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7.必须下车
    5巴士刹车的动静很大,就算苏青行没有叫醒刘海他们,所有人也都从非常短暂的睡梦中惊醒,或恐惧,或无奈地看着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旅行巴士。

    “吱嘎。”

    巴士车门再次打开,车子里坐着的纸扎人伸出右边的纸衣袖,一下一下,带着一种悠长的节奏向苏青行他们招手。

    “嘻嘻嘻嘻……”

    即使站在巴士车的外面,所有人也都能够听见那渗人的笑声。

    “不用管,反正过一会儿它就走了。”刘海有些头疼地撑着脑袋,“怎么走都会回来,怎么走都会回来,不能上这个鬼巴士,也不能逃出这里,这究竟是什么鬼世界!”

    “来个鬼冲过来杀人也好啊,至少让爷爷我知道该干什么!x他x的!”刘海说到动怒处,直接壮着胆子对驾驶座上的纸扎人爆粗口。

    不过既然车里的乘客是纸扎的,自然也不可能因为刘海所说的话而动怒。

    车门又“吱嘎”了一声,却并没有立刻关上。

    原本一直直视着前方的纸扎人司机突然折过头,一个非男非女特别阴沉尖锐的声音在包括苏青行在内的所有人耳边响起——

    “下车。”

    “下车?”陈芳芳听到那个声音后有些吃惊,“是我听错了吗?他不是让我们上车,而是说了‘下车’这两个字?”

    “是下车没错。”陈老先生也拄着拐杖站在一旁,“可我们所有人都已经下车了啊?”

    那个声音好像听见了陈雄兵所说的话一样,又一次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车辆到站,必须有乘客下车!”

    “下车!”

    最后一声如同轰雷一般,让所有人忍不住捂住耳朵,就连苏青行也第一时间捂住了小白狗思思的两只耳朵,并且往人群的后方退了一步。

    紧接着,一颗白色带着卡通猪猪图案的小皮球从车厢过道滚了出来。

    “咚……咚……”

    皮球一下一下地跳下巴士台阶,最终落地,跳了几下之后又停留在了许芸的脚边。

    “啊啊啊啊!人头啊!是人头啊!”

    虽然那个小皮球完全没有变化,只是安安静静地停在那里,但许芸却已经吓得跳脚,瞬间扑向离她其实很远的苏青行。

    “救命啊!”许芸笔直地向着苏青行扑了过去。

    不过意外发生,还没等许芸冲进苏青行怀里,旁边的刘海就把她一把捞了过去。刘海的脸勉强算是端正,只可惜目光不正,使得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丝毫正气。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刘海紧紧搂着许芸,右手则不断向下探,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只要你跟我,就算是陈芳芳死了,我也会让你平安无事。”

    “刘海,你……”陈芳芳不禁睁大了眼睛,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许芸原本想要挣扎,可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苏青行,看了一眼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人头的小皮球,又看了一眼全身匪气的刘海之后,她最终停下动作,乖顺地躺进刘海的怀里。

    一阵寒风吹过车站。

    苏青行看见那个皮球又向许芸的方向滚了滚,就这么在路灯下变成惨白的孩童头颅。

    “姐姐,你是不是看见我的头了?”车站的水泥地上,不断流着血的头颅就躺在那里,“不过我也好喜欢你的头,把它送给我好不好?”

    “只是一个死人头,也敢这么嚣张!”刘海似乎有意在许芸的面前好好表现,所以一抬腿就直接将那颗脑袋踢进马路对面的草丛里。

    车站恢复了平静,但……

    “车辆到站,必须有乘客下车是什么意思?”陈老先生看着抱在一起的刘海和许芸,以及站在一旁的陈芳芳,就算一把年纪了面对这种状况还是有些头疼,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转移话题。

    “啊,啊啊!”苏青行也很配合地指了指山路另一边的草丛,那个脑袋被踢飞之后好像安安分分的,再没了动作。

    “巴士第一次停车的时候,我和刘海他们一起下了车。”陈芳芳虽然语气柔柔的,但条理却很清晰,“巴士第二次停车的时候,苏青行和陈老爷子下了车。”

    “巴士第三次停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没有活人。”刘海也补充说,“下车的是那个没用的死人头!”

    “那么等巴士第四次停车的时候……”很多人脸上的表情因为陈老先生的话而变得沉重起来,“下车的会是什么呢?”

    必须有乘客下车。

    无论是人还是鬼。

    巴士到站后都必须有乘客下车!

