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37章 双花红棍
    李炎此时一脸不耐烦的冲着师爷辉和雄哥等人瞅了瞅,耐着性子沉吟道:“跟你们聊天,我怎么感觉那么累呢?难道还要我敲黑板吗?”

    “黑板?”雄哥瓮声瓮气的重复了李炎的话,看的出来他懵逼的眼神中根本就没明白黑板究竟什么意思。

    “都跟你说了,现在价格多少?十五块六!未来的预期多少”李炎说完这话,伸手把手机从兜里套了出来,随后在手机屏幕上戳戳点点后反手把屏幕朝着师爷辉和雄哥二人说道:“喏!看到上面这个颈线的位置了吗?这里套牢了大批的散户,价格到了之后必然会有很多人选择甩锅跑路。所以,咱们在这个位置之前就会开始套利,而二十二就是颈线位之前最后的离场点。”李炎说完话,瞅着默然不语的雄哥和师爷辉咧嘴一笑,没在说话。

    雄哥不太明白颈线位的意思,但是和联胜的师爷辉对颈线却清清楚楚,这颈线是股市的生命线,当指数或股价站稳在颈线上方时,投资者可以看多做多。当指数或股价有效跌破颈线时,投资者应该看空做空!

    李炎提到颈线,师爷辉自然明白这里面的重要作用,颈线体现在它用一条直线把多空双方的界线划分得清清楚楚,就是局外人也能看清楚什么是多方阵地,什么是空方阵地。作为多方,在空方打压下,无论如何退让,一定不能让空方将颈线击穿,如果往下击穿了,多方就会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

    谁都没说话,雄哥等人似乎在考虑,师爷辉其实想的更多的还是二十二这个价格。颈线的反面也体现了空方领地中,多方进行反击时,空方要守住自己的阵地,最后一道防线就是不能让多方突破颈线,一旦往上突破成功,空翻多的现象就会出现,空方就得乖乖地向多方缴械投降。正因为颈线在多空双方搏斗中有着性命攸关的作用。

    人们把颈线看作为股市生命线。所以,李炎提到了颈线的时候师爷辉心里已经信了八分!

    根据买进要谨慎的原则,在用颈线研判大势是否向上时,应尽可能把时间拉长,这样研判出来的结论就相对比较可靠。可以选择周K线走势图并将图进行浓缩,这样,多方主力发力突破颈线存在骗线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少了。反之,根据卖出要果断的原则,分析股指、股价向下突破颈线的图形,时间上可大大缩短,用日K线走势图分析就足够了。

    雄哥此时见师爷辉许久都没说话,忍着身上的伤痛扯了扯师爷辉的胳膊。那意思自然是让师爷辉给他一个结果!

    师爷辉回头冲着雄哥苦笑了一声,小声嘀咕道:“回去商量一下?”

    这话,李炎坐在这边听的清楚。自己也明白为什么师爷辉到现在都没给自己一个结果。答案无非就是贪婪二字。

    和联胜想要在更低的价格上买到了银种子酒,而不是如同市场的交易原则那样在现有的基础上去追高。追的成本很大,也容易在追高的时候不知不觉把价格带起来!

    “回去商量一下?”李炎没等师爷辉他们给自己答案,而是直接冲他们问了一句。

    “嗯!”师爷辉赶忙点点了点头,雄哥听了连忙也点点头说道:“对,我们商量一下。”

    李炎一摆手,笑呵呵的说道:“我如果找个结构跟他们说十六块五开始卖,给你五个亿的额度让你二十二的时候开始离场,你觉得那些结构会怎么样?商量?呵呵……”

    说完话,李炎站起身子朝着吴知霖等人一边走一边说道:“回去吧,就当今天没来过好了。”

    雄哥脸色一变,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煞气刚想出言呵斥李炎,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却最终没能说出口。刚刚被人打成了猪头,现在的战斗力和李炎的人根本就没法比,那什么叫嚣?

