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88章 断头铡
    李炎如果让上官轩月知道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大盘崩盘,个股暴跌的时候我回来?

    上官轩月如果问:你怎么做到让大盘崩盘,个股暴跌的?

    李炎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上官轩月了。

    自己难不成实话实说:我找了李小腾,自己把手里所有的货折价卖给他?所以对方把银种子酒打的接近跌停。而且还找了交易局的云凌。让他帮忙把大盘引爆下行?

    每个人手里总要有几张底牌,有一张王牌。

    李炎就算再怎么迷糊,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底牌和王牌给上官轩月看。

    “哦,然后呢?”上官轩月反问了一句。

    李炎苦涩一笑说道:“后来你这不就看到我了吗?我也是想平静一下,然后在回去。”

    上官轩月扭着头,表情间略显诧异的看了李炎几眼后,忽然笑了笑问道:“既然不愿意说就算了。李小腾当时在油轮上不是说到带大家做项目吗?我记得当时你好像也参与了是吧?”

    听了这话,李炎点了点头。

    上官轩月笑着问道:“你也亏了不少吧?”

    李炎一点都不吃惊上官轩月为什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现在参与银种子酒的那些机构们应该都被套在里面了。似乎没谁独善其身,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应该也算是上官轩月嘴里那个不听指挥的吧?

    至于那些听指挥的,现在全都折了……

    圈子有什么传言或者风言风语,李炎觉得太正常不过了。如果没人说话,反而不正常了。

    “我现在虽然也是泥菩萨过河……”上官轩月说话的时候,李炎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端起咖啡杯优雅的抿了一口之后接着说道:“如果你那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李炎连忙点头道了声谢,毕竟能把话说道这份上。不管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对于李炎来说都是一句暖心的话。

    其实捉妖盟内部一片散沙,可管委会何尝没有面对内部冲突的问题?

    “我最近就住在京城,相信咱们一定能找到共同话题的。”上官轩月说完这句话,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缓缓放在了桌面上。

    李炎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京城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名片。

    “我就住在这里,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上官轩月说完话之后,起身迈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李炎看着上官轩月的背影,自己也明白她应该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毕竟改组一个地域性的分支机构,这可不仅仅需要有魄力。更多的还需要智慧以及时间!

    二者,缺一不可。

    看着渐行渐远的上官轩月,李炎轻轻摸了摸自己面前的咖啡杯。心中感慨:要是上官轩月想起这个杯子我刚才用过了,她心里会怎么想呢?算不算间接的么么哒了一下?

    而上官轩月往大门走去的时候,因为是背对着李炎所以她很干脆的抬起手,雪白的柔荑轻轻**着自己朱红色的唇瓣,表情间似在回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某些美好和甜蜜。

    当然,这一切李炎自然是不知情的。

    看了眼大盘走势图,此时已经跌幅接近百点。一根硕大的长长大阴线,在盘间看上去就想是断头铡。

    断头铡是股票术语,特指一根长阴K线,跌破几根均线,形态上类似一把铡刀切割均线。大盘走出的长阴线就是典型的断头铡形态……

    此时很多投资人已经在盘面中发出了类似的评论:断头铡出现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要调整一段时间,单根K线能给出很明确后市变化的不多,断头铡是其中一种!

    ……%………………

    上官轩月如果问:你怎么做到让大盘崩盘,个股暴跌的?

    李炎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上官轩月了。

    自己难不成实话实说:我找了李小腾,自己把手里所有的货折价卖给他?所以对方把银种子酒打的接近跌停。而且还找了交易局的云凌。让他帮忙把大盘引爆下行?

    每个人手里总要有几张底牌,有一张王牌。

    李炎就算再怎么迷糊,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底牌和王牌给上官轩月看。

    “哦,然后呢?”上官轩月反问了一句。

    李炎苦涩一笑说道:“后来你这不就看到我了吗?我也是想平静一下,然后在回去。”

    上官轩月扭着头,表情间略显诧异的看了李炎几眼后,忽然笑了笑问道:“既然不愿意说就算了。李小腾当时在油轮上不是说到带大家做项目吗?我记得当时你好像也参与了是吧?”

    听了这话,李炎点了点头。

    上官轩月笑着问道:“你也亏了不少吧?”

    李炎一点都不吃惊上官轩月为什么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现在参与银种子酒的那些机构们应该都被套在里面了。似乎没谁独善其身,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应该也算是上官轩月嘴里那个不听指挥的吧?

    至于那些听指挥的,现在全都折了……

    圈子有什么传言或者风言风语,李炎觉得太正常不过了。如果没人说话,反而不正常了。

    “我现在虽然也是泥菩萨过河……”上官轩月说话的时候,李炎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端起咖啡杯优雅的抿了一口之后接着说道:“如果你那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李炎连忙点头道了声谢,毕竟能把话说道这份上。不管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对于李炎来说都是一句暖心的话。

    其实捉妖盟内部一片散沙,可管委会何尝没有面对内部冲突的问题?

    “我最近就住在京城,相信咱们一定能找到共同话题的。”上官轩月说完这句话,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缓缓放在了桌面上。

    李炎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京城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名片。

    “我就住在这里,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上官轩月说完话之后,起身迈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李炎看着上官轩月的背影,自己也明白她应该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毕竟改组一个地域性的分支机构,这可不仅仅需要有魄力。更多的还需要智慧以及时间!

    二者,缺一不可。

    看着渐行渐远的上官轩月,李炎轻轻摸了摸自己面前的咖啡杯。心中感慨:要是上官轩月想起这个杯子我刚才用过了,她心里会怎么想呢?算不算间接的么么哒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