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3.引路者苏青行
    “最先死的是孩子和老人,因为他们根本跑不快,就算不变成替死鬼,也终究会死在恐怖世界里。”漆黑的走廊里,白谷放慢了步伐,因为他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出现。

    “然后是体力差胆子又小的人,时间长了终究会变成累赘。张彪这样的恶人就算吓不了鬼,体力方面却没话说,所以算是有点用处的替死鬼,说不定就能一起从这个世界逃出去。”

    “呵呵,这些都是上个世界遇到的人告诉我的。”白谷端正的脸上已经露出疯狂的表情,“所以当我们逃出村子的那一刻,我用刀割了他的喉咙,用他挡住了村子里最后的恶鬼。你们说,我是不是青出于蓝。”

    “你是个疯子。”就连一直舔着刀口过日子的张彪,在看到这样的白谷时也忍不住胆寒,“你现在说这些,老子下一秒就能把你撂倒在这儿,然后带着这个小少爷离开!”

    “你们能逃到哪里去?要么留在这里等死,要么跟着我寻找逃出去的机会,你们根本没得选择,呵呵呵呵呵……”

    “是镜子。”苏青行停下脚步,原本漆黑的走廊里亮起了灯,昏暗的灯光以及睫毛的扇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而一面看起来普通且陈旧的大镜子也出现在走廊的尽头。

    “到了。”

    看着白谷和张彪向前走,苏青行也跟了过去,有些好奇镜子里倒映出来的景象究竟是什么样子。

    白谷拽着两个人走到镜子旁边,但镜子中的倒影却不只是三个人。

    “白先生。”苏青行的声音从白谷身后传来,本就清冷的声音在这走廊里更是染上些许空灵,“你刚才松开了我的手,那么……你现在右手牵着的人是谁?”

    “什么?!”

    白谷这一刻下意识地看向眼前的镜子。

    镜子里的白谷和张彪并排站在那里,他们的身后是靠墙站着的苏青行,以及根本数都数不清的亡魂!

    每一个亡魂都穿着和半身女鬼一样的白色校服,但有的校服已经被淋漓的鲜血染红,有很多鬼和那个女鬼一样身体残缺,有的少了手臂,有的少了一条腿,有的身体残缺了一大块……而所有的残躯都随意地散落在走廊里,血流满地……

    白谷他们,就是踩着这走廊里的无数残骸,一路走到了这里!

    最让白谷和张彪无法动弹的是,白谷右手牵着的根本不是那个漂亮精致的少年,而是一个没有了头颅的恶鬼!

    张彪往死里地咬住牙,死命憋住了,就是不叫出声,但差一点就要被这样的画面吓得尿裤子!

    “往楼梯上面跑!”想起之前下楼的经历,白谷慌忙甩开手,闭着眼睛就往楼上跑。

    因为白谷和张彪都太过慌乱,根本没有注意到镜子中的苏青行有些不一样。

    虽然苏青行就站在墙边,但那满走廊的鬼却都站在距离他半米远的地方,压根没有碰到苏青行的半片衣角。

    “差不多了。”看着上楼去的两个人影,苏青行看向镜子中的众鬼。

    下一秒,走廊里所有的鬼都向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地低下头。

    “行程忙碌,所以麻烦各位加快进程。”苏青行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然后才转身对后方的众鬼微微一笑,“辛苦各位。”

    在苏青行的眼中,这些看起来惨白的亡魂,却并不算恐怖。

    “请引路者大人放心。”鬼群之中,一个小小的声音传了出来。

    得到回应之后,苏青行加快脚步上楼,紧跟上白谷他们的脚步。

    有些意外的是,刚上三层,苏青行就看到了白谷和张彪正像是全身僵硬了一样,站在一扇看起来很眼熟的门面前。

    门在三个人面前吱嘎一声打开。

    暴风雨声,闪烁的白炽灯,陈旧的教室,摇摇晃晃的黑板……李娟死去的地方还留有一滩血迹,但尸体却已经不见踪影。

    “又回来了。”张彪的声音有些干涩。

    苏青行跟着两个人一起走进教室,破旧的教室木门又一次在他们的身后关闭。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里连一条出路都没有!”白谷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直接踹开教室门走了出去。

    这一次,他们面前的走廊并不是一片漆黑,发出昏黄光亮的顶灯飞蛾环绕,好像在哪里曾经见过类似的景象。

    苏青行跟着白谷一起向走廊外看去。

    就在走廊前方的不远处,一面熟悉的镜子立在那里……

    “好可怕,那面镜子越来越近了。”苏青行的声音在颤抖,但眼底却并没有染上恐惧。

    “它不打算放过我们。”白谷咬牙切齿地环顾四周,可是等他再回过头的时候……

    “我的妈呀!小白脸你快想办法!”

