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68章 命运五分钟
    午间收盘,一个小时的吃饭和休息时间。

    “这家拉面馆的拉面味道还不错。而且因为毗邻国泰证券,所以吃饭的人也很多,曾经股市行情火爆的年月,这里的生意也跟着火爆到了极点。你可能想不到,那年月,在这里你想吃碗拉面,说不定都得蹲在门口吃呢。”

    吴知霖指着拉面馆的大门,冲李炎诉说着这里当年的繁华。

    坐在饭桌间,李炎目光环视了一圈餐厅。

    此时的冷清,让人无法想象当年这里的繁华。几十张桌子在用餐时间只是稀稀拉拉的坐了七八台的客人。

    吴知霖坐在李炎的左侧,毕佩琳坐在李炎的右侧。两个女人一左一右落座有刻意为之也有王启华王启凌兄弟和杨牧野吴皓等人的刻意退避。

    “现在的市场环境虽然比之前差了很多,但也不应该这么差吧?这里才几桌客人呢……人……呢?”李炎一脸好奇的歪着头冲吴知霖小声问了一句。

    “现在都在家里用电脑交易或者用手机交易了。在现场交易的客户自然锐减喽,这还是知春路国泰这种风云际会的地方,如果寻常的券商……估计一个人你都看不见了。桌边赖以生存的配套设施自然也就随着……”话说道这里,吴知霖耸了下肩膀冲李炎微微一笑。话也没在接着说下去……

    吴皓寒着脸,一脸的心事似乎根本就没在听吴知霖说什么。

    王启华和王启凌兄弟二人则小声嘀咕着什么,看的出来脸色比较阴沉。

    杨牧野手里把玩着他那几枚银元,似乎只要李炎说话他就要开启神棍模式了。至于是真神仙还是真神棍,那自然要看你是信还是不信了。

    李炎歪头下意识看了眼毕佩琳,就见她拿着手机低头正看着黑白色的照片。李炎有些好奇,侧头瞄了一眼冲毕佩琳问道:“看的这是……飞机?”

    照片中是一架米帝的二战飞机,背景则是一片浩瀚的海洋。李炎不知道吴知霖为什么会翻阅这种照片,一时好奇所以才追问了一句。

    “嗯,这是中途岛海战中米帝的SBD轰炸机,飞机这是正向日军航母发起攻击时被抓拍到的。”毕佩琳举起手机给李炎看了一眼的同时,缓缓解释了一句。

    李炎楞了一下,不知道毕佩琳为什么会是突然看这个照片。

    随后,毕佩琳纤白的葱指轻轻滑动了一下屏幕之后,给李炎展示了一张美军的SBD轰炸机正在俯冲投弹的照片。

    李炎看着这张照片有些哑然,飞机在照片中呈四十五度角俯冲,炸弹已经掉落到了照片的最下端。

    如今看来相对古老的飞机,但那时候的人看来应该是科技感与武力美十足了。

    毕佩琳再次滑动手机,对着手机中的照片介绍道:“这张照片怎么样?”

    照片中一架架飞机密密麻麻的排列在甲板上,螺旋桨已经转动似乎他们随时能冲向蓝天……

    “你知道吗?我一直最喜欢的就是这张照片……”毕佩琳冲李炎笑着嘀咕了一声。

    “为什么?”李炎下意识问了一句,而毕佩琳则只是微微一笑并没说原因。

    “拉面来了!拉面来了……”

    两个服务员一个人端着拉面,一个人端着烤串几乎是前后脚的来到了餐桌前,给众人上餐。

    “你看这张照片,这是正贴着海面进行超低空飞行的日军攻击机,显然对飞行员要求很高,只有二战的战争初期才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毕佩琳给李炎看一张照片。

    这上面密密麻麻的黑斑雾,一看就是防控炮火爆炸后的痕迹。机架飞机李炎看不出来是什么飞机,但既然贴着海面飞行,下面还挂着鱼雷不用想也能推测出来是攻击机。只不过型号是九七还是天山李炎就真看不出来了。

