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18章 抱大腿 1
    李炎做了什么,联系了什么人。不用他去刻意了解,早上的时候公孙起已经把资料发到李小腾的手机里了。

    “昨天他把一切能用的资源都用了,捧银种子酒今天走高。咱们麟腾系没动,那帮港资又在做多。他在一扇风点火没想到火烧的还挺旺。涨停……应该是他打算欲擒故纵吧!”李小腾说完话,目光瞄着显示器屏幕。

    似乎,他一双眼睛已经看透了一切。

    崔晓燕沉默了片刻之后,冲着李小腾问道:“现在弄成这样,港资确实已经不好下手了。除非他们想要追高价的筹码。不然在引来这么多关注之后,他们能做的只有观望或者把手里的筹码丢出来认输离场。

    短线冲击过后的股票,结果大多是一地鸡毛的话上一个短暂的句号。

    虽然也有短线客跑来刀口舔血,但结果一般也是硬币的正反两面罢了。

    李小腾挠了挠头,冲崔晓燕苦笑道:“我确实没想到今天会玩的这么大,刚刚练箭的时候我还在想……是不是应该压制一下价格,挂个大卖单把那些买单扫空,打击一下购买者的热情。”

    点点头的崔晓燕虽然没说话,但是看表情也知道她在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打压一下吧……”李小腾沉吟了一句接着说道:”市场本来就不好,银种子酒现在又走成这样,我相信市场上那些逐利的短线小机构或者散户们会因为见到银种子酒的股价飙升发起追逐。现在关注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如果继续涨上去,很容易会引来更多人关注。当价格高到一个程度的时候……”

    崔晓燕把手里的文件放在说上,扭头冲着李小腾问道:“你担心港资会扔下银种子酒套利走人,弄一个乱摊子给咱们对吧?”

    “嗯,其实我也想银种子酒那边的大股东们会怎么做。很难保证他们不会也反高位做些什么。毕竟他们手里也是有股份的。虽然签署了二级市场回购的契约,但是他们运作手里的股票并不违规,只承担道德风险……”

    银种子酒的筹码,大多数在市场上流通,少部分在银种子酒的那些大股东手里。

    “卖单!一万手的卖单……腾哥你看……”崔晓燕眼角的余光看到显示器屏幕上的交易后,下意识冲李小腾喊了一句。然而没等李小腾走过来,盘面上那一万手的卖单已经被多头吃掉了。

    “是李大保卖的?”李小腾走到办公桌旁边,歪头看了一眼之后。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不应该是李大保吧?不是说今天观望吗……如果是他出手了,总应该会跟我打个招呼吧?”

    李小腾拿起电话,联系了李大保。

    “大保,刚刚盘面上出了一万手的大单,你看到了吗?……哦?你也看到了是吗?嗯,今天暂时不动。公孙起要和我说话?”李小腾握着电话联系的时候,崔晓燕顺手给李大保倒了一杯红茶。

    短起茶杯喝了一口,李小腾接着冲电话里说道:“我刚才想了一下,股价上涨对咱们有好处……是的,那些从李炎手里收来的筹码,基本就是那些港资的成本价。恩……当然能赚一笔。继续上涨起码会增加港资的恶意收购难度,他们想要吸纳股票,就需要付出越来越多的现金。这个李炎这次也算帮咱们了。”

    等李小腾挂断了电话,崔晓燕这才缓缓问道:“李小腾到底要干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呢?”

    李小腾笑了笑说道:“他是想让咱们欠他一个人情……你等着吧,我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联系咱们了。”

    “联系什么联系啊!”

    张老师冲着李炎哭笑不得的嘀咕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直接上来就好了,你不是知道我在这边吗?”

    毕佩琳在旁边哼声说道:“国泰证券,很厉害吗!我们来了,差点把我们给乱棍打出去。”

    李炎呵呵笑了笑,随着张老师走到中户室的最深处。看了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众人冲李炎打了声招呼。

    一番客套之后,李炎坐在张老师的办公桌前面,回头看了眼中户室正在偷偷瞥自己的那些投资人后,回头冲张老师说道:“这时候找你好像有些冒昧。”

    “哪儿的话,本来就是邻居吗。”张老师陪着笑和李炎闲聊了几句。

    李炎没把话题引到正题上,张老师同样也只是陪着李炎随便闲聊。

    听着身后中户室里的窃窃私语,李炎笑了笑说道:“你觉得这次银种子酒能涨多少?”

    张老师皱着眉头看了李炎一眼,随后苦笑道“这次李总手里的银种子酒应该是赚到了吧?涨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么涨下去应该会出问题的。毕竟李总应该也不是只做一时吧?”

    此时,李炎手里已经没有任何银种子酒股票的事情,张老师等人是不知道的。

    “我其实也是想想让他涨,后面肯定要收账的。你想的没错,这次拉起来,主要是因为有人在撬盘子。”李炎说话的时候,注意到张老师眉头渐渐紧皱,李炎随后接着说道:“来了一帮港资……我后面肯定是要让他们把利润吐出来的。现在是欲擒故纵……”

    “纵……李总打算纵他们多久?”张老师心头一动,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纵多久?纵到他们忍不住出手吃货吃不下为止!”李炎说话的声音不大,仅仅他和张老师两人能听清楚。

    “那这么说……李总过来是特意关照我的?”张老师心跳开始加速,李炎的话说的很清楚,言外之意是告诉自己大胆买入。

    “当然,我也是让张老师关照我一下。”李炎话音一落,张老师更茫然了,自己怎么关照李炎?

    李炎没等张老师问自己,直接伸手指了指头上的天花板道:“张老师帮我引荐一下楼上的那些人呗。”

    虽然他不明白李炎找上面的人做什么,更不明白他怎么突然亲自跑过来关照自己,但张老师得了李炎的好处,能说不吗?更何况后面还要仰仗李炎……

    既然抱上了李炎的大腿,张老师觉得自己就得把这条大腿抱的死死的。找本站搜索&amp;quot;&amp;quot;&amp;amp;nbp;或输入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