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刘海他们也已经死了?”

    “差不多是这样。”苏青行也佩服陈老先生的接受能力,若是换一个人听到这样离谱的事情,可能已经害怕到晕倒了。

    旅行巴士还在继续前行,陈老先生在过道里站累了之后,就在第二排的纸扎人边上找到一个空位,直接坐下来休息。

    “这些纸扎人不恐怖吗?”看着坐在纸扎人旁边陷入思索的陈老先生,苏青行有些好奇地问道。

    “哈哈哈。”陈老先生笑了几声,“人老了之后就会变得更迷信一些,所以一开始确实有些害怕。但现在我自己都已经变成鬼了,还怕个鬼啊!”

    “老先生不愧是战场上走出来的人。”

    “所以别小看我这个老头子。”陈老先生看起来好像比刚才还精神,而且有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从战场上回来的鬼,那可是特别凶的!”

    “不过暂时别让刘海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苏青行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不然这份工作会变得很麻烦。”

    苏青行此刻穿着校服西装里面的白衬衫,看起来干净清爽,加上原本就出色的容貌和嘘声的动作,就像是老人家最喜欢的那种小孩子,使得陈老爷子忍不住流露出看孙子一样的慈祥眼神。

    不过……

    “刘海?”陈老先生向后方的窗户看了看,“他们不是已经下车了吗?我们应该见不到了吧?”

    “用他们的话来说,这里是无尽的恐怖世界。”苏青行指引着陈老先生看向巴士车的正前方。

    随着旅行巴士一路前行,路面还是一样颠簸。

    苏青行和陈老先生正身处于巴士车厢的最前方,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夜幕下的山路,以及照亮山路的车灯。

    然后,就在巴士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车站……

    在车站旁边的路灯下,还有三个很眼熟的身影在拼命向公交车招手!

    “是刚才下车的刘海他们。”陈老先生也拄着拐杖起身,“真是邪门,这巴士向前开了那么久,竟然又回到这个车站5了?”

    站在车厢里,苏青行甚至可以听到刘海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近。

    “停车!停车!”

    “能不能送我们去附近的城镇!”

    “停车!”

    “嘻嘻嘻嘻嘻……”坐在巴士驾驶座上的是一个看起来更大的纸扎人,现在正看着路边的刘海他们,发出属于纸扎人的可怕笑声。

    “吱~~~兹~~~”

    纸扎人的脚根本碰不到刹车,但是在旅行巴士路过那个车站的时候,刹车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重重踩了下去,苏青行和陈老先生也立刻在惯性中稳住身形。

    眼看巴士的车门就要打开,苏青行突然问了陈老先生一个问题:“老爷子,您的演技怎么样?”

    “演技?”陈雄兵先是有些不解,但很快就露出了然的笑容,还给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我可是在社区剧场打败了全社区的老头之后,成功出演罗密欧的‘影帝’!”

    车门“吱嘎”一声打开,苏青行给了陈老爷子一个眼神后,就换上看起来很慌张的表情,搀扶住陈老先生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从巴士车上走了下去。

    “啊……啊啊……”当苏青行的双脚落地,就开始对目瞪口呆的刘海他们胡乱比划起来。

    “怎……怎么可能……”刘海原本以为远处驶来的巴士能救他们逃出这荒郊野外,却没想到会看见他们已经放弃的哑巴和老头从车上下来!

    而在苏青行他们的身后,驾驶座上那个画着夸张笑脸的纸扎人,还有坐在靠窗位置上的纸扎人都以一种非常僵硬的动作向刘海他们挥手。

    也不知道是在告别。

    还是欣喜于再次相逢。

    于是站在刘海身后的陈芳芳和许芸又再次忍不住尖叫起来。

    “哎哟!”在苏青行的搀扶下,陈老先生也没有忘记表演演技,以略显浮夸的表情踉跄了一下,“你们这些小年轻也不等等我们,我们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啊!”

