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52章 钞票就是屠刀
    “金牙雷,你脑袋出问题了咩?让阿康那小子回来当二路元帅?你不知二路元帅就等于有了稳定做官的资格?”坐在金牙雷旁边的叔伯冲其冷冷问了一句。

    金牙雷一咧嘴,看着已经消失在大门处的阿康。乜了眼地板上延伸至大门处的点点滴滴血迹缓缓说道:“阿康能回来?我会把所有情况都告诉鱼栏彪的,就算他解决了大陆股市的事情,阿叔你觉得这小子还能回来吗?”

    “金牙雷,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恶毒?”旁边一个叔伯冲金牙雷质问了一句,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并无不悦,反而似乎还很欣赏金牙雷的样子。

    咧着嘴的金牙雷虽然在笑,但是他满嘴烁烁放光的金牙却泛出一缕缕瘆人的金光……

    京城西海,夜已深。

    李炎看了眼身旁的吴知霖,抿了抿嘴表情黯然的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之后,把茶杯放在桌面上抬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孙凯已经走了,有什么话想说……你就说出来呗!”吴知霖冲着一直默然不语的李炎轻声念叨了一句。

    “说?说什么呢……”李炎脸色有些惨白的看了眼吴知霖,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之后想了想说道:”琵琶半抱,心曲一首,玉碗斟满葡萄酒。雾里看花,欲说还休,千呼万唤总是愁吧?”

    说完这句话,李炎站起身子缓缓踱步走到窗畔。推开窗子让外面的冷风尽量吹在自己脸上。

    “喝茶,喝醉了真难受。”李炎在窗口吹了会冷风之后,感觉自己已经没那么难受了。这才转身冲身后的吴知霖轻声念叨了一句。

    相比醉酒,茶醉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茶醉比醉酒难受多了。茶醉在医学上的描述是,喝茶造成人体内电解质平衡紊乱,进而使人体内酶的活性不正常,导致代谢紊乱,从而引起血液循环加速、呼吸急促等一系列不良反应。还有些人连喝几杯浓茶后就会出现感觉过敏、失眠、头痛、恶心、站立不稳、手足颤抖、精细工作效率下降等现象。

    李炎也感受到了这些症状,但比起那些茶醉严重到发生肌肉颤抖,心率紊乱,甚至惊厥、抽搐的要好很多。醉茶是中枢神经系统发出的危险信号,茶醉之时头昏耳鸣,浑身无力,胃中虽觉虚困,却又像有什么东西装在里面,从胃翻腾到喉咙,想吐又吐不出来,严重的还会口角流沫。

    “你究竟是因为醉茶,还是因为孙凯告诉你杨牧野有问题?”吴知霖话音一落,李炎原本就有些黯然的脸色更是沉了几分。

    “真没想到,杨牧野竟然是别人安排在我身边的钉子。我一直把他当兄弟的……我以为我能信任他,可是没想到……”李炎喃喃自语的轻声嘀咕了一句,就听吴知霖呵呵笑了笑说道:“那个杨牧野,其实我早就觉得有问题了。回去我安排人把他弄起来拷问一下也就知道了,多硬的骨头我想也抗不过几轮拷问。”

    李炎回身看了眼吴知霖,微微摇头说道:“我自己的人,我自己处理。在没弄清情况之前,我还是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亲眼看到你的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是道听途说呢?”

