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9.破解的方法
    苏青行死了。

    那么以半透明的姿态飘浮在车站上方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他有着和苏青行一模一样的容貌,头发变成了有些奇怪的银白色,双眸中有着蔚蓝,素色的华服看起来层层叠叠,与普通的人类装束有些不同。

    在他的身周,还有着曾经见过的蓝色提灯与光点环绕。

    “嗷呜呜呜呜呜——”

    当变得半透明的思思抬头看到此刻的苏青行时,竟然仰天长嚎了一声,看起来特别激动,两只小前爪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活灵活现地演绎着“手足无措”这个词,最后又重新腻回到了苏青行的怀里。

    “嗷呜!”思思又嚎了一声,让人觉得它真的很开心。

    “思思,你知道吗?”半透明的苏青行和之前一样抱着思思,“生或者死,本身也只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而已。有的人死了就似乎失去了所有,但有的人褪去活着的躯壳……”

    “却有可能会变得更强。”苏青行对着地上的“尸体”一挥手,那流着血的躯壳就化作尘土消散在寒风中,甚至连一滴血迹都没有留下。

    “刘海很聪明,真的很聪明。”苏青行一边帮思思挠肚子,一边看向巴士车消失的远方,“但他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更不知道在恐怖世界里杀人,也同样会增加他的罪业。”

    苏青行飘浮在半空中,而纸扎人和无头鬼就在他的正下方。

    当苏青行以这样姿态出现的一刹那,它们一同跪下,那样的画面显得诡异而……神圣?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苏青行低头对下方的纸扎人和无头鬼说,“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嘻嘻嘻嘻嘻嘻……”那渗人的笑声再次出现,但这一次它们并没有看向苏青行,而是如同再次被一阵风暴卷起,以一种出人意料的速度席卷向巴士车消失的方向。

    “我们也去看看吧,故事的最后一幕。”在幽蓝色光亮的包围中,苏青行和思思原本就半透明的身影渐渐消失,随着风飘散而去。

    等苏青行和思思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身处于巴士的车厢里。

    虽然没有人驾驶,但巴士车依旧沿着山路不断前行。

    即使整个巴士车都已经变空,即使车厢里的灯光亮着,但刘海和其他人依旧坐在车厢的最后三排,似乎这样才能让他们更有安全感。

    以半透明的姿态现身,苏青行就这么抱着思思坐在倒数第五排的椅背上,华服之下的双腿叠起,一派悠闲地看着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试炼者们。

    而刘海和其他人却完全看不见苏青行的身影,只是在恐惧和刚刚获得的“胜利”之间挣扎和纠结。

    “老头,等巴士下一次停车的时候就轮到你了。”刘海的右手把玩着美工刀,他没有更换刀片,只是用座椅的罩子擦了擦。

    美工刀看起来脆弱,但只要不隔着衣物,直接划破皮肤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会更容易让人流血不止,造成极大的出血量。

    “刘海,我们继续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苏青行看见陈芳芳鼓起勇气站起来,“就算陈老先生真的下车了,那么再下一次呢?再下一次你又让谁下车?”

    “而且,车上已经没有鬼了,也没有纸扎人了,根本不会有鬼逼我们下车!”陈芳芳看起来有些紧张,“所以我们只要继续待在车上就可以了!”

    “你在紧张吧?”刘海突然笑了,笑得特别狰狞,“也对,等陈老头下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刘海搂住默不作声的许芸,很是得意地把玩着手中的美工刀说:“我当然知道车上没有人能威胁我们,我只是想让你们当替死鬼,阻止那些纸扎人再回车上而已。”

    “就和苏青行一样,呵呵呵……”

    刘海的笑声,此时此刻听起来比那些纸扎人的笑声更加刺耳,更加可怕。

    “有的人啊,就是比鬼还可怕。”陈雄兵握着手中的龙头拐杖,看着已经陷入疯狂的刘海,无奈地摇摇头。

    苏青行这会儿正坐在高高的椅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在听到陈雄兵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苏青行就好像在看舞台剧的最后一幕,演员们为了谢幕时最精彩的表演使出浑身解数,只为了在谢幕之后获得更多的掌声。

    而眼前的刘海他们……

    为了从恐怖世界活下来而使劲浑身解数,却不知道身上的罪业越叠越多,最终将在大地断裂之时,送他们下地狱。

    想到那样的画面,苏青行不禁露出笑容。

    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故事。

    “刘海,我怎么说也算是一个资深者。”苏青行看见陈芳芳从座位上站起来,全身都有些微微颤抖,“而且从第一个世界开始就一直跟着你,甚至是……服侍你,你现在竟然让我比那个姓许的狐狸精早死?!”

