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7.白桦的秘密
    “还有那个长胡子的,感觉很有嚼劲。”电话里随之传来吞咽声,“慕总监,你可得快点,我们都饿坏了!”

    “……”

    抱着狗的小子细皮嫩肉?

    苏青行下意识地从沙发上把思思抱起来,然后低头和怀里的思思对视了一眼,电话里说的难道是他吗?

    躺在苏青行怀里的小雪狼则是微微眯了眯眼睛,扭了扭头,看向玻璃墙的某个方向。

    而慕蓉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也都沉默了下来,整个房间瞬间安静,只剩下所有人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柳,柳总,你可别开玩笑。”慕蓉的笑声极为勉强,“人肉可没有牛排好吃,等下班了我再请大家吃大餐好不好?”

    苏青行一直在观察慕蓉的表情,这个看起来既坚强的女人此刻表情却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似乎在竭力祷告电话那头的柳总只是在开玩笑。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但从慕蓉见到这个柳总开始,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

    “慕蓉,你忘了是谁一手把你提拔起来的吗?”柳总恶狠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现在问你要几个人吃,难道很过分吗?!”

    苏青行看到秦观这会儿已经重新将斧头拿回手中,做出了警戒的姿势。

    “轰!”

    一声巨响传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在了慕蓉办公室的玻璃墙上一样!甚至连覆盖着玻璃墙的百叶窗都颤动了起来。

    苏青行立刻向后退了一步,退到了所有人的后方。不过当时其他的人也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似乎越远离那面被撞击的玻璃墙,就会显得越安全一些。

    “慕蓉,我们快饿死了!”免提的电话里继续传来那个柳总的声音,“我们要吃大餐!”

    “啪!”慕蓉一下子就将电话挂断,也和其他人一样向后退了好几步。

    苏青行注意到慕蓉后退的时候,手里还拿着那个开关百叶窗的遥控器。

    “外面发生了什么?”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白桦却是饶有兴趣地开口问道,“难道你们不想看看吗?之前在洗手间的时候就只有慕姐姐一个人看见,实在是太可惜了!”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地目光看向白桦。

    虽然白桦有的时候神经质了一点,但大部分时候还是会披上谦逊的外壳,掩饰内心的疯狂。

    但现在……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白桦却是不以为然地笑笑。

    “慕蓉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开门。”说话的是一直没有表达过意见的苏青行。

    “轰!”又一声撞击的巨响传来。

    紧接着,有很大的声音直接在门外吼了出来:“慕蓉!我们饿了!把人交出来!”

    那歇斯底里的声音是属于那个柳总的,另外周围还有好多应和的声音在不停地喊——

    “好饿!”

    “好饿!!”

    “我们好饿!”

    “我们要吃大餐!”

    苏青行注意到慕蓉的手都在颤抖,脸色有些发白,显然已经到达了某种临界点。

    玻璃墙一直都被撞击声,一声又一声,声声不绝,也让慕蓉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甚至眼眶也开始微微泛红。

    那个柳总究竟是什么人?

    “慕蓉。”苏青行抱紧了手中的思思,一直很放松的指骨突然收紧,“秦先生说过,如果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

    漂亮精致的少年站在慕蓉面前,那双黑眸认真地看着她,眼神里没有虚假和弯弯道道,只是很真诚地希望通过这样小小的方法,让慕蓉不再那么害怕。

    苏青行没有死神那么高,但也已经和踩着高跟鞋的慕蓉差不多高。穿着一身合身的学校制服,气质也显得安静如水。

    当这样的苏青行抱着怀中小雪狼看向慕蓉的时候,慕蓉也微微一愣。

    数秒后,慕蓉揉了揉有些泛红,但一直都没有哭出来的眼眶,努力对苏青行笑着说:“谢谢青行弟弟,我没事,如果闭上眼睛的话说不定反而会哭出来。”

    “慕大小姐,这可不像你啊!”秦观叼着烟拿着斧头走到了女士和少年们的前方,接着才回过头,如同之前一样使出拙劣的激将法,“你可是一鞋跟能把鬼踩哭的高人,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林黛玉?”

    “你才是林黛玉!”也不知道是不是苏青行和秦观的“安慰”起了效果,虽然玻璃墙依旧被不断撞击着,但慕蓉还是很有精神地瞪了秦观一眼。

    “我是贾宝玉。”叼着烟的秦观大言不惭。

    “眯眯眼!”慕蓉瞪了秦观一样。

    “暴躁女!”秦观也毫不让步。

    虽然两个冤家在那里针锋相对,但气氛却比之前轻松了一些。

    而在另一边,玻璃墙就算再坚固,一次次的撞击下也会让人质疑其持久度。

    所以当百叶窗的抖动加剧的时候,慕蓉深呼吸了一下,突然说:“那个柳总,那个姓柳的,是我男朋友。”

    下一秒,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慕蓉的身上。

    苏青行努力回忆了一下那个柳总的样子,不过实在想不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看什么看?”慕蓉瞪大眼睛,“姐姐我年纪不小了,事业有成,人长得也不丑,有个男朋友怎么了?没有男朋友才奇怪吧?”

