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72章 延续杀机
    “涨的这么好,不容易跌了……”

    “是吗?”

    此刻,京城南三环的东方夏威夷国际酒店里内的温泉池子里。高鹤天仰躺其中。

    这里的水取自地下三千八百米深的温泉水,据说出水温度是八十三度。水中富含着对人体健康有益的各种微量元素,具有很好的保养医疗作用。

    高鹤天扭头看了眼这口温泉畔的假山。此山有曲径似隐隐通幽处,“山顶”在隐隐水雾中似有一小亭。亭总坐一身着汉服的女子,正轻轻拨弄着面前的古筝。

    筝声瑟瑟,细听……

    “小爷,这么有意境的地方。你让妹子弹一曲枉凝眉也能能匹配着里,魂斗罗这种……是不是有点忒出戏了?”

    “魂斗罗怎么了?我就喜欢这调调!”小爷高鹤天任性的冲身边的元吉反问了一句,目光中透着淡淡的不屑。

    元吉咋舌,突然觉得自己真有点得寸进尺了。

    小爷高鹤天把自己约来泡温泉,自己竟然飘飘然激动了。自己身边这个此时一副小狮子模样的大男孩,又哪儿是什么寻常人?

    “还是说说怎么跌不下来吧。”小爷一撇嘴,身子在温泉里中翻腾了一下之后,歪头冲元吉问道。

    元吉连忙说道:“现在李炎已经成为了捉妖盟里微妙的平衡,虽然不少人说支持李炎,说什么听从他的号令支持盟主,但是捉妖盟里那些人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李炎这个招财猫一样的吉祥物的地位已经巩固了,想撼动或者说动摇到时候势必会让捉妖盟现在这种微妙的平衡被打破。”

    “不破不立,破位后立。现在捉妖盟的资源摆在那里吃不到嘴里,你觉得我会善罢甘休?”高鹤天很直接的冲元吉问了一句之后。不等他回应自己随即接着说道:“东西你也看过了,到时候你的人只要配合我们动手就可以了。”

    元吉咋舌道:“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等一段时间之后你才会动手。这么快发动我担心准备的仓促反而出点旁的纰漏。”

    “纰漏?有什么纰漏!”高鹤天乜了眼元吉不屑的啐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李炎根基不稳,他身边又没什么人帮他。最可能成为阻碍的不过就是那个双面亦人吴知霖,只要没有吴知霖的庇佑,你觉得捉妖盟的人还会把李炎当成吉祥物吗?”

    “那……他们就反了?”元吉想了想,自己虽然问了一句但脑海里觉得好像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

    “不会,李炎只会成为传国玉玺一样被捉妖盟里的人争夺。到时候只要趁乱做点事儿……还怕捉妖盟的权柄落不到咱们手里吗?”高鹤天说完这句话之后,元吉突然说道:“吴知霖在圈子里号称双面亦人,这称号怎么来的小爷你应该也听说过。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我手里掌握了一张王牌,我要我揭开,依着我对李炎的了解到时候她必然会扮演一个热血青年!”高鹤天说完话,用双手捋了下湿露露的头发冲元吉说道:“到时候你的人需要从中推波助澜,让李炎和吴知霖彻底闹起来,只有浑水咱们才好摸鱼!”

    元吉听高鹤天的话说完之后,吭吭哧哧的想发表一下他的看法。但最终在小爷的目光下只挤出来一句:“这事儿得等多久?我……我琢磨一下计划。”

    高鹤天笑了,只听他冲着元吉说道:“既然要动手,就不能在继续等了。时间越长,越不好处理!时不待我啊……”

    “我觉得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看着元吉,小爷高鹤天意味深长的沉吟道:“我马上就要动手了,你这边最好别让我失望……不然结果肯定是你无法承受的。”

    说完这句话,元吉利真就听外面哗啦一阵水声。

    高鹤天一边穿着浴袍,一边啪嗒啪嗒的朝着旁边的休息区走去。

    “换一首,来个欢快的!”小爷仰头喊了一句。

    凉亭里的女孩冲着高鹤天青涩一笑,古筝悠扬……大王叫我来巡山的调调也随之朝高鹤天飘了过去。

    知春路。

    李炎坐在电脑桌前看着显示器屏幕里持续拉升的走势,脸色越发阴沉了下来。

    “你没事吧?用不用休息一下……”毕佩琳在李炎身旁,看他刚才气色还挺不错,这才转眼的光景他脸色怎么就变的这么差了呢?

    “我没事儿,只是在担心全趋势这么走很快就要出问题了。”,李炎说完这句话,随手用指尖轻轻点在屏幕右侧的数据中说道:“现在盘面冲的这么快,我担心后劲不足。咱们现在虽然借助快速冲高的势头卖出了不少的筹码,但是同样的……咱们今天买入的筹码,只能明天卖出了的。现在这个趋势保持到明天着实有些困难。”

    “啊?你的意思是……我们上午被程序化交易系统吃进的那些筹码就注定要亏损了是吗?”毕佩琳下意识追问了一句。

    李炎没回答毕佩琳的话语,反倒是冲着盯着盘面的王启华和王启凌二兄弟问道:“咱们所有可以卖出的筹码都已经抛售完成了吗?”

    “李炎你就放心吧。已经逐步减持把所有筹码都给卖出去了。”王启华回应了一句

    王启凌在旁边补了一句:“今天买的,神仙也帮不上忙。而且刚才已经测算过了,咱们通过程序化交易系统买入的筹码占了绝大多数,现在手里拿着票但是没法卖出,也只能扮演死鱼一样在路边挺尸啊。”

    “哥,你看看李炎他打算怎么办吧。我现在觉得应该多听少说话……”王启凌有些无语的叹口气。

    而此时,李炎手中拿着一根笔如同挥斥方遒般说道:“目前砸盘的可能越来越大,随时可能出现恐慌离场,到时候咱们不妨咱们用资金继续继续增持。明天想来应该会有机会让咱们在核实的位置离场!”

    “今天这个单针探底,止跌回升的走势呢?我觉得应该有延续吧?”王启华突然回头冲李炎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