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97章 合同
    “你问我吗?”抬手指着自己鼻子尖的,李炎笑嘻嘻的冲这个年轻人反问了一句之后,不等他回应随后接着说道:“我就是李炎。”

    “你是李炎?”坐在李炎身旁的年轻人就好似踩啦尾巴的野狗,原本苦哒哒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

    李炎甚至都没明白,人的表情怎么能变的如此之快。

    在二人说话之际,有几个人走到了他们二人之间。其中一个看上去很猛的男人冲年轻人问道:“小兄弟,你是那个机构的?我们的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

    姜迪亲自带着安保人员冲这年轻人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名字?”这年轻人一脸愕然的抬头看了姜迪一眼,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只听他吱吱呜呜的与降低对答了两句之后,随即被姜迪等人客客气气的请到会场外面去了。

    至于到了外面之后会发生什么,李炎看在眼里但也没多去多想。

    对于这种混进来诚心搞事情的人,想来李小腾的人不会彪呼呼的请警察叔叔帮忙调查吧?

    李炎看在眼里,在座参会的人同样也看在了眼里。

    随后会议推进的很顺利,大家基本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在大盘如果继续下跌,在场的所有人要追加资金收购并且护盘银种子酒。这本身就等于是在稳定股价了。

    同时也因为有李炎这个抛盘的事情被揭了盖子,李小腾也对所有人承诺,如果有谁不想要筹码了,也可以和他约定价格直接交易。

    李小腾能站出来带头护盘,对这些机构负责人来说本身就是天大的利好,再加上他也承诺可以回收更大大刺激了所有机构投资人继续持股的决心。

    将来收购完成,借壳上市之后的利润点和想想空间,所有人一致认为足以把目前的价格推上新巅峰。

    所有人都明白,就算产品不好。他们的资金与能力也足以把银种子酒运作的漂漂亮亮。更何况还有天朝上品这种好酒垫底!

    至于李炎的离场更成了大家心中的笑柄。只不过没人当着李炎表现出来罢了。

    开始护盘,也就是说李炎不可能以更低的价格再拿到筹码了。如果李炎想要再拿回这些筹码,只能以更高的价格在市场上收购,因为所有人都会紧紧攥着自己的筹码不松手。

    从吸筹至今,市场上能撬动且搞到的筹码其实已经被大家弄的差不多了。剩下那些流通的筹码不是在银种子酒企业股东手里,就是在他们内部的员工手里。剩下少量筹码也基本都是那些僵尸账户在压箱底。

    会议结束之后,李小腾走到李炎身边笑着点了点头,简单客套了两句之后李小腾就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那个年轻人虽然不值一提,但是他是怎么进来的。有是揣着什么目的来这里的,很多事情必须要搞清楚。李炎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是李小腾,碰上这种事儿也会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不少人从李炎身边过的时候也会打个招呼,甚至也有人给李炎再给李炎名片。但是李炎看的出来在,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大多隐含着看笑话的意思。

    一个亿的车票,股价他们都在想:李炎能不能再搞到一个亿的筹码都不一定了。

    随着众人出了会场之后,李炎看着这些机构负责人陆陆续续的驾驶或者乘坐豪车离去,自己站在路边掏出来一颗红虾酥糖刚拨开糖纸要塞到嘴里的时候。身后有个人说道:“李总,我能跟您聊聊吗?”

    吭哧……

    李炎差点被把嘴里的糖给喷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坐在自己前两排的某个人。

    这人李炎印象很深刻,好像叫张军生。金丝边的眼镜中年人特有的地中海发型,魁梧的身材外加一双闪烁着“诚恳”的大眼睛。

    “嗯,张总是吧?”李炎赶紧冲张军生点了点头。

    张军生没想到李炎竟然记得自己名字,一时间很高兴。其实李炎也不确定这地中海中年男的名字,只是先试探一下罢了……

    “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李炎冲张军生客客气气的问了一句。

    张军生点点头,冲李炎说道:“我请李总吃个饭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李炎没拒绝,也没答应。

    这张军生找自己干嘛?出了今天会场这档子事儿,李炎已经能隐隐感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味道。甚至自己觉得有股势力好像在扑过来,捉妖盟内部的事情还没搞定,李炎不希望自己又掉进别的坑里。

    当然,有些事儿自己了解一些似乎也不是坏事,起码能躲躲坑也是好的。

    张军生似乎看出了李炎的顾虑,憨笑着用手捋了捋他的发型说道:“李总不用多想,我找你主要也是想把手里的筹码减持一部分。”

    李炎一愣,看了眼张军生问道:“您也想减持?”

    “是的,银种子酒……有点烫手了。”张军生说完这句话,看着李炎一脸狐疑的表情说道:“我想你应该能理解老哥哥的想法吧?我觉得应该也只有你能理解我。”

    李炎没多说什么,只是问了句:“您找我……我能把你做点什么呢?”

    “老哥哥想打听一下收购的细节。”张军生说完这话,李炎下意识一皱眉头道:“他今天在会场上不是说了吗?你可以找他……找我?我又不收购。”

    “是吗?你现在手里没有筹码了不是吗?而且你离场的时候李小腾可还没放出护盘的利好消息吧?这应该和你的计划不一样吧?”

