    银色的头发,灰色的围巾,被朱砂不断称道的容貌……一如他和苏青行在鬼城督查中见面的时候。

    出现在苏青行身边的无疑是死神,但绝对不是朱砂所构建的那个“模型”,而是真真正正为了苏青行而悄悄来到这里的……冥界死神殿下。

    与此同时,原本被苏青行放在办公桌上的小雪狼却不知所踪,就好像真的从未存在过一样。

    若是平日里的苏青行一定会想方设法避开死神,但此时此刻的苏青行却显得有些古怪……他只是依旧面向门方向站着,甚至没有转头看死神一眼。

    但同时,苏青行却又听见了死神所问的问题,然后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冷漠声音回答说:“解决眼前这份工作,然后回去休息。”

    死神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显得有些紧张。这样的表情其实很少出现在这位冥界大佬的脸上,但面对苏青行的时候,这些惯例似乎也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你,连续工作了多久?”死神不敢随意放开苏青行的手臂,生怕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苏青行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足以将门外的四个人全部抹杀,灰飞烟灭!

    “不记得了。”死神眼前的这个“苏青行”脸上没有情绪,眼中没有情绪,就连话语中也感觉不到任何情绪,但却出人意料的有问必答。

    “也许是十天,也许是二十天,也许是三十天……引路者不需要睡眠,自然可以一直工作下去。”苏青行的意识已经因为疲惫而睡去,只剩下潜意识与本能在行动。

    “你,需要休息。”死神可以感觉到苏青行的力量越来越强,所以他也必须使用同等的力量来将其压制住。

    “所以必须尽快将工作完成。”苏青行所说的话就好像一开始设定好的程序,“将工作目标全部抹杀,是完成工作最快的途径。”

    “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死神依旧没有松开手,俊美的脸上难得微微皱眉,“如果你醒了,会后悔。”

    “已经被抛弃了。”苏青行的声音无悲无喜,“无所谓。”

    “其实每次都很难受吧?”死神用力将苏青行拉入自己怀中,“但只有因疲惫失去意识的时候,才说出心里话。”

    苏青行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长期敬业工作而忘记休息,导致身体乏力疲惫到了极致。

    可偏偏即使如此,苏青行似乎还没有忘记工作的事情。

    “不难受。”即使已经置身于死神的怀中,苏青行的表情也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空洞的双眼直直地盯着眼前的死神,就像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引路者的工作就是做一个无关紧要的旁观者,只有每次被杀死被抛弃的时候,才会觉得十八层地狱对于某些亡魂而言还不够残忍。”

    “你,还是像几百年前一样,看着什么都无所谓,却把事情藏在心里。”死神一只手抓住苏青行的手臂,另一只手直接将其环住,“只有意识模糊的时候,才说出来。”

    “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苏青行的脸上仍然没有一丝动容。

    “是的,这场电影也没有结束。”死神不再继续多言,直接带着苏青行从这个房间里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办公室。

    而在这个试炼世界的另一个角落,那个苏青行他们非常熟悉的影厅中,死神与苏青行的身影缓缓出现。

    死神就这么牵着苏青行的手,在影厅正中间的位置坐下,如同双双来到电影院的情侣一般看着前方正渐渐亮起来的幕布。

    意识模糊的苏青行反而显得特别乖,没有任何挣扎和反对。但如果不是因为死神压制住了苏青行此刻的力量,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影厅的幕布上,渐渐出现了原本所不具有的画面。

    原本空间很大的办公室里到处都是血迹,一些长得像是人类的怪物正在互相啃噬彼此的躯体,那些对于饥饿的呐喊在影厅里环绕不绝。

    画面渐渐转移,慕蓉的办公室随之出现在画面中,慕蓉、秦观、白桦和杜威仍然站在办公室门口,陷入沉默。

    “门已经打不开了吧?”刚刚将遥控器踩坏的杜威压低声音,笑着对慕蓉他们说,“你们可以用斧头把玻璃全砸碎,但这样的话那些怪物听到声音应该会冲过来吧?”

