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25章 酒鬼酒
    “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在资本市场里收购酒鬼酒的股票。”李炎沉了片刻之后,冲老施沉声问了一句。

    李小腾主导麟腾系运作的项目是银种子酒,自己做了很多事儿甚至已经把银种子酒给托起来了。如果只是刚开始自己做的那些事儿,银种子酒的拉升势必难以持续,而李炎要的疯狂,所以奔走间的目的是为了给银种子酒添一把柴。

    老施让李炎把枪口从银种子酒上转向酒鬼酒,李炎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一时间李炎就觉得答案在前沿的迷雾中。自己只要走进去就能看到结果了。

    银种子酒最终以涨停报收,成交量创出了近年来的新高。市场中中小投资人的热钱似乎瞬间都集中到了银种子酒上。

    收盘之后,各大财经网站以及券商都做出了银种子酒就的判断。

    当一根大阳线启动,造势已经推出来的时候。那些和银种子酒八竿子都达不到的分析师们,也都开始纷纷给出了自己的评论。

    至于方向,一根大阳线已经做出来了。汹涌而至的成交量也堆出来了,谁敢说短线看空?

    被各路媒体关注的操盘大赛中,部分参赛选手早盘追进了银种子酒更是被大肆报道。

    “花小钱,办大事。可惜还是差了点火候……”李炎坐在餐桌上冲自己对面的吴知霖嘀咕了一句。

    吴知霖点了点头,而毕佩琳在李炎旁边则说道:“这还差火候?麟腾系按兵不动,所有人都在看着你带节奏,今天这个涨停走的已经很漂亮了不是吗?这还差什么火候啊……就算你把国泰的大户们都引进来,无非也是资金堆在那里罢了。”

    吃了几口菜,吴知霖把筷子放在手边。看了眼李炎淡淡说道:“今天你带来的那个老施……让你涉足酒鬼酒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听吴知霖如此一说,餐桌上几人的目光全都聚拢在了李炎身上。

    “酒鬼酒盘子小,股价便宜。现在流通在资本市场里的筹码总共才2.2亿,按照目前的价格算,盘子也才六十多个亿。而且银种子酒长期处于低迷的状态,股价波澜不惊他们自己人似乎也没有想要运作的意思。所以我想按照老施的意思,悄悄吸纳一部分酒鬼酒的筹码,百分之二十……也能撬动一波行情了。”

    “蹭热点……然后用酒鬼酒里赚来的钱吸纳银种子酒?”吴知霖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之后,抬头看了眼李炎。看着他此时端着碗吭哧吭哧吃饭的表情微微一笑。

    李炎似乎心有灵犀般抬头看了眼吴知霖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可以……只是现在银种子酒拉升的势头,放过了总觉得会有些遗憾。”吴知霖有些不甘心的嘀咕了一句。

    杨牧野忽然把筷子放在了桌面上,一本正经的说道:“今天下午你让我给老施做助理辅助他的时候,我发现老施很有可能也是李小腾的人。”

    这句话一出口,李炎眉头一皱。

    “你确定吗?”李炎冲着杨牧野追问了一句。

    “我不确定,但是我觉得他的突然出现,以及今天的所有事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你们聊天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杨牧野说玩这话,从兜里摸索了几下掏出手机开始在屏幕间戳戳点点。

    “什么问题?”李炎见杨牧野许久没说话,凝眉问了一句。

    杨牧野把手中的手机往桌面上一放,指了指屏幕说道:“我怀疑酒鬼酒里的基金就是麟腾系旗下的壳子。”

    “如果只是怀疑……”李炎本想说很多事情不能靠感觉。

    “如果是呢?如果真的是麟腾系的,那咱们可就不止在帮麟腾系抬高银种子酒的筹码,还帮李小腾把酒鬼酒的价格给拉了上来。”

    “好,那你去想办法确认。不过,结果如何我都觉得介入酒鬼酒确实是个好办法!”

