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4.离开影厅
    “小弟弟……你是怎么了?”职场女一脸莫名奇妙。

    包括苏青行在内的四个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年。而对方正狂热地想要拽住半空中那位死神的裤腿,可当他的手接触到死神裤脚的时候,那一块区域却会化作粒子,根本无法被触碰。

    “我定将备好鲜花,迎接我的新娘。”

    半空中的死神完全看不见也听不见少年的举动和呐喊,那种隔阂感,就好像是人类不会在意脚边行走的一只蚂蚁一样。

    但少年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看着死神的眼神比一开始更加痴迷。那种狂热和痴迷,似乎在朱砂修改了骷髅死神的设定之后已经到达巅峰……

    不过半空中如同裸眼3d一般出现的死神已经重新化为粒子,就这么在影厅的半空中渐渐散去。

    就连伴随着死神一同出现的恢宏音乐也渐渐消失,整个影厅再次恢复到一开始的安静。

    “现在的小孩,真是一个比一个夸张。”宿醉男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模样,比我喝醉的时候还夸张。”

    “就你意见多!”职场女就是觉得宿醉男和自己八字不合,所以故意走到苏青行的身边,反驳着说,“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弟弟,从一开始就很安静,不是吗?”

    “说不定啊……”职场女故意挑眉看了一眼那边又喊又跳的少年,“说不定死神就喜欢这样安·静又漂·亮的小弟弟。”

    职场女故意在“安静”和“漂亮”这两个词上读了重音,显然是对那边的衬衫少年没有什么好感。

    “你!!”衬衫少年正因为死神的消失而感到失落,所以这会儿听见职场女的话后,立刻就表情愤愤地转过身来。

    不过很快,少年注意到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转而露出一个略显抱歉的表情,勉强笑着说:“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看这部电影。”

    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容貌又很秀气,所以露出笑容的时候倒是没了之前疯狂痴迷的模样,看起来乖巧了许多。

    看到少年的态度放软,职场女和其他人也没有继续和“小孩子”计较,都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笑而过,不打算继续计较。

    只有无辜地被“拖下水”的苏青行注意到,少年很是警戒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中显然不存在善意。

    苏青行突然有一种想要叹气的冲动,冥界引路人的一大准则就是低调,却没有想到从试炼开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自己,最终成为了某些人注意的目标。

    想到刚才那个少年的眼神……

    苏青行猜测,少年可能已经把他当成了莫须有的情敌。

    这个时候,那个少年已经向苏青行走了过来,小心地问道:“嗯……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不说话吗?”

    苏青行好好想了想,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

    下一秒,苏青行的脸上出现慌乱的表情,虽然容貌确实要比少年出色许多,但因为眼神和表情的影响,苏青行现在看起来很胆怯,很放不开,完全不如少年那么直接大方。

    “对,对不起。我叫苏青行,是高二的学生。”苏青行揉了揉眼睛,眼眶都有些变红,说话的声音更是一直在颤抖,“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但就是觉得好可怕,我想回家,对不起……”

    在其他人看来,苏青行一直都在反复道歉,声音中带着颤抖,就好像下一秒会嚎啕大哭一样,显得柔弱而易碎。

    看到苏青行现在的这副样子,少年似乎也愣了愣,但很快脸上就露出一个略显古怪的笑容,用异常柔和的语气对苏青行说——

    “我才高一,这么说我应该喊你一声苏学长。”

    “学长,你可千万不要害怕。按照这部电影的规则,如果你现在就因为害怕而叫出声或是哭出来的话,就会变成这里最先死的一个了。所以,同学你一定要忍住,好不好?”

    “好可怕!”听少年说完后,苏青行的眼眶更红,语气更加颤抖,“我,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

    这一次,少年再没有回答苏青行的问题,而是带着十分满意地表情转身离开。

    似乎是确定了苏青行没有任何威胁,也永远不可能赢过他,成为死神的新娘。

    “醉鬼,你有一件事算是说对了。”站在前面的职场女看见了这一整件事情,所以难得和宿醉男站在同一个阵线上,“现在的小孩子真的越来越恐怖了。”

    “你有一件事情也说对了。”宿醉男仔细看了看一脸害怕的苏青行,“有的孩子确实很乖,只是不适合出现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玩恐怖游戏而已。”

    “真是可惜了。”还站在门口的牛仔男都一脸惋惜地看着苏青行,“多漂亮的一个孩子啊。”

    “好了,反正现在还没感觉到有什么恐怖的地方,我们先通过自我介绍来互相认识一下吧。”职场女的身上有一种习惯性发号施令的感觉,不过给人的压迫感却不算很大,“我叫慕蓉,慕斯的慕,芙蓉的蓉,做着一份市场部总监的工作。现在想来,我之前还在办公室小睡,准备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怎么可能一睁开眼睛就出现在这里呢?”