    慕蓉和秦观尝试着想要与苏青行对话,但百叶窗紧紧关着,办公室的门也丝毫不透光,他们根本不知道办公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会冲进去。”坐在影厅里,死神伸出手指指向画面中的秦观,“他把你一路从影厅带出去,这一次也不会抛下你。”

    “不会。”苏青行直直地盯着幕布,“那样的话,他们会死。”

    那些自顾自啃食的怪物会被声音所吸引,而冲进办公室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玻璃墙砸碎。

    “打个赌。如果我赢了,就……记住我的名字。”死神侧头看着苏青行,黑眸中满是认真。

    苏青行没有回答。

    “我忘了,等你醒来,就不会记得这些。”死神低头看了一眼他们相握的手,“是不是永远只有我能记住这一切?我亲爱的,婚约者。”

    ……

    死神的目光重新看向眼前的电影幕布。

    “走吧。”画面中白桦的心情似乎不错,“比起我们,也许留在这里的苏青行会更安全一些。”

    但下一秒,秦观却高高举起了手中斧头,好不犹豫地向玻璃墙挥舞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苏青行身边的死神微微动了动手指。

    “咔嚓。”原本紧锁着的办公室大门突然打开。

    意识到这一点的慕蓉立刻把秦观向后拉,差点让不明所以的侦探踉跄倒地,不过也因此没有惊动那些徘徊在附近的食人怪物。

    苏青行已经被死神带走,所以慕蓉的办公室里自然空空如也。

    苏青行就好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样。

    当慕蓉和秦观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直接在痛恨的心情下将杜威狠揍了一顿。但就算杜威已经鼻青脸肿,手臂上还有好几个高跟鞋的印记,秦观和慕蓉最终也没有直接将他丢到怪物群里去。

    “我们不是你,没有你那么无耻!”秦观恨不得将斧头直接劈在杜威的身上,“苏青行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荧幕上的画面开始转移到白桦的身上。那个拉拢了杜威的少年脸上露出笑容,无所谓地对秦观他们说:“现在不是很好吗?苏青行在没有任何痛苦的情况下出局了。”

    少年所不知道的是,在某个影厅里,苏青行和死神正如同看电影一样,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赢了,就算知道要面对怪物,他们还是冲进去了。”死神一边看着幕布,一边轻声说,“我叫沈思。总有一天,我会再一次亲自告诉你这个名字。”

    苏青行依旧没有什么回应,虽然双眼看着前方的幕布,但眼神空洞而没有焦距,显然尚未恢复自己的意识。

    而在画面中,慕蓉和秦观分为一组,杜威和白桦分为一组,两组人之间明显有了隔阂,甚至可以说是彼此仇视。

    就是在这样复杂的氛围之下,一群人小心翼翼地穿过大办公室,走到入口处。

    在此之前,似乎有一面墙挡在入口处,使得所有人都无法离开这个公司。

    可现在,出现在入口的并不是墙壁,而是一条熟悉的红色长廊。

    一群人轻车熟路地看过走廊,只不过这一次走廊里少了一个闭着眼睛,搭着秦观肩膀的少年……

    不知道走了多久之后,又一扇门出现在走廊的尽头。秦观率先打开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间不大不小的教室。

    十几个学生正坐在教室里,对着面前架好的画板进行绘画练习。

    “这是我的美术教室!”杜威马上喊出声。

    “工作还没有完成。”看着画面中放大了的杜威的脸,苏青行从影厅的座椅上起身。

    但因为被死神……沈思牵着手,所以依然在迷糊中的苏青行一个前倾就直接落入沈思的怀中!

    随意打了个结的长发散在两个人交叠的腿间,四目相望。

    苏青行没有意识,但沈思的意识却非常清晰。

    抱住倒入怀中的少年,沈思几乎屏住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