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4.大巴车
    “苏青行,你他x是被吓疯了吗?!”

    白谷看着苏青行的表情,和刚才见鬼的时候差不多。

    他们此刻正站在闹鬼学校的校门之外,校门口那块有着学校名字的木板已经模糊不清,但离开学校之后,叫嚣的鬼群真的如同白谷所说的那样,再没有继续靠近。

    明明只是隔着一个校门的距离,但那些狰狞的恶鬼却似乎撞在了一面透明的墙壁上一样,无法迈出校园一步!

    就连那让人头疼的狂风骤雨,似乎也停留在学校的范围之内。校门外的世界没有半滴雨水,白谷脚下的地面也没有任何水迹。

    对于白谷而言,他再次成功从恐怖世界逃出,就算牺牲了两个替死鬼,一切也都是值得的。对于白谷而言,只要一直在“无尽的恐怖世界”活下去,那么他终究有一天能够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可站在他面前的苏青行……却让白谷这个习惯让人做垫背的恶人有些恐慌。

    普通的高中生?

    体质很弱,连跑步都跑不快的贵族学校小少爷?

    在紧迫的情况下还离不开手机的臭小鬼?

    这些所描述的,真的是现在站在白谷面前的这个人吗?!

    白谷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苏青行说:“喂喂,青行,我可是带着你逃出来了,就算不把我当成救命恩人,也应该和平相处不是吗?”

    “逃出来了吗?”苏青行笑着歪了歪头,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亡魂编号s7378,白谷。死亡时间2018年4月28日,死于山坡泥石流。生时包藏祸心,杀害同行好友,藏尸野外。”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怎么可能会知道!”白谷整个人身处于比恶鬼包围更可怕的恐惧之中,布满红丝的眼瞳几近疯狂,“我就站在这里,我就站在这里!我还活着!怎么可能会因为可笑的泥石流死掉!”

    “这里是冥界入口,当然只有人死后才能进来。”苏青行收敛了笑容,黑色的双眸完全变成了幽蓝之色,就这么冷漠地看着白谷继续说——

    “亡魂编号s7378白谷,冥界试炼失败,转入冥界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呵呵,失败?”白谷的笑容彻底癫狂,“苏青行,你有没有搞错,我已经逃出来了!我已经逃出来了!那群被我杀掉的资深者说过,只要逃出来,这个世界就结束了!”

    明明逃了出来,他却输了?

    这么荒谬的事情怎么可能!

    白谷的手从身后抽出,那一把还沾着张彪鲜血的军刀,笔直地向苏青行刺了过去。

    “抱歉,俗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苏青行的身形缓缓向上飘浮,幽蓝色的提灯与鬼火在他的身周出现,挡住了白谷随之而来的攻击。

    “所以白谷,你的时机已经到了。”

    幽蓝色星点光火的包围中,白谷仿佛看见苏青行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很淡的虚影,层层叠叠的华服,银色的长发,与苏青行极为相似,却更加精致到不可方物的容貌。

    “苏青行,你究竟是谁!!!”

    白谷脚下的土地开始崩裂,如同布满熔岩一般的灼热地狱中,火焰化身成一只巨手,直接将白谷拖入深渊!

    在他因为灼烧而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只是隐约听见苏青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也有人称我为‘冥界引路者’。”

    他输了。

    炽热的熔岩中,白谷不甘心地伸长手臂,张大嘴巴,却最终只能让越来越多的熔岩进入自己的身体。

    他虽然赢了这场游戏,却不知道真正可怕的存在,一直都隐藏在他们中间!

    那就是……

    “苏青行!!!!!!!!”

