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57章 酒鬼酒的荒山
    “电话里怎么说?”吴知霖缓缓到李炎身旁,看着他把手机揣兜里之后这才问了一句。

    李炎回头看了眼吴知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上官轩月收盘后会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把咱们手里的所有筹码拿走。”

    “全部拿走?”吴知霖游戏愕然的问了一句。

    “嗯,上官轩月会在酒鬼酒复牌之后会把股价快速推到涨停的位置上不让人追进来。明天开始会长期停牌了……他们……”李炎话音突然一顿,只见老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眉头微微一皱,李炎还没说话只见老施快步走到了李炎面前问了一句:“那个……李总。现在停牌了,我觉得一会副牌之后可能会出现一次快速的拉升动作。咱们是接着尾盘的拉升卖呢?还是留着等等看后面慢慢逢高出货?”

    李炎刚要说话,就感觉吴知霖在旁边用脚尖轻轻顶了自己的鞋跟。

    微微一笑,李炎冲老施说道:“我不够跟你说了吗?不卖了……我也觉得利好消息肯定会继续推动盘面的增长,后面肯定是持续走高的,既然能多赚点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场?银种子酒那边可以在等等,已经拉起来了必然会有人出货,拉的越高跌的就会越深……此消彼长还能多介入一些。”

    “嗯,我明白了。其实我也是想说咱们可以在等等。既然您也是这个意思那就好。”老施说完这话之后,看了眼一旁的吴知霖又打脸了李炎两眼之后,笑着说道:“不打扰二位聊天了,你们接着聊……”说完这话,老施转身朝着办公室反方向走去。

    那个方向,是洗手间的方向。

    直到老施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当中,吴知霖这才哼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对老施实话实说呢!”

    李炎淡淡一笑,看着吴知霖咕哝道:“我只是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和他摊牌。”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了。拉不下来面子……其实没关系,背后捅一刀就够了。”吴知霖呵呵笑了笑说道:“让他们的资金在酒鬼酒里等着吧。我相信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跳楼的!”

    “为什么这么说?”李炎楞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了眼吴知霖。

    自己把筹码都卖给吴知霖,让老施的资金在酒鬼酒里关小黑屋,李炎觉得也算是小惩大诫了。可是吴知霖张嘴竟然说能让他们跳楼,李炎有些不明白了。

    “如果是你,发现有个绝佳的赚钱机会,你会做吗?”吴知霖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听了吴知霖的话之后,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之后说道:“人都有贪婪的想法,我想换了我一样会选择风险可控的情况下跟进吧?毕竟这年头钱……难赚嘛!”

    “对啊,是个人都会愿意的。当然这个机会是真的对吧?”吴知霖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不明白吴知霖想说什么。

    而吴知霖也没让李炎等待,冲其回应道:“但是,你觉得一个贪心很重的人,确认了这个机会之后会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借钱?融资融券吗?”李炎眉头一皱,冲吴知霖追问了一句。

    “老施这种人,既然经手这么了合同的造假。那他们也就了解了核心内容。如果这个机会摆在眼前,可以短期内拿到绝的利润,融资已经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野心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道理我相信你一定理解。”吴知霖话音一落,李炎皱了皱眉头马上追问道:“你的意思他们是配资买的酒鬼酒?”

    “嗯!”吴知霖点了点头,冲李炎笑着说道:“如果只是用自己的资金买了酒鬼酒,那把他们的资金关小黑屋里,算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但如果他们自己作死,动用了配资的资金跟进了酒鬼酒,那就怪不得咱们了。”

    说起配资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股票配资是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应运而生的一种形式。在股票市场上资金持有者和资金需求者通过一定的模式结合起来,共同发展逐渐就形成了股票配资这个新型的融资模式。

    说到底,股票配资其实质是一种民间借贷模式。

    配资方把自己给对方用,必然是要收取好处费的。

    每天或每个月的管理费,每笔交易的“管理费”都是借贷人的成本。目前市面上出现了每月百分之十的管理费加每笔交易百分之几的管理费。

    酒鬼酒如果停牌,停牌一个月就会最少损失百分之十。如果停牌半年,损失可不是百分之五十!

    当然这还仅仅是管理费用,寻常的配资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于杠杆的倍数。

    当1:10的配资比例在这个行业中屡见不鲜的时候,更有激进的公司提出1:100这种令人咂舌的高比例。

    如果客户是盈利的,那还没问题,但如果出现市场环境恶劣的情况,账户被风控人员强行止损,那么客户的资金可能是血本无归了。任何一种投资方式,都不是赌博的工具。同样,配资也不是为了让人用这种心态来操作,虽说这种赌徒方式的配资是万万不可取的,但太多人死在了杠杆中……

    李炎看了眼走廊的深处,眉头一皱凝望了几眼之后刚要往办公室方向走。吴知霖突然拉了拉李炎的胳膊……

    “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李炎有些诧异的冲吴知霖问了一句。

    “嗯,杨牧野的事儿……你想怎么处理。”吴知霖指了指房门,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深深叹口气,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复杂!

    “摸摸看吧。杨牧野在我身边一直在帮忙,我甚至有些话音孙凯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摸清楚了,到时候在动手也不迟……起码他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没做对不起捉妖盟的事儿不是吗?”

    吴知霖从李炎话语中听出了些许弦外之音,恩了一声倒也没强迫李炎必须如何。

    二人聊了几句之后回到了办公室,房间里此时操盘手们正低声交流。

    杨牧野手里夹着根没点燃的香烟,目光略显茫然的瞅着墙壁,脸上的表情里透出一丝黯然。

    “阿康,我有个问题搞不懂?”鱼栏彪坐在轿车的副驾驶上,对正一边开车朝铜锣湾鸟咀口一边咬着个叉烧包做午餐的阿康问道。

    阿康把嘴里的包子咽下去:“乜鬼问题搞不懂?搞不懂为咩大佬把你喊回来?”

