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5.鬼巴士
    夕阳西下的时间,一辆载客量五十人左右的旅行大巴行驶在颠簸的山路上,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和低矮丘陵,时不时有乌鸦飞过天际,留下荒凉的声响。

    巴士里没有灯光,没有任何声音,没有说话声,没有嬉笑声,没有婴儿的啼哭声,加上外面阴沉的天气,显得有几分死寂感。

    没有人知道这辆巴士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这辆巴士往哪里去。

    甚至没有人知道巴士上的乘客,究竟是活人,还是死人。

    巴士上坐了很多“人”,但巴士最后四排的座位却很空,只坐着五个和阴霾死寂感有些格格不入的古怪乘客,三个人坐在最后一排,还有一男一女一起坐在倒数第二排,举止略显亲昵。

    “好了,别气了。”坐在那个脾气火爆抽烟男旁边的,是一个看起来清秀的年轻姑娘,语气柔柔的,有着南方水乡的吴侬软语,“我们都已经经历两个恐怖世界了,出现什么情况都能应付的来。”

    说着,那个姑娘转过头,对后边坐着的苏青行说:“别介意,他只是火气爆一些罢了。我叫陈芳芳,他叫刘海,算是这个‘无尽恐怖世界’的资深者。你们是新人,所以一定要小心。”

    “在这样的恐怖世界,除了一开始认识的队友之外,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鬼,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让人丧命的危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行动。”

    “就你话多!”名叫刘海的抽烟男瞪了陈芳芳一眼,后者则是略显畏惧地向后一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等。

    苏青行没有说话,因为他在这个世界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安静的哑巴,这样没有存在感,也没有任何威胁的角色,可以方便苏青行更好地观察身边所有的试练者。

    苏青行用笔画的方式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也了解到坐在自己右侧的老者叫陈雄兵,自称是儿孙满堂,曾孙子都落地了好几个,生活圆满的八十二岁普通老人。

    不过从面相来看,陈老先生看起来顶多六七十岁,感觉很沉稳,很精神。

    最后一个新人是坐在最后一排中间的年轻女性,穿着一身有些透明的白色睡裙,这会儿正一只手揪着胸口的低领,一只手压住裙摆往下拽,显得既紧张又窘迫。

    “你不是徐……徐……许芸吗?那个之前在电视上出现过的歌手?那个清纯小天后?”在仔细打量了一下穿着睡裙的女人之后,刘海的表情和眼神都发生了变化,就好像是饿极了的人看到烤乳猪时会露出的表情。

    “你,你认错人了。”睡裙女侧过头去,不去看刘海那死盯着的眼神。

    “别遮遮掩掩了,大明星。”刘海将身边的陈芳芳推开,直接迈步坐到许芸的前排,色眯眯地笑着说,“待会儿你就跟着我,绝对让你安安全全地离开这……”

    “吱~~~兹~~~”

    “嘭!”

    突如其来的紧急刹车,让车里的人始料不及,包括苏青行在内的所有人都撞到了前面的椅背上,忍不住呼痛一声。

    从种族特性来说,苏青行算是可攻可守的“法师”,但体质和反应能力也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撞痛了之后,马上扶住有拐杖勉强支撑着的陈老先生。

    “啊!”

    最惨的莫过于坐在最后排中间的许芸,在没有人拦住的情况下直接一头向前栽下去,下半身因为裙摆掀翻而一览无遗。

    许芸急急忙忙将裙摆往下扯,但胸口却又不小心露了一片白,让坐在旁边的刘海眼睛发直,根本挪不开。

    就在许芸又急又气,眼泪珠子都不停往下掉的时候,一件墨蓝色镶白边的校服西装外套突然盖到了她的肩膀上。

    “啊,啊啊……”苏青行就这么蹲在许芸的身后,比划着手势让她将外套穿起来。

    “真是碍事。”苏青行听见旁边的刘海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嘀咕了一声。

    紧急刹车之后,旅行巴士再次开始慢慢发动。

    但这一次,车上有了很大的变化。

    车顶两边亮起了灯光,还有了一些其他乘客们窃窃私语的声音,苏青行甚至听到有婴儿的啼哭声,音乐声,和游戏的击打声。

    虽然高高的椅背让苏青行看不清前面那些乘客的样子,但整个巴士内部好像突然有了生气,不再死气沉沉。

    “开始了。”就连刘海的神情也认真起来。

    “怎么回事?”身为新人,陈老先生已经表现出了超乎平常的冷静,但对于巴士车内的异象,还是有些无法理解。

    扶着许芸起身的苏青行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每个恐怖世界开始的时候,都会给我们一段时间做准备。”陈芳芳依旧柔声柔气地在一旁解释,“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了解情况和自我介绍,而且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状况。”

    “但是等这段时间过去之后,真正的恐怖就会来临。”刘海死死盯着巴士前方那些看不见脸的乘客,“而且没有人知道会是怎样的方式。”

    “现在看起来很正常的。”陈老先生说完,苏青行也点了点头。

    “我要回去!!”就在这个时候,苏青行搀扶着的许芸突然将他推开,牢牢拽住那件校服,沿着巴士车的过道向前冲,“司机,司机!求求你把我带回湖海市去,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带到附近的车站也可以!”

    一开始,无论许芸喊得多响,巴士车上其他乘客就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依旧各做各的事情。

    但是当许芸跑到倒数第五排的时候,巴士车中的灯光瞬间熄灭!

    “啪,啪……”

    瞬间变得阴暗的巴士车厢中,一个小皮球突然从某一排座位滚了下来,跳了几次后,落在许芸的脚边。

    因为灯光突然熄灭而愣住的许芸,下意识地看向那个白色的,印着卡通猪图案的小皮球。

    苏青行定眼看去,就看到那个白色的小皮球在许芸脚边滚动了几下之后,竟然变成了一颗属于孩童的惨白头颅!