    最后的呐喊从地底深处传到苏青行的耳边,而苏青行却只是脚尖轻点落地,转身走到学校鬼群的正前方,任由崩裂的地面在他身后渐渐恢复,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那些原本在白谷面前狰狞恐怖的恶鬼,此刻却如同列队的学生一样,整整齐齐地站在苏青行的面前。

    “辛苦了各位。”苏青行向看起来有些恭敬拘束的鬼群低头行礼,还特地向这一次试炼的主角——那个半身女鬼微微一笑。

    幽蓝色提灯的映照下,苏青行闭上双眼,身影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众鬼瞩目中的校门口。

    等苏青行再张开眼睛的时候,他面前已经不再是暴风雨夜中的校园,而是一条夜幕下的无人街道。

    这条街道两旁有许多的人类建筑,望眼望去就能看到一所学校、超市、商城甚至医院,但因为这条街道在阴霾无星无月的夜幕之下,空寂无人,宛如鬼城,所以也显得这些没有任何灯光的建筑横列两旁,如同耸立的石碑。

    这里本就是鬼城。

    “这里是哪里?”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苏青行的耳边响起,属于张彪的熟悉身影就站在他的不远处,一脸茫然地环顾四周。在张彪的手臂上,那一条狰狞的伤口还在流血,身上还有很多被鬼群包围时留下的伤痕。

    “这里是鬼城。”苏青行说着,就开始径直的向前走,“你接下来要生活的地方。”

    随着苏青行前进的脚步,路边的路灯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就好像是鬼校走廊里那飞蛾飞绕的顶灯。

    “鬼城?难道我死了吗?”张彪诧异地看向苏青行,“小少爷?你也死了?”

    “……”苏青行默默地瞪了一眼张彪,“反正你肯定已经死透了,具体的事情会有其他人和你说明,反正你有罪孽缠身,等工作赎罪结束之后,就可以投胎过好日子去了。”

    “人?”张彪又看了看周围,“这儿哪有人,有鬼还差不……啊啊啊啊!”

    看着人高马大,其实特别怕鬼的张彪突然大喊起来,把走在旁边的苏青行也吓了一跳。等循着张彪所指方向看过去之后,苏青行才看到路边的某个车站站牌下,穿着白色染血长裙的女“人”正……飘浮在那里。

    远处,还有一辆看起来摇摇晃晃的公交车向车站的方向驶来。

    “别大惊小怪的,那位女士是你的带路人。”苏青行停下脚步,“到这里为止,我的任务就已经结束,以后如果有缘分,也许我们还会在工作中见面。”

    “小少爷……”张彪看着眼前的鬼城,看着停在车站旁的公交车,看着正一下一下向自己招手的白裙女鬼,又看了看和恐怖世界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但眼神和感觉却有些不同的苏青行。

    张彪迟钝的脑袋,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小少爷,虽然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但白谷那个混蛋呢?”张彪并没有直接向那个女鬼走过去,而是咬牙切齿地挥了挥胳膊,像是准备冲过去把白谷揍一顿,“别告诉我那家伙真的逃出去了。”

    “放心,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而已。”苏青行直接转身,向着反方向走去,“无论有没有逃出那个世界,白谷身上沾染的罪孽,都会让他在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

    “我会在这里,是因为我救了小少爷?即使变成鬼,评判的标准还是善恶吗?”张彪再次问道。

    苏青行顿了顿脚步,说:“这里哪有什么善恶,每个引路者挑人的标准,都是由引路者自己决定的。有人喜欢良心未泯的鬼,有人喜欢大奸大恶的鬼,如此而已……”

    “之前忘记说了。”走到路灯下的苏青行转过身来,嘴角漾起的笑容让张彪一瞬间有些失神,“在校门口的时候,多谢了。”

    “天啊。”张彪很是愣神地看着路灯下远去的背影,不禁喃喃自语,“这小少爷长得也太好看了,老子刀尖舔血那么多年,见过那么多漂亮女人,这会儿竟然对一个瘦巴巴的小少爷看呆了!”

    “张彪,坚持住!小少爷再漂亮也绝对不如香香软软的漂亮女人,想想那胸!想想那腿!想想那屁……”

    “新来的,你和引路者大人很熟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女鬼飘啊飘,飘到了张彪的身边,“小心点,上一个对引路者大人有不良企图的鬼,这会儿已经在十八层地狱的汤锅里了。”

    “老子喜欢的是女人!”张彪这会儿竟然连鬼都不怕了,理直气壮地瞪了一眼女鬼,“别以为老子现在还怕你,都是鬼,谁怕谁!”

