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54章 热海温泉
    魏小姐不解的看了一眼李小腾,下意识扭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

    二人的目光随后同时落在了李小腾身上,急切的想知道里李小腾在扶桑有什么商业方面的计划。

    能跟着李小腾身后投资,想来回报一定不会太低!

    魏小姐见李小腾柄没马上说出来,只是低着头瞅着这池温泉水。那男人忍不住说道:“您在热海除了泡温泉之外,还有什么事吗?需要我们帮您提前安排吗?”

    “明天,热海箱根镇邀请几个扶桑与美国的知名财经学家,经济学家举办一个资本研讨会,我想来旁听一下,到时还要麻烦二位帮我翻译一下,恐怕魏小姐会翻译的很累。”李小腾用脚轻轻拨动着温泉的水面说道。

    “资本研讨会?”魏小姐下意识重复了了李小腾的话,同时眉头不经意间轻轻一簇。

    魏小姐是真不知道热海箱根镇有什么经济研讨会,在她的意识里这种经济研讨会一般都会放在东京等主要城市举办,怎么会来热海呢?

    不明白归不明白,但是魏小姐还是把李炎安排的妥妥帖帖。

    此时,李小腾闭着双眼,光着身子坐在温泉池内,一名年轻貌美的侍女跪坐在他身边用木勺舀着热汤水帮李炎轻轻浇头。

    公孙起在京城也经常享受各种服务,什么ISO的服务那也是体验到厌烦的地步了。早在很久以前公孙起“享受”起返璞归真的服务了。但是享受归享受,他并不愿意李小腾知道自己是如何享受的。在李小腾面前,公孙起一般表现的都很朴素或者很“假”。

    此时的公孙起就比较假,他用毛巾遮挡着身体重要部分,缩在温泉池的角落里,眼睛偷偷摸摸的打量着服侍李小腾的扶桑女人,心中隐隐为刚才拒绝了侍女助浴的行为而感到懊悔。如果不是因为李小腾在,他肯定不拒绝,那么此时他身边也会有个漂亮的女人几乎一丝不挂的帮他淋水了。

    被木勺浇了十几次头之后,侍女停下动作,轻轻的把木勺放在池边。顺势拿起池边准备好的毛巾轻柔细致的帮李小腾把头发与脸孔擦干之后这才礼貌的说道:“李先生,您请先休息下。我去帮您备茶稍后会继续为您服务。”

    只裹着一小块浴巾,大部分身体都暴露在空气中的侍女落落大方的走出温泉池去给李小腾准备茶水。

    李小腾的身体靠在池边,望向对面正打量着侍女的公孙起,呵呵笑道:“有人说眼睛不会撒谎,我看这话说的没毛病啊!”

    被李小腾的说的一怔,公孙起眨了眨眼睛。

    “现在你目光中根本掩饰不住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和那种……嘿嘿!”李小腾话音一落,就听公孙起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最近神经一直紧紧的绷着,今天飞过来泡个温泉,说实话……确实能放松一下最近紧绷的情绪。刚才……的确有种冲动的感觉。”

    “既然想,那何必半夜和我一起泡温泉,回房间找个女人放松一下不也挺好吗?”李小腾冲公孙起挥了挥手,那意思你想干什么我肯定不拦着你。

    “能和腾哥这么偷闲的一起泡个温泉,不是更好吗?冲动确实有,但也没饥渴到那种地步,忍一忍也不是忍不住。再者说……这些庸脂俗粉也没什么好挂念的。”公孙起话音一落,就听李小腾吐槽道:“我靠,这样的你都看不上眼啊?我觉得比贴着你的那些女人也不差啊?难道我把德艺双馨的武老师给你找来,你就……”

    “得!打住……腾哥你不知道武老师人家都公布结婚的消息了吗?”公孙起冲着李小腾笑了笑。

    公孙起一直帮李小腾打理着麟腾系,虽然人都有私心想要给自己留下点利益。李小腾自然能够理解,只要大方向不出问题,水至清则无鱼……

    “过段时间,我想安排你去伦敦和纽约待一段时间。”话音一落,李小腾见公孙起似乎急切的想和自己说什么。摆摆手李小腾接着说道:“你听说说完……我想让你去亲自看看,什么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金融市场,看看那里与沪深的交易市场和恒生的市场究竟有什么不同。李大保其实是个比较不错的人选,只是论起身边能信任的人,我还是更信任你!”

