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04章 跟风吃进
    眼睛里仿佛给灌了辣椒水一般,阵阵困意袭来。李炎努力的想甩甩头把这种困意甩出去,更想让自己清醒过来。

    但是酒精的魔力可不是一般人的意志所能抵抗的。

    李炎本来就不怎么喝酒,过去在券商工作的时候中午如果没有极为特殊的原因李炎滴酒不沾,为的就是一个清醒的午后。

    晚上偶尔李炎会和同事朋友们小酌上两口。但今天在王府井大酒店这么“豪饮”,次数少之又少。

    熊总是不是酒精考验的老运动员,李炎并不清楚。但是今天这一醉,李炎还没意识到代表着什么。脑海想的也只是既然如此了,那总的清醒着在……补一次吧?

    可惜,想法很好。可李炎却不争气的又睡着了。

    “嘶……”

    感觉晨光撒在自己脸上,李炎闭着眼睛用力挤了挤之后,微微眯眼朝着窗外看了一眼。

    忽然,脑海中的睡意全消。

    李炎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一切,王府井大酒店客房里浮现在李炎的眼帘中。

    “卧槽!”本来一脸懵逼的李炎突然往身旁看了一眼。

    大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旁边哪里还有上官轩月?

    昨天晚上半夜醒了,上官轩月是不是在我身边来着?昨天晚上她是不是说……她说什么来着?

    根本就不记得上官轩月对自己说过什么话了,宿醉的感觉让李炎如大病初愈。

    纵使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李炎依稀记得上官轩月好像和自己躺在同一张床上来吧?

    好像上官轩月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那意思是不是自己和上官轩月有了发生那啥那啥了?

    啪啪啪的话,得有作案现场吧?

    想到这里,李炎猛的撩开被子。自己依旧一丝不挂,但床榻上的床单却雪白如缎子一般。

    “难道是在做梦?”李炎心里嘀咕了一句,坐起身子在床下想找自己衣服。

    目光一撇只见旁边的沙发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一落衣衫。旁边还挂着一套黑色的西服。

    李炎翻身下地,小跑着抱起衣服开始快速穿戴着。

    这些衣服都是新的,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李炎一切都穿好之后。看着面前这套西服沉吟间,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手边还有一折信纸。

    信纸被折放在一旁,迷迷糊糊之间李炎差点就错过了。

    展开信纸,只见上面一行行娟秀的小字。一看就是女人的字迹……

    “昨天晚上你喝多了,把衣服也吐脏了。我给你准备了新衣服,不太清楚你衣服的尺码,如果不合身也不给你换了。”

    李炎苦笑了几声,拿起手机本想给上官轩月打个电话,但最终这个电话也没拨出去。

    放下手机梳洗过后,李炎穿好西服在落地镜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这身衣服把自己勾勒的英俊帅气,上下打量几眼之后最终李炎转身推门走出了房间。

    本来拿着房卡要去退房,李炎走了十几步,绕过一辆服务员的手推车之际,只听开着门的房间里有个服务员哼声说道:“昨天晚上大半夜竟然让我换床单,你说这些人都什么毛病?”

    另一个服务员咯咯轻笑道:“干完了又不是不能睡,洁癖呗!”

    “啐……”

    李炎脚步一顿,眉头微微一皱不等其思索之际兜里的电话响了。

    “你怎么还没过来?”毕佩琳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急切。

    “出了什么事儿吗?”李炎沉声冲其追问了一句,紧接着就听毕佩琳说道:“现在所有人都到了,马上就要开盘了。今天怎么做大家都在等着你拿主意呢!”

    李炎赶忙哦了一声,冲着电话里说道:“我马上就到,在我回去之前你告诉大家不要管今天盘面上发生了什么情况,大家只需要慢慢的等就可以了。”

    “等什么?”毕佩琳朗声追问了一句。

    “我会回去!”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挂断了电话快步拿着房卡退了房后,在酒店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知春路。

    坐在计程车的后座上,此时司机正在收听交通广播。

    主持人插科打诨,尽量想让拥堵在路上的人们放松心态。

    李炎失神间,就听收音机里传出阵阵歌声:“早知道是这样,像梦一场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是梦吗?”李炎小声呢喃了一句,手摸着兜里的手机轻轻摩挲了起来。

    知春路。

    翔哥站在门口抽烟,见到快步走过来的李炎后,连忙把手里的香烟往地上一扔,迎了几步冲李炎说道:“你可来了!现在所有人都在等你呢。”

    李炎看了眼翔哥,点点头嗯了一声问道:“怎么样了?”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所有人都来了。”翔哥跟在李炎身旁,一边朝着操盘室走翔哥一边说道:“我听说你在丽江把红塔证券的首席分析师给弄过来了?”

    “你是说吴皓吗?算是吧……”小声回应了一句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那人今天来的时候情绪有点不太对,我看那衰样……”翔哥话还没说完,李炎脚步慢了几分问道:“你是觉得他有什么问题吗?”

    “这种人不稳当,留在身边弄不好出点什么不踏实的事儿出来就麻烦了。”翔哥话音一落,李炎好奇的补了一句:“不稳当?”

    “你知道神经病砍人不犯法吧?”

    翔哥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李炎听了感觉有些刺耳……

    推门走进操盘室,房间里所有人都已经做完了各项准备工作。

    王启凌和王启华两兄弟正坐在显示器前,对着屏幕上的走势图戳戳点点。

    毕佩琳和吴知霖二人还是那样并肩而坐。

    “你可算回来了,你瞅瞅大盘现在跟抽风一样时不时的冲高拉一下,银种子酒走势今天似乎止跌明显。看情况我感觉是不会再跌了。”毕佩琳抢先说了下情况之后,冲着李炎哼道:“真不知道哪个温柔乡把你迷住了。”

    讪讪一笑,李炎什么都没解释只是点了点头。

    王启凌这时候忽然冲李炎问道:“都在买,咱们跟风吃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