    “原来是总监啊,厉害!”宿醉男故意做出惊讶的表情。

    “我叫杜威,是一个美术班的老师,平日里虽然很喜欢看小说之类,但遇到现在的情况我恐怕也无能为力。”牛仔男无奈地摊了摊手,“不过我也不知道待会儿的试炼会是什么,难道是邀请我们坐在这里继续看恐怖片吗?”

    “应该不是。”少年摇了摇头,“在我看过的电影里,每个人都遭遇了对他们而言最恐怖的事情。”

    “对了,我叫白桦。”少年梳理了一下耳边的短发,“白桦树的白桦,是一个高一的学生。”

    “就剩下你了,醉鬼。”四个人都互相知道名字之后,慕蓉就看向坐在那边昏昏欲睡的宿醉男,“你叫什么?”

    “秦观。”宿醉男打了个呵欠,“和那个古代写词的一个名字。职业的话,我也是一个侦探。”

    “侦探?!”

    就连苏青行都有些诧异地看向那个满脸胡渣看起来不修边幅的男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人类中的侦探,不过形象与苏青行想象中的差距很大。

    “哼,我看也就是路边小侦探吧?”才见面没多久,慕蓉却似乎特别喜欢和秦观对着说,“最多就是帮别人找找丢失的小狗,或是调查调查出轨外遇之类的。”

    “随便你怎么说。”秦观重新闭上眼睛,似乎还准备睡个回笼觉。

    “啪!”

    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关死了的影厅门锁突然弹开,一直都紧紧关闭,无论杜威怎么撞都没有任何动静的影厅大门也随之出现了一条隙缝!

    “门开了?”一直以为自己会在这个影厅里待到结束的众人都有些难以相信。

    “看来这不是只有一个场景的小成本电影。”秦观也从座椅上起身,“电影的第二幕开始了。”

    “我,我能不能留在这里?”苏青行看到所有人都准备出门,也没有忘记加强一下自己“胆小鬼”的设定,“外面会不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放心吧,学长。”白桦嘴上喊着“学长”,却像是安慰小学生一样,笑着对苏青行说,“只要不尖叫,只要不哭出来,我们一定会没有事的。所以学长一定要坚持住,等我们离开这里之后,我就请你吃好吃的!”

    “嗯。”苏青行低下头,轻声应了一声。

    “白桦,你还挺习惯安慰人的。”杜威看起来是很和善的一个人,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也不像慕蓉和秦观那样喜欢互怼,有一种老好人的感觉。

    “因为我哥哥以前总是这么安慰我。”白桦笑了笑,“如果哥哥在这里的话,也一定会有一种让所有人安心的力量。”

    表面上看起来气氛和谐。

    但苏青行身为冥界引路者,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透过表象,却审查人的内心。

    有许多人即使面对面坐着,你也看不透他到底是好还是坏,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借助构建师朱砂所创造的这些恐怖世界。使得所有试炼者在面临最恐惧最危险时刻的时候,爆发出他们真正的想法和性情。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继续扮演“胆小鬼”的角色吧。

    苏青行跟在四个人的身后起身,一路向影厅的门口走去。走到半路上的时候,苏青行下意识动了动胳膊,总觉得自己的怀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思思……

    那只可爱的小白“狗”突然出现在苏青行的脑海里,他似乎至今还记得那毛绒绒的手感,以及那双漂亮的眼睛。

    思思真的只是那个鬼巴士世界的npc吗?

    真的再也见不到思思了吗?

    “啊啊啊啊!”

    就在苏青行想念思思的时候,走在最前面打开门的慕蓉突然大声喊叫起来!

    “怎么回事?”杜威和秦观这两个大男人立刻冲了过去。

    “吓死我了,简直就像是走道里涂满了血一样!”慕蓉虽然有的时候很有气势,但胆子好像并不是很大,此刻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影厅外面,“哪有人在电影院里装这么恐怖的灯,简直像是以前洗印照片的暗房!”

    苏青行也向外看了一眼,马上就理解了为什么刚才慕蓉大惊失色。

    影厅外是一条看起来很长的走廊,暗红色的灯光照在走廊的墙壁上,再配合大红色的地毯,整个走廊看起来就像是鲜血染成的一样,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感。

    那种感觉……可能只要走进这条走廊,就能够让人的心脏有一种压迫感,甚至让人产生窒息感。

    “走吧。”秦观和杜威对视了一眼后,走在了最前面,“你们如果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反正这里就这么笔直一条道,怎么都不会走错路。”

    所有人深呼吸了一下之后,就离开影厅,沿着暗红色的走廊不断向前行。

    此刻想来,刚才灯光大亮还有舒适座椅的影厅,好像真的像是天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