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86章
    九点五十八分,麟腾系接了银种子酒的盘。

    十点钟,大盘准时暴跌!

    一切,在王启华等人看来就“如同设计好了”一般。

    当大盘开始跳水下跌的时候,其实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集中在了操盘室的大门上。

    银种子酒暴跌,大盘崩盘。在昨天盘面争执后,李炎做出暴跌的预测时,所有人都觉得李炎只是恼羞成怒的一句气话。

    甚至当李炎甩门而去的时候,坐在旮旯角落里的操盘手们甚至打算看李炎的笑话,不少人在事后离开了操盘室时还议论李炎以什么姿态回来。

    当然,除了那些操盘手们在等着看李炎的笑话外,王启凌王启华两兄弟同时想到的则是后面怎么办!

    后来看着吴知霖直接追了出去,毕佩琳愣了愣之后也快速跑出了操盘室之后,王启华和王启凌二人更纠结了。而坐在一旁的杨牧野想的则更多。

    后面怎办!

    李炎怎么会突然变的这么不成熟?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说?自己虽然说的模棱两可,并没有明确的站在李炎这边无条件的支持他。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他好吗?

    不论他选择做多还是做空,自己最后都会支持他的。

    这么摔门直接走又算什么?

    大家没人相信崩盘、暴跌。可谁都不相信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一早开盘,银种子酒直接韭菜收割机的势头砸盘而下。随后银种子酒的盘面上突然涌现的大单,更是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那一刻,唯独吴知霖和毕佩琳似乎有备而来。

    早盘毕佩琳接过了指挥权,而吴知霖又如此支持她的时候。王家两兄弟和杨牧野明白这些事儿背后一定有李炎才主导一切。

    银种子酒暴跌了,大盘也开始急挫。李炎在这时候也算是完成了他的诺言,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操盘室后。所有人甚至没想好怎么面对李炎。

    操盘室的门被拉开。

    此时操盘室里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古怪,有人微微挑了挑眉头,有的人眯着眼睛,操盘手此时都在侧目看着被拉开的房门。

    如果说,谁此时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或许只有吴知霖一个人吧?

    毕佩琳此时都满脸激动,以期待的眼神死死盯着操盘室的大门。

    “吴总……”翔哥挺着肚子咧着嘴,缓步走进了操盘室。

    “吴总,外面跟本就没李炎的影子啊!这个……这个我刚才转了好几圈都没看到他。打他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翔哥哭笑不得的迈步走进操盘室之后,直接来到了吴知霖的面前。

    “妈蛋……”

    不知道是谁小声咒骂了一句。

    王启华表情古怪的歪头看了眼李翔之后,目光再次看了眼敞开的大门。

    “哥,咱们怎么办?现在大盘一直在杀跌!”王启凌有些着急的小声冲王启华问了一句。

    “怎么办?”万启华眉头一挑,歪头看了眼自己弟弟之后,冲着坐在吴知霖身旁的毕佩琳小声说道:“毕大小姐……你说咋办,就咋办吧。”

    毕佩琳翻了翻白眼,自己看着眼前显示器上的银种子酒。股价此时贴着跌停的位置缓缓随时间延伸。

    这种贴地飞行的走势,毕佩琳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吴知霖这时候轻轻拍了拍毕佩琳的腿,轻声鼓励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剩下的事情……等李炎回来吧。”

    “李炎?他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在哪儿呢。外面堵车这么严重,他不会堵在路上了吧?”毕佩琳一脸无奈的哼了一声时候,歪头看了看墙壁上的挂表,最终脸色幽怨的叹了口气。

    李炎坐在知春路必胜客餐厅中,手里端着红茶惬意的轻轻抿了一口之后。这才歪头瞅了眼放在抹茶蛋糕边的手机。

    屏幕间,此时显示着大盘指数的走势图。此时下行幅度在手机那方寸间的屏幕中显示的并不是很明显。虽然此时大盘的跌幅已经超过了四十点,但李炎还是微微摇了摇头嘀咕道:“怎么还没跌?”