    “哦?”全部的脸都被长发遮住的女鬼,伸出惨白的手将头发拨开,露出除了血盆大口之外没有任何五官的脸,“是我这样的吗?”

    “啊啊啊啊啊!!!!妈诶!!!!!!!”

    苏青行听见了身后的惨叫声,但也只是一阵莞尔,没有再转过身去。

    冥界引路者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冥界试炼中考察那些亡魂的心性,把合适的亡魂带回鬼城,把坏到冒泡的亡魂送去地狱。

    所以苏青行见过的事情很多很多,张彪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却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让苏青行在这份反复的工作中寻找到了一丝乐趣。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确定这台设备没有因为淋雨而损坏之后,苏青行拨打了“666”这个电话号码。

    “喂?”一个略显慵懒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青行,工作完成了吗?”

    “嗯,带了一个新鬼回来,也算是有些收获。”苏青行说着,话锋一转,“朱砂,下次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发那么多无关的笑话和图片给我,在恐怖世界里还总是低头看手机的人,其实很容易被怀疑吧?”

    “因为很搞笑啊!”电话那边的声音来了精神,“你看到那只小白狗了吗?它竟然喜欢闻自己的小屁屁,哈哈哈哈哈!”

    “……”苏青行沉默了几秒钟,“我挂电话了,我正在回……”管理部的路上。

    还没等苏青行把话说完,电话那头叫朱砂的男人已经“啊”了一声,很着急地说:“青行,好像有一个冥界的大人物要来我们这里巡查,你快点回来啊!”

    冥界的大人物?

    苏青行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避之不及的家伙。

    “对了,你刚才说你正在回什么?”朱砂的声音随之从电话那头传来。

    “……”苏青行顿了顿,马上改口说,“我正准备回去工作,那位大人物就麻烦你接待了。”

    “喂喂!青行,你不能这样子啊!你不是已经连续做了三个任务了吗?不应该回来休息了一下了吗?!青行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作为鬼城吉祥……呸,尊贵的引路者,鬼城的父老乡亲们都在看着他们可敬可爱的引路者大人,你可绝对不能倒下啊!!绝对不要让我一个人面对那个大人物啊!我最怕大人物了啊——”

    下一秒,苏青行已经挂断了电话。

    “……”

    “继续工作吧。”苏青行的身影开始在鬼城的街道上消失,他会来到这里本就是为了躲避一个人,自然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行踪。

    xxx

    传说中冥界的入口会以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出现,可能是一条街,一家医院,一间破旧的教室,亦或是一辆正在山路行驶的大巴车……

    每一次工作开始的时候,苏青行眼前就会经历一段短暂的黑暗。

    等苏青行恢复视野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普通大巴的最后一排,甚至能够感觉到巴士车在山路行驶时那种没完没了的颠簸感。

    “你醒了?”坐在苏青行右侧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虽然年纪很大,但精气神看起来很不错,穿着一身布料质地不错的白色太极服,手边还抓着一根龙头拐杖。

    苏青行的眼底满是茫然,成为引路者这么久,他早已经习惯去扮演一个最普通的试练者。

    “好像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孩子你一定要小心。”那老者看着苏青行的眼神有些慈祥,“我有个孙子和你差不多大,不过还是你这孩子更俊一些。”

    “老头子,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前面一排的座位上,一个叼着烟的男人转过身来,眼神里满是戾气,“小子,抓紧时间自我介绍一下,过了这会儿,爷爷我可就没空听你废话了。”

    “啊……啊……”苏青行眼神一转,突然伸出双手,很是慌乱地对那个抽烟的男人比划起了手语,“啊,啊,啊啊……”

    比划到最快的时候,苏青行甚至眼眶一红,看上去像是要哭出来了。

    “我擦,竟然遇到了个哑巴!”那男人直接把烟头丢在巴士车上,用脚踩灭,“一个有用的都没有!全他x是累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