    微微一摇头,鱼栏彪笑了笑说道:“那倒也不是,只是我的确是钟意玩玩股票,可是我搞不懂自己为咩会收到个信封,这个信封里面把李炎在股票市场里的动作爆给我,完全冇道理嘅,对不对?李炎既然能成为捉妖盟的老大,又在股票行业里做的这么不错,就算有人帮他,可是酒鬼酒那么大规模,地皮,酒窖仓储区,连锁销售店和各级代理铺,他就算把捉妖盟的钱一股脑投进去,都不太可能真的吞下酒鬼酒吧?就算酒鬼酒的总股本不大,难道是想反手沽空酒鬼酒的股票赚一笔?”鱼栏彪捏着下巴自言自语。

    阿康没有理会鱼栏彪的话,自己之前就认识鱼栏彪,而且这位双花红棍也比较了解。更知道开口问他时,根本就没想过从他嘴里得到答案!

    把车开到铜锣湾荒凉的鸟咀口,阿康这才对鱼栏彪说道:“讲啦!大中午跑来鸟咀口老大跟你说的话你也应该知道是吧?内地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你到底想到办法没有……我这里还受着伤呢!”

    阿康指了指自己大腿,裤子里现在可还绑着纱布上着药。

    此时阿康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像极了企鹅……

    “还有,我告诉你。你可别把大陆的大盘当成恒生指数。恒生指数可以沽空,大陆那边你沽空?别开玩笑了,我都知道大陆是慢牛的慢,咱们恒生是牛!他们那边可咩有沽空。”

    鱼栏彪一咧嘴,看着大佬指派到自己身边的阿康,一时间心里总有些无法接受的感觉……

    阿康看着眼前的蓝天,抬起手说道:“政府正考虑这几年从鸟咀口这里开始再次启动新一轮的填海造地,你话如果用手里的零用钱,买或者租十几辆泥头车帮运……不对,我好像想到了什么!”话说了一半,眼睛就瞪圆的阿康忽然骂了一声脏话。

    鱼栏彪追问道:“怎么了?”

    阿康嘴里嘀咕道:“填海造地……填海造地……”

    就像是捕捉到了什么念头,表情急切的在原地转圈,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填海造地四个字……

    “扑街,你疯了?”

    看着阿康就这样一直在原地转圈走动,鱼栏彪哪里能熟视无睹,点了香烟深吸了一口之后最终抿抿嘴没多说什么。

    五分钟之后,阿康仍然还在垂着头慢慢转圈,鱼栏彪终于忍不住:“大佬,就算是填海造地你有主意,也没有本钱,用不用这样激动,好像抱到座金山一样你吃的动吗?”

    金山两个字被鱼栏彪说出口,安康突然停下脚步,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瞪向阿康:“山!没错!是山!我明白了!酒鬼酒有一座都快被人忘掉的荒山!”

    ……………………

    电话里怎么说?”吴知霖缓缓到李炎身旁,看着他把手机揣兜里之后这才问了一句。

    李炎回头看了眼吴知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上官轩月收盘后会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把咱们手里的所有筹码拿走。”

    “全部拿走?”吴知霖游戏愕然的问了一句。

    “嗯,上官轩月会在酒鬼酒复牌之后会把股价快速推到涨停的位置上不让人追进来。明天开始会长期停牌了……他们……”李炎话音突然一顿,只见老施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眉头微微一皱,李炎还没说话只见老施快步走到了李炎面前问了一句:“那个……李总。现在停牌了,我觉得一会副牌之后可能会出现一次快速的拉升动作。咱们是接着尾盘的拉升卖呢?还是留着等等看后面慢慢逢高出货?”

    李炎刚要说话,就感觉吴知霖在旁边用脚尖轻轻顶了自己的鞋跟。

    微微一笑,李炎冲老施说道:“我不够跟你说了吗?不卖了……我也觉得利好消息肯定会继续推动盘面的增长,后面肯定是持续走高的,既然能多赚点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场?银种子酒那边可以在等等,已经拉起来了必然会有人出货,拉的越高跌的就会越深……此消彼长还能多介入一些。”

    “嗯,我明白了。其实我也是想说咱们可以在等等。既然您也是这个意思那就好。”老施说完这话之后,看了眼一旁的吴知霖又打脸了李炎两眼之后,笑着说道:“不打扰二位聊天了,你们接着聊……”说完这话,老施转身朝着办公室反方向走去。

    那个方向,是洗手间的方向。

    直到老施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当中,吴知霖这才哼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对老施实话实说呢!”

    李炎淡淡一笑,看着吴知霖咕哝道:“我只是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和他摊牌。”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了。拉不下来面子……其实没关系,背后捅一刀就够了。”吴知霖呵呵笑了笑说道:“让他们的资金在酒鬼酒里等着吧。我相信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跳楼的!”

    “为什么这么说?”李炎楞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看了眼吴知霖。

    自己把筹码都卖给吴知霖,让老施的资金在酒鬼酒里关小黑屋,李炎觉得也算是小惩大诫了。可是吴知霖张嘴竟然说能让他们跳楼,李炎有些不明白了。

    “如果是你,发现有个绝佳的赚钱机会,你会做吗?”吴知霖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听了吴知霖的话之后,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之后说道:“人都有贪婪的想法,我想换了我一样会选择风险可控的情况下跟进吧?毕竟这年头钱……难赚嘛!”

    “对啊,是个人都会愿意的。当然这个机会是真的对吧?”吴知霖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不明白吴知霖想说什么。

    而吴知霖也没让李炎等待,冲其回应道:“但是,你觉得一个贪心很重的人,确认了这个机会之后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