    公孙起没说话,只是看了李小腾几眼。

    “我到时候会从麟腾系的基金里抽出一支,以投资伦敦和纽约的名义把资金给你运作。”李小腾说完这话之后,看了眼此时公孙起那炯炯的目光,微微一笑问道:“现在说说你的想法吧?”

    “都说咱们华夏的资本市场是慢牛,华夏沪深负责慢,香江的恒生负责牛……可是我看国外的资本市场现在一直是牛市。赚钱了当然好说,万一要是亏了……”

    “怎么那么没自信?亏了我就从别的利润里补到你这边,如果处理不了,我会找人帮忙的!”李小腾信心满满的冲公孙起说完这话,公孙起微微点头之际。

    李小腾就听外面有一个醉醺醺的声音用英语银笑着喊道:“我喜欢这个妞儿!过来,小妞!”

    “hello,小妞儿,想赚富兰克林吗?”

    魏小姐有些惶急的声音和那个男人的呵斥声紧接着传到了李小腾耳朵里。

    李小腾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愣了一下,随即整个人从池内站起身,一跃跳出温泉顺手拿起一条浴巾往腰间一裹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温泉区外面的走廊上两个穿着迷彩军服的黑人正挡住魏小姐和她身边的男人,其中一个黑人晃晃悠悠的伸手竟然想去抓魏小姐的胸口。

    “把你那可怜的钞票收回去,她可不是廉价的扶桑女人。”李小腾赤着双脚朝那个黑人走过去,抬起手拨开了黑人的手臂。另一个抓着两张美钞的黑人楞了一下,看了眼李小腾之后目光凌厉的扫了他一眼。

    而李小腾的目光则落在他们二人左胸处的铭牌标识间。

    这个黑人被李小腾拨开手臂,似乎有些惊讶,在热海这地方的扶桑男人从来没有人敢对他们这些穿着军服的美女做出这种动作。

    虽然在国际社会上一直标榜自己是正义之师,但是时不时被报道的女学生时间以及各种被压下去的报道其实已经能让所有人窥探出这里的实际情况。

    李小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扶桑真的碰见这种事儿!

    “你最好向我道歉,这样我打你的时候可能还会……好吧!需要我把车上的机枪拿出来教你们这些扶桑人什么叫做礼貌吗?你们这些杂种,我从西海岸扛着枪跑到这里就是为了保护你们这些杂种!”那名黑人最开始还想活动着拳头准备对李小腾出手,可是当公孙起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把武士刀,缓缓走到李小腾身边的额时候,那黑人被刀光扫到眼睛之后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李小腾和公孙起二人同时一左一右把魏小姐护到背后,公孙起瞥了眼已经吓懵逼的那个男人,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表情。

    公孙起手里拎着武士刀,眼神如隼。

    李小腾抱胸而立,那种见惯了生死的枭雄气势让人能很轻易就能感受到他此刻的不怒而威。

    黑人虽然穿着军装,但李小腾看的出来这两个黑人在西海岸不过就是个混混罢了。

    此刻那两个黑人果断改口换了威胁方式,公孙起则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搞错了,我们不是扶桑人,我们是……”

    公孙起用蹩脚的英语盯着两人,话说到一半却犹豫停口了。显然公孙起意识到如果说自己一方是中国人,很可能起不到威慑作用,更大可能是则是火上浇油。

    李小腾歪头看了眼公孙起,随后冷冷的说道:“我们是中国人!”

    “比尔!”