    巴士再次停靠还需要一段时间,一行人都重新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此时此刻,整个天地间似乎只有一盏路灯,一个车站,一群不知道何去何从的人。

    巴士到达的速度似乎变得越来越慢,一行人等了很久之后,就连苏青行都开始有了睡意。撇开一切只说体力的话,苏青行真的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而一直被苏青行抱在怀里的那只小白狗思思,在注意到他开始闭目养神之后,抬着小脑袋看了苏青行很久很久,就好像怎么都看不够。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浅眠中的苏青行突然听到了什么动静,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刘海搀扶着许芸向车站的后面走去。许芸的动作看起来有些不情愿,但最终没有挣扎。

    “那个女孩真傻。”坐在苏青行身边的陈老先生虽然没睁开眼睛,却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刘海自称是资深者,但又不是什么功夫高手,也没有你们年轻人喜欢的超能力,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依靠的地方。”

    陈老先生说话的声音很轻,苏青行也只是刚好听见而已。

    苏青行将手中一直抱着的小白狗放到陈老先生怀里,自己则从长椅上起身,向刘海他们离开的方向看去。

    “我以为你的任务是观察,但你却好像很在意那个女歌手。”陈雄兵睁开眼睛看向苏青行,“明明刘海的那个女朋友都还没有动静。”

    陈芳芳依旧坐在距离苏青行他们最远的地方睡着,应该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两个人都已经消失不见。

    “她不应该属于这里。”苏青行压低声音,却使得原本略显清冷的声音软了下来,“和您,和刘海,和陈芳芳不同,她不应该来这里,至少现在还不应该来这里。”

    “所以作为引路者,我有责任把误入者带回她原来的地方。”苏青行说着,又笑着摸了摸乖巧看着他的小白狗,然后向刘海他们消失的地方走去。

    人世间有一种传说,人死后有两个地方可以去。

    一个在天上。

    一个在地下。

    但有一种人不该去天上,也不该去地下。

    那就是还活着的人。

    苏青行从一开始就看不见许芸的死亡信息,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唯一的解释就是许芸还活着,因为某些同样不可思议地原因而误入冥界试炼!

    苏青行从没遇过这样的情况,但却知道如果活人死在冥界试炼中,就会立刻灰飞烟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比那些死在冥界试炼中的鬼还要更加糟糕。

    活人不应该才加冥界试炼,也不应该死在冥界试炼中。

    这也是苏青行从一开始关注许芸的真正原因。

    除此之外,苏青行眼中的许芸和一具行走的白骨没有什么区别,与其多看她两眼,还不如多捏捏思思的小爪子小肉垫。

    “嗷……”看到苏青行一个人离开,趴在陈老先生膝盖上的思思低声吼了一句。

    “别着急,那孩子很快会回来的。”陈老先生看了思思一眼,“好奇怪啊,你这小家伙是从哪里来的?听声音不怎么像是小狗,看长相也像是以前打仗时候遇到过的雪狼。嗯……也许只是错觉吧,是不是,小狗?”

    只可惜,刚才还跟苏青行撒娇的思思,看都没有看陈雄兵一眼,只是趴在那里看着苏青行的背影,尾巴垂在那里晃了晃,完全不搭理。

    “……”

    而在车站的后面,许芸在半推半就之下被刘海推倒在了地上,那样的画面让苏青行恨不得转身就走,完全不明白刘海这样的人是怎么活过两个恐怖世界的。

    眼看着情况即将变得更加辣眼睛,苏青行偷偷给刘海记了一笔,还好没让思思也看见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啊,啊啊……”苏青行一边出声,一边露出非常慌张的表情,“啊……”

    “啊!!”许芸下一秒就将刘海直接推开,连滚带爬地远离刘海和苏青行所在的位置,用苏青行给她的校服死死遮住自己,“刘,刘海先生,我看还是算了吧,好不好……”

    “该死!”在看到苏青行的一瞬间,刘海提起裤子冲了过来,一把揪住苏青行的衬衫衣领,面容凶狠地吼道,“哑巴,这是你第几次坏爷爷好事!”

    苏青行眨了眨眼睛,转而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害怕一些,很是慌忙地比划着一些什么。

    “哑巴,看来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情。”刘海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爷爷我留着你们这些废物,可不是为了让你们留下来坏爷爷好事,而是等到必要的时候替爷爷去死,懂不懂?”

    “不懂就对了,这种事情只有资深者才懂!”刘海一脸得意地看着苏青行,松开了他的衣领,“只有资深者才能更顺利地从恐怖世界逃出去,只有依靠资深者才能从这个世界活下去,懂了吗?”

    “啊,啊……”苏青行立刻点了点头,后退了一步。

    “那现在还不快滚?!”刘海点燃了一支烟,在烟雾中看着眼前的苏青行,“还是说,哑巴你想要和我们一起玩?虽然我对男人没兴趣,不过如果是你的话……”

    “嗷!”

