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2.囚之塔
    距今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老人曾是一座监/禁之塔的守塔人。

    这座塔位于冥界最贫瘠的土地,甚至可以说比传说中无人问津的冥界入口都更加贫瘠。除了这座石塔之外,就是一片荒地,就算是从天空飞过的鬼鸦,都会因为这片毫无灵气的土地而死亡坠落。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这座塔的来历。但老人却知道塔里封锁着一个妖怪,一个神秘的妖怪。

    据说这个妖怪非常危险,所以需要用最严苛的封印和永生永世来监/禁。

    刚刚成为守塔人的时候,老人曾经见过那个妖怪,那是一位看起来十分安静,有着老人无法形容之美的存在,即使身处于幽暗的石塔,即使被丑陋的石锁困住,也无法掩饰那种让人屏住呼吸的画面。

    完全看不出任何危险的样子。

    守塔人被要求不得靠近那个妖怪,所以他收留了一个被遗弃在荒地的男孩,成为这座石塔的杂役,负责照顾那个妖怪。

    一个黑色头发,有着漂亮黑眼睛的男孩,不知道自己的来历,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关在这里的妖怪其实不需要水和食物,但新来的小杂役却固执而不听话,每天拿了口粮去照顾那个妖怪,日复一日……

    在这段时间里,老人也了解了更多和那个神秘妖怪相关的事情。听说,妖怪的身体里有两种不同的血统,一种来自于母亲,一种来自于父亲。

    来自母亲的力量很温和,似乎是一种已经没落的稀少种族,常年在冥界的入口处徘徊。

    而来自父亲的那份力量……似乎才是他被困锁在这座石塔中的主要原因。

    可惜,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位妖怪大人的父亲是谁,那份危险的力量又是什么……

    一直以来,妖怪被困锁在塔顶,老人和男孩则生活在塔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然而有一天,已经长大了一些的男孩突然跑过来问老人——

    “爷爷,我能和青行大人一起出去玩吗?”

    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带着抱歉的眼神对男孩说:“不可以,青行大人是被很厉害很厉害的人下令囚禁在这里,可能一生都无法离开。”

    男孩已经能懂得很多事情,他站在那里沉默了很久很久,突然开口说:“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变得比那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更厉害,是不是就能带青行大人离开这里?”

    “……”老人记得自己当时也愣住了,但最终只是将男孩的话当成是玩笑,迎合着说,“当然可以,不过我们只是守塔人,最多也只能变成冥界最厉害的杂役。”

    “那我不做杂役了。总有一天,我会带着青行大人离开这里,去他最想去的地方!”

    清亮干脆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是个玩笑,但男孩的身影却真的从石塔消失了。

    石塔还是原来的石塔。

    守塔人还是原来的守塔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石塔外面的荒地越发荒凉,甚至起了飞沙。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少年出现在老人的面前。

    “小……小思?”老人看着那似曾相识的脸,尝试着喊出了那个久违的名字。

    “爷爷,好久不见。”少年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疲惫,眼睛却依旧很亮,“青行大人还好吗?”

    老人记得,少年说他离开石塔之后,一路跌跌撞撞,最终到达了冥界的边缘,被称为冥界入口的地方,成为了某座鬼城的一名引路者。

    他去看了,那位青行大人一直想看的风景。

    并且因此而感到喜悦。

    难以想象当初那样稚嫩的孩子,究竟是如何穿过荒地,在那么多冥界恶鬼凶兽的威胁下,去往冥界的边缘。老人只知道,这一路的“风景”绝对比少年自己述说的要更恐怖,更可怕。

    “去见见他吧?”老人指了指塔顶的方向。

    但少年却摇了摇头,说:“因为和青行大人的承诺,我才坚持着一路走来。总而言之,我还不能以这样一无所成的样子去见青行大人!”

    少年说,他在鬼城的工作很优秀,所以有人想要将他提拔。但少年放弃了更舒适的工作环境,主动请求加入冥界的军队,前往某个战场。

    “会死的。”老人很了解冥界的战争,除了双方的首领,剩下的就只是去送死而已。

    “但只要活下来,就能离青行大人更进一步了。”少年疲惫的脸上露出笑容。

    少年活下来了。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老人再次见到了那个少年……那个少年此刻已经变成了青年,看上去却……很不好。

    残破的甲胄,耷拉着的右手,身上遍布血迹,原本黑色的头发不知为何转为银白,就连那双漂亮的黑眼睛,都裹上了粗布,止住鲜血流淌。

    “小思!”老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样的画面。

    血迹一路步入石塔,难以想象这个人究竟是怎样走到这里。

    “爷爷,好久不见。”说着和当初一模一样的话语,青年就这么在石塔的门口坐下,“青行大人还好吗?”