    “姐姐?”凸出的眼球,苍白泛青的皮肤,流着血的嘴角突然咧开渗人的笑,“你看见我的头了吗?”

    “啊啊啊啊啊!”许芸刺耳的尖叫声瞬间在车厢中响了起来。

    第一时间,苏青行将许芸直接拽回倒数第四排的位置。

    灯光重新亮起。

    车厢里重新出现了普通而平静的细碎声音。

    那颗变成皮球的头颅,也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不见了。

    “看来,只要我们在最后四排活动,就暂时是安全的。”刘海从座位上起身,看着车厢里其他的乘客,“但只要我们离开最后四排,鬼就会出现。”

    “如果我们一直坐在车上,等车到达目的地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陈老先生的声音很稳,但握着龙头拐杖的手却微微有些颤,扶着许芸回到座位的苏青行恰巧注意到了这一点。

    “不可能会这么简单。”刘海皱着眉反驳,“虽然现在看起来很安全,但如果我们真的一直待在这里,恐怕根本没有办法活着下车。”

    “吱~~~兹~~~”

    刘海的话音刚落,巴士又是一次急刹车,只不过这次大家都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完全没有一开始那么狼狈。

    “啊!”苏青行突然听到了一声动静,所以马上伸出手指向车门的位置,发出声音希望大家沿着自己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紧接着,一阵“吱嘎”声响起后,旅行巴士不仅完全停下来,而且还打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了!

    那是离开巴士唯一的一条路!

    “是车站!”陈芳芳从窗外看过去,“刘海,是车站!”

    所有人从窗口望出去,果然看见不知不觉降临的夜幕之下,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公交车站坐落在路边,路灯和自动售货机发出的光亮在陈芳芳他们看来简直就像是家一样温暖!

    “车不会无缘无故停下,也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车站……”刘海自己嘟哝了几声,然后对陈芳芳使了一个看起来凶狠的眼神,“芳芳,你往前走走看看,说不定这是我们下车的机会,快!”

    “我,我不去!”陈芳芳向座位里面缩了缩,眼神有些害怕,“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明明这里这么多替死……那么多人,凭什么让我去。”

    “哼。”刘海冷哼了一声,直接看向苏青行的方向,“小子,我看你还挺机灵的,不如你……”

    意外之事时有发生,刘海还来不及说完接下来的话,整个巴士突然微微一动,似乎马上就要发车离开!

    “来不及了,大家快跑,害怕就他x的给我闭上眼睛!”

    眼看着巴士车就要再次发动,刘海哪里还顾得上试探和找人实验,第一个从座位起身冲了出去,陈芳芳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巴士车里的灯光也开始如同老式的恐怖片一样疯狂闪烁起来!

    “啊!”苏青行立刻让许芸和陈老先生起身,焦急地比划着手势,让他们跟上刘海和陈芳芳的步伐。

    许芸神魂未定,但看到刘海和陈芳芳已经开始往前面走,最终闭上眼睛,咬着牙冲了出去。

    “孩子,你快跑,别等我了!”陈老先生也努力拄着拐杖起身,但身形还是有些摇晃,“这身子骨也是不行了,一坐久就起不来站不稳跑不起来,要是搁在我年轻的时候……”

    “孩子,你一个人先走!快走!”

    苏青行没有理会陈老先生的催促,而是就这么扶着老人的身子,在巴士闪烁的灯光中一步一步向前行。

    “啊啊啊啊啊!”车厢前面传来许芸他们恐惧的尖叫声,但脚步声依旧不停止地向外跑着。

    当苏青行搀扶着张老先生走到倒数第五排的时候,就知道许芸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虽然车厢前面坐着满满的乘客,但那些乘客……

    竟然都是葬礼时使用的那种纸扎人!

    闪烁灯光中惨白的纸扎人,夸张到让人觉得背后一寒的妆容,每一个纸扎人似乎都在笑。

    “嘻嘻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

    越是往前走,这种可怕的笑声就越大,越深入脑海!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巴士的门开着,刚才那个变成皮球的头颅并没有出现,所以的纸扎人也只是安安分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有那些画上去的眼睛,紧紧盯着每一个从过道走过去的人……

    “嘻嘻嘻嘻嘻嘻……”

    “哑巴,别管那个老头子了!快他x下来,至少你还能活命!”刘海的声音从巴士车的外面传来,显然是已经平安无事地下了车。

    陈老先生也不断挥着拐子,让苏青行快点下车,甚至恨不得去揍这个固执地扶着自己的孩子。

    “没事的。”在巴士车门“吱嘎”一声关上的时候,苏青行突然对陈老先生眯眼笑了起来,“留在车上也没事的。”

    旅行巴士已经开始行驶,苏青行甚至可以看见外面车站里刘海对着巴士车骂骂咧咧的样子,用手抓着校服外套的许芸也有些担心地看着开始离去的巴士车。

    “青行,你……”听到苏青行突然开口说话,陈老先生也愣在那里,甚至没考虑他们周围那些还在笑着的纸扎人会不会突然攻击过来。

    “亡魂编号s8001,陈雄兵。死亡时间2018年5月11日,晨练时突感不适,寿终正寝。”苏青行念出了陈老先生的信息,看着这位拄着拐杖,依旧站得笔直的老者,“生时留有杀业,嗯……是在六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吗?”

    陈老先生愣了好一会儿,接着竟然用拐子敲了敲车厢地面,感慨地说:“苏青行,真的是藏得太深了!”

    旅行巴士中车灯大亮,不再闪烁,所有的纸扎人都好好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眉垂眼,很是顺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