    刘海的话还没说完,一只白色的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苏青行的身边,明明是软萌软萌的小家伙,这会儿却让被盯着的刘海有一种心慌的感觉。

    那只“狗”平静地站在苏青行的面前,原本墨黑色的漂亮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深红色,即使是在缺少光亮的野外,也让刘海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忍不住后退数步。

    没有背毛竖起,没有龇牙咧嘴……

    但小白“狗”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平静中酝酿着风暴,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让人觉得汗毛竖起,牙齿打颤!

    总而言之就是,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家伙刚才还腻在苏青行的怀里蹭啊蹭的!

    “是巴士!巴士来了!”突然,车站的方向传来陈芳芳的惊呼声,“刘海!刘海!”

    “管好你的狗!”看着思思,刘海莫名的一阵心虚恐惧。不过陈芳芳的声音给了刘海一个台阶下,所以他一边嘴上骂骂咧咧,一边撇下苏青行和缩在一旁的许芸,独自一个人返回车站的方向,“哼,从没见过这么急着当替死鬼的!”

    苏青行觉得自己基本上可以帮刘海那个家伙在十八层地狱预订好座位了,虽然他是一个敬职敬业的引路者,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暴露自己。

    但公报私仇什么的,却完全没有问题。

    而刘海刚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有一个异常冷峭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

    “刘海是吗?我记住这个名字了。哼,如果不是……”

    “谁,是谁在说话?!”突然听到陌生的声音,刘海极为恐慌地环顾四周,手里拿着那把美工刀四处挥舞,但周围除了荒野和完全没有说话的苏青行和许芸之外,一个人都没有,“是人是鬼,你给我出来啊!”

    一无所获的刘海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一得罪就得罪了两个!

    苏青行却不知道刘海在干什么,也没有听到任何人在说话,最终也只是将小白狗思思抱回到自己怀里。

    想到刚才思思小小的身体护在自己面前的画面,苏青行笑着在小白狗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悄悄在思思的耳边说:“谢谢。”

    以前,苏青行只在书本上看过小动物保护主人的故事,却没有想到那些看起来很夸张的故事竟然是真的,就连才认识没多久的思思都愿意为了他挺身而出。

    “嗷呜!”思思变回墨黑色的眼睛像是在发亮,下一秒竟然缩在苏青行的怀里打了个滚,然后继续和之前一样蹭啊蹭,看上去开心得不得了。

    没有理会一直跟在身后的许芸,苏青行就这么心情愉悦地抱着思思往回走,宁愿逗小“狗”玩,也不打算回头和许芸交流。

    和苏青行的好心情相比,刘海和陈芳芳的心情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消失很久的旅行巴士再次出现在路的尽头,打开的车灯摇摇晃晃地向他们所在的车站靠近。

    “等车停下后,会有乘客下车。”刘海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辆越来越近的巴士,“这次……会是什么?”

    “刘海,你刚刚去哪里了?”陈芳芳一觉醒来没有看见刘海,所以随口问了一句。

    “你别烦!”刘海转头等了陈芳芳一样,然后就回过头继续盯着近在咫尺的旅行巴士。

    苏青行抱着思思,和陈老先生站在一起,看着那些熟悉的纸扎人重新回到车站。

    但这一次情况有些不同。

    “快看!”陈雄兵举起拐杖,指了指巴士车门的方向。

    所有人循着拐杖看去,几乎同时倒抽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看见有一个“东西”正站在车门附近,似乎随时准备下车!

    那是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小孩,只不过……

    “它”没有头!

    血从脖子的切断处流下来,甚至从巴士车门的缝隙中流出,在路上留下一条恐怖的血痕……

    刘海的呼吸在变重,双手紧紧握拳,几乎要让指甲嵌进肉里。

    “吱~~~兹~~~”

    熟悉的刹车声。

    “吱嘎。”

    熟悉的开门声。

    “上车!!!!!!!”在那一刻,刘海突然竭嘶底里地喊了起来,“车门打开的时候,我们不会受到攻击,所以我们可以上车!”

    说着,刘海已经冲进车门,甚至不顾一切地将那个无头鬼撞下车!

    “啊啊啊!”

    慌乱中,为了躲避流着血的无头鬼,所有人都陆陆续续跟着刘海上车。在这样的情形下,除了听从刘海的命令之外,大部分人的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来。

    而苏青行则和陈老先生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神里都有些诧异。

    没有想到刘海竟然能在最后一刻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看来这家伙也不是完全靠运气成为资深者的。

    诧异归诧异,苏青行很快就搀扶着陈老先生与那个无头鬼擦肩而过,一起登上巴士台阶,回到了刘海他们曾经避不可及的巴士车厢里。

    “嘻嘻嘻嘻……”

    满车的纸扎人似乎都在欢迎他们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