    “能不能答应他?”雄哥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心中暴虐的戾气。

    师爷辉微微摇头小声嘀咕道:“不知道,不总觉得有问题。还是回去和鱼栏彪商量一下,让他拿主意吧!”

    看着李炎走到老板面前,师爷辉微微一皱眉就听他冲着老板说道:”找他们要钱哦。”

    老板连忙点点头,客客气气的把李炎等人送出了门。

    餐厅里,只剩下了师爷辉和雄哥等人。

    “诸位老板们……你们看……”老板陪着笑脸,站在师爷辉和雄哥等人面前,伸出手一脸讨好的笑容。只是不知道这脸上的笑容究竟几多牵强。

    是否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呢?

    师爷辉看了眼老板,突然反手一挥。

    啪的一声脆响,老板捂着脸颊一脸敢怒不敢言的大声问道:“你们怎么打人?”

    “扑街!”师爷辉重重啐了口唾沫,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雄哥等人刻意和李炎选择了相反的方向离去。

    坐在车后座上,雄哥冲师爷辉问道:“我觉得越不是无利可图,为什么不答应他?”

    师爷辉微微摇头说道:“咱们要的不是这么点利润,又不是要翻的,为什么让他们这么打发了咱们。再者说,银种子酒将来可是要更名的,到时候必然还有一波爆发的增长。这些如果都放下不提……就说现在的情况,我心里总觉得可以做但就是觉得怪怪的!”

    李炎此时看着双手扶着方向盘的吴知霖,抬头看了眼红灯感慨道:“今天要不是有你的人在,说不定我就被打成猪头了。嘿嘿……”

    “我把最能打的人都找来了,不过……刚才我的人跟我说,和联胜很厉害,这些人很一般,所以他们认为和联胜真正的红棍都没来。那个雄哥听说也是个红棍,虽然现在的红棍和香江五十年代那时候有真本事的红棍差了几条街,但也不应该是雄哥那种身手。所以……”

    李炎看了眼吴知霖好奇的问道:“随意来的人都是渣渣?”

    吴知霖苦涩一笑,悠悠道:“以后小心点吧。如果和联胜来个双花红棍,咱们肯定对付不了。”

    “说说你吧!为什么让他们进五个亿的资金?这事儿李小腾肯定不会同意的。”吴知霖冲李炎笑着问了一句。

    李炎撇了眼吴知霖脸上挂着的笑容,小声嘀咕道:“你心里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了,还问我干吗?”

    吴知霖快速歪头看了李炎一眼之后,笑嘻嘻的咕哝道:“你也学会诱惑人心了?”

    李炎恩了一声,苦笑着说道:“我让他们进来,不过就是让他们进来当炮灰的。他们冲进来之后肯定会继续帮我推高股价,而李小腾他们又在想着逢高减持手里的筹码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跌,大家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他们没有入坑不是吗?”吴知霖发动车子一边前行,一边歪头冲李炎问了一句。

    “其实,我还真怕他们答应我呢!”李炎抱着肩膀,往后仰躺了了一下嘿嘿干笑了两声。那笑声到真有几分奸计得逞的感觉,引得吴知霖忍不住翻白眼说道:“不是坏人,非要学着坏人的摸样……骨子里就是个好人有时候也让人头疼。”

    李炎看着吴知霖一咧嘴,小声嘀咕道:“不少人还觉得我是圣母表呢。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做事儿自己感觉无愧天地,上下对得起自己良心也就是了。”

    “那为什么坑和联胜的人?”吴知霖突然问了一句。

    李炎一愣,沉默了几吸之后这才说道:“和联胜在香江那边不也是社团吗?看场子,代客泊车,捞偏门,过分的就是很多违法的重罪了。我相信这些他们肯定都有涉猎,至于资本运作反而是正道了……可是他们的钱干净吗?把钱通过沪港通送到大陆来走一圈,赚了钱回去黑的就成了白的。不坑他们坑谁?我这算不算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这世界难道真的就是非黑即白吗?”吴知霖忽然冲李炎反问了一句。

    李炎眉头一皱,自己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是啊……真的是非黑即白吗?”李炎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之后,喃喃自语道:“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因为角度和位置所以……算了,不想了。总之他们是黑对吧?”