    必胜客餐厅里此时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男女对坐其间聊着人生,聊着兴趣爱好。不过大部分男女都是各怀心思,想的不过是最原始的那点事儿罢了。

    瞥了眼窗外严重拥堵的路段,李炎庆幸自己早早就来这里等待结果了。如果自己安逸的躺在床上真要睡个懒觉,看眼前的架势说不准下午开盘都到不了。

    李炎喝了口红茶,微微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餐桌。

    咔嚓咔嚓快速敲动键盘的清脆声音,已经持续了许久。

    李炎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多,身材清瘦的男人正埋头在笔记本电脑间。

    这种人在星巴克或者咖啡厅里比较常见,不是什么新闻撰稿人要不就什么文学作家。他们大多喜欢这种比较有格调的地方来爆发自己的想象力。

    李炎并没太在意,目光刚要转到自己手机屏幕上的时候。

    忽然就听身后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声是苹果的专用铃声,现在太多人拿着苹果手机故意不去更改铃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得他们的格调有多高,生活品质有多么的优越。

    可实际上呢?

    一个手机能代表财富,一个手机能证明幸福吗?

    “喂?我好不容易跑出来码点小说,不是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找我了吗?”李炎身后那人语气有些小激动的冲着电话里嘀咕了几句。

    就在李炎愣了愣神儿之际,后面那人忽然站起身子大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如果说刚才还是小激动,那现在的情绪完全就是那种……

    “什么?大清亡了?”

    “什么?大盘暴跌了?”

    李炎回身看了眼身后这个清瘦的男人,微微抿了抿嘴。所有的一切此时在李炎眼中不过就是红尘中的众生相。

    这人紧接着说道:“已经跌了块五十个点吗?大盘情况……咱们投资的etf没有护盘,反而跟着加速下跌了?这……好吧!不要着急,看看情况如果不对的话,只能先割肉减持一部分了。说不准后面还会扩大跌幅的。”

    这人在电话里吩咐了几句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炎看着他慌手忙脚的把笔记本电脑一合,甚至都没关机就塞进了电脑包里。

    “这下……我靠!”一边收拾电脑包,这人嘴里一边轻声嘀咕了两句什么。

    本来嘀咕的话语情若蚊音,此时他似乎又可以的压低了声音。所以李炎距离这人并不远,但已经听不清楚他嘴里嘀嘀咕咕的在念叨什么了。

    微微叹口气,李炎知道这人心一已经乱了。

    自己刚才在电话里吩咐着要减持的时候,李炎就知道今天这人亏定了。

    盘面确实在跌,但是李炎知道今天下午两点之后大盘将展开全面的反攻。

    现在杀跌的时候,恰恰也是收集筹码的时候。

    不过这情况,李炎也根本不可能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甲去透漏。

    李炎歪头看瞅了瞅桌面上的手机屏幕。大盘的跌幅还在持续扩大当中,此时离场的资金也越发的汹涌磅礴。

    此刻大盘中的资金纷纷开始离场,他们用行动诉说着恐慌摊头说恐慌,零丁洋里叹零丁。

    这些人如此反应其实再正常不过了,毕竟恐慌盘可以细分为获利恐慌盘和杀跌恐慌盘。

    李炎端起手中的红茶,看着走势图。心中思绪此时股指下跌到一定阶段时,市场中必然会涌出部分恐慌资金夺路而逃。

    但是,李炎也明白现在的情况,真正的恐慌盘应该还没有大举杀出。

    早期的恐慌盘,主要是源自于少量的前期追涨盘正在恐慌出逃,它们中有的仍然能获利与保本。李炎记得自己在交易局的时候云凌说过:有等到一些中长线筹码和严重套牢筹码开始不计成本的恐慌杀跌时,才说明市场已经临近历史性的重要底部。

    李炎看着手机屏幕轻声嘀咕了一句:“是底不反弹,反弹不是底!我到要看看机构们如何控制盘面吧。如果把局势稳定住,所用资金肯定不会是个小数目。”