    李炎话音一落。杨牧野起身看了李炎一眼说道:“我吃过饭就去做这件事。”

    时间过得很快,李炎泡了个热水澡之后躺在床上尽量让自己放松后很快进入了梦境。只不过心里惦念着事情,压力大想的事自然也就多了。

    一夜睡睡醒醒,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的时候李炎就走进脸了办公室。

    屁股还没做热,杨牧野推门走了进来。

    李炎放下手中的资料,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杨牧野抱怨道:“中将,你进别人的办公室就不敲门吗?”

    杨牧野损顺势把他抱在怀里的资料放在了李炎的桌面上。

    看着李炎,杨牧野叹缓了缓情绪说道:“所有资料都在这里了,虽然我看不到这两家基金的资金来源。但是过去他上市以后的运行资料中看,这完全就是李小腾势力。”

    指着办公桌上的资料,杨牧野紧接着说道:“从我查阅到的资料看,我需要提醒你一句:李小腾的暗棋,让咱们给用了。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在李炎和杨牧野谈论酒鬼酒的时候,李小腾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冲公孙起问道:“李炎的资金还没动是吗?”

    公孙起咬了一口吐司面包点点头,含混不清的说道:“是啊。我也纳闷了,他这么推波助澜的推动银种子酒的股价,可他自己竟然没下场去拿筹码。这也太……奇怪了。”

    “唱多做空!玩的也算漂亮了。虽然手法有些稚嫩吧。”李小腾评论了一句。

    公孙起吃完了面包,端着咖啡问道:“一直这么唱下去,如果后续资金乏力银种子酒的股价必然无法持续。”

    “他昨天找了咱们外围的一些人。”李小腾一句话,让公孙起顿时一愣。

    “找走咱们的人干嘛?咱们手里那些筹码恨不得马上扔掉。只要价格接连在涨百分之二十,咱们那些人的筹码就基本上都回本了。只要回本就开始抛,就算对他承诺了……”公孙起话没说完,李炎摆了摆手说道:“咱们的人没见李炎,他也不知道见的人是麟腾系的外围。”李小腾淡淡说了一句后说道:“到了成本就离场,现在大盘随时有可能崩坏,如果大盘出了问题,咱们就真的走不掉了!”

    “对了……腾哥!酒鬼酒里也有些咱们曾经底部买进去的筹码,虽然没赚什么钱但好在没亏。要不要也减持一些?”公孙起冲李小腾请示了一句。

    “这事儿你就不用问我了,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李小腾冲公孙起笑了笑,低头继续吃起了早餐。

    随着市场上的一棒锣响,市场开始了交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银种子酒这支突然蹿红的明星品种。

    做多的买盘开始疯狂涌进,几分钟就把价格提了起来。如果说刚开始只是小资金之间的报盘角逐,那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资金也开始试探着涉足其中。

    至于卖盘,基本就见不到什么踪迹。就算突然出现了一些小麦单。也基本属于瞬间被秒杀的节奏。

    一路长红的价格,此时骂街的或许只有鱼栏彪的港资了。

    这么涨,让他们怎么下手?

    “喂?今天……真是想睡觉就有人给送枕头啊!”杨牧野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盯着盘面上的走势图。手里捏着签字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的同时不忘给李炎打了个电话。虽然都在知春路同一个办公大楼,同一个楼层。但杨牧野还是给李炎打了个电话。

    李炎在电话里疑惑着嗯了一声,杨牧野则继续说道:“酒鬼酒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正在被人抛售。”

    “吃进的情况怎么样?”李炎追问了一句。

    “基本都是照单直接收了,现在这个价格想打压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最主要的是真没足够的时间让怎么运作了。”

    公孙起看着一直就没怎么回落,反而隐隐还有拉升趋势的酒鬼酒。突然抓起桌面上的电话按下了快捷键。

    “大保,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减持的不够多啊!”

