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0.鬼巴士谢幕
    “从这里离开的方法?”陈老先生听到苏青行这么说之后,直接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很相信苏青行所说的话,既然苏青行说可以离开……

    那就一定可以离开。

    陈雄兵是一个八十二岁的老人,就算现在身处于恐怖世界当中,他的身体状况也跟不上这种快节奏的逃亡。

    一路能够坚持到这里已经不易。

    让一个应该颐享天年的老人进来冥界试炼,特别这么一个曾经战功累累的老人,在苏青行看来也实在有些残忍,所以难免在试炼的过程中多加照顾。

    “是啊,刘海之前的一句话提醒了我。”苏青行回头看了一眼变成纸扎人后陷入癫狂的刘海,“他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时间到了总会变。”

    “那么为什么这辆车的路线永远不变呢?”苏青行将怀里的思思放下来,让他独自在地上转圈圈,“老爷子您想过吗?”

    “因为,这里只有这条路啊。”陈雄兵愣了愣,“无论怎么行驶,最终还是会回到那个车站……啊,前面是车站!”

    在巴士车的正前方,熟悉的车站已经缓缓出现,他们不知不觉又行驶了一圈。

    “那是因为从来都没有人这么做过。”苏青行坐回到驾驶座上。

    而这个时候,巴士车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熟悉的刹车声响起。

    就连巴士的车门都已经“吱嘎”一声开启!

    可就是在这一瞬间,苏青行突然紧紧握住方向盘,向右侧用力一拽,并且用自己这具身体最大的力气,将油门狠狠踩了下去!

    “嗞!!!!”

    巴士车爆发出难听刺耳的声响,但最终在苏青行的操控下径直向着车站冲撞而去!

    “轰!”

    当巴士和车站内设施相撞的瞬间,苏青行和陈雄兵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不过除了最初的声响之外,苏青行再没有听到任何其它的声音,多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睛。

    巴士依旧在前行,但这一次车厢没有了任何颠簸,行驶得非常平稳。

    只不过巴士所在的地方已经不再是那条永无止境的山路,而是一片黑暗……是的,一片黑暗。

    除了漆黑之外,苏青行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就连一丁点的星光都寻找不到!

    前方是黑暗,左右两侧是黑暗,后方也是黑暗!

    但即使如此,这辆巴士车依旧在平稳地向前行驶。

    “好像猜对了。”苏青行靠在驾驶座上,“但现在出现了第二个难题,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开?我们现在行驶的方向是正确的吗?”

    “嗷呜!嗷呜!嗷——”

    就在苏青行困惑的时候,思思突然向着某个方向嚎了好几声,为了引起苏青行的注意,还特地用脚扒了扒车厢地板。

    “去那个方向吗?”

    “嗷呜!”

    虽然听从小动物的指路有些奇怪,不过面对目前的情况,苏青行突然觉得思思也许是这辆车上,唯一知道方向的存在……

    “那就听你的!”苏青行对思思露出浅笑,虽然他从没开过巴士车,也不了解具体的方法,但只要巴士没有熄火,他就会转动方向盘,踩下油门,向思思所指的方向驱车前行!

    “这是哪里!我要下车!”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纸扎人的刘海竟然冲了出来。因为巴士的车门从刚才开始一直开着,苏青行也正紧握方向盘,所以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中瞬间浮现一抹蓝色,腾出一只手想要直接攻击刘海!

    但在苏青行出手之前,有两个身影却提前动了起来!

    “嗷呜!”思思长嚎了一声后,直接伸出爪子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一直坐在旁边休息的陈老爷子竟然也举起拐杖,如同拍电影一般从拐杖里拔出一把开了刃的细剑,向纸扎人的方向刺去!

    于是下一秒,思思的爪子按住纸扎人的左腿,陈老爷子的细剑刺中纸扎人的脖子,将变成纸扎人的刘海死死地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我找到了这个机会,咳咳咳咳!”才几秒钟的动作,已经让陈老爷子气喘吁吁,脚步都有些摇晃,“所以说每天早上去公园练剑也是很有用的。”

    “老爷子果然深藏不露。”苏青行有些诧异地看着动作迅猛的思思,还有陈老爷子藏了很久的最后一招,“看来刘海一路自作聪明,却看错了不少人。”

    “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被钉在地上的刘海口中依旧不停地念叨着,似乎以为自己还没有从梦中醒来。

    “吱~~~兹~~~”

    巴士再次刹车,但这一次却是到了终点站。

    苏青行从驾驶座起身,瞬间巴士的所有动力关闭,就连发动机都已经熄火。

    透过巴士车窗,外面也已经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灰蒙蒙的世界,看起来倒有些像是苏青行之前为刘海所创造的那个虚假的幻境。