    “……”刘海以一种很复杂的表情看着苏青行和陈老先生这一老一少,最终声音有些干涩地说,“算了,活着也是一件好事,我们一起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苏青行他们身处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车站,有两个方便等车的雨棚,和两排让等车人休息的长椅。虽然四面透风,但至少也算是有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车站旁边有亮着的路灯,在这样的恐怖世界里总是能够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路灯下还有一台自动售货机,里面有泡面和饮料之类的小商品。所以如果身上有带钱的话,就算在这里熬一个夜晚也不算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啊……啊?”搀扶着陈老先生在长椅上坐下之后,苏青行比划了一下山路的前方,似乎是在问刘海他们为什么不步行向前寻找出路,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在这个车站浪费时间呢?

    “向前走吗?”陈芳芳似乎看懂了苏青行的意思,神情有些低落地说,“我们试过,但无论我们怎么走,最后都会回到这个车站。无论是周围的景色,还是之前遗留在车站的垃圾,都和我们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就好像是被困在一个圆环之中。

    无论怎么走,都会回到原来的起点。

    苏青行听完陈芳芳的解释之后,就想到了之前那辆巴士。那辆巴士的情况也和陈芳芳他们一样,明明向前开了很久,却还是会在一模一样的车站旁停下。

    无论是旅行巴士,车站,还是他们,似乎都被困在了同一个圆环当中。

    苏青行是冥界的引路者,但却不是这些恐怖世界的构建者。

    如果苏青行想要从恐怖世界离开,也必须和刘海这些试练者一样找到世界的突破口才行。所以在试练者们自相残杀之前,苏青行和他们的目的暂时一致,彼此也算是一种合作关系。

    “越累越想不出主意。”所有人都在长椅上坐下,刘海作为资深者,似乎下意识将自己当成了这个队伍的领导者,“干脆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等养足精神之后再想办法逃出去。”

    “如果突然有危险怎么办?”陈芳芳也是经历过两次恐怖世界的资深者,所以不敢因为现在平静的状况而松懈。

    “那就找个人守夜好了。”刘海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看起来像是学生劳技课所使用的那种美工刀,一边把玩着,一边看向陈老先生的方向,“第一个守夜的人就……”

    在刘海的面前,坐在长椅上的陈老先生依旧是颤颤巍巍的样子。

    那种很不可靠的模样,让刘海有些不敢将守夜这种重要的任务交给陈老先生。

    “啊,啊!”苏青行主动从长椅上站了起来,甚至如同乖巧学生一样举起了手,“啊,啊啊……”

    “你来守夜?”刘海皱了皱眉,“你连话都不会说,要是遇到危险的话应该怎么提醒我们?”

    “啊,啊啊啊!”苏青行马上做了个一推一拽的动作,表示自己一定可以及时把大家叫醒。

    “那也行。”刘海说着,看了看只有苏青行和陈老先生两个人坐着的长椅,起身比划说,“老头,你和芳芳她们坐一起去。哑巴你要守夜的话,那就站着好了,不容易睡着。”

    把陈老先生赶到另一张长椅上去坐,又让苏青行站着守夜之后,刘海就直接一个人霸占了整张长椅,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就舒舒服服地躺下了。

    不过就算这样,刘海的手里还是抓着那把美工刀,丝毫不准备放手。

    “怎么说我也是最强的,只有我养足精神了,才有可能带你们逃出去。”刘海打了个呵欠,显然已经有了睡意。

    苏青行向陈老先生点了点头,示意他老人家好好休息一下,自己则站在路灯照亮的另一边,想要看看周围究竟是怎样的环境。

    车站所在的地方只能用“荒郊野外”四个字来形容,夜空中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和苏青行经历的大部分恐怖世界一样,死寂,没有任何生机。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青行突然看见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一个白白的东西,缩成一团,时不时抖啊抖的……

    那是什么?