    “你不相信孙凯吗?”吴知霖冲李炎反问了一句。

    “不是不相信,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李炎说完这话,微微一摇头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为了完成了交易局的任务,李炎刚开始打算把手伸向捉妖盟繁杂局面时就从孙凯的嘴里得知了杨牧野的事儿。这让李炎有些措手不及!当然,李炎也在扪心自问:孙凯只是魔都证券的总经理,只是捉妖盟里有名望但是没什么势力的一个角色。他又是如何知道杨牧野的事情呢?自己追问了几次他也没说!但是自己和吴知霖都知道,孙凯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也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

    竖日,万里无云。凝望蓝天的湛蓝,会让人有种淡淡的失神,久了更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站在知春路吴知霖的办公室,李炎看了眼此时坐在老施身边的杨牧野,当然只是轻轻瞥了一眼,随后李炎就把目光落在了老师的脸上说道:“有人跟我说过,钞票就是屠刀。我们握着屠刀,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市场里的人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上下乱撞。等撞的差不多了之后,就可以选择先吃哪块肉,后吃那块肉了。”

    说完这话的李炎冲老施轻轻点了点头。

    老施一愣,刚要说话就听李炎指了下显示器屏幕说道:“你去告诉你在国泰证券认识的那些人,,等交易所的铜锣声敲响,大盘开始交易以后。咱们第一时间把买到的酒鬼酒股票通通抛出去,也给买入银种子酒的人说一下,要让所有人看到我们不顾一切准备套现离场的样子,不要有所保留,我们要告诉所有人我今天要离场!”

    李炎说完话,抚摸着显示器屏幕的手指突然移动到键盘前。随后用一根手指快速按动了几个数字之后,盘面上浮现出银种子酒和酒鬼酒的走势图。

    其实不用李炎吩咐,当老施得知李炎把酒鬼酒的利好公布出来的那一刻,自己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老师甚至已经偷偷联系了关子瑜,告诉他李炎好像拉高出货让他做好准备也跟着离场了。

    咬着后槽牙,老施硬基础一脸关切的表情冲李炎忍不住问了句:“什么时候准备再吃进?”

    “吃进?酒鬼酒这种股票买来干什么,已经有人盘踞在酒鬼酒里了,你认为捉妖盟有必要和南方的管委会因为这点事情开战吗?”李炎冲着老施反问了一句之后紧接着说道:“赚一笔转身就走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这票既然管委会已经钻进来了,那我打算看都不再看一眼了。”李炎一本正经的冲其说完这句话之后,再次伸手戳了戳显示器屏幕说道:“我不会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准备动手吧!”

    杨牧野皱了皱眉头,微微咋舌的冲李炎说道:“管委会应该知道,这是咱们捉妖盟的投资范围,他把手已经伸到咱们怀里了,却是咱们收手?是他们捞过界了好不好……”

    李炎目光深邃的瞅了眼杨牧野之后,呵呵一笑摇头说道:“你以为今天的捉妖盟还是过去的捉妖盟?攘外必先安内,这话可不是瞎说的。如果我连内部都团结不到一起拿什么跟管委会斗?”

    杨牧野听了李炎这话之后,一咧嘴没在说什么。反而是李炎低头看了眼自己双腿不清不楚的咕哝一句:“难道是我京城金枪小霸王的名号吗?”

    老施并未注意李炎和杨牧野二人在交流什么,在李炎吩咐完之后他就开始推算胖面上的具体情况。

    忽然,老施歪头冲着李炎说了一句:“今天如果真的公布这么多利好的话,那么酒鬼酒随时有可能停牌了。银种子酒咱们唱空城计其实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反而酒鬼酒的事……”

    李炎一点头,恩了一声说道:“这么多消息如果一起放出来,今天他们的上市公司股票八成也会被停牌。”

    杨牧野在旁边沉声问道:“真的会停牌?我觉得应该不至于吧?”

    “当然会停牌,大概开市半小时后就会停牌,所以半小时内咱们要动作快些,尽可能多卖出一些,我认为这些消息消化起来不会用太多时间。”李炎说完话之后,转身冲着身后的老施和杨牧野说道:“我想上午停牌,午餐后就会恢复,到时你仍然要把气势做足,让抱有幻想的那些人都沉不住气,纷纷抛售时,我会跟管委会的上官轩月打招呼,然她尽可能的吃进一些。”

    又是酒鬼酒的海外合约,又是内部股权的变更。好多消息如果同时报道出来李炎在顺势做多,恰好可以拿走一部分利润!

