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59章 酒鬼酒的大宗交易
    “阿嚏……阿嚏!”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李炎揉了揉自己鼻子微微一皱眉头,站在李炎身后的吴知霖问了句:“感冒了?”

    “没有啊?莫名奇妙的怎么打喷嚏了?”李炎自言自语的回了吴知霖一句的同时,此时凝神沉思的杨牧野一回神看了眼李炎。

    “没感冒那就是有人念叨你呗!”吴知霖笑了笑,而李炎也不以为意的嘀咕道:“可能是吧?不过好像念叨我的人也挺多的。远的不说,就说近的……算了,近的也不说了。”

    面前的杨牧野竟然有问题,这还真让李炎有些无法接受。老施和别人算计自己跟风做老鼠仓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有老鼠拍死也就是了,不会动摇跟本。

    麟腾系的李小腾对自己表现出来的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是竞争对手还是朋友?又或者也把自己当成了一只老鼠,伸伸手就能捏死?

    李炎明白,无论如何以自己目前的能力跟本无法和强大的麟腾系以及那神一样的李小腾硬刚。自己能做的不过是尽量的低调尽量的不要触碰到麟腾系的利益,以免引起不要的冲突和麻烦。

    自己现在这个捉妖盟的盟主之位都不稳当,盟里盟外多少人都在惦记着自己屁股下面的位子?

    李炎虽然不看重捉妖盟的盟主职位,但是为了国家赋予自己的使命……

    “我这是怎么了?”李炎甩了甩头,心中略微有些迷茫。

    自己的命运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其实就像风中的一颗蒲公英。本无野心,却被扶摇吹上了青云。

    多少人不惜以命相搏,放弃做人最基本的底线,甚至被自己的野心埋葬在了黄土之下的东西。李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得到了……

    李炎不知道怎么的,脑海中浮现出路边那些电子显示屏上的各种标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自始至终,李炎都没想过刚才念叨自己的并不是心中想的所有人,而是被自己忽略的和联胜……

    而那个人更是个讲义气又敢往自己大腿上捅刀子的狠人!

    杨牧野这时候走到李炎面前,在其耳畔压低了声音嘀咕道:“酒鬼酒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李炎一愣,看了眼杨牧野问道:“你想怎么办?”

    “你怎么也是捉妖盟的盟主,既然对你来这手……我的意思有简单的和复杂的两种处理办法。”

    “简单的什么?”李炎话音稍微有点大。

    杨牧野看了李炎一眼,又瞅了瞅房间里的所有人。这时候大家都低头在忙碌着自己手边的事儿,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和李炎。只有吴知霖乜着自己,那眸子里的目光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

    “要不咱们外面说?”杨牧野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微微一点头,恩了一声和杨牧野走出了办公室,转身走到了旁边的房间里,李炎坐在沙发上冲杨牧野点点头说道:“这里没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我的意思……如果是简单的话。那你就直接把老施弄起来,也不用客气直接就是一顿怼,哪怕把他给锤吐血了,也得让他把同伙交代出来。简单粗暴,到时候让怎么也得狠狠的宰他一刀!”杨牧野说完话之后,看了眼李炎。见他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冲自己又问了一句:“如果是复杂的呢?”

    杨牧野想了想说道:“那就比较费事儿了,咱们要动用关系找到老施的资金来源,然后从他们国泰证券了解一下还有谁大笔吃进了酒鬼酒。当然也可能账户不在国泰证券,需要更进一步的从他身边的通信记录里找……”

    李炎点点头冲着杨牧野问了句:“然后呢?然后把这些东西都公布在金融圈子是吗?”

    微微一沉吟,杨牧野有些无语的说道:“有一种人,脸都不要了。你把他扒光了扔大街上他都不会在乎,就算被娱论谴责了又能怎么样呢?所以我说……这种人咱们还得让他肉疼,只是要在背后想办法。让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方法我有就是比较复杂。”

    李炎轻轻抬了抬手,冲着杨牧野笑着说道:“你一直在琢磨这个?”

    “嗯,总不能让别人把你当傻子!”杨牧野说的义愤填膺,就如同一个哥哥照顾这自己的弟弟一般的手足情深,这种感觉李炎能很直接的感觉到杨牧野是真的在为自己着想。

    孙凯的话在李炎脑海中划过,看杨牧野的眼神也微微发生了些许变化。

    “他说的话是真的吗?”这个念头在李炎脑海中浮动之际,李炎缓缓站起身叹口气冲杨牧野说道:“我已经想好怎么处理了,不过暂时我要保密。”

    杨牧野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眼李炎,嘴唇轻轻蠕动了一下冲李炎问道:“连我都要保密吗?”

    仅仅是一句话,让李炎突然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应杨牧野了。

    “哈哈……其实,也不是和你保密。只是具体情况我自己还不太清楚,我知道了一定告诉你。”李炎冲杨牧野点了点头,随后接着说道:“走吧,回去看看吧。”

    说完话,李炎转身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办公室。

    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吴知霖,李炎几步走到她旁边一侧身很自然的坐在了她身边。

    吴知霖歪头,在李炎耳畔轻声问了一句:“刚才杨牧野和你说什么了?”

    “想帮我想办法找回失去的东西,觉得我被人当了傻逼他心疼。”李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让吴知霖不禁有些愕然。

    “你在怀疑孙凯?”吴知霖一句话说到李炎心坎上了。

    微微摇了摇头,李炎似乎沉思什么似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时间过的很快,午后一点半。

    这个时间正是大多说人昏昏欲睡想睡午觉的时候,办公室里所有人确实都被盘面上那一根如同没有波动的心电图横线,折磨的哈欠连篇之际突然操盘手似乎看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猛的揉了揉眼睛。

    或许是因为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了一些,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这人身上。

    “怎么了?”杨牧野是第一个追问操盘室的人。

    “开……开盘了!酒鬼酒开盘了!”操盘手朗声喊了一句。

    哐当一声闷响,老施手边的水杯被他给碰倒了。但是老施却根本就没有去扶水壶的心思,目光紧紧盯着显示器屏幕说道:“开盘就在拉升了?”