    “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文印室小职员?”刘海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我现在想要什么女人,就能要什么女人,你这样的清粥小菜我吃腻了,想要换个口味不行吗?而且‘狐狸精’这样的称呼也太难听了,我是真的对许小姐一见钟情,也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爱情,和你这样倒贴的家伙完全不同。”

    “你……”陈芳芳的表情有着愤怒,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缩去一旁。

    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

    巴士依旧在漆黑的山路上前行,但这一次恐怕有些不同。

    “停车!停车!搭个便车!”

    一个很大的呼喊声从巴士车的外面传来,那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声音。

    “喂!!停车!!我们迷路了,帮帮我们!”

    “什么声音?”刘海吞咽了一下,避过陈芳芳的视线,沿着走道向前走了几步,“前面……前面有人?!”

    这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他们之外的人影!

    就在巴士车前灯照亮的地方,两个背着很大背包,看起来像是登山客的人站在那里,拼命垫着脚尖向巴士车的方向挥手。

    “这里有人!”在看到那两个身影的时候,最激动的莫过于一直被刘海抓着的许芸,“这里有其他人,我们可以找他们帮忙!”

    “你想干什么!”陈芳芳站在一旁,一脸妒恨地看着许芸,“你仔细看看他们的脸!”

    巴士距离那两个人越来越近,足以让人看清楚,那两个想要搭车的“人”虽然穿着衣服,背着包,但他们的脸……却是用劣质颜料画出来的!

    是纸扎人!

    “不好意思,可以捎我们一程吗?”两个纸扎人背着看起来很重的包,而巴士车已经行驶到他们的面前,纸扎人那张可怕的脸就这么贴着车门而过。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巴士不会停下的时候……

    “吱~~~兹~~~”

    巴士刹车了!

    苏青行直接带着思思飘到了驾驶座的位置,现在还不是他应该出场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利用接下来的“故事”,来对三位……或者说是两位试练者进行最后的评判。

    “打扰了,嘻嘻嘻嘻……”

    刘海他们露出惊恐的表情,可车门还是在两个纸扎人的面前打开了!

    这两个纸扎人虽然穿着人类的衣服,但身体却依旧是纸,每走一步都摇摇晃晃,好像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走一样。

    两个纸扎人走上车门之后,深深地鞠躬。

    看起来真的像是在表达感谢,但如果刘海他们能够看见驾驶座上的苏青行,也许就能看懂那两个纸扎人其实是在向苏青行鞠躬,表达恭敬之意。

    冥界的引路者,对于任何一个亡魂而言都是极为尊贵的大人物。

    “去吧,试试刘海和陈芳芳是否还有最后的仁善。”苏青行对两个纸扎人轻轻点头。

    之后,那两个穿着衣服的纸扎人转过身,沿着车厢的过道向前走。

    巴士门“吱嘎”一声关上,继续前进。

    “大家别慌。”刘海和其他人已经坐在巴士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只要我们待在最后面,就是安全的。”

    但刘海的话刚说完,其中一个纸扎人就突然笑了起来:“嘻嘻嘻嘻……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去做最后一排好不好?”

    “好主意,嘻嘻嘻嘻,最后一排好热闹啊!”两个纸扎人达成一致之后,就一路嬉笑着冲向刘海他们所在的最后一排。

    “糟糕!”刘海大叫不好,却也知道现在他们没有了退路,除了找一个替死鬼将纸扎人引开之外,实在没有其它办法了!

    此刻坐在刘海身边的是神情极为惊恐的许芸,所以苏青行就这么看着刘海,在猜测他会怎么做。

    但让苏青行诧异的是……

    当纸扎人来到面前,刘海还没有动手,一直极为懦弱的陈芳芳已经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力气,竟然直接将坐在她身边的许芸用力推了出去!

    “不要啊啊啊啊!为什么是我!!”许芸根本收不住脚,一头撞在那两个恐怖的纸扎人身上后,只能闭上眼睛发出刺耳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尖叫声中,苏青行和刘海他们一样,看到了极为惊悚的一幕!

    披着苏青行那件校服外套的清纯小天后,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原本白皙中透着红晕的脸变得扁平而粗糙。

    即使哭过很多次,但依旧顺眼的妆容,突然变成了劣质颜料描绘而成的劣等画作!

    许芸……正在变成纸扎人!!