    “等等,记住姐姐我能升职全靠自己努力,和那个姓柳的可没一毛钱关系,而且我们差不多也快分手了,understand?”慕蓉立刻加了一句,脸上原本的紧张和强忍也放松了许多。

    “所以我们要继续待在这里聊天吗?”白桦的声音再次有些突兀地传来,那个笑眯眯的少年歪着头说,“我想先走了。”

    说着,白桦竟然真的转身走到慕蓉办公室大门的位置,用力转动门把手。

    “咔嚓。”门完全没有反应,无论白桦怎么开,办公室的门依旧紧紧关着。

    “我办公室的主要开关都可以用这个遥控器来控制。”慕蓉挥了挥手中的遥控器,她之前曾经用这个遥控器关闭过玻璃墙的百叶窗,却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遥控器还能够控制门锁。

    “麻烦开门。”白桦脸上的笑容消失,“我实在不想继续玩下去了。”

    “你不怕吗?”开口的仍然是苏青行,“走出去也许会被吃掉。”

    “不会。”白桦脸上的表情无比自信,“因为我是死神的新娘,所以从一开始我就不会死!”

    白桦又犯病了。

    “结果还没有出现,没有人知道死神的新娘究竟是谁。”苏青行抱着思思走向白桦,“白学弟,如果死神的新娘……不是你呢?”

    这一刻,两个最初给人感觉有些相似的少年第一次这么面对面站着。

    一个是白桦,总是笑眯眯的少年,纯洁的白衬衫,长相清秀干净,有的时候却显得让人害怕。在白桦的心里,他就是死神的新娘,所以他不会死,也不会失败,自信到了可怕的地步。

    另一个是苏青行,穿着学院制服的少年,安静而精致,但却是队伍里胆子最小的一个,很多人都担心苏青行是队伍里最早失败的那个人。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遇见思思的关系,苏青行的情绪似乎渐渐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正在一点点走出来。

    两个少年就这么面对面站着,白桦依旧面露笑容,用甜腻到不对劲的语气对苏青行说:“苏学长,你刚才说什么?”

    “如果死神的新娘不是你呢?”苏青行一脸淡然地又问了一句。

    看到两个少年对峙,慕蓉和秦观都有些吃惊,毕竟苏青行原本是那么胆小的一个人,现在却正面与白桦辩驳。

    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杜威,眼神非常复杂地看着两个少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除了我之外还能是谁”白桦睁大眼睛,有着笑不出来,“是慕蓉那个老女人,还是苏青行你这个胆小鬼?!”

    “什么?!”慕蓉当时就准备冲过去,只不过被旁边的秦观抓住了手臂。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花了多大的代价来到这里?”白桦突然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我原本以为这个世界只有我和死神在,却没有想到竟然多了你们这些陪衬和累赘!我的心情你们根本就不知道。”

    “也许我知道。”苏青行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根本不可能知道!”白桦姿态全无地大喊起来,“现在只要我走出去,只要我在外面那些怪物的攻击下平安无事,就可以向你们证明——我就是死神的新娘!慕蓉,打开门,让我出去!”

    “你会死的。”苏青行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你知道我所付出的代价,也许你就不会这么想。”白桦的脸上再次出现笑容,甜腻得让人毛骨悚然。

    “事实上,我真的知道。”苏青行看着白桦,“你欺骗了朋友,让他和你一起向死神‘献祭’。却在仪式上朋友后自杀,以此为血祭,将自己献给死神?”

    献祭?

    自杀?

    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连白桦也无比震惊地盯着苏青行。

    “你……你怎么会知道?”

    “你认识我对不对?你其实从一开始就认识我,你也是范阳中学的学生对不对?!”

    白桦显然并没有猜到苏青行身上隐藏着的神秘真相,只是以为苏青行是他的同校学长。

    “算是吧。”苏青行虽然不喜欢白桦,但现在试炼还没结束,就顺势说道,“你的事情在学校里确实很有名。”

    试炼者一般不会记得自己的死因,而白桦能够记得的原因,也许是因为这股执念实在太过狂热。

    “那你就更应该清楚我为什么这么自信。”白桦越发激动起来,“我明明已经死了,但现在却好好地站在这里,也就是说有人将我复活了!”

    “不对,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死神而已!”那熟悉的狂热表情重新出现在白桦的脸上,“如果我不是死神的新娘,他又为什么要让我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