    原本在走廊尽头的那边镜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教室门的对面,硬生生堵住了所有人的去路!镜子中的亡魂,就这么死死地盯着白谷!

    “啪!”白谷猛地关上门,然后狠狠地捶着旁边的墙壁,“可恶,这个世界和上一个世界完全不同,根本连一点眉目都没有!”

    “我们逃不出去了。”就连张彪也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就这么靠在讲台上,无力地站着。

    “还有一条路。”白谷现在的双眼布满血丝,脸色苍白直冒冷汗,能够继续勉强站在这里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张彪,你表现的时候到了,现在就用这里的桌椅,把窗户砸开!”

    既然从走廊无法逃离,就另辟捷径吗?苏青行看着张彪咬牙举起桌子,向着窗户的方向砸过去,不得不佩服白谷在这种世界的生存能力。

    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白谷确实很了解应该如何在这样的世界活下去。

    可惜了。

    苏青行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里勾起唇角,就算成功逃出这个世界,也不一定能够获得白谷所希望的自由。

    “呯!”

    张彪的力气确实名副其实,沉重的课桌砸向窗户之后,那原本就不怎么牢固的玻璃就在一声巨响之后,被砸出一个大裂洞!

    狂风骤雨从那个洞外呼啸而来,让苏青行不禁向旁边站了一些。

    “成功了!”看着那个大坑,张彪和白谷就好像看到了逃生的希望一样,就这么顶着风雨,举起手中的椅子将已经破裂的窗户全部敲碎,露出足够让一个人钻出去的空间。

    紧接着,苏青行和他一起将教室周围所有的窗帘都取了下来,将所有的布料都用死结牵系在一起,制作出可以让人抓着从两楼爬下去的“绳索”!

    将“绳索”系在一张椅子上,牢牢卡住窗户,白谷在风雨中试了试力度之后,打量了一下比自己更强壮的张彪,还有尽可能躲着风雨的苏青行,眼珠子一转就说:“我先下去,张彪你带着苏青行慢慢下来。”

    “啊?”张彪看了一眼身边的苏青行,“这么大的雨,还要带着这个小少爷?你不是都说他是累赘吗?”

    “事情还没有结束,下去之后没人知道会遇到什么,多带一个替死鬼,我们的命就更保险一点。”白谷瞪了一眼张彪,第一个抓起“绳索”,爬出窗户,再三试了试“绳索”的牢固程度,最后才慢慢向下爬去。

    “遇到这么一个资深者,真他x的倒霉。”张彪说着又看了看苏青行,“小少爷,你怕得都不敢说话了吗?”

    “你和我一样,都只是白谷眼里的替死鬼一样。”苏青行有些头疼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最后只能塞回到口袋里去,只希望这台设备不会在淋雨之后短路。

    “哈哈哈,小少爷,你和我可不一样!”张彪都没征询苏青行的意见,直接就把他拦腰抱起来,“你瞧瞧你这贵族小少爷,怎么这么轻,腰细得都没我胳膊粗,怎么可能和我龙湖街彪哥一样!我们可不一样啊!”

    “胡说!”被张彪带上窗户,苏青行背对着风雨,总算还能开口说话,“我一个大男人,被你说得跟女人一样,小心我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张彪的声音灌着风,“你这小少爷说话真有意思,要是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就带你去龙湖街看看我那些哥们儿,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味!”

