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8.嗷呜呜呜呜!
    “如果我不是死神的新娘,他又为什么要让我复活?!”

    并没有复活啊……苏青行很清楚地知道,自从白桦自杀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死了。

    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个冥界试炼里,才会遇到他这个冥界引路者。

    白桦所认为的复活,只是一个笑话。

    至于死神……无论是电影里的那个,还是苏青行认识的那个,都压根不会知道“白桦”这个名字。

    白桦至今沉溺于一个自己所编制的梦,并且迫切地想要离开这个试炼世界,却不知道当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将是一切的终结。

    思思看了看前方笑容癫狂的白桦,低下头蹭了蹭苏青行的手心,贴心和亲昵的萌态,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传说中的梦幻之狼。

    秦观和慕蓉也保持了沉默,没有因为白桦所说的话而发表任何意见。

    “所以你真的是死神的新娘?”只有一直沉默着的杜威带着笑容走了过去,“那你能不能和那个什么死神说一说,让我们快点结束这个游戏?”

    美术老师杜威,似乎总是笑呵呵的,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他似乎从一开始就只是将这当成一个单纯的游戏。

    杜威说的话似乎让白桦很受用,他很快就扬起下巴,一脸骄傲地对所有人说:“当然!前提是离开这里。”

    “要离开,就一起离开。”慕蓉坚决地说,“如果死神真的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新娘,为什么还会有我们这些侯选存在?”

    “白桦,总有一天你的自大会毁了你。”秦观也眯着小眼睛认真地说。

    “不是我,还能是你们吗?”白桦冷笑一声。

    “如果是苏青行呢?”慕蓉回以冷笑,“说不定思思就是死神送给他的礼物。”

    “嗷呜!”思思甚至还意义不明地应了一声。

    苏青行刚想说些什么,就觉得脑袋突然有些昏沉,但这种感觉眨眼即逝,就好像他的错觉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听到慕蓉的话之后,白桦的脸上出现了特别恐怖的表情,简直像是准备把思思一口吃下去。

    “总而言之,慕蓉大小姐,你做好准备了吗?”秦观并不在意白桦的想法,直截了当地问慕蓉,“现在站在外面的可是你的男朋友。”

    “早就准备好了。”这会儿慕蓉也咬了咬牙,“男人如衣服,哪有命重要!”

    接着,慕蓉就直接按下了打开百叶窗的按钮!

    在推门而出之前,至少要敢于面对这一切!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见玻璃墙外挤满了“人”,那些家伙已经将玻璃墙团团围住,一边用贪婪的眼神盯着苏青行他们,一边伸手拭过嘴角,饥渴至极!

    “轰!”站在最前面的那个柳总,又一次撞击玻璃墙。

    就在柳总的旁边,慕蓉的那个女助理颤抖着将自己右手放入空中,带着惊喜、兴奋和好奇的表情……一口咬了下去!

    “总监。”血从女助理的口中涌出,她的脸上却露出狂喜的表情,“自己的肉,也好好吃!”

    饿了,要吃。

    可是没有食物怎么办?也许我们可以吃自己的肉。

    外面那些像人的怪物瞬间被血腥味所“激活”,疯狂地啃食起自己的身体!

    “他们都是怪物,不是人。”慕蓉一边自我催眠,一边看着那些熟悉的脸站在玻璃墙外面,因为一时无法攻破玻璃墙,而开始吃自己的肉。

    一般会先从自己不常用的左手开始吃,似乎完全不会觉得痛,反而吃得津津有味。等把容易吃的部位全部吃掉之后,玻璃墙外的那些东西就开始犯愁。

    明明玻璃墙的另一边有一堆美味佳肴,但他们就算用脑袋拼命撞击,也没有办法靠近近在咫尺的美食。

    “好饿啊啊啊!”

    “我想吃……我要饿死了!”

    当那种恐怖的饥饿开始蔓延,玻璃墙外面的那些东西终于找到了可以吃的东西……那就是彼此!

    “好吃,好吃!好好吃!但还是好饿啊!”慕蓉的助理一口咬在那位柳先生的腰上,撕破一切,吞肉下肚,“还是好饿啊!”

    画面惨不忍睹。

    “害怕的话就转过身去。”秦观站在慕蓉的身边,手里拿着的是他们这支队伍里唯一的武器——破斧头。

    “你还不是和死神一样小瞧我了。”慕蓉脸上已经不见哀伤痛苦,反而浮现出一丝坚定,“只是一些和我认识的人长得很像的怪物而已,甚至连洗手间的女鬼都不如!”

    秦观看着慕蓉表情的变化,突然脱口而出:“等你恢复单身,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

    “想得美!”慕蓉直接不客气地抛出去一个白眼。

    玻璃墙外面的形势已经变得非常糟糕。那些看起来像是人的怪物正在互相啃食彼此的身体,其中模样最为恐怖的就是慕蓉的男友……

    那位柳先生的下半身几乎被啃食殆尽,但他的上半身却依旧完好,依靠着两只手臂的力量从疯狂的怪物群中一点点爬出来,向慕蓉所在的地方高高昂起头。

    “慕蓉,我好饿啊!”