    “看这些……干嘛?”李炎不明白毕佩琳为什么会看这个,而这些照片想来是来自同一场海战。

    “这是1942年6月初的中途岛海战照片,米帝当时一举击沉了四艘日军航母,彻底扭转了太平洋战场的被动局面。”毕佩琳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微微一笑。

    坐在一旁的吴知霖眉头一皱,有些古怪的说道:“日本方面的很多资料都认为这场惨败是因为运气太不好,而且米帝的飞机正巧在日军航母舰载机加油换弹的节骨眼儿上发动了攻击,只要日军战机起飞,这仗就不会输!”

    李炎刚要说话,毕佩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话语中却参杂着不屑的味道回应了一句:“事情果真如此吗?命运五分钟不过就是块遮羞布罢了!”

    吴知霖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就听毕佩琳抢言道:“对于中途岛海战,很多资料尤其是日方资料,都将日军的惨败归咎于“命运五分钟”。也就是说当美军的无畏俯冲轰炸机攻击日军航母时,日军航母正在为第二攻击波的飞机进行加油换弹。如果再过五分钟日本就可以完成所有准备工作并且起飞!”

    李炎咧嘴问道:“是说如果日本上了天,那时美军飞机的攻击就不会这样致命,胜负的结局很可能发生改变吗?”

    毕佩琳重重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我在家做过很多次兵棋推演,如果所有飞机都起飞的话,结果必然会发生改变。我都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压倒的胜利。”

    “兵棋推演?”杨牧野在旁边下意识楞了一下,随后小声嘀咕道:“大小姐玩的真高端。”

    吴知霖嘿嘿笑了笑,冲毕佩琳嘲讽道:“那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你算计在内了吗?日军的密码本可在米帝的手里,你的任何命令人家都了如指掌。”

    毕佩琳一楞,随即就听吴知霖说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军事爱好者,也不是研究二战历史的。但是我也学历史,看过很多相关的历史内容。比如日军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南云忠一是在八点五十五分下令原来在甲板上准备起飞的第二攻击波的飞机送回机库,卸下炸弹换上攻击军舰的鱼雷。”

    李炎听的一愣,心中感慨自己上了个假大学还是自己是假学生?

    吴知霖接着说道:“正常情况下,将甲板上的飞机送回机库,卸下炸弹,再换上鱼雷,最后再重新送到甲板上,整个过程最少需要多长时间?”

    这句话说完,吴知霖冲毕佩琳瞅了瞅,摆明是让她回应自己的问题。

    “吃面,吃面!别凉了……”李炎让了下二女,此时王家兄弟和吴皓杨牧野等人都已经动筷子开始吃了起来。只有二女和李炎没动筷子。

    倒不是兄弟们自己先开动了,只是在两人争论的时候已经冲他们打了收拾让他们先吃。

    “两……两小时吧?”毕佩琳回应了一句。

    “最少也要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在十点五十五分之前,日军根本不可能完成第二攻击波的起飞准备,而根据记载美帝在十点二十分就已经开始投弹了!而且战后不少日军航母上的人员都证实,在米帝飞机攻击的时候,赤城号甲板上只有3架零式战斗机。而加贺号的轰炸机还都在机库,苍龙号的甲板上只有10架刚刚返回降落的第一攻击波的飞机!”吴知霖说完这些话之后,扭头冲李炎看了一眼道:“这些都是我在图书馆里看到的历史记录。可信度很高……所以,日军根本不可能在五分钟后起飞第二攻击波。”

    一席话说出口之后,吃饭的众人基本都楞了一下。谁也没想到吴知霖竟然能把细节描述的如此清晰。

    王启凌这时候放下碗筷,冲众人说道:“我也看过一部记录片,大概说的而是日军这三艘航母的舰载机飞行员伤亡情况不大,而且我记得片子里重点介绍过一个知识点,就是说如果只需要再过五分钟飞机就能起飞的话,飞行员必然得是已经在飞机的座舱里准备了,如果这时遭到轰炸,甲板上停满加满燃料和弹药的飞机肯定会引起连锁爆炸,那么飞行员的伤亡绝对惨重。”

    吴知霖点了点头道:“是的,当时飞行员伤亡并不大的现实也从反面证明所谓五分钟后就能起飞纯粹就是杜撰。”

    李炎坐不住了,冲着众人哼声说道:“我说!能不能先吃饭。”

    众人看了眼李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戏”!

