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2.替死鬼
    破旧得好像荒废许久的教室里,白炽灯又开始闪烁。

    窗外是狂风大作,暴风雨和被吹动的树枝猛烈击打着看起来脆弱的玻璃窗,一声一声又一声,就好像敲在几个人的脑壳上一样,让人既头疼又烦躁。

    苏青行并没有问白谷他们三个人为什么回来“救”他,只是用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语气对他们说:“那个女鬼虽然看起来很恐怖,但并没有伤害我们,也许我们真的可以留在这里等天亮。”

    虽然不知道白谷他们离开教室之后遇到了什么,但苏青行看了一下三个人的表情之后,觉得他们似乎在意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依旧沉浸在某种恐惧中不可自拔。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白谷已经和苏青行围坐在一起,此刻看起来很是疲惫地扶额,“从窗户和树的高度来看,这里应该是二楼。”

    “怎么可能!”张彪第一个跳出来反驳,“刚才我们沿着楼梯少说走了十分钟,怎么……”

    苏青行看见白谷、张彪和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女人又同时沉默了下来,好像又开始沉浸在某种回忆中。

    看来教室外面果然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守着。

    苏青行不禁想起刚才那个半边身子的姑娘告诉自己的事情——离开教室一定会死!必须要在教室里寻找生机!

    就在苏青行琢磨这句话的时候,就看见坐在旁边的张彪忍不住捶了捶自己的肩膀,时不时又活动一下上半身,好像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的样子。

    “大哥你没事吧?”苏青行看着张彪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语气带着关切,显得有几分乖巧,“是肩膀酸吗?”

    “是啊。”张彪继续揉了揉肩,“可能刚才从楼梯摔下去的时候撞到了吧,总觉得肩膀特别酸特别沉。”

    听了张彪的话,苏青行看了一眼张彪的肩膀处,而其他人则好像没有在意。

    “好了,我们先互相认识一下。”闪烁的灯光中,苏青行看见白谷一边说话一边深呼吸,“也许就像这孩子说的一样,只要待到白天,一切都会过去的。”

    听到自己被点名,苏青行点了点头,说:“总会天亮的。”

    “我叫白谷,可能是这里唯一一个了解状况的人。”白谷露出一个很勉强很难看的笑容,“你们都看过小说吧?我们现在的情况……应该就是穿越到一个个类似恐怖片的世界了,只是这么糟糕的恐怖片我从没看过而已。”

    苏青行像个规矩的学生一样端坐着,漂亮秀气的容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仔细听着白谷所说的话。

    时不时还看一眼那边仍然在揉肩膀的张彪。

    “恐怖片世界?”张彪说这句话的时候,教室窗外一道闪电劈过,雨声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大,“都是穿越,别人美女一个接一个,怎么老子见到的就是半个身子的女鬼!呸!真是晦气!”

    说话的时候,张彪一边揉着肩膀,一边不停往白谷身后那个美女的身上瞄,使得对方又往白谷身后躲了躲。

    “你可能没这么好的福气。”白谷看了一眼外面狂风暴雨的天气,“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做无尽的恐怖世界。”

    “无尽的恐怖世界?”苏青行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低头又打开了手机,“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

    也许是苏青行的表现太过淡定,很快就感觉到几个人的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于是下一秒,看起来文弱的少年擦了擦手机屏,低着头说:“这里没有给手机充电的地方,对我来说这比见鬼还恐怖。”

    “切,果然是不知死活的大少爷。”张彪嘀咕了一句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怎么这么闷热。”

    “这名字是我以前认识的人取的。”白谷表情很严肃地继续往下说,“不过那个人已经在上一个恐怖世界里死掉了。”

    “你经历过很多像这样的恐怖世界?”苏青行放下手机,有些好奇地抬头看着白谷。

    “不,这只是我经历的第二个。”白谷摇了摇头,“我是一个野外探险的爱好者,只是钻在帐篷里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有着恐怖传说的山村里。当时我身边还有几个自称资深者,经历了好几个恐怖世界的人。”

    “那那些人呢?”