    李炎在安排的时候,自己并不知道此刻正值多事之秋!

    李小腾的光纤传媒被挖角,现在有人想到动麟腾系的根本,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这李炎身上。自然也不可能把资金调动到酒鬼酒里面……

    看老施开始准备,李炎又扭头看了眼负责辅助老施操盘的杨牧野。目前的情况确实更符合双驾马车两套班子并驾齐驱。但是现在一套班子里出现了些许问题,李炎想到这里伸手挠了挠头。

    杨牧野并未发现什么不同情况,见李炎看着自己似乎在沉思什么的时候小声念叨着:“求稳,我可以理解……我支持你的选择!”

    看了杨牧野一眼,李炎笑着点了点头。

    老施在旁边突然指了指一旁显示器的屏幕,表情略显诡异的说道:“当初算计的时候明明说酒鬼酒盘子里总数只有3.2亿股。流通的2.2亿股总价值才六十多个亿。那时候还在说如果运作得当咱们可以控股百分之二十。怎么管委会的人介入之后咱们就直接退了?不应该宁死不退和他们抢和他们拼吗?”

    “那最后谁会得到好处呢?”李炎在老施话音一落之际,马上冲其问了一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在资本市场里并不少见!

    ………………

    开盘前,李炎并没一直呆在杨牧野和老施这边。虽然这边是重点,但是安排好一切之后,李炎最终却坐在了操盘室里。

    王家兄弟无所事事的看着盘面上的情况,银种子酒一股都没有,每天过来看着盘面波动的滋味并不好受。特别是李炎做了很多拉升的动作,运用了除了筹码之外大部分手段,银种子酒越涨王启凌和王启华等人就越心塞。

    随着开市的时间到来,李炎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减持的不够多啊!”公孙起拿着电话催促了一句。

    李大保坐在操盘室内,看着酒鬼酒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力度不够?那我一把梭哈算了……”

    公孙起被说的有些哑口无言,沉默了几吸刚要接着说话之际,就听李大保感慨道:“公孙先生,不是我力度不大!而是我现在有点卖不动的感觉。不是说筹码卖不动,而是我只要卖出多少筹码马上就会有资金进来把我挂出来的筹码吃掉!”

    “谁在买酒鬼酒?难不成想蹭一波热点?嘿嘿……如果买入酒鬼酒的人知道大盘随时可能崩塌,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呢?”想到这里,公孙起笑着说道:“既然愿意吃,那就卖给他们!”

    “你没觉得有问题吗?如果让这些人跟着吸筹,到时候肯定会影响后面的运作。你看……”

    “吸筹的速度比咱们还快!基本上盘面上抛了多少,对方就会吃多少!”

    银种子酒涨的热火朝当天,十几分钟之后股价就再次被牢牢的封死在涨停的位置上。

    酒鬼酒的成交量也很大,但是股价却如同毛毛虫一样在底部爬啊爬,看的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但如果有人打开酒鬼酒的成交明细会发现,此时的买盘和卖盘同样汹涌。

    抛售筹码的人似乎也在根绝盘面上的状况抛售。起初抛了筹码之后发现有人承接,对方就继续抛售。之后逐渐在加大出货的数量。对方似乎也发现只要抛售就有人承接,逐渐也放开了手脚减持。

    本来,这个过程不可能短时间完成。

    但偏偏有人接筹码,市场既然有人要那对方也就干脆加大了减持的力度。

    有人卖,有人买。

    数量多的时候,杨牧野总有接不过来的单子。而这时候补位接盘的人正好把这些筹码揽进了怀里。

    当卖盘发现接盘的人不止一家时,对方给出的数量也就更多了。

    而接盘的神秘买家似乎也不想和杨牧野争夺。就这样,盘面上达成了一种默契……

    散户买卖寥寥,真正的买盘和卖盘其实就是咱家在换手罢了。

    而酒鬼酒的主力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换庄。

    流通盘,本来就是给市场运作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