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1.初入恐怖世界
    传说中人死后会经由冥界入口进入鬼城。

    但没有人知道“冥界入口”究竟在哪里,究竟是什么样子。

    小道消息说,“冥界入口”可以变化成各种不同的模样,它可能是一条普通的公路,一扇门,一家医院,一条河……

    甚至是一间废弃的教室。

    张彪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周围斑驳的墙壁和上方闪烁到让人头疼的白炽灯。

    等他靠着墙壁做起来,又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有一块摇摇欲坠的破黑板。

    这里是……学校?教室?

    “什么鬼。”张彪觉得脑袋一阵生疼,不明白自己刚才还在街上和一群兔崽子火拼,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跑这儿来了,“毒蛇,棍子,你们人呢?!死哪儿去了!”

    周围没有人回应,只有暴雨倾盆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在下雨。

    “该死的天气!”张彪嘟哝了一声之后,才扶着墙壁起身,接着就看到三个人影在忽明忽暗的教室里闪现,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

    “啊啊啊!”

    都说恶人不怕鬼,但张彪还是被那几个影子吓得不轻,差点一头撞在墙上。等那几个人影向前走了几步后,他才看清楚那只是三个陌生人,活着的那种。

    “该死的,有人就不能吱一声吗?!”想到刚才自己的尖叫声,张彪恼怒地骂骂咧咧了好一会儿。

    “抱歉,我们只是不确定你是不是人而已。”走上前来的男人穿着一身有些残破的迷彩服,还能看到肩膀和腰部留有已经干涸的血迹,他皱眉看了一眼张彪膀子上的纹身,“看来你是个人类。”

    “老子要是鬼的话,现在就吃了你,小白脸!”张彪挑衅地看着眼前穿着迷彩服但面相斯文的男人,“这里究竟是哪里?你把我抓来的?”

    “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那男人眼中闪过不悦,“我叫白谷,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必须和我们一起行动。”

    闪烁的白炽灯突然正常了好几秒,也让张彪看清楚面前除了那个迷彩服男之外,还有另外一男一女,女的有些害怕地跟在白谷身后,大概二十多岁,穿着超短裙,身材很不错的样子。

    而另一个男人……

    应该只能被称为少年吧?穿着一身英伦风的学生制服,就像是张彪手下那群兔崽子最喜欢敲诈的贵族小少爷,这会儿正低头看着手机。

    虽然看不太清长相,但那白皙的皮肤在白炽灯下就像能透光一样,要是让张彪那几个“女朋友”瞧见,一定羡慕得不得了。

    长长的睫毛投下扇影,似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机屏幕上。

    呵,就连这种目中无人的个性,都和那群贵族小少爷一模一样。张彪这么想着,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种漂亮的小少爷,向来就是让人又恨又嫉妒。

    “一起?我可没兴趣。”张彪甩头就往教室门口走,“老子一个人就能撂倒你们三个。”

    “嘭!”

    “出不去的,还没到时间。”张彪撞门的声响,和白谷的说话声同时响起。

    下一秒,那扇看起来陈旧的木门纹丝不动,倒是张彪这个名副其实的彪形大汉直接向着反方向飞了出去,撞到对面的窗户之后,又“嘭”的一声重重落地。

    “什……什么鬼!”这会儿,就连一向自称大力士的张彪也懵了。

    “我说了,还没到时……”

    白谷的话还没有说完,“轰隆”一声雷鸣响起,让教室里的四个人觉得脚下的教室地板都微微一震,然后原本禁闭着的教室门突然“啪”一声打开,露出门外漆黑完全没有光亮的走廊。

    张彪也不禁吞咽了一下,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

    “时间到了,我们快离开这里。”白谷努力通过深呼吸来调节自己的情绪,“如果找不到逃出这里的方法,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呸,你说死就死?太晦气了吧!”张彪嘟哝了一句,却没敢大声说话。

    “要……要离开这里?”躲在白谷身后的美女看了看外面漆黑的走廊,有些害怕地缩了缩,“我们还是呆在这里好不好?”

    “留在这里会更危险。”白谷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转而看向张彪和那个看手机的少年,“你们跟不跟我走?在这个世界里,我勉强也算是有过一些经历的资深者。”

    张彪咬了咬牙,一跺脚就说:“小白脸,虽然老子不知道什么是资深者,但你敢做的事情,老子会不敢做?除了鬼,彪哥我什么都不怕!”