    吴知霖看了眼毕佩琳后,得意的拿起了筷子。

    此刻碗里的拉面已经温了,但吴知霖依旧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此刻,已经一碗里面下肚的王启凌忽然说道:“一九四二年九月的时候,印度洋作战中日军航母第一攻击波的舰载机刚刚完成对锡兰亭可马里的空袭,就在返航途中侦察机突然发现了英军“竞技神”号航母的事情你们知道吧?”

    李炎点了变头,这事在纪录片里李炎确实看过。只是细节自己此时已经记得不是那么清晰了。

    “知道,然后呢?”李炎冲王启凌问了一句。

    王启凌沉声接着说道:“然后?然后当然是南云忠一立即命令正在甲板上待命,原来准备对亭可马里进行第二波次攻击的攻击机卸下炸弹改挂鱼雷,就在甲板上的地勤人员忙得不亦乐乎之时,9架从亭可马里起飞的英军轻型轰炸机恰好在这个日军防御最薄弱的时刻飞到了赤城号的头顶,而负责整个舰队防空的20架零式战斗机全部都在低空盘旋,他们根本来不及去拦截正从高空猛扑而来的英军,我曾经多次想过……

    这一幕和中途岛海战是何等相似,只不过英军轰炸机飞行员的轰炸技术实在是太烂了,投下的炸弹无一命中。这才错失了这个千载难逢的绝佳良机,要不然赤城号在这时就该沉入印度洋了,又怎么可能活到两个月后的中途岛海战?”

    吴知霖在旁边边吃边说道:“其实,日军在联合舰队组织中途岛作战图上推演中,他们就遇到当第1航空舰队攻击中途岛时,美军的2艘航母突然出现并且对日军舰队发动了反击的情况。”

    “也是输了吗?”李炎在旁边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吴知霖点了点头道:“担任推演裁判的第4航空战队参谋奥宫正武少佐判定日军航母中弹9枚,赤城号和加贺号沉没。如此准确的警示,总裁判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却认为美军不可能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所以大笔一挥将中弹9枚改为只中弹3枚,只有“赤城”号受伤,这就将已经暴露出来的重要隐患又埋了起来。”

    毕佩琳忽然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放,朗声说道:“你们这种说法我听过很多次,我也听有些专家说过日军只用四艘航母二百六十六架舰载机来对阵米帝那三艘航母上的两百三十三架舰载机,再加中途岛岸基航空兵一百二十多架飞机的时候,这场海战的胜负就已经基本确定了!还说什么命运五分钟其实就是日本人“本来我们能赢,只是运气差了点”的心态折射。但几次推演我确实翻转了战局!”

    吴知霖突然说道:“那是你已经知道了结果,要我说……他们日本人就是给自己的惨败找块遮羞布而已。因为我认为他们计划本身就有问题!”

    王启凌小声弱弱的嘀咕一句:“也有人认为米帝赢得这场空前胜利的一大原因就是事先破译了日军密码,对日军的整个计划了如指掌,从而针对日军计划采取伏击才大获成功……”

    话没说完,此时拉面馆里又走进来五六个人。旁边有人朗声喊服务员,有人招呼入座一时间有些热闹。

    就在吴知霖等人要接着说话的时候,这一席人坐在自己不远处说道:“还用什么计划?银种子酒涨的这么好,陆续买入跟进就是了!”

    原本要说话的吴知霖突然一抿嘴,毕佩琳此时也楞了一下之后,悄悄歪头看了眼坐在自己等人不远处的那一桌人。

    “张老师,您觉得呢?”

    “就是,张老师……我觉得能行。不用这么谨慎吧?”