    “到站了。”苏青行知道,至此为止,他这一次的工作已经顺利完成。

    “亡魂编号s7044,刘海。”苏青行走到变成纸扎人的刘海面前,看着眼前那张丑陋而劣质的脸,“死亡时间2018年4月4日,自杀,死于影印设备短路爆炸。生时向女性泼洒硫酸,为逃避惩罚自杀身亡,死后仍有罪业……”

    “今日冥界试炼失败,转入冥界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苏青行的最后一个字落地,原本平静的车厢地面突然开始崩裂,出现了布满熔岩的灼热地狱。地狱之火刚刚燃起,接触到火焰的纸扎人瞬间发出刺耳的惨叫。

    火势不断蔓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纸扎人烧成了一个火人!

    “哑巴……你究竟是谁!”在最后地狱的火焰中,刘海似乎终于清醒地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梦。

    不久之前,刘海将美工刀刺进了哑巴的喉咙。

    现在,苏青行却将他送入了地狱。

    “我就是苏青行,一个普通的工作者,不过也有人称我为……‘冥界引路者’。”苏青行看着燃烧的纸扎人坠入地狱熔岩,最终笑着挥手道别。

    可是,当刘海坠落地狱时,又有一个白色的身影紧跟着刘海跳了下去,与他一起融入到无边的熔岩海中……

    “那是……陈芳芳?”因为三个人都变成了纸扎人,所以略微老花眼的陈雄兵稍微判断了一下,才不怎么确定地问道,“她和刘海不是不合吗?为什么要跟着他一起跳下去?”

    “人类其实真的很复杂,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他们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些什么。”苏青行眼看着两个纸扎人消失在熔岩中,他们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地狱的烈火,“亡魂编号s7046,陈芳芳,试炼失败……”

    崩裂的大地渐渐恢复成了普通的车厢地板,刘海和陈芳芳,这两个人就好像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真是可惜,陈芳芳其实……”苏青行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既然陈芳芳自愿跟随刘海一同跳下熔岩,也许对于她而言……这也是一种从恐怖世界永远逃离的方式。

    “那么接下来……”苏青行看了看陈雄兵,又看了看因为自己变成纸扎人而哭声不止的许芸,最后又看了看原本一只跟在他身边的思思。

    但思思却不见了。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苏青行突然有一种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就好像已经习惯了的生活里突然少了一点重要的东西。

    苏青行猜测,思思也许本身是这个恐怖世界中的一个“道具”,一个帮助试炼者指引道路的“关键”,但对于苏青行来说,他是真的想要让思思变成自己重要的伙伴。

    会护在自己前面的思思。

    会在自己怀里卖萌打滚的思思。

    毛发柔软,会在自己手心处蹭啊蹭的思思……

    就这么消失了吗?

    “怎么了?”听到苏青行一直都没有说话,陈雄兵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苏青行将视线从地面收回,嘴角露出浅笑,掩饰内心小小的波动,“我送你们离开这里。”

    说着,苏青行对仍然坐在后排的许芸招了招手,轻飘飘的纸扎人就这么从座位上飞起来,一路飘到苏青行的面前。

    苏青行伸出手指,在纸扎人的额间轻轻一点,一粒蓝色的光点瞬间融入到纸扎人的身体中。

    然后,原本已经变成纸扎人很久了的许芸,竟然一点点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变,变回来了?”许芸泪雨朦胧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一直以来的噩梦竟然会有结束的这一刻。

    看着眼前的女性又笑又哭,却又梨花带雨的样子,苏青行叹了口气说:“你的阳寿未尽,所以就算是身为引路者的我,也不能对你进行评判。”

    “青行……”许芸哭着看向苏青行,但又欲言又止。

    “许小姐,等会儿你跟着这盏灯一直走,应该就能回到你原本的世界。”苏青行手指一抬,蓝色的纸灯悄然出现,飘浮在许芸的面前。

    “但请记住,如果许小姐犯下生时无法消除的罪业,那么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在这里相见。”

    “到了那个时候,也许我会亲自送许小姐……下地狱。”

    蓝色光亮的照映下,苏青行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许芸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并且向后退了一步。

    “走吧,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对活人的身体也会造成越多不好的影响。”苏青行再次解释了一句后,就看见许芸不再注视自己,而是略显恐怖地在蓝色纸灯的带领下离开巴士,一路冲入灰蒙蒙的雾中。

    “看样子,我既去不了地狱,也回不去阳间。”陈老先生一直在旁观苏青行的工作,所以听明白了一些,“那我能去哪里。”