    “如果你走的话,我也跟你走。”躲在白谷身后的美女紧紧拽着他的衣服,也做出了决定。

    “好,那么我们一起……”

    白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个略显清冷的少年音在身侧响起——

    “我留在这里。”那个穿着校服的小少爷收起手机,低着头说,“我怕黑,这里至少有灯光,还有地方可以坐,等天亮之后不就可以离开了吗?”

    “原来是个胆小的小少爷。”张彪脸上露出讥笑。

    下一秒,张彪就看到那个少年抬起头来,秀气柔和的五官组合在一起,使得少年在精致的美好中带着些清隽,加上身上的学生制服,在学校里铁定是吸引足了那些小姑娘的眼球。

    黑曜石一样的眼眸盯着张彪,竟是让他无来由地一阵心虚。

    “看我干嘛,没胆子就是没胆子!”张彪挺了挺胸,给自己壮胆。

    张彪刚说完,就看到躲在白谷身后的美女扯了扯白谷的衣袖,让教室里的所有人向窗户的方向看过去。

    “那边有,有……”美女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接着就看见……看见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女孩端端正正坐在窗边的某个位置上,正拿着笔低头书写着什么。

    灯光闪烁,闪电雷鸣不断,桌上更是连半张纸都没有,她到底在绘写些什么?

    “原来还有别人啊。”张彪下意识想要过去看看,却发现白谷用力拽住了他的肩膀,还拼命往外拉。

    “快逃!”白谷的表情极度慌张,但努力将声音压到最低,“那个恐怕……不是人。”

    “啪嗒。”

    就在张彪不明所以的时候,那女孩手中的笔突然滑落,一直滚到桌子的边缘,直接掉到了地上。

    下一秒……

    看不清容貌的女孩突然转过身来,长大嘴巴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彪他们也随之发出惊恐地惨叫声,因为他们看见转过身来的女孩只有半边身体!

    如同被人从脸的中间劈开一样,女孩右半边的身体完整,左半边却只剩下血浆和碎肉清晰可见的切面,那根本就不是活人!

    “快跑啊!”白谷这一刻不顾一切,左手抓着张彪,右手拽住身后的女人,用尽全力向教室门外奔跑,就这么冲进了那一片漆黑之中。

    “啪!”教室的门顷刻就在他们三个人的身后关闭,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打开过一样。

    没有回头路了!

    而那个穿着校服的少年,现在依旧还在教室里,没有跟着白谷他们一起离开。

    “小白脸!那个少爷还在教室里!”走廊里传来张彪的声音。

    “你想救他你自己去啊!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他的命重要?”白谷的声音随之出现,“在恐怖世界里,畏首畏尾的人只能死!活着也只是累赘!”

    很快,整条走廊恢复寂静无声。

    而在原本灯光闪烁的教室里,白炽灯竟然恢复了正常,温暖的亮光照亮了整个教室。

    只有半边身体的女鬼依旧坐在那里,可被称为“小少爷”的少年却并没有被吓倒,精致的眉眼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教室门,接着竟然转身径直走向那个恐怖的女鬼!

    那个被张彪嘲笑胆子小,怎么都不愿意跟着他们一起离开教室的少年……

    竟然直接向那个半边身体的女鬼走了过去。

    令人赏心悦目的脸上,也已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一步步走到女鬼的座位旁边后,少年的眼中仍然没有一丝恐惧,反而带着与朋友见面似的温和笑意。

    他甚至弯下腰帮那个女鬼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支笔,一边动作轻柔地放回女鬼面前的桌上,一边在女鬼前面的座位坐下。

    “你好。”少年托着腮,和女鬼面对面坐着,面露微笑问道,“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学校里发生了什么?”

    看着眼前如同闲话家常一般的少年,女鬼剩下的半边脸上竟然出现了恐惧的表情,甚至连身体都微微轻颤。

    女鬼:“呜……引路者大人!”