    ………………………………

    这句话一出口,李炎眉头一皱。

    “你确定吗?”李炎冲着杨牧野追问了一句。

    “我不确定,但是我觉得他的突然出现,以及今天的所有事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你们聊天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杨牧野说玩这话,从兜里摸索了几下掏出手机开始在屏幕间戳戳点点。

    “什么问题?”李炎见杨牧野许久没说话,凝眉问了一句。

    杨牧野把手中的手机往桌面上一放,指了指屏幕说道:“我怀疑酒鬼酒里的基金就是麟腾系旗下的壳子。”

    “如果只是怀疑……”李炎本想说很多事情不能靠感觉。

    “如果是呢?如果真的是麟腾系的,那咱们可就不止在帮麟腾系抬高银种子酒的筹码,还帮李小腾把酒鬼酒的价格给拉了上来。”

    “好,那你去想办法确认。不过,结果如何我都觉得介入酒鬼酒确实是个好办法!”

    李炎话音一落。杨牧野起身看了李炎一眼说道:“我吃过饭就去做这件事。”

    时间过得很快,李炎泡了个热水澡之后躺在床上尽量让自己放松后很快进入了梦境。只不过心里惦念着事情,压力大想的事自然也就多了。

    一夜睡睡醒醒,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的时候李炎就走进脸了办公室。

    屁股还没做热,杨牧野推门走了进来。

    李炎放下手中的资料,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杨牧野抱怨道:“中将,你进别人的办公室就不敲门吗?”

    杨牧野损顺势把他抱在怀里的资料放在了李炎的桌面上。

    看着李炎,杨牧野叹缓了缓情绪说道:“所有资料都在这里了,虽然我看不到这两家基金的资金来源。但是过去他上市以后的运行资料中看,这完全就是李小腾势力。”

    指着办公桌上的资料,杨牧野紧接着说道:“从我查阅到的资料看,我需要提醒你一句:李小腾的暗棋,让咱们给用了。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在李炎和杨牧野谈论酒鬼酒的时候,李小腾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冲公孙起问道:“李炎的资金还没动是吗?”

    公孙起咬了一口吐司面包点点头,含混不清的说道:“是啊。我也纳闷了,他这么推波助澜的推动银种子酒的股价,可他自己竟然没下场去拿筹码。这也太……奇怪了。”

    “唱多做空!玩的也算漂亮了。虽然手法有些稚嫩吧。”李小腾评论了一句。

    公孙起吃完了面包,端着咖啡问道:“一直这么唱下去,如果后续资金乏力银种子酒的股价必然无法持续。”

    “他昨天找了咱们外围的一些人。”李小腾一句话,让公孙起顿时一愣。

    “找走咱们的人干嘛?咱们手里那些筹码恨不得马上扔掉。只要价格接连在涨百分之二十,咱们那些人的筹码就基本上都回本了。只要回本就开始抛,就算对他承诺了……”公孙起话没说完,李炎摆了摆手说道:“咱们的人没见李炎,他也不知道见的人是麟腾系的外围。”李小腾淡淡说了一句后说道:“到了成本就离场,现在大盘随时有可能崩坏,如果大盘出了问题,咱们就真的走不掉了!”

    “对了……腾哥!酒鬼酒里也有些咱们曾经底部买进去的筹码,虽然没赚什么钱但好在没亏。要不要也减持一些?”公孙起冲李小腾请示了一句。

    “这事儿你就不用问我了,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李小腾冲公孙起笑了笑,低头继续吃起了早餐。

    随着市场上的一棒锣响,市场开始了交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银种子酒这支突然蹿红的明星品种。

    做多的买盘开始疯狂涌进,几分钟就把价格提了起来。如果说刚开始只是小资金之间的报盘角逐,那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资金也开始试探着涉足其中。

    至于卖盘,基本就见不到什么踪迹。就算突然出现了一些小麦单。也基本属于瞬间被秒杀的节奏。

    一路长红的价格,此时骂街的或许只有鱼栏彪的港资了。

    这么涨,让他们怎么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