    张彪的力气很大,但是在帮着苏青行往下爬的时候,还是耗用了太多力气,整个人说话都在微微颤抖。

    等苏青行在张彪的帮助下落地之后,两个人就一路跟着白谷往外跑。

    狂风骤雨,雨点拍打在三个人的身上,苏青行觉得这一刻估计是他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了,要是被鬼城管理部的那些家伙看见的话,说不定能笑掉大牙。

    白谷对这所学校的路线一无所知,但是他的运气似乎不错,能够独自一个人从上个世界逃离,似乎也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三个人没跑多久,竟然已经看到了类似学校大门的地方,大门两边甚至还有两盏很亮的路灯,像是太阳一样醒目至极!

    “哈哈哈哈哈!我他x的终于又一次活下来了,哈哈哈哈!”白谷疯癫了一般,又哭又笑地向着校门冲了过去,脸上的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根本无法分辨。

    “看后面!”

    张彪一声大吼,三个人在大雨中向着身后夜幕下如同巨型墓碑一样的教学楼看过去。

    沾着血的白色校服,熙熙攘攘的鬼群,渗人的笑声,满地的残骸,因为雨水而冲刷成红河的地面……原本只在镜中出现的鬼群现在就出现在苏青行他们的身后。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快向校门跑!只要离开校门,就活下来了!”因为上个世界的经验,白谷大吼了一声,再也不顾的两个“替死鬼”,撒开腿跑了出去。

    张彪似乎担心苏青行的速度跟不上,所以直接拽住他的手臂,拼命抓着他往校门的方向跑。

    看着张彪牢牢抓着自己的手,全身被淋湿的苏青行若有所思。

    “啊啊啊啊啊!”

    三个人明明已经抓住了校门的边缘,但是鬼群已经将白谷他们全部包围,一双双惨白的鬼手抓住了白谷和张彪他们的身体,使得校门外明明近在咫尺,但对他们而言却是这么遥远!

    “该死,苏青行,对不起了!”事到如今,白谷也不会有半点犹豫,手中挥舞着军刀,直接向着苏青行的胸口刺了过去,“累赘,就要有累赘的觉悟!”

    苏青行在那一刻睁大了眼睛。

    并不是因为军刀刺中了他的身体。

    而是因为张彪竟然在这一刻伸出手臂,硬生生挡住了白谷刺过来的军刀。

    “为什么……”苏青行有些不明白。

    张彪的手臂开始留血,在暴雨之下,血腥味却完全没有被冲淡,反而瞬间吸引了所有鬼的注意力,使得原本被抓住腿的白谷也恢复了自由,直接向着校门外冲了出去。

    “嘿嘿。”被各种恐怖的恶鬼围住,张彪却还能在暴雨中笑出声来,“小少爷,刚才我就说了,我们根本就不一样!你他x的将来能过好日子,我就是无父无母到处抢地盘的混蛋流氓,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

    鬼群一点点将张彪吞噬,似乎是在迎接等待许久的美餐。

    “快跑啊,小少爷!”

    “如果有本事离开这里,清明的时候就帮彪哥多烧点纸!快跑!”

    彪哥的声音渐渐被吞噬在暴风雨中,只留下苏青行站在校门口,看着红河中的鬼群。

    “你这小子运气不错。”站在校门外,白谷总算松了口气,“快点出来吧,只要离开校门,这些鬼就追不出来了,这可是那些资深者告诉我的。”

    大雨之中,苏青行向校门口的方向转过身,径直向着白谷迎面走去。

    明明是这样恐怖混乱的场景,这个文弱的少年却走得如同从舞台退场,一步一步,不紧不慢。

    那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就这么平静地看着眼前欣喜若狂,恨不得亲吻土地的白谷。

    “亡魂编号s7459,张彪,死亡时间2018年5月9日,死于街头斗殴。生时争斗不止,多次伤人,该亡魂顺利通过冥界试炼,将由引路者苏青行带回鬼城,赎罪期满后转世成人。”苏青行一边叙述,一边走出校门,来到白谷的面前。

    “你在说些什么?”白谷听不明白苏青行刚才所说的话。

    亡魂编号是什么?

    张彪死于街头斗殴是怎么回事?

    冥界试炼又是什么?

    为什么苏青行自称是引路者。

    夜幕与暴雨之下,苏青行面无表情地站在白谷正前方,眼中闪过幽蓝色的光。

    “现在轮到你了,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