    张军生憨厚的笑容中,透出了一丝狡诈。

    李炎用手机扫了张军生手机上的二维码,成为了好友也拿了一张名片。

    只不过二人没在多谈什么。

    夕阳最后温情地瞥了一眼匆忙的京城,渐渐消失在了地平线。

    李炎站在路边,嘴里咀嚼着红虾酥糖翻看着张军生朋友圈里那些鸡汤文,身在匆忙拥挤的人群中看着他们来来往往,一时间有些忽然觉得有些孤独。

    京城的夜已经舒展起来,李炎也没来得急多孤独一会,他手机就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李炎想来不是卖房就是理财要不就是什么提升学历的各种推销电话。

    都说这年头信息泄露的厉害,但李炎也明白一个道理。很多“低端人口”组成的销售大军,他们能顺着电话的尾号孜孜不倦的营销他们的产品。

    华夏劳动人民的韧劲不容小觑。

    “李炎!”上官轩月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昂?你……上官姐姐有事儿吗?”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哪儿的话。”

    “请你吃饭来不来?王府井大酒店!”

    “等我!”

    对于上官轩月这个管委会的当家人,李炎有种没来由的亲近感。说不出是因为想得到管委会的支持,还是说李炎对上官轩月有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总之,那种感觉很奇怪。

    其实如果细细剖析一番不难发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且上官轩月的生活方式,生活品质以及阶层和李炎完全就不在一个位面之间。卑微?爱慕?亲近?

    所有一切东西柔和在一起,让李炎产生了想远观不忍亵渎但有想征服的感觉。

    总之,这东西说不好。未来,李炎也不知道……

    看着上官轩月给的地址和门禁二维码,李炎懵懵懂懂的来到了王府井东方广场某座十六层。

    一间三十余平方米、奢华高调的办公室里,李炎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坐在沙发里等待着上官轩月。

    办公室朝向长安大街,大玻璃落地窗,俯首窗外,车水马龙,闪着夜灯的车流排成了数条火龙,蠕动前行。

    环视办公室,李炎觉得当初装修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应该也是极费了一番心思。

    办公桌椅全是雕刻着翔云花纹的红木,虽然不知道红木在狠炒了一把之后,一波十八折的今日价值几何。但这东西应该永远不会是寻常百姓所能拥有的。

    墙上还挂的东西,李炎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些年四处找寻的一些墨宝和竹雕,不过灯饰却是繁复的欧式样式,衬出些许典雅来。看的出来这间办公室应该是找文化人帮忙设计的。

    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李炎站起身子走了几步看了看情况。忽然听到隔壁传来阵阵粗口。

    李炎站子墙壁旁边,隐隐绰绰听到有人朗声叫骂道:“你们是脑子进水了吗?煮熟了的鸭子还能飞了?那是八千万的合同!为了这个单子,咱们的人专门跑了几趟?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懂吗?”

    “这是上官轩月的声音……”李炎一咧嘴,忽然有点毁三观的感觉。毕竟自己心中的女神也骂人让李炎有点无语。不过想来,都是人,都是女人……

    不过很快,就听上官轩月微微松了口气说道:“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是对方总是纠缠那个案子,广告部的人说案子不到位,他们老板不点头就没法签。”

    “案子?哪个案子?”上官轩月瞬间有些愕然。

    “就是他们申诉到最高法院的案子,涉及三个亿的那个。”有人轻声提醒道。

    上官轩月在房间里重重拍了下桌面。

    第一次去见这个客户时,本来没有想着签八千万万元的单子。去之前,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可以签两千万元的现金广告投放合同。

    …………………………

    总之,这东西说不好。未来,李炎也不知道……

    看着上官轩月给的地址和门禁二维码,李炎懵懵懂懂的来到了王府井东方广场某座十六层。

    一间三十余平方米、奢华高调的办公室里,李炎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坐在沙发里等待着上官轩月。

    办公室朝向长安大街,大玻璃落地窗,俯首窗外,车水马龙,闪着夜灯的车流排成了数条火龙,蠕动前行。

    环视办公室,李炎觉得当初装修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应该也是极费了一番心思。

    办公桌椅全是雕刻着翔云花纹的红木,虽然不知道红木在狠炒了一把之后,一波十八折的今日价值几何。但这东西应该永远不会是寻常百姓所能拥有的。

    墙上还挂的东西,李炎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些年四处找寻的一些墨宝和竹雕,不过灯饰却是繁复的欧式样式,衬出些许典雅来。看的出来这间办公室应该是找文化人帮忙设计的。

    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李炎站起身子走了几步看了看情况。忽然听到隔壁传来阵阵粗口。

    李炎站子墙壁旁边,隐隐绰绰听到有人朗声叫骂道:“你们是脑子进水了吗?煮熟了的鸭子还能飞了?那是八千万的合同!为了这个单子,咱们的人专门跑了几趟?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懂吗?”

    “这是上官轩月的声音……”李炎一咧嘴,忽然有点毁三观的感觉。毕竟自己心中的女神也骂人让李炎有点无语。不过想来,都是人,都是女人……

    不过很快,就听上官轩月微微松了口气说道:“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是对方总是纠缠那个案子,广告部的人说案子不到位,他们老板不点头就没法签。”

    “案子?哪个案子?”上官轩月瞬间有些愕然。

    “就是他们申诉到最高法院的案子,涉及三个亿的那个。”有人轻声提醒道。

    上官轩月在房间里重重拍了下桌面。

    第一次去见这个客户时,本来没有想着签八千万万元的单子。去之前,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可以签两千万元的现金广告投放合同。

    “案子?哪个案子?”上官轩月瞬间有些愕然。

    “就是他们申诉到最高法院的案子,涉及三个亿的那个。”有人轻声提醒道。

    上官轩月在房间里重重拍了下桌面。

    第一次去见这个客户时,本来没有想着签八千万万元的单子。去之前,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可以签两千万元的现金广告投放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