    “刘海!”几乎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被称为清纯小天后的许芸就变成了一个穿着透明睡裙的纸扎人,脸部是低劣颜料绘制的丑陋图案,原本曼妙的身材变成了随意翻折的卡纸,她带着尖细惊恐的声音扑向刘海,“刘海,发生了什么,我觉得好奇怪,觉得好奇怪……”

    “你别过来!”刘海这会儿却完全不希望许芸靠近,也完全没有了当初透过睡裙欣赏许芸身材的心情,“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

    “刘海,我好怕,到底发生了什么!”许芸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多大的变化,甚至不顾一切地想要扑进刘海的怀里,“我感觉很不舒服,是不是发烧了,刘海你帮帮我还不好!”

    曾经期待不已的香软,现在却变成了有着劣质颜料味的纸扎人,刘海几乎毫不犹豫地将许芸推了出去,甩到远处。

    这样的事情发展,让苏青行都有些大开眼见,没有想到那些纸扎人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更没有想到,一直依附着刘海,似乎没有任何主见,敢怒不敢言的陈芳芳,竟然真的用许芸做了替死鬼!

    “哈哈哈哈哈!”看到这样的画面,陈芳芳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刘海,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爱,爱情又怎么样!”刘海看着原本已经倒在地上,这会儿却正缓缓飘起来的许芸,“这个世界上哪……哪里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时间到了总会变的!许芸,你离我远一点!”

    “刘海……刘海……”许芸变成的纸扎人站起来之后,依旧一步步向着刘海的方向走去,“为什么要赶我走?不是你让我留在你身边的吗?”

    “嘻嘻嘻嘻。”那两个背着大背包的纸扎人突然笑了起来,“大家一起来看看我们的新朋友,真是好漂亮的孩子,嘻嘻嘻嘻嘻嘻……”

    一阵旋风在巴士车厢里凭空出现,紧接着许许多多的纸扎人如同魔术一般从那两个大背包里飞了出来,一个个都挤在狭小的过道里,渗人的笑声不绝于耳。

    “你们看见我的头了吗?”一枚熟悉的头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滚了出来,径直向最后一排滚去。

    所有的人,所有的鬼,都已经在巴士汇聚,最后一幕,开始上演了!

    “刘海!!我好害怕!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到我的头了吗?不如把你的头给我怎么样?嘻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

    所有的纸扎人都已经挤在最后一排,许芸所变成的纸扎人紧紧抱住了刘海,甜腻的声音加上劣质的颜料将刘海包围。

    “刘先生,你不是要保护我吗?!”

    “我们一起来玩吧!”纸扎人没有厚度,所以当他们拥挤在一起的时候,就好像是白纸堆砌的地狱,一点点将刘海笼罩。

    “哈哈哈哈!”陈芳芳幸灾乐祸的笑声。

    “哎……”陈雄兵无奈地叹息声。

    “你们滚!你们都给我滚!!!!”

    刘海无法忍受地拔出美工刀,闭上眼睛疯狂地往前后左右劈砍,无论是纸,还是人,他都可以割断!都可以!

    “啊啊啊啊啊!”恍惚间刘海听见身边的陈芳芳传来一声惨叫,然后温热的血飞溅到了他的脸上。

    “好了,好了……”刘海竟然松了一口气,露出神经质的笑容,“有替死鬼了,有替死鬼了!”

    刘海高兴地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没有脑袋的鬼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挥舞着一把……纸做的砍刀,瞬间砍向他的脖子!

    “纸刀……也能……杀人……”剧烈的痛苦中,刘海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头颅从脖子上滚落,看到脖子的断口处鲜血直流。

    “之前,把我的头踢得好痛,嘻嘻嘻嘻嘻……”小男孩的声音恍然间传入刘海的耳朵。

    眼前一片黑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刘海在自己的尖叫声中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完好无损地坐在巴士车的第一排,身上除了苏青行的血之外,没有陈芳芳的血,也没有自己的血。

    他在目瞪口呆中环顾四周,发现整个车厢什么都没有,没有纸扎人,没有无头鬼,甚至没有陈芳芳、许芸和陈雄兵!

    整个车厢只有他一个人!

    紧接着,刘海发现巴士车也有些不对劲,车窗外面不是漆黑一片的山路,而是一片迷雾,什么都看不见的迷雾!