    “去一个特殊的地方。”苏青行的身边又出现了两盏提灯,从提灯中飘浮而出的蓝色光点将他和陈老先生环绕,“在那里,您会遇到许多曾经的友人,有的和您一样寿终正寝,有的会稍微提前一些,有的……却从战争之后就已经在那里等候。”

    “总之,老爷子您应该会在那里遇到朋友。”看着眼前的老者,苏青行微微弯腰,“等见面后帮我捎一句……辛苦了。”

    苏青行从没有去过人类世界,却看过许多关于人类历史的书籍。

    在人类历史的行进过程中,陈老先生只是渺小的一份子,但正是因为有太多太多这样人,宁愿沾染罪业也要守护国家、守护身边的人,所以历史才能如此顺利地前行……

    就算是来自冥界的引路者,也从不将这段历史,称之为“罪业”。

    “会见面吗?”陈老先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好,好,这样很好,也不枉老头子我在这辆巴士上撑了那么久!”

    “走,现在就走,去见见那老几位去!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请。”

    在蓝色光点的环绕中,苏青行和陈老爷子的身影渐渐消失。

    一个关于巴士的故事,谢幕了。

    xxxxx

    好好将陈老先生安顿好之后,结束工作的苏青行再次现身于鬼城的街道。

    这座鬼城中有学校、医院、社区、商城、公园甚至精神病院……除去阴霾的天空和毫无生机的街道之外,这里和许多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其中最大的区别也许是——鬼城的居民都是已经死去的亡魂!

    之前的张彪,以及许多被苏青行带回来的鬼魂都被安排在鬼城生活,并且会定时安排一些工作,比如去各个恐怖世界客串之类……

    等到工作期限到达一定长度后,他们就可以前去轮回,投胎重新做人。

    这也是为什么苏青行在试炼中所遇到的鬼魂,很多都与他熟识,并且能够表现出最高的尊重。

    一路沿着笔直的鬼城街道前行,即使在苏青行看来,这条街道也好像永远看不到重点一样长。

    不过苏青行对这条街道尽头的风景没有任何兴趣,在向前行走了十几分钟后,他就在一个看起来像是酒吧的店面前停下。

    酒吧的门口挂着一个霓虹灯组成的招牌,上面写着“鬼城管理处”五个大字。

    只不过,“鬼”和“理处”三个字的灯管好像已经损坏,只有“城管”两个字依旧闪烁着俗艳的五彩霓虹。

    除了街道两边的路灯之外,这是鬼城里第一次出现其它的光亮。

    苏青行没有敲门,而是直接伸手推门而去。

    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酒吧,但“鬼城管理处”的内部看起来更像是普通的三室一厅,一进门就是摆放着沙发和大餐桌的客厅,周围还有好几扇门,通往各个不同的地方。

    径直走向左侧的一扇房门后,苏青行稍微敲了几下门,因为门那头没有回应,所以直接拧动门把,开门走了进去。

    “朱砂,你这是多久没有收拾房间了?!”一进门,苏青行就被整个房间的模样震惊了。

    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张床,只不过床上堆放着近百本书,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长得很像床的书架。

    地板上也四处都是书、建筑图纸还有许多手绘的山水画之类。

    房间的另一侧放着一张超级大的书桌,三台大屏幕的电脑全部开启,正在运行着一些苏青行完全看不懂的程序。

    书桌周围的三面墙壁也全部镶满书架,堆满了各种类型各种领域的书籍,让人觉得这个房间里住着的人只需要看书就能够活下去。

    “朱砂?”

    而这个房间的主人正趴在书桌上小睡,身上是随意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赤红色的长发微卷,被随意盘在头顶上,用一支铅笔随意固定着。

    “朱砂?”苏青行叹了口气,走过去推了推同事兼好友的肩膀,“我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会让床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青行?”被称为“朱砂”的青年总算悠悠转醒,迷迷糊糊抬起头来的时候脸颊上还印着衣服的纹路。

    他在书桌上一阵摸索,然后找到了一副红色大边框的眼镜戴上,很是舒服地打了个呵欠之后,才懒懒散散地对苏青行说:“我们的大劳模终于回来啦!”

    朱砂看上去很清瘦,外形要比苏青行大一些,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宅居人士,长相不错的那种。

    “抱歉。”苏青行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竟然让你一个人去迎接那位冥界的大人物,真不好意思。”

    “没事!”朱砂很是义气地挥了挥手,“咱们是兄弟,谁跟谁!”

    “而且,那位冥界大佬还来呢!”朱砂很是舒服地盘腿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听说那位大佬还指名道姓要督查引路者的工作,你现在回来正好赶得上,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苏青行:“……”

    “对了,听说那位冥界大佬不是别人,就是那位死神殿下!”朱砂的表情有些激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人物呢!”

    苏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