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21章
    平日里,券商的客户经理们都是在各个营业网点,券商的渠道中求客户开立证券账户。今日不同于往日,几家知名证券公司,都多了几个登门来要求开立证券账户的客户。

    华夏资本市场的长期萎靡,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来主动要求开户了。

    客户经理们在开户介绍股市的时候,大多会顺带卖力的推荐一两家他们认为能短线赚到钱的股票。

    原因无他,为了客户有个开门红,能更加信任自己。将来也能结个善缘,未来在有什么资产销售,基金销售任务也好让客户购买。

    然而,今天主动来开户的这些人目标都很明确。

    那就是买入银种子酒!

    各种消息从四面八方传递出去的时候,有人不屑一顾。当然也有些人觉得是个赚钱的门道,愿意那些钱来试一试。

    当然也有动作慢了的客户,眼睁睁看着银种子酒直接冲到了涨停板的位置上。那种与赚钱失之交臂的感觉,让人忍不住顿足捶胸埋怨自己太磨蹭……

    此时,银种子酒的盘口挂单比平日里多了一倍不止,大大小小的买单顶在盘面上,让懂行的人对后市充满了信心,让不懂行的人觉得虽然看不懂是个什么状况,但看起来好像很厉害。

    王启凌盯着银种子酒,微微皱了皱眉头歪头嘀咕道:“哥,现在盘面分明是有人心急把买单报出了高价。涨停这么长时间了,除了零星几张小卖单被丢出来迅速吃掉,几乎没有什么大卖单出现……这是和李炎判断的好像不太一样啊?后面分明是还能接着涨吧!”

    说完这话,王启凌一脸肉疼的摸样撇了撇嘴。

    想着在最低点一把全都卖掉的那些筹码,王启凌觉得李炎简直就是意气用事。现在这局面也是李炎搞出来的,可自己手里一股都没有竟然造势把银种子酒给托起来了。

    当初手里有股票的时候,竟然砸盘折价把手里的筹码给了李小腾!

    只是想想,王启凌就觉得搓火。

    “吴总,咱们就这么坐这里干看着吗?”王启凌歪头冲坐在角落的吴知霖问了一句。

    低着头,手里摆弄着手机的吴知霖听王启华冲自己说话。抬头盈盈一笑又低头摆弄起自己的手机。

    王启凌咧着嘴乜了眼她的手机屏幕,此时吴知霖……正在玩跳一跳。

    一旁的王启华在键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随便敲击着,见自己弟弟此时就好像椅子上有根钉子一样的摸样,摇摇头小声说了句:“在资本市场里,你知道什么样的状态最舒服吗?”

    “有钱……”王启凌叹口气,冲自己哥哥回应了一句之后,刚要辩解两句。就听王启华嘿嘿一笑说道:“是的,满仓最忐忑,仓位越轻思路也就越清晰。道理你懂……其实很多人都懂。但是能心手合一的人,不多吧?”

    “心手合一懂不懂?”李小腾坐在自己办公室里,握着手机正在和电话那头的李大保念叨着盘面情况。崔晓燕走到李小腾旁边俯身给他茶杯里又倒了些深红色的普洱茶。

    崔晓燕转身要走,就听电话里传来了李大保说话的声音。

    “腾哥,涨停已经盘了这么长时间了,今天也是奇怪了!可出手套现的人竟然非常少,如果是在平日这么拉升股价,早就出现大笔的买盘了。这和咱们麟腾系以及后面的那些机构收购了很多筹码虽说有些关系,市场里的流通盘少了,但是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太正常!”

    李小腾嘿嘿一笑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咱们挂点单出点货?”

    电话里的李大保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要是我的话,我会选择挂单出货。”

    “既然我答应李炎了,那这段时间就送给他表演。我也想看看李炎究竟能弄出点什么名堂。不光你不要动,一定要给跟在你后面的那些机构负责人都打好招呼,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给李炎护盘没问题,但是谁要是找麻烦,那就别怪我翻脸。”

    说完这话,李小腾看了眼银种子酒之后继续说道:“我这边把手续处理完之后,会赶在收市之前会跟银种子酒联合推出一个新公告。”

    “公告?”如果李小腾这边推什么新公告,李大保绝对会知道。

    但现在跟自己猜说下午要推出新公告,这就不得不让李大保多想了。

    “没什么,我就是帮李炎加把柴。让火烧的更旺一些!”李小腾说完这话之后,比较随意的又与李大保沟通了几句之后这才挂断电话。

    才腾出手,端起崔晓燕给自己泡的红茶。李小腾刚朝嘴里灌了一口,这口茶还没来得及咽下去,李小腾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微微一皱眉头他探手接过电话喂了一声。

    “腾哥,刚刚咱们的光纤传媒出现了异常交易情况,股价不到一个小时就涨了百分之四,足足一块多钱呢!”公孙起有些焦急的冲李小腾汇报了一下。

    李小腾歪头看了眼显示器屏幕,手指尖在键盘上快速跳跃敲击了几下后。随即用肩膀和脑袋夹着电话听筒,双手已经熟练的拿起办公桌上一份关于光纤传媒的明细说道:“你继续说,我在听。”

    光纤传媒这家公司是当初李小腾拿下来的传媒公司,主要目的其实是想为自己女人赵薰捧红。当然善于资本运作的李小腾从光纤传媒的资本市场上赚到的钱,甚至比赵薰赚的更多。

    看了几眼光线传媒的明细表之后,有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翻阅了一下目前K线走势与资金情况后。李小腾这才继续说道:“光纤传媒的买单虽然多,但是成交量不多,有人吃进可并不明显。”

    李小腾冲电话对面的李大保回应了两句之后,自己微微一愣。

    如果说大张旗鼓,拉开架势一副就要干的情况摆在李小腾面前,他似乎都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此时越不明显的走势,越让人觉得有阴谋!”

    麟腾旗下基金控股的品种能抛掉的已经都在二级市场里完成了减持,唯独光纤传媒李小腾没办法减持,因为那就是自己的公司,自己也正好是其中最大的大股东。

    谁会在这个时候,跑来挖李小腾的墙角?就算锄头抡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但是这时候李小腾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后院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