    苏青行揉了揉眼睛,确定那小东西看起来不像鬼也不像纸扎人,所以看了看一眼暂时还很平静的车站后,就多走了几步,将那个白白的团子从草丛里抱了起来。

    那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白狗,而且还是非常眼熟的小白狗。

    苏青行回忆了一下之后就想起来,之前朱砂给他的手机发了许多小白狗的小视频,那只追着自己尾巴不停转圈圈的小白狗和他怀里的这只几乎一模一样!

    是巧合吗?

    苏青行怀里的小白狗有一对漂亮的眼睛,盯着苏青行看的时候特别专注,简直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整个世界一样,让第一次接触这种小动物的苏青行有些受宠若惊。

    苏青行对犬类的了解不多,所以看不出这只小白狗是什么品种,只觉得它看起来很可爱,毛绒绒的手感也非常不错。

    “你是从哪里来的?”苏青行没有从小白狗的身上感觉到任何异样的力量,对方就好像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恐怖世界里一样。

    苏青行伸出手指挠了挠小白狗的下巴,接着就发现小狗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银色的小坠子,上面写着“思”这个字。

    “思?你的名字叫思思吗?很可爱啊。”为了不让附近车站里休息的人听见,苏青行特意压低声音,几乎算是在小白狗的耳边低语。

    也许是因为感觉到了苏青行的呼气,小白狗就这么在苏青行的怀里颤了颤,然后更贴近了苏青行一些,用小脑袋非常亲昵地蹭着苏青行的手心,一副努力讨好的可爱模样。

    “哈哈,好痒啊。”苏青行越看小白狗越可爱,在知道这里不可能有小白狗主人的情况下,干脆抱着小白狗往车站的方向走,“思思,这里很危险,所以你先待在我的身边好不好?等离开这里之后,我再给你找个合适的主人。”

    “嗷呜——”小白“狗”的声音听起来倒不像是普通的犬类,不过苏青行对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任由思思不断往自己怀里蹭,把这当做是小动物正常的亲昵表现。

    不过……蹭得也太亲热了吧?只是答应要照顾它一段时间而已,真的这么开心吗?

    苏青行虽然这么想,但也不讨厌来自小家伙的亲近。

    等苏青行抱着思思回到车站的时候,就发现披着自己校服外套的许芸正拿着一瓶饮料站在那里。

    “苏青行。”许芸看见苏青行之后就笑着迎了上来,心情似乎要比之前轻松了许多,“在车上的时候多谢你的帮忙。”

    许芸刚想要将手里的饮料递给苏青行,就看到这个不会说话的漂亮少年怀里竟然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

    “啊,好可爱的小狗啊!”许芸在看到思思的时候眼睛一亮,“虽然血统看起来不怎么纯的样子,但那双眼睛真好看。”

    说着,许芸就准备伸出手拍一拍思思的小脑袋。

    “嗷!”看到眼前的女人向自己伸手,思思表现出来的态度却和它面对苏青行的时候完全不同,不仅超凶地低吼了一声,还把小脑袋一扭,直接靠在苏青行的肩膀处。

    苏青行这会儿只穿着衬衫,衬衫的衣领略微有些开,所以思思靠着的位置正好是苏青行的锁骨处。

    紧紧贴着那一处白皙,思思甚至伸出了小舌头……

    “啊!”感觉到一阵痒的苏青行差点憋不住要说话,最终却只能无奈地笑着拍了拍思思的小脑袋,然后换一个怀抱的姿势。

    最终苏青行还是没有收下许芸递过来的那一瓶饮料。

    而许芸在思思和苏青行那两边同时受到冷落,似乎也觉得有些没趣,所以就自己拿着饮料回去休息了。

    守夜依旧在继续,不过因为苏青行的身边有思思陪伴,所以也不算太过无聊。

    就在苏青行帮思思的小爪子和小肉垫做按摩的时候,他看见一辆非常熟悉的旅行大巴向车站的方向驶来。

    因为那辆大巴亮着车灯,所以苏青行很容易辨认出一个白纸做的纸扎人正坐在驾驶座上,脸上依旧是五颜六色的水彩所绘制的夸张笑容。

    “吱~~~兹~~~”

    大巴又一次在车站前刹车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