    当有人盯着指数的起起伏伏的时候,有些人已经开始注意盘面别背后的原因。

    而是有些人注意原因的时候,有人已经开始思索纯碎的机构交易行为。有人在思索机构的时候,少部分人在琢磨资本的核心资金问题。

    但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一个重点,人心的推敲才是核心中的核心。

    就在李炎嘀咕资金的时候,他后面的人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准备离开了。

    李炎没在关注身后的这个人,而是瞅着盘面持续杀跌心中暗爽,当然他也开始琢磨自己什么时候会操盘室。

    忽然,李炎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李炎身后有人朗声问道:“我能理解你这是要跑路吗?”

    “上……上……”这人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此时盘面稍微震荡向上挑了一下之后,猛的一掉头加速下跌。

    眼前是大盘杀跌的场面,身后传来的声音更让人忍不住回头一探究竟。

    “开盘时间,竟然来必胜客写东西?”一个清脆的女声问了一句。

    咕噜咽口唾沫,这人结结巴巴的连忙回应道:“上……您听我解释。我今天……”

    这人在说什么李炎没关心,但那个女人的声音让李炎心里一惊。

    缓缓回头,李炎只见上官轩月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身后这人,而她身旁则跟着四五个身着西服的男人。

    上官轩月似乎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微微一抬眼就看到了正扒着沙发瞅着自己的李炎。随后微微有些吃惊的问了句:“你怎么也在这?”

    “我……我……我说我在吃饭,你信吗?”李炎说完这话,随后端起了桌面上的抹茶蛋糕冲着上官轩月扬了扬,那意思似乎想冲她证明我没骗你。

    原本上官轩月说话的时候虽然在笑,但是她身上充斥着浓浓肃杀的味道。

    而此时,当上官轩月看到李炎的时候。瞬间少了几分肃杀的决绝,笑容里多了几分柔和。

    上官轩月没回应李炎的话,两人相互对视了几秒钟谁也都没首先说话。最终还是李炎有点绷不住劲儿了,冲其问道:“吃了吗?”

    嘿嘿一笑,上官轩月冲李炎说道:“我要是说没吃呢?”

    “没吃?那……那还不容易,等你忙完了过来坐坐。我请你吃饭……”李炎冲上官轩月小声回应了一句。

    上官轩月冲着李炎嘿嘿一笑,随后冲着声旁的几人指了指那人说道:“这事儿你们处理吧。我去吃点东西!”

    跟在上官轩月身边的人都愣住了,大家似乎谁都没想到上官轩月竟然会这么突然的把众人扔在这里,然后具体事情交给旁人处理。

    跟在上官轩月身旁的几人之中,有人朗声问了一句:“大小姐,这事儿您看怎么处理?”

    上官轩月挥挥手,那动作仿佛只是挥掉了衣袖间的几粒尘埃。

    迈步走到李炎身旁,上官轩月侧目看了眼桌面。

    一杯红茶,一碟抹茶蛋糕外加两三样小吃。

    上官轩月走到李炎身旁,拉了把座椅直接坐在了李炎身旁笑着说道:“你可千万别跟我说,你在这里也是为了写小说什么的吧?”

    在上官轩月和李炎说话的时候,李炎就听有人惨叫哀嚎。

    回头在看了一眼,李炎发现原来刚才坐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男人,此时就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被硬生生拖出了必胜客餐厅的大门。

    “你怎么会来帝都的?人过来了怎么也不发个信息打个招呼呢?我好去接……”李炎笑了笑之际,顺势从桌面上拿起一份菜牌朗声冲上官轩月说道:“随便要点什么吃吧?”

    上官轩月冲李炎挥挥手,示意没必要客套而且自己现在也不太想太高调。

    说话间一歪头,她注意到了抹茶蛋糕旁边的手机。

    “跌了这么多?这摆明了就是有人主动的在杀跌大盘。”上官轩月话音一落,看了眼李炎紧接着轻笑道:“我最近要在京城待上一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