    “如果你再不去见见他,也许他不会再记得你了。”老人只觉得鼻子一酸,“这么久了去见一见吧!不过等我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了再说!”

    老人至少希望那位妖怪大人能够知道,有一个人一直都在为了他的自由不断努力着,无论是流汗还是流血……竟然会有这样一个人,为了多少年前的一个承诺,战斗到如此地步!

    但青年仍旧只是摇了摇头,虚弱地笑了笑说:“比起我,永远只能带着石锁仰望天空的青行大人要更加痛苦。”

    “爷爷,我马上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青年正了正神色,“等我回来的时候,也许我就能带青行大人离开这里!”

    “你要去哪里!”老人有了不祥的预感。

    “如果我回不来……”青年的眼神黯淡了下来,“那么青行大人不记得我也是一件好事。”

    “孩子,你这么做值得吗?”老人不明白青年做过什么,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在老人的心里,他永远都是那个躺在荒地上被捡回来的小孩子,却偏偏想要走一条根本不可能到达终点的路。

    “很值得。”青年笑着看向远方,“爷爷你知道吗?一路走来,我见到了很多美丽的风景,很多奇妙的事情,很多有意思的人,听说和遇到了许多故事……”

    “如果我永远是石塔的小杂役,也许一生都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经历。”青年的眼里多了一份缱绻,那是老人从未见过的表情。

    “很想……带青行大人一起去看一看。”

    这个孩子……

    在老人的目送中,粗略包扎了一下伤口的青年再次消失在荒地。

    对于青年而言,那位青行大人已经不仅仅是年少时的梦和憧憬,而成了一种支撑生命的信念,促使他不断蜕变的信念!

    之后……又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孤寂,这里依旧是没有人来访的石塔……

    一个被遗弃之地。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时光岁月,就在老人都以为青年已经在某个地方遭遇不测的时候,一支堪称军队的队伍来到了荒地!

    当时遍地的黑色制服,有着不明图案的黑色旗帜……

    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老人的面前,摘下了头上的兜帽。

    “思……”

    老人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声音。莫名间,老人似乎看见眼前熟悉而陌生的男子微微摇头。

    “守塔人。”那人的声音冷漠而疏离,仿佛从未见眼前的老人,“我来释放塔中的囚犯,从今天开始,我将是他的婚约者。”

    自百年前的约定开始,在血和泪中挣扎,遭遇无数次生死徘徊……

    他终于找到了让青行获得自由的唯一办法。

    想到曾经的往事,老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告诉那位青行大人,在他承受死一般寂寞和孤独的岁月里,他其实并非独自一人,因为还有那么一个人一直为他而战斗着。

    并且不惜牺牲生命,终于将名为“自由”的珍宝,偷偷送到他的手中。

    xxxxx

    传说中冥界的入口会以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出现,可能是一条街,一家医院,一间破旧的教室,一辆闹鬼的旅行巴士,或是一家正有新片上映的电影院……

    配合着结束督查的任务后,苏青行就再次开始工作,将其它的一切任务全部都丢给朱砂,完全忽略了好友痛苦的哀嚎。

    等苏青行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自己正对着一块电影巨幕,巨幕上没有图像,影厅也没有关闭灯光,显然电影还没有开始。

    不过在电影幕布的正上方,很土气地拉着一条横幅——

    [欢迎来到《死神的新娘》首映礼]。

    “我真的看过这部电影!”一个争辩的声音从苏青行身边传来。

    苏青行动了动略显僵硬的脖子,转头看去,就看到这个空空荡荡的影厅里只有他这一排坐着四个人,应该就是这一次参加试炼的人。

    其中有一个穿着白衬衫的清秀少年正努力让其他试练者相信他所说的话,很是激动地继续说:“虽然是很老的恐怖片,但真的很好看!”

    “死神来到人间寻找自己的新娘,但他想要找到的人必须不惧怕死亡,就算是面对自己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东西也能学会克服!但如果死神所考验的人露出害怕和恐慌,下一秒就会迎来残忍的死亡。”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坐在少年旁边的,是一位看上去很傲气的女性,穿着职业套装,妆容精致,神情不耐烦,“这里究竟是哪里?没人说明的话,我就走了。时间就是金钱,understand?”

    “抱歉,我也不喜欢看恐怖片。”还有一个穿着牛仔服的男人,随和地笑了笑后,就准备和那个职业女性一块儿起身走人。

    “可以当爱情片来看的!”真不知道那个清秀少年到底有多喜欢看这部恐怖,“最后死神找到了自己的新娘,一个不畏惧黑斗篷下骷髅头,愿意亲吻白骨的新娘,两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老不死!”

    少年说完时,脸上充满了憧憬和羞涩,就好像自己已经化身成电影中的主角,沉醉在浪漫的爱情之中……

    看到这样的场景,苏青行难得地沉默了。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