    “比尔,杰克?伙计,你们两个跑来这里干什么,我们才不想泡温泉,来吧,我们去挑选女人,这处酒店的老板为我们准备了很多……出了什么事?”又一名美军棕色人种的军人从外面走进来,听语气似乎想招呼自己的同伴离开,但是看到同伴与李小腾等人对峙时他快步冲了过来。

    李小腾冷冷的盯着眼前的黑人,开口对后来者说道:“你的同伴准备把我身后的女士强行拉走,我则正准备告诉他,试图暴力对待一个中国人与试图暴力对待一个扶桑女人,产生的后果有什么不同。想看看我的护照吗?还是想让华夏驻扶桑的使馆官员深夜去一趟神奈川美军基地质问你们的长官?”

    “呃……听着,我的同伴可能喝的有些醉了,我很抱歉他的一些举动让各位感到不舒服,我这就带他离开。”后来的这个士兵听到李小腾亮明身份不是扶桑人之后,有些尴尬的开口解释,同时拉扯着那个与李小腾对峙的黑人朝后走去:“比尔,杰克你们俩最好和我走,别惹麻烦,还有很多扶桑女人可以供我们开心!别让你们俩的冲动毁了咱们的美好假期!”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公孙起轻轻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武士刀。

    李小腾看着三个美军朝走廊远处走去的背影,点点头嗯了一声。

    恰在此时,刚好为李小腾服务的侍女此时裹着浴巾,手里捧着茶盏从走廊另一端走过来,那个醉酒的黑人顺势粗暴的拽住了那名侍女的头发,挑衅一样扭头李小腾大声叫道:“我要干这个女人!你这个黄皮肤的猴子,要让你们大使馆去见我的长官吗?”

    “乖乖跟我走,小妞儿!快点!你这个小bitch!,看你的这身衣服我就知道你是该死的扶桑人!你也想去找个大使馆投诉我吗?我才不在乎!”

    那名侍女被拉扯的茶托落地,茶盏碎裂,连浴巾也被黑人扯掉。光着身子一边挣扎呼叫一边被拽死狗一般强行拖走。

    李小腾没说话,看着那个黑人士兵强行把侍女拖走,消失在走廊拐角后,面无表情的转身想要回温泉池,发现身边的公孙起等着眼睛冲自己说道:“腾哥,我帮你把那个女人……”

    李小腾拍拍公孙起的肩膀说道:“我不需要你帮我把她抢回来,我知道你想救她,可是我们救不了那么多,而且也救不了,女学生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更何况咱们在这个地方本来就很敏感,保护咱们自己人肯定没问题,如果为了那个女人和他们干起来,性质有不一样了。我们的护照只保护我们,不包括她们……这是这个国家依靠美国所需要付出的一些常规代价,走吧,回去继续泡温泉,让老板换新的侍女来服侍,还好我们的温泉是家族式,不需要与其他宾客共用。”

    “腾哥,多谢……谢谢你!”魏小姐站在一旁,脸色惨白的冲李小腾道谢。看的出来她此时的情绪还很慌张。

    李小腾语气有些唏嘘的迈步朝温泉边走边说道:“不用谢我,我反而觉得很羞愧,因为我觉得刚才的我像个懦夫,如果是在中国!今天晚上我就能让人把那几个老黑扔到什刹海里喂了王八。可惜这不是咱们家……走吧,往后遇到这种事儿记得对那些美军大兵说清楚,你是个中国人!”

    远处,隐隐传来了那个侍女的嘶吼和那个黑人的嚣张笑声,仔细听……那女人的叫声凄惨如流浪的野狗。

    京城,什刹海。

    “最近麟腾系那边没动静啊?”李小腾端着碗,喝了口拉面的汤汁之后,扭头冲着身旁的上官轩月小声嘀咕了一句。

    上官轩月手里握着北冰洋汽水,仰头喝了一口之后这才笑呵呵的说道:“我听说有人看到李小腾上了去扶桑的飞机。”

    李炎一楞下意识追问道:“什么时候?”

    …………………………

    “最近麟腾系那边没动静啊?”李小腾端着碗,喝了口拉面的汤汁之后,扭头冲着身旁的上官轩月小声嘀咕了一句。

    上官轩月手里握着北冰洋汽水,仰头喝了一口之后这才笑呵呵的说道:“我听说有人看到李小腾上了去扶桑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