    “嘘。”少年笑着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装作不认识我就行,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试练者。”

    女鬼点头如蒜。

    一直在走廊里奔跑着的三个人感觉到身后的光亮距离他们越来越远,可他们的眼前除了黑暗之外什么都看不见,就算前方是踩进去就会摔死的深渊,恐怕他们也完全察觉不到。

    “白先生,要不,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对于队伍中唯一的女性而言,虽然教室里有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女鬼,但有着灯光的教室要比这种永无止尽一般的黑暗更有安全感。

    “前面!有光!”当一片黑暗中突然出现光亮,对于差点在黑暗中溺死的三个人而言,无疑是救命稻草。

    拼命奔跑的三个人总算停下脚步,一边喘息休息,一边看向前方突然出现光亮的地方。

    那光亮照亮了周围的走廊,让白谷他们看清楚自己已经跑到了这一层走廊的尽头,前方就是楼梯的拐角处,飞蛾环绕的顶灯只有昏黄的光亮。

    除此之外,走廊的尽头还有一面立镜,看起来像是普通学校里供学生整理衣着的大镜子。可当这面镜子出现在三个人正前方的时候,却莫名有一种令人心慌的感觉。

    “只要沿着楼梯下去,应该就可以逃出这栋楼。”白谷竭尽全力压住心底的恐惧,然后向后方看了一眼。

    他们的身后依旧是一片漆黑,只有在距离他们很远的地方,有一点光亮,应该就是他们刚才所逃离的那个教室。

    “那面镜子,好恐怖。”跟在白谷身后的女人不敢走上前,“总觉得……总觉得会出现什么。”

    “学校里都有这种东西,别担心。”看着近在咫尺的楼梯,白谷深呼吸了一下,率先向镜子走去。

    下一秒,白谷看到了镜子里的东西!

    眼睛睁大,瞳孔缩小,白谷的全身都颤抖起来。

    “闭上眼睛!”

    白谷突然大吼了一声,把跟在后面的张彪和女人吓了一大跳。

    “别问为什么,快闭上眼睛!”白谷冲过来重新拽住两个人的手,确定他们都闭上眼睛之后,就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拖着他们冲进楼梯口。

    “小白脸,闭着眼睛怎么走楼梯啊!”张彪脚下一个不稳,就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一脸怒火地冲白谷吼道,“你刚才发什么疯!”

    可白谷只是靠在楼梯栏杆上,心有余悸地看着上方立在那里的镜子,摇了摇头,什么都不肯说。

    一会儿之后,白谷才喘着气说:“别看那面镜子,我们只要沿着楼梯一直往下,一定能离开!”

    看到刚才还一副“资深者”模样的白谷变成这副样子,张彪和那个女人也不敢想象他刚才究竟从镜子里看见了什么,对视了一眼之后只能继续跟上白谷德步伐,继续沿着楼梯向下。

    他们脚下的楼梯就好像是一条无尽的长廊,如果不是墙角都有着“安全通道”的绿色灯光,他们可能要在这里摔倒不知多少次。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没人记得他们沿着楼梯到底向下走了多久。

    “这条楼梯,该不会有鬼吧?”张彪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一点,他现在完全相信了白谷所说的话,这里是一个有鬼的恐怖世界,只有从这里逃出去才能活命。

    但问题是,他们要怎样才能逃出去?

    “我们的运气好像没有那么糟糕。”白谷的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笑容,因为他们的面前不再是继续向下的楼梯,而是一扇能够看见白炽灯光亮的木门,“我们应该到一楼了!”

    张彪可以理解白谷的喜悦,但……他总觉得眼前的这扇木门很眼熟。

    白谷推开木门的那一刻,跟在后面的张彪看见了破旧的教室、凌乱的桌椅、摇摇欲坠的黑板……

    那分明就是他们刚才逃离的那个教室!就连消失了很久的暴雨声音,也重新回到了张彪他们的耳畔。

    “你们终于回来救我了!”穿着英伦风校服的精致少年从某张椅子上起身,看起来有些害怕地拍了拍自己,“刚才真是吓人,那个女鬼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教室门又打不开,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怎……怎么可能……”白谷的脸色刷白,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眼前的一切都有些难以置信。

    沿着走廊奔跑了那么久,又沿着楼梯走了那么久,他们只是随手推开了一扇门,竟然又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回到原点。

    三个人此刻的心情,就像是窗外一直不停的暴风雨。

    “谢谢你们回来救我。”少年的脸上带着感动的表情,眼眶都有些泛红,“我叫苏青行,等我们离开这里之后,我一定让爸爸好好报答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