    “欢迎来到我的幻境。”就在刘海震惊到木楞的时候,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从刘海前方的驾驶座上传来。

    “是谁!”刘海起身走过去,紧接着却“啊!”的一声被吓倒在地上。

    宽大的驾驶座上,一个有着苏青行的脸,却穿着古怪衣服的人正坐在那里,正一下又一下轻抚着腿上睡着了的小白“狗”。

    “好久不见,刘先生。”苏青行微微一笑。

    “你……你不是哑巴吗?!”刘海有些语无伦次,“你……你已经死了!还有那条狗!你们都已经死了!”

    “而且是被你亲手杀死的。”苏青行那双蔚蓝的眼睛紧紧盯着刘海,“美工刀刺进脖子,真的很痛。”

    说着,苏青行不理会刘海的震惊,看着巴士车的正前方悠悠说:“传说人死的那一刻,会看到一生中的所有画面。如果刘先生死了,你会看到些什么呢?”

    “你在说……”

    刘海下意识想要质疑,却在苏青行手指轻抬的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脖子被拧了一下,接着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样,只能痛苦地看着巴士车前方,一动都不能动!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巴士车前方的迷雾里,竟然出现了画面!!

    那是一条有些阴暗的街道,没有路灯,一个喝醉了的女人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虽然长相不是很好看,但却穿着勾人的超短裙。

    这时,一个将自己裹得很厚,还在大晚上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人从女人的对面走过来,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男人将手中的一瓶液体直接泼洒在女人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女人疯狂地惨叫起来,但周围却廖无人烟。

    那个男人也像是没事人一样,迈步离开。

    “那是硫酸吧?”看着迷雾中的画面,苏青行回头看向刘海,被扼制住的刘海瞳孔缩小,眼睛睁大,呼吸急促得像是下一秒就要晕倒!

    “……”也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挣扎,刘海大吼出声,“是那个女人的错!!我给她做牛做马,这女人只是把我当成随手丢掉的备胎!是那个女人的错!是她先羞辱我!”

    迷雾中的画面开始变化,一个小小的文印室里,刘海的脚边全部都是倒地的酒瓶。

    文印室的机器还在工作,紧锁着的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

    “开门!警察!我们有些事情想要问刘先生!开门!”

    “快开门!”

    刘海直接坐倒在酒瓶堆里,冷笑了一声后,直接将手里的酒撒向影印机的插座!刘海的手里还有一枚打火机,打开之后一同丢了出去……

    “轰!!”

    迷雾中的画面不断发生变化……

    僵尸镇上,刘海为了从僵尸王手中活下来,杀害了一直努力帮助他们的僵尸道长。

    丧尸成群的街道上,刘海带着陈芳芳驱车而去,留下其他的同伴被丧尸群淹没……

    到最后……

    满是纸扎人的巴士上,刘海将手中的美工刀,深深刺进苏青行的脖子!

    “真是辉煌的战绩。”苏青行看着迷雾中的画面,也是叹为观止。

    “我知道了。”无法动弹的刘海突然发出病态的笑声,“这只是一个梦对不对?无论是会说话的哑巴,迷雾里的投影电视,甚至变成纸扎人的许芸,都只是一个梦!都是我做的梦!!”

    “那些事情只有我知道!所以是我自己做的梦!我只是在巴士上睡着了!”刘海发出竭斯底里的大喊。

    苏青行已经被他轻而易举杀死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可能!

    “你确实在梦里。”让人震惊的是,苏青行竟然真的点了点头,“梦该醒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现实的世界。”

    清脆的一声响指,刘海的眼前再次一黑。

    急促的呼吸中,刘海又一次睁开眼睛,然后大大松了一口气。

    没有苏青行,没有迷雾,他还是在安安静静的巴士车里,可以感觉到左右两边都坐着人。

    刘海自嘲地笑了一声,向自己的左侧看去……

    那是一个纸扎人。

    向右侧看去……

    还是一个纸扎人。

    下一秒,刘海看到了车窗倒影中的自己……

    “嘻嘻嘻嘻嘻……”

    原来,他也变成了一个纸扎人!

    “嘻嘻嘻嘻嘻……”

    “你这孩子,真是可怕啊!”在最后关头被苏青行救下来的陈雄兵坐在巴士的最前面,很是感慨地看着满脸微笑的苏青行。

    “暂时不用管他们。”苏青行刚才用自己创造的幻境,让刘海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罪业而已。

    真实世界的刘海,早就在被无头鬼砍下脑袋后,就和陈芳芳一起变成了纸扎人。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离开这里的方法了。”苏青行半透明的身体渐渐凝实,又变回了那个穿着校服的少年。

    “嗷呜!”趴在苏青行怀里的思思,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