    “都死了。”白谷看着眼前的少年,觉得他一定是在温室中长大至今,“我这件衣服上的血,就是他们的,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这么说,你这小白脸很强吗?”张彪双手抱胸,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更像是给自己壮胆,“敢自称资深者的,好像都会变得越来越强吧?”

    “抱歉。”白谷摊了摊手,“我刚离开那个山村,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这个教室里,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变强了。”

    结束一个世界,没有任何喘息又进入另一个世界。

    所有人似乎都有些理解,那些资深者为什么称这里为“无尽的”恐怖世界。无论逃生多少次,增加的也许都只有胆量和应对能力,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世界又会经历些什么。

    就好像无尽的黑夜,无尽的长廊,和无尽的楼梯一样让人绝望。

    就连苏青行也沉默了下来。

    “我们以后也会这样吗?”坐在白谷身边的女人低头哭起来,“我们也要被困在这里,永远都离不开吗?”

    “不会的。”坐在对面的苏青行对那个女人笑了笑,“我爸常说我是个福星,所以我们一定很快就能离开。”

    “好了,你们也自我介绍一下吧。”白谷没有理会身边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而是继续看着张彪他们说道。

    “老子叫张彪,你们可以叫我彪哥或是彪爷,整条龙湖街都是我的地盘,来这儿之前正和兄弟们去隔壁街抢地盘,也不知道成功了没。”张彪说着,还展示了一下自己布满纹身的手臂和坟起的肌肉。

    不过下一秒,张彪弯下腰,不禁嘟哝着:“怎么越来越累了?是困了不成?”

    “你也许会打架,但估计对鬼也没办法。只听说鬼怕恶人,你这恶人看起来倒是有些怕鬼。”白谷摇了摇头,又看向对面的少年。

    “我叫苏青行。”

    “轰隆!”

    苏青行刚介绍了一句,窗外就传来一声响雷,他几乎立刻缩了缩身子,显现出有些害怕的表情。

    “果然再怎么淡定也只是小孩子而已。”白谷没有错过苏青行畏惧的模样,眼神里流露出有些不屑,但还是像个大哥一样安慰说:“没事的,女鬼比雷还可怕,你不都活下来了吗?”

    “嗯。”苏青行点了点头,低着头掩饰自己的表情,“我就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上课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这个破教室里,还以为自己一觉睡了几十年。”

    “小鬼就是个小鬼。”张彪的胆子好像恢复了一些。

    “我叫李娟。”哭着的女人擦了擦眼泪,“我只记得自己和朋友在逛街,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为什么,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偏偏是我,这不公平!”

    自我介绍完之后,教室里再次陷入沉默,只有闪烁的白炽灯,李娟小声的抽泣声,以及窗外的暴风雨声。

    过了好一会儿,李娟弱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白先生,你刚才在楼梯口的镜子里,究竟看见了什么?”

    白谷脸色突然变得刷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有的时候,没有看见也是一种幸运。以前的资深者说过,镜子有的时候可以照映出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

    “举个例子,也许我们觉得站在身边的同伴可能是人类,但在镜子的倒影中却可能是索命的恶鬼。”白谷不知不觉压低了声音,“在我们眼中空无一人的走廊,也有可能站满了正在凝视我们的亡魂。”

    白谷的话音刚落,陈旧教室里一片死寂。

    “好冷。”过了好久,本来衣服就穿得非常单薄的李娟蜷缩了起来,努力将过短的裙摆往下拽,“教室里好像越来越冷了。”

    封闭的教室里好像有一股寒气在滋生,苏青行也搓了搓手,呼了一口气。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坐在一旁的张彪全身冒汗,唯一的背心都已经被汗浸湿,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好像正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

    “彪哥,你没事吧?”苏青行看似不经意地说,“从刚才开始就好奇怪,先是肩膀疼,后来又是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简直像是……

    “就像是有人一直都骑在你肩膀上一样。”