    “救救我!我快要饿死了!”

    此时此刻,就算那位柳先生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这样,他依然没有放弃啃食那些倒在地上的怪物,即使胸腔以下已经残破不堪,他依旧没有停下吞食的动作!

    血几乎溅满了整个玻璃墙,让办公室里的人不禁有些作呕。

    于是秦观直接从慕蓉的手里抢过遥控器,将百叶窗再次关上。

    “慕蓉,我爱你啊啊啊啊!”一声高高的呐喊从墙的那边传来,尾音连绵不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传来一声极为虚弱的动静——

    “慕蓉,我好爱你,但你到死都不让我吃饱……”

    “没事吧?”秦观注意到慕蓉苦笑了一下。

    “我只是在想,假的终究是假的。”慕蓉苦笑着解释说,“他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暴露我们两个人的办公室恋情,因为这会影响到他的前途。”

    “为了前途?就让你偷偷摸摸跟着他?”秦观有些嗤之以鼻。

    “也不是。”慕蓉摇了摇头,“他说过很多次让我辞职,然后照顾我一辈子。但并不是只有男人想要更好的前程,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被人照顾一辈子,所以最近我才准备向他提出分手。”

    说到这里,慕蓉喝了口水,想要将某种不适的反应压下去。

    “等外面的声音安静下来之后,我们就出去。”秦观也许真的是一个合格的侦探,所以这会儿很是冷静地分析说,“白桦说候选人都会因为害怕被死神杀死,但似乎并没有人直接被怪物杀死!”

    “我们也许有安全逃出去的机会。”秦观下了定论,也像是为自己打气。

    大家都在办公室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准备等外面的撕咬声停下后,就一起打开门冲进去。

    门锁在慕蓉的手里,所以白桦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慕蓉,你想成为死神的新娘吗?”在等待时机的这段时间里,秦观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我?”慕蓉看起来有点累,但还是笑了笑,“如果死神的宫殿里有网络的话,也许我会考虑一下。”

    “那苏青行呢?”秦观看向身边,“你想成为死神的新娘吗?”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苏青行愣了愣,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怀里的小雪狼正高高地抬起脖子,一对眼睛炯炯有神,简直就好像能发光发亮一样。

    “我……”苏青行顿了顿,抱着思思的双手指骨收紧,“我不想,不想从一个牢笼到另一个牢笼。”

    昏沉感再次袭来,就连苏青行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实话。”苏青行见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就忍不住笑着说,“与其给死神当新娘,还不如和思思过一辈子呢!对不对,思思?”

    苏青行托起思思的上半身,与小小的雪狼面对面,带着开玩笑地语气对小雪狼说:“思思,愿意和我共度一生吗?”

    “嗷呜呜呜呜呜呜!!!!!!!!!!!!!!”

    苏青行很难形容当时的思思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事后回忆起来……小小的雪狼似乎在用强烈的肢体语言告诉众人:天下疯狼,舍我其谁?!

    而在思思在怀里到处乱蹭的时候,苏青行的眼角突然看见白桦和杜威正一起站在旁边的角落里,窃窃私语着什么……

    又是一阵昏沉感传来。

    杜威似乎很敏感地感觉到了苏青行的视线,当时就转过身来对苏青行露出了一贯的笑容,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外面的声音好像停了。”杜威提高声音,“我们现在就离开吧。”

    “也好。”秦观点了点头,“继续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秦观,我和你也算是队伍里的战斗力了。”杜威依旧笑着说,“你有武器,就麻烦你保护慕蓉,毕竟这里是她的主场。刚才白桦说他一个人走,那就让我来保护苏青行好了。”

    “谢谢。”苏青行对杜威的安排没有意见,但脑袋里的昏沉感一直时隐时现。

    他这是怎么了?

    秦观用遥控器打开门锁,顺手放在门旁的柜子上。

    随后,白桦一个人走在最前面,秦观又保护着慕蓉紧跟着走出去。办公室里瞬间只剩下杜威和苏青行两个人,还有被苏青行抱在怀里的思思。

    而当杜威率先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大门却在苏青行的面前“啪”的一声关闭!

    柜子上的门锁遥控器消失无踪。

    “……”

    所有人都离开了办公室,只有苏青行一个人被抛下了!

    杜威拿走了门锁,锁掉了办公室大门,将苏青行一个人关在其中!

    整个办公室,只剩下苏青行一个人!

    苏青行甚至能听见白桦的笑声……

    “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人类总是这样?”苏青行忍不住扶额,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明明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也猜到这种结局了,可为什么心情还是那么难受?难道就像父亲所说的,毁灭要比拯救更令人快乐吗?”

    “头好痛。”

    黑色的双眸转为幽蓝,平静的办公室里似乎刮起狂风,文件纸在半空中飞舞,办公桌和书柜开始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