    “嗯!”操盘手嗯了一声的同时,老施转身看了眼身后的李炎。似乎急切的想知道李炎究竟想要做什么。那火辣的眼神让人看了甚至会有种浑身大冷颤的感觉。

    “看我看吗!看着盘面吧……”李炎一脸我已经算计到了的表情冲大家笑了笑说道:“按照既定的计划,看着就好了。不用再卖出了,先让对方拉一拉,总要拉的高一些咱们出货的时候也有下砸的空间不是吗?”

    翘着二郎腿,身子找了个让自己更舒服些的角度往后扬了扬。

    老施暗暗吐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酒鬼酒的股价在十分钟的时间内就被人拉到了涨停板的位置上,似乎主力并不希望再有什么散户资金购买酒鬼酒,更不想把筹码再留到散户的手里。

    所以,很快涨停的位置上就出现了两万多手的买盘,彻底挡住了散户染指酒鬼酒的机会。

    “看来还不错!”李炎满意的点了点头,仰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说道:“只要不被砸开,今天这个涨停应该稳妥了。”

    看着眼前这个有能力把涨停价格砸下来的李炎都放弃了砸盘行为,老施彻底把心放到了肚子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直到三点收盘的时候酒鬼酒的价格依旧被牢牢的锁死在了涨停的位置上。李炎看了眼老施笑着说道:“今天也没什么事儿了,你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吧。”

    老施似乎比李炎还着急,看他那摸样似乎李炎不说话老施也打算先走一步似的。

    “嗯,我还真困了。我回去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情咱们电话联系吧。”老施说完这话之后,在桌边拿起自己的手提包很快消失在了办公室里。

    原本京城瘫,仰躺在沙发间的李炎猛的坐直了身子冲一个操盘手使了个眼神朗声说道:“锁门!”

    那操盘手一愣,似乎没明白李炎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马上站起身把办公室的门给锁上了……

    歪头看了眼吴知霖之后,李炎朗声冲操盘手们吩咐道:“马上报单!”

    “报单?”操盘手看了看时间,现在大盘都已经休市了,报单……那不成隔夜委托了吗?为了第二天生效吗?”操盘手胡思乱想之际,就听李炎紧接着说道:“准备大宗交易!”

    听了李炎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杨牧野瞬间就是一愣。

    但操盘手们明白,大宗交易的规定!

    大宗交易平台的申报是从下午一点开始的,一直到三点半都是申报时间。

    “你说,酒鬼酒要大宗交易?”杨牧野下意识冲李炎问了一句,随后自己似乎马上明白了什么般说道:“怪不得酒鬼酒会在下午开盘,原来是有人要与你大宗交易是吗?”

    杨牧野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因为交易所出了这样一条公告:

    交易日的15:00仍处于停牌状态的证券,本所当日不再接受其大宗交易的申报。每个交易日9:30至15:30时段确认的成交,于当日进行清算交收。每个交易日16:00至17:00时段确认的成交,于次一交易日进行清算交收。

    李炎没回答杨牧野只是笑了笑,随后招呼着操盘手们开始进行大宗交易。

    李炎给客户弄过大宗交易,但是交易属于他负责的股票这还是第一次,但李炎毕竟有多年的券商工作经验明白大宗交易的一切流程。

    说起来似乎很神秘,但其实也很简答。

    大宗交易主要就分三个步骤。

    首先:交易双方场外达成初步意向,也可在系统内发布交易信息,然后记录证券名称、交易价格、交易数量、对方席位号、约定号(6位数字)等信息。

    其次:交易双方在交易时间内到各自证券营业部,填写大宗交易委托单,由营业部大宗交易经办人员进入大宗交易系统,并按照委托单内容操作。

    再次:交易系统核实该大宗交易符合相关条件后确认交易、划拨证券和资金到交易对方账户,并在下一个交易日公布该交易信息。

    ………………………………

    大宗交易平台的申报是从下午一点开始的,一直到三点半都是申报时间。

    “你说,酒鬼酒要大宗交易?”杨牧野下意识冲李炎问了一句,随后自己似乎马上明白了什么般说道:“怪不得酒鬼酒会在下午开盘,原来是有人要与你大宗交易是吗?”

    杨牧野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因为交易所出了这样一条公告:

    交易日的15:00仍处于停牌状态的证券,本所当日不再接受其大宗交易的申报。每个交易日9:30至15:30时段确认的成交,于当日进行清算交收。每个交易日16:00至17:00时段确认的成交,于次一交易日进行清算交收。

    李炎没回答杨牧野只是笑了笑,随后招呼着操盘手们开始进行大宗交易。

    李炎给客户弄过大宗交易,但是交易属于他负责的股票这还是第一次,但李炎毕竟有多年的券商工作经验明白大宗交易的一切流程。

    说起来似乎很神秘,但其实也很简答。

    大宗交易主要就分三个步骤。

    首先:交易双方场外达成初步意向,也可在系统内发布交易信息,然后记录证券名称、交易价格、交易数量、对方席位号、约定号(6位数字)等信息。

    其次:交易双方在交易时间内到各自证券营业部,填写大宗交易委托单,由营业部大宗交易经办人员进入大宗交易系统,并按照委托单内容操作。

    再次:交易系统核实该大宗交易符合相关条件后确认交易、划拨证券和资金到交易对方账户,并在下一个交易日公布该交易信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