    苏青行说完的下一秒,白谷和李娟都睁大了眼睛,张彪更是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不断喘息的同时从喉咙深处传来呜声。

    “别看张彪,盯着窗户。”白谷压低了声音,“深夜里的玻璃,效果应该和镜子差不多。”

    包括张彪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向被暴风雨和树枝疯狂拍打着的教室窗户。

    苏青行看见自己的倒影,随着白炽灯的闪烁,在镜子里时隐时现。然后是白谷和李娟的身影,最后才是趴在桌子上的张彪的身影……

    就在张彪的背上,只有半边身体的女鬼趴在那里,血肉模糊的半张脸露出狰狞的笑意。

    “啊啊啊啊!白谷,救我啊啊啊啊啊!”张彪在恐惧中尖叫,一双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你他x的给我滚,老子杀过人的,你知不知道!”

    无论张彪怎么呼喊,那个趴在他背上的女鬼就好像是缠绵的“爱人”一样,越缠越紧,就这么紧紧勒住他的脖子,将只有一半的头颅贴在张彪的颊边。

    “嘻嘻嘻嘻……”

    渗人的笑声在教室里凭空出现。

    苏青行就这么看着窗户中的倒影,紧接着就看到白谷时隐时现的倒影有了动作。

    只见白谷从迷彩服隐藏着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军刀,毫不留情地……反手刺进了身边李娟的露在外面的大腿!

    “啊啊啊!白谷,你在干什么啊啊!”李娟不敢想象地看着自己腿上的伤口,随之到来的剧痛让她几乎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我遇到的资深者说过,如果想要解救被鬼缠住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替死鬼。”白谷原本还算端正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略显狰狞的表情,“无论什么时候,鬼都会被血所吸引。”

    苏青行眼睁睁看着白谷将没有反抗能力的李娟从椅子上拽起来,直接丢到张彪的身后,她那曾让张彪挪不开眼的大腿上不断有血从伤口流出,一路沿着教室地板的裂缝流淌……

    “呜……”趴在张彪身上的女鬼在白炽灯的闪烁中出现,不再是只能从玻璃中才能看到的影响,而是真正再次出现在苏青行他们的面前。

    女鬼不可察觉地看了一眼苏青行的方向,然后如同扑食一般扑到了李娟的身上紧紧缠住,李娟的尖叫声越刺耳,女鬼的嬉笑声就越发渗人……

    “白谷!你这个人渣!!恶魔!!”

    半边的长发如同海藻般缠住李娟,那尖锐的惨叫声也在瞬息间越来越弱,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消失。

    人类的恐惧,对于这些鬼怪而言,也许是最好的补品。

    “走!”白谷没等张彪回过神来,一手拽住他,一手拽住苏青行,直接踹开教室门冲进漆黑一片的走廊里!

    身上一轻的张彪再没有任何疑惑,跟着白谷一路猛冲,好一会儿才吼出一句:“小白脸,你他x的也太有义气了,为了救我竟然牺牲那么一个大美人!”

    “呸!”白谷头也不回地说,“我是看你还算有点用处,才留你一命,那种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活着唯一的作用就是做替死鬼!”

    苏青行低着头跟在白谷的身后,以别人根本听不清的声音轻声说道:“亡魂编号s7458,李娟,死亡时间2018年5月9日,被好友推入快车道,车祸而死。善妒、欺骗、对好友用药使其流产,该亡魂已在冥界试炼中灰飞烟灭。”

    “你在说什么?”白谷只是勉强听到苏青行似乎在说话。

    “没什么,白先生。”苏青行一路跟着白谷的步伐,体质略显逊色的少年声音有些气喘,“你从上一个恐怖世界逃出来,难道是因为……”

    “呵呵呵,没错。”白谷的笑声在漆黑的走廊里,听起来比那个女鬼的嬉笑声还要渗人,“我让那些资深者全部替我去死了!就好像李娟替张彪去死一样!苏青行,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要是我们最终没办法一起逃出去,那就麻烦你们替我去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