    吴知霖无语的摇了摇头,冲李炎说道:“这次把和联胜得罪了,你又给他们心里埋下了贪婪的种子。如果这次他们真的被坑进去了……”

    “我邀请他们了,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和我一起玩。自己做盘出了问题难道也要怪我喽?”李炎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摆出了一副很无辜的表情,引得吴知霖掩嘴一笑接着说道:“行了,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你也说了,他们是黑不是白,难保他们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多加小心吧。”

    向左向右,渐行渐远。

    师爷辉和白纸扇熊哥加速回了去见鱼栏彪,而李炎等人则悠闲的朝着知春路方向驶去。

    啪!

    一个烟灰缸被鱼栏彪重重的拍在了地上。

    师爷辉脸上的表情一抽,就见鱼栏彪站起身子冲着二人咆哮道:“给你们这多小弟,让你们去搞个李炎……”说话间,鱼栏彪用手戳着他们说道:“你们搞来搞去就给我搞成扑街回来?”

    随后,鱼栏彪一通粤语的俚语脏话飙了出来……

    许久之后,等鱼栏彪消了气。师爷辉连忙冲着雄哥试了个颜色后这才上前冲鱼栏彪说道:“彪哥,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李炎身边也有很多特别能打的兄弟,而且咱们这边的兄弟又没有能抗住他们的,所以才落了门面。如果你这个双花红棍在,今天肯定不会是这样!”

    鱼栏彪爆了句粗口,用手指头指着自己鼻子尖问道:“这么说怪我是吗?”

    师爷辉和雄哥二人连忙摇了摇头,此时哪儿敢说是?

    “哼,在香江真正的双花红棍只有立花正仁,山鸡那些自称双花红棍的都是高抬自己的。我嘛……去收拾李炎那些人应该没问题。”鱼栏彪说完这话,一歪头看了眼坐在角落里喝茶的囡妹芸吼道:“你就看着他们这么灰溜溜的回来,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说点什么?说什么……他们自己都没说今天的事儿,难道就这么被打了一顿灰溜溜的回来了?我看未必吧?”囡妹芸笑嘻嘻的冲着鱼栏彪反问了一句。

    听了这话,鱼栏彪一愣目光落在师爷辉和雄哥二人脸上,表情渐渐沉了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拦着你不让去的原因啊!”师爷辉赶紧解释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拦着我不让我去了!”鱼栏彪表情一冷,目光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师爷辉赶忙解释了一句之后,把今天被打了以后李炎如何对自己等人说的话原原本本又叙述了一番。

    从进本开始谈,到谈到动手。最后又是李炎拦下来师爷辉和雄哥等人后再次的谈话,师爷辉没添油加醋,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倒也算是真爷们!和某些被打了之后的人有本质的区别!

    ……………………听了这话,鱼栏彪一愣目光落在师爷辉和雄哥二人脸上,表情渐渐沉了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拦着你不让去的原因啊!”师爷辉赶紧解释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拦着我不让我去了!”鱼栏彪表情一冷,目光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师爷辉赶忙解释了一句之后,把今天被打了以后李炎如何对自己等人说的话原原本本又叙述了一番。

    从进本开始谈,到谈到动手。最后又是李炎拦下来师爷辉和雄哥等人后再次的谈话,师爷辉没添油加醋,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倒也算是真爷们!和某些被打了之后的人有本质的区别!

    从进本开始谈,到谈到动手。最后又是李炎拦下来师爷辉和雄哥等人后再次的谈话,师爷辉没添油加醋,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倒也算